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退休女医生张荣焕被迫害离世

更新: 2020年12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河南省许昌市退休医生、法轮功学员张荣焕女士,只因坚持真善忍信仰,被中共公检法司人员多次迫害,曾两次遭非法判刑,累计陷冤狱八年;因不放弃修炼,多次被投入小号,遭吊铐,拳打脚踢;出狱后,仍被中共610、国保、派出所等人员入室骚扰。

中共对法轮功持续二十一年的残酷迫害,使张荣焕女士身心受到极大摧残,私人财产蒙受巨大损失。二零二零年七月三十一日深夜,张荣焕女士含冤离世,终年七十二岁。

'张荣焕女士年轻时的照片'
张荣焕女士年轻时的照片

法轮大法身心受益

张荣焕女士,是许昌市刃具厂的一名退休医生,她为人心地善良,和蔼可亲,遇事总是替别人着想,对九十多岁的婆婆非常孝敬,帮助别人从不计个人得失,是左邻右舍公认的好人。

一九九七年她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她患有罕见的疑难病,不同体位测血压变化很大,卧位血压150/100mmHg,立位血压50/0mmHg,立位时经常出现休克,勉强走几步就要蹲下身子喘口气儿,一阵风就能吹倒,经常是心慌气短,头晕眼花耳鸣,口腔溃疡。磁共振和心电图检查结果:大脑基底节变性和心肌后壁缺血。到上海大医院被确诊为原发性直立性低血压,又名为原发性自律机能不全,该病后期还会出现肢体震颤、肌强直、肌阵挛,步态不稳等躯体神经受损的表现,属于罕见的疑难病,目前还没有针对性的治疗药物。张荣焕女士四处求医无门,多次晕倒,多次住院,被疾病折磨的度日如年,生不如死。

就在她对人生彻底绝望时,法轮大法洪传到了许昌,她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通过学法炼功,使她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渐渐的她的身体有所好转,能够料理一般家务了,从此,她对生活又有了信心,家中又充满了祥和温馨。获得了新生的张荣焕,发自内心的逢人便说:“法轮大法好!我真是太幸运了!”

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张荣焕女士,不顾个人安危,心系百姓,发自内心的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真心希望世人能明白真相,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却一次次遭构陷绑架,身陷囹圄。

第一次遭抓捕诬判三年半

二零零六年六月三日上午八点多,张荣焕女士正在家中,许昌市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北大派出所等一大群警察突然闯入她家,绑架抄家,翻箱倒柜,连枕头、被子、电表盒都不放过,抢走大量私人物品,还抢走现金至少在数万元以上,张荣焕被劫持到许昌市看守所。

在非法审讯时,魏都区公安分局政保科恶警孙丽娜用脚踹、用砖头砸张荣焕的胸部。张荣焕的身体又变的头沉难受,四肢酸困无力,发烧,耳鸣、视物不清,吃不下饭。

魏都区公检法串通一气,罗列伪造所谓的证据,在法院非法开庭时,他们压着张荣焕写的答辩状,不让张荣焕为自己辩护,最后以“破坏法律实施罪”对张荣焕非法判刑三年半,劫持到新乡女子监狱。

在新乡女子监狱,张荣焕遭受到了更残酷的迫害。由于她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拒绝转化,经常被包夹的犯人打耳光,拳打脚踢,被迫害的身体虚弱,心慌头晕发烧;由于她坚持对身边的狱警和犯人讲真相,多次被非法投入小号。关小号时,过来几个刑事犯人,扒光张荣焕的衣服,搜身后把她囚禁到约有五、六平方的小屋内,由犯人轮流监视。吃饭半量,每顿只给半碗稀饭,半个馍。每天晚上睡前,坐班犯人将关进小号的张荣焕一只手铐在床头的铁栏上。张荣焕经常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被一包夹捂住嘴,被另一个包夹拳打脚踢,狱警还指挥坐班犯人拿毛巾勒住她的嘴。

一次狱警吴秀霞指使犯人欺辱她,把她拖到监狱医院强行挂吊针,张荣焕喊“法轮大法好”,科长童国荣、张干事、吴秀霞把她投入小号,狱警用手铐把她铐在铁门上,直到她昏死过去,两上肢被手铐扣着,两下肢垂下来不会站了,一狱警才指挥坐班犯人给她松开手铐。两个月共铐了二十八次,其中休克七次。有时狱警还用块布或口罩塞她的嘴。还有几次,副监狱长侯梅利、科长王某、耿某及小号队长杨某、李某把她双手铐在刑具椅子上,上身绑住,捂她的嘴和捏鼻子,叫医生打针。张荣焕那次被关小号两个月。她曾多次被关小号,侯梅利还下令狱警、犯人用饥饿法、高分贝的广播声音迫害她。

二零一零年一月,张荣焕女士三年半冤狱期满,出狱时骨瘦如柴。

第二次遭抓捕诬判四年半

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下午,张荣焕女士在许昌市人民医院附近讲真相,她送给一名男子神韵光盘时,被这个不明真相的男子恶意举报,把她拖拽到附近的许昌市公安局北大公安分局(派出所)。当天晚上七点,许昌市六一零、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支队长许艳丽、北大公安分局等不法人员十多人闯入张荣焕女士的家中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和真相资料等私人物品。再次将张荣焕非法关押在许昌市高桥营看守所。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一日,许昌魏都区法院在不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对张荣焕非法开庭,非法判刑四年半。张荣焕坚信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无罪,告诉世人真相无罪,不承认公检法的无理指控,依法上诉。

二零一四年二月,家人聘请的北京律师到许昌市看守所会见张荣焕女士,她非常消瘦,在短短的接见过程中,她身体虚弱的无力抬头,直不起腰,微闭着双眼,律师很担心她随时会晕倒地上。(之前,看守所曾给张荣焕家人打电话要过钱。)

身体虚弱的张荣焕再次被投入新乡女子监狱。这次冤狱迫害,使她的身体严重受损,极度衰弱,很多次晕倒在地,还有多次从床铺上一头栽倒地上,手无缚鸡之力,头也抬不起来,身体佝偻着,牙齿也掉了许多。拖着这样的身体,因拒绝转化,不放弃真善忍信仰,监狱也不给她办理保外就医,直到她这次冤狱期满,才九死一生的回到家中,体重只有五、六十斤。

张荣焕遭受的经济迫害

张荣焕女士的丈夫在上海远洋公司工作,是船上的政委,常年出海在外,二零零三年在海上工作时,因病去世。她丈夫在世时,给张荣焕留下一些积蓄。二零零六年六月三日,张荣焕因修炼法轮功,遭许昌公安警察绑架抄家时,警察将她存放在家中的三十多万元现金全部抄家劫走。

张荣焕结束三年半冤狱回家后,她去北大派出所(北大公安分局)追要这些属于自己个人的私人存款时,被派出所人员告知无法查询,说已经退回其家人。张荣焕问当时一共抄走多少现金?归还了多少?警察说无法查询。张荣焕再也没有见到过这笔钱。
二零一七年十月,张荣焕女士第二次冤狱期满回到家中,许昌市社保局以“服刑期间停发养老金”的规定为由,扣留了她四年半冤狱期间的全部退休养老金。

出狱后多次被骚扰迫害

张荣焕女士,只因坚持真善忍信仰,曾两次被中共非法判刑,投入新乡女子监狱,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就在她离世的一个月前,当地警察还闯到她家中骚扰,要求她放弃修炼法轮功。

二零一九年六月中旬的一天,北大派出所两个警察穿着警服到她家中骚扰。当看到被迫害的已起不了床、生活不能自理、骨瘦如柴的张荣焕时,才悻悻离去。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八日下午,魏都区610国保、北大派出所警察和社区人员多人,到法轮功学员张荣焕家,进屋就用手机拍照,张荣焕制止他们。他们又给张荣焕正在上班的女儿(未修炼法轮功)打电话,把她女儿叫回家,对她女儿说:“叫你妈转化吧。”她女儿说:“俺妈住了八年监狱,都没有转化,我可转化不了她。”

第二次非法关押期间 三位老人相继离世

张荣焕女士心地非常善良,温柔贤淑。在家中,她对父母非常孝敬,常回娘家看望;她还把婆婆接到家中,常年悉心照料,使老人能幸福快乐的安度晚年;她对弟妹及其家人也很照顾帮助。然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不仅使张荣焕身心遭到很大摧残,也给她的家人带来很大伤害。

二零一四年中国新年,张荣焕在看守所关押时,八十多岁的父亲因想念女儿,积虑成疾,悲伤离世,临终也没能再见上女儿一面;在监狱关押期间,其母亲因思念女儿,含泪离世;因迫害,使九十多岁的婆婆被迫被家人接回老家居住;九十多岁的婆婆离世时,老人在弥留之际,因思念善良孝顺的好儿媳,嘴里不停的呼唤着张荣焕的名字,老泪纵横。

第二次被非法关押期间,三位老人相继离世,张荣焕都没能再见上老人最后一面,其奔丧权也被非法剥夺。

二零二零年七月三十一日晚上八点多,晴朗闷热的天空忽然刮起凉风,阴云密布,小雨哗哗啦啦落下,电闪雷鸣,雨整整下了一夜。就在这天的深夜,张荣焕女士含冤离世,终年七十二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