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渝北区张志芬自述被骚扰经过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八日】我是重庆市渝北区法轮功学员张志芬,现年六十四岁。在这次中共的所谓”清零”行动中,我受到了骚扰迫害

第一次,大概是在十一月十日。那天下午三点多钟,来了四个可能是渝北区聚英路社区的人,其中一个女的,是社区书记徐红,另外三个是男的。我将门打开,他们说要进屋,我说:“有什么事,就在门外说。”其中一人说:“在外面说不好(意思对我名声不好)。”我说:“我不怕。全世界都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我被整整迫害了六年(四次被非法劳教、三次被劫持到洗脑班)。”

他们说:“你还在炼法轮功吗?”我说:“我还在炼,我要坚修到底。我如果不炼法轮功,也许早就死了。我女儿才一岁多的时候,我患乙肝非常严重(还有多种疾病,医生说我这病发展下去是肝腹水,最后是肝癌),当时我万分痛苦。我想如果我死了,女儿这么小,好可怜。自从一九九七年我修炼大法以后,短短的几个月时间,所有的疾病都好了,达到了无病一身轻。

二十多年来,我没有吃过一粒药。我丈夫瘫痪在床,已有七年多了,我精心照顾他。大法师父教我做好人,更好的人,我遵照师父的教诲,从丈夫生病以来,我天天都是非常耐心,体谅病人的痛苦,尽量把他照顾好。女儿在工作之余尽量多照顾她爸爸。如果我不炼法轮功,也许早就没命了,或许我也是重病缠身,我们的家已不成家了。所以我感恩师父,感恩大法。没有师父的慈悲救度,就没有我现在温馨的家。”

他们说:“你签字吧!”我说:“我绝不会签。希望你们也不要逼迫家人签。这样对你,对你的家人,对你们的子孙都不好。法轮大法在全世界已获得三、四千个褒奖。中共迫害法轮功,是江泽民出于嫉妒。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救人的佛法,希望你们千万不要参与迫害。对你们,你们家人,对你们的子孙后代都不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平安,躲大难。”他们听完就走了。

时隔几天,大概是十一月十四日,大约有六、七个人来敲门,我没开门。他们就一直敲,我就是不开门。他们以为没人,就走了。

第二天上午,他们又来了一帮人,我还是没开门。到晚上七、八点的时候,他们又来了一帮人(具体多少我不知道)。他们使劲敲门,因为我家客厅的灯是关了的,他们又跑到楼下去看我家卧室的灯是否是亮的,我把卧室的灯也关了。他们又上楼敲了一阵子门,才离开。

十一月十六日上午九点多钟,他们又来敲门,因我在家做清洁,他们从猫眼看到有光亮,而且洗衣机在洗衣服,有声音。我从猫眼里看到一个人在打电话说:“屋里有人,她不开门。”他又使劲敲门,无论怎么喊,怎么敲门,我就是不开门。他们就留了一个人坐在我家走廊里。到了十一点,我从猫眼里看那人走了。

十一月十七日,我出去了。十一点多回来的时候,我准备煮饭,发现家里没电了。我以为停电了,也没在意。到了晚上七点左右,看到别的人家有电,我就去邻居家看,他家也有电。肯定是那帮人又来敲门了,见我不开,就将我家的电停了。邻居妹妹帮我打电话,有三个人来了,他们是物业的,来帮我修电路。我跟他们说:“肯定是派出所的人搞的鬼。”其中一人说:“我们是物业的,和他们没有关系。”还有一人说:“你就听他们的话吧。”很快电通了。有个人边走边说:“你等会儿再关门。”

话刚落音,几个警察、还有一个可能是社区的人闯进我家里来了。我说:“请你们出去。我家有个重病人,瘫在床上,我怕他受到惊吓。有什么事,到外面说。我可以好好给你们讲。”其中一个大概在一米七三左右、体重大约有两百斤的人,是本地派出所的。他非常凶狠,一下把我按在沙发上,并大声吼道:“坐好!”两个警察同时将我的两只手扭到背后,使劲用力按我,使我疼痛难忍。我就高喊:“警察迫害大法弟子!法轮大法是正法!迫害佛法罪大无边!”

社区的一个人,大概三十多岁,是重庆渝北区聚英路社区的,手拿着所谓的“五书”,她对我说法轮功违反了什么、什么法。我说:“请你拿出证据给我看。”她无语。她停顿一下,又说:“你炼法轮功有什么好处?”我说:“我炼法轮功有一百个利,一千个利。”整个过程,警察都使劲压我的手。我疼痛难忍时,又高呼:“警察迫害大法弟子!”

最后,社区那人又问:“你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我当然要炼。我一定会坚修到底。坚如磐石。”警察又使劲压我的手。我喊道:“我一定要控告你们!你们把名字、警号说出来(警察的警号是遮着的)。”那个社区的人说:“你到哪里去告?”我说:“我要把你们告到国际追查组织(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我的话刚落音,他们一溜烟的跑掉了。

参与迫害的渝北区聚英路社区书记徐红(女):18983965295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