吉林农安县孙秀英被构陷到法院 儿子呼吁释放

更新时间: 2020年12月08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五日,吉林农安县法轮功学员姜全德与妻子孙秀英被农安县古城派出所警察绑架,八月二十五日晚,姜全德含冤离世。目前,孙秀英被非法关押在农安县看守所,已经被构陷到吉林省德惠法院。孙秀英儿子呼吁相关法官释放他善良的母亲。

下面是孙秀英儿子致法官的一封信:

我是孙秀英的儿子,感谢您能在百忙之中阅读这封信,您也一定知道我的父亲姜全德吧,他于今年8月份含冤离世,目前我母亲仍被非法关押在农安县看守所,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如今被迫害的家破人亡,请您了解一下我家都发生了什么:

我父亲是国家粮食储备库保管员,干搬运的活,从早上6点一直干到晚上8、9点,特别累,经常是中午吃饭的时候对付一口。后来身体受不了了,开始喝酒来缓解疲劳;脾气也变得越来越差,一喝酒就和我母亲打仗,我半夜起床的时候经常看到母亲独自一个人在淌眼泪,心里非常难过。父亲抽烟喝酒成瘾,身体也越来越差。后来听别人说,修炼法轮功能够使人的脾气变好,母亲就劝父亲炼,我的父母一起炼法轮功。一年多的时间,父亲真的变了,烟酒都戒了,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飞,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开始体贴妈妈了,家里变得和和气气的,全家人真的体会到了什么是幸福。

但是好景不长,1999年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从1999年到2001年,我的父亲被绑架3次。2002年我的父母一起被警察无故抓走了,那时我才十几岁,人还懵懵懂懂的。吃不上饭,我和哥哥今天去这家吃点,明天去那家吃点,有的时候去亲戚家吃饭,亲戚还把我们拒之门外,就这样饥一顿、饱一顿的对付过日子,我心里很苦,很孤独无助,每天都盼着我父母回来……

一年后我母亲回家了,父亲却被冤判了11年。父亲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妈妈不辞辛劳的打工,一直供到我和哥哥娶了媳妇。可想而知一个女人,自己得承受多大的痛苦和压力,才能把两个儿子照顾的健健康康,并且能够娶妻生子,谁又能知道她在背后留过多少次眼泪……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而我的父亲姜全德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到了极其惨烈的酷刑迫害,“老虎凳”、“坐床板”、“蒸馒头”、塑料袋套头窒息、手指与乳头上扎竹签、电棍电击全身、“轱辘大轮”、“上绳”、“摇猪手”、绑死人床等,其中“轱辘大轮”是将人的手背于身后,用手铐铐上,之后从身后转于身前。人的手臂肩关节肌肉、骨骼、筋脉、神经全被摇断裂,非常恶毒残酷。我父亲被反复使用“轱辘大轮”迫害十几次,导致手臂被迫害致残,牙齿也全部被恶徒打掉。

2013年我的父亲历经九死一生,终于回家了,2015和2016年父亲又被绑架两次,母亲被绑架一次。今年7月15日,父母再一次被绑架,看守所条件十分恶劣,父亲当时身体极度虚弱,于8月25日含冤离世。我的母亲都没有能见到他最后一面。

我和哥哥强忍着失去父亲的悲痛,将精力放在营救我母亲孙秀英身上,我母亲今年66岁,因为这场不该发生的迫害,我母亲这一生真是承受了太多的苦难,但她仍然在按着“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她坐公交车时,遇到乘客没有零钱,她都会主动帮人投币;如果在路上遇到腿脚不好的老人,会把老人送到家才安心;亲戚朋友们谁家有事,她都不计前嫌的去帮忙;在个人利益上也不计较得失,被亲戚骗了一万多元钱,也没有怨恨亲戚……

我想不明白,我母亲这样的好人怎么能触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呢?破坏了哪一条法律的实施,怎么破坏的?我上网查了,2000年,公安部发布的《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公通字【2000】39号)称,“到目前为止,共认定和明确的邪教组织有14种。”这14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

《宪法》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是《宪法》依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是文明社会普遍承认的价值和原则,基于一个人的信仰而施加刑罚,与现行《宪法》的规定是相抵触的。您知道吗?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人在修炼法轮功,只有中共在迫害法轮功。

可悲可怕的是,很多中国人当了江泽民的陪葬品。江泽民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政策,没有书面文件,只是口头传达,要下面去执行。因迫害者知道,一旦这些政策落在纸上,那将成为被后人清算的证据。只有口头指示,没有任何文件,就是为了到关键时刻把责任都推给下面,推给具体实施迫害、参与迫害的公检法人员。其实,中共的统治阶层历来都是找底层的执行者当替罪羊。就像“李文亮事件”,一查到底,而不是一查到顶,您想想看,没有上级的命令,下级敢做什么呢?而最后还是要下级来背锅。

尊敬的法官,我知道您也是迫于上级的压力,可您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决定权,天地之间有杆秤,古语云:“宁搅千江水,不扰道人心”,迫害修炼人真的是要造大恶业的。而“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我相信您一定会权衡利弊,还我母亲清白,我和哥哥已经失去了父亲,不能再失去母亲了,我们真的是接受不了。“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您帮助了走在修炼道路上的人,因此您也会得到大福报的。

最后祝您全家幸福平安,再次谢谢您!

孙秀英的儿子
2020年11月10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