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风雨行(上)

——新疆法轮功学员21年遭中共迫害情况综述

更新: 2021年03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新疆报道)

一、法轮大法福泽新疆
二、中共迫害概述
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实例
四、非人道的摧残——利用精神病药物进行迫害
五、发生在公安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的酷刑摧残实例
六、黑色监狱——高压洗脑班
七、惨遭迫害的家庭实例
八、经济迫害实例
结语

一、法轮大法福泽新疆

新疆位于中国西北边陲,是中国五个少数民族自治区之一,人口总数约2523万左右,汉族人口约860万左右,也是中国陆地面积最大的省级行政区,面积166万平方公里,占中国国土总面积的六分之一。是中国邻国数量最多的自治州,与蒙古、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印度等8个国家接壤,历史悠久。此外,新疆还和甘肃、青海和西藏相邻,位于亚欧大陆的内陆地区,距海遥远。新疆是中国古代丝绸之路的重要组成部份。

新疆包括4个地级市、5个地区、5个自治州:乌鲁木齐市、克拉玛依市、吐鲁番市、哈密市、阿克苏地区、喀什地区、和田地区、塔城地区、阿勒泰地区、昌吉回族自治州、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

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1992年5月由李洪志师父从长春传出,因功效之显著、提升道德之快速,很快在中华大地盛传开来。1994年底,法轮功传到了新疆,犹如一夜春风吹绿了新疆的群山峻岭,唤醒了沉寂的大地;更象一泓清泉荡涤着人们被侵蚀的心灵,唤醒了人们善良的本性。由于法轮功教人重德行善、祛病健身有奇效,很快使上千人先后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行列。不论是城市还是乡村,都能听到优美祥和的炼功音乐,看到法轮大法修炼者炼功的身影。

修炼法轮大法使炼功人身心受益,创造的医学奇迹,举不胜举。这里仅举三例:

1、原新疆五家渠102团妇产科大夫李玉兰,70多岁,1999年前患多种疾病,特别是膝关节病变,面临截肢。绝望之时,经朋友介绍修炼了法轮功。多年来,从未吃过一粒药。70多岁的人象50多岁,一头黑发,脸上几乎没有皱纹。

2、新疆石河子法轮功学员罗玉芬,女,55岁,学校教师。修炼法轮功前,患乳腺癌,手术后又复发,痛苦不堪。修炼法轮功后,乳腺癌消失了。

3、新疆昌吉师范学院数学系教师龚晓娟,女,51岁,家住昌吉回族自治州二中家属院。

1998年修炼法轮功前,患有严重的甲亢,到处求医问药,痛不欲生。修炼法轮功后,在短时间内起死回生,现在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在家中,她是贤妻良母;在工作中,她兢兢业业,吃苦耐劳,宽容善良。时时处处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是现今社会中难得的好人。

二、迫害概述

1999年7月20日,天象突变。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小人妒嫉,不惜动用国家所有机器,开足马力欲置法轮功于死地,在全国范围内悍然发动了一场对手无寸铁、修心向善的法轮功修炼群体的血腥迫害。21年来,中共当局采用了集古今中外最邪恶的迫害手段,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了闻所未闻的流氓打压手段,滥杀无辜,导致无数的法轮功学员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自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新疆“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公检法的各级部门积极追随中共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新疆法轮功学员实施恐吓、威胁、跟踪、监视、侮辱、非法抄家、抢劫、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劳教、非法判刑、非法关洗脑班和集中营、药物摧残、非法停发工资、非法开除学籍、非法开除公职等迫害,并株连迫害法轮功学员家属,企图以此达到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新疆在2001年7月份传达一份文件,内容是:将历年强调的镇压“疆独”为第一重点置后,而把迫害法轮功提到最重要的议事日程上来。新疆邪恶势力为了迫害法轮功学员,不惜重金雇佣地痞无赖,对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后,非法关进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等。对年满90岁的老人、残疾人和少儿都不放过,可谓人性泯灭、良知全无。在非法搜查、抄家过程中,把搜出的现金、存款、龙卡等财物,只把很少量数额登记上报,其余全部中饱私囊。

2000年10月1日,据法新社报导说,中共在东北和西北新建了两个集中营,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每个集中营都可以关押五万名法轮功学员。有消息人士还透露,看到过当局用火车把法轮功学员运往新疆的集中营。这些秘密集中营的罪恶几乎无人知晓。迄今为止,没有听说任何人从集中营返回家园。

2020年以来,新疆当局还以疫情为借口,禁止家属探视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剥夺法轮功学员的探视权。很多法轮功学员在集中营绝食抗议,遭受酷刑及精神折磨,至今生死未卜。目前,中共又操控各派出所、街道办、社区不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上门或电话骚扰,逼迫签违背大法和放弃修炼的所谓“三书”。中共的残暴独裁、迫害善良人的罪行真是斑斑可考,罄竹难书!

据明慧网报道的信息不完全统计,从1999年7月至2020年11月,新疆法轮功学员至少有49人被迫害致死、357人次被非法判刑、208人次被非法劳教、8人被迫害致残、18人次遭精神病院和药物迫害、32人遭酷刑折磨、1人被强制堕胎、6人遭性迫害、284人次非法送洗脑班、1343人次(不包括28名亲友)被绑架、173人次被非法抄家、28人被非法开除、6人遭通缉、6人被迫离婚、12人被任意加刑、劳教延期、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不计其数、被抢劫勒索345297元;抢劫电脑54台、打印机38台,其它包括被抢劫的庄园、私车等私人物品数百万元。

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部队干部、工程师、副教授、研究生、老师、学生、商人、退休医师、公安巡警、监狱狱警、厂长、工人、农民等各阶层人士。

由于这场迫害还在持续,在真相仍然被严密封锁、舆论被操控的情况下,目前还不能具体统计出这21年来新疆被劫持到各监狱、劳教所和洗脑班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全部名单和完整数字。就是这些不完全统计出来的数字,也足以令人触目惊心。

现将新疆各市、区、自治州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关数字分类统计如下表。

图1:1999年7月~2020年11月新疆各地区法轮功学员遭绑架人次统计
图1:1999年7月~2020年11月新疆各地区法轮功学员遭绑架人次统计

说明:新疆地区被绑架1343人次。其中:乌鲁木齐市被绑架539人次;石河子市(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被绑架218人次;昌吉回族自治州被绑架128人次;巴州被绑架91人次;塔城地区被绑架64人次;属地不明被绑架60人次;新疆在异地被绑架52人次;异地在新疆被绑架54人次;伊犁哈萨克自治州被绑架53人次;喀什地区被绑架23人次;阿克苏地区被绑架20人次;克拉玛依市被绑架16人次;南疆地区和五家渠分别被绑架6人次;和田地区被绑架5人次;哈密市被绑架4人次;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被绑架2人次;阿勒泰地区与黑山地区分别被绑架1人次。从中可知乌鲁木齐市、石河子市、昌吉回族自治州被迫害的程度较其它地区要邪恶残酷的多。

图2:1999年7月~2020年11月新疆法轮功学员遭各类迫害人次统计
图2:1999年7月~2020年11月新疆法轮功学员遭各类迫害人次统计

表:新疆法轮功学员21年遭各类迫害统计表(单位:人次)

地区绑架抄家非法判刑非法劳教非法关洗脑班药物迫害酷刑折磨迫害致残非法开除非法通缉非法加期迫害迫害致死性迫害强制堕胎被迫离婚
乌鲁木齐市5393916984924101941103
石河子市(生产建设兵团)21826492212431134271
昌吉回族自治州1282131171513131192
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915141114141212
塔城地区641516823
属地不明6041517147171252
异地在新疆541352
伊犁哈萨克自治州53151169221
新疆在异地5214122
喀什地区237533114
阿克苏地区20256225
克拉玛依市1665111
南疆地区624
五家渠6222
和田地区550311
哈密市4121
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21111
阿勒泰地区11
黑山地区11
 总计1343173357208284183282861249616

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实例

(一)49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实例

由于中共制造弥天大谎,利用媒体大肆诬陷法轮功,致使老百姓被欺骗洗脑。新疆法轮功学员为了坚守正信,不顾自身安危,利用各种方式向世人讲清事实真相,因此遭到江氏流氓集团及“610”特务组织的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被抓捕、被刑讯逼供、被非法投入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和监狱,遭受多种酷刑折磨,九死一生,为了捍卫宇宙真理,他们有的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下面公布的新疆被迫害致死的49名法轮功学员,只是其中的小部份。由于中共的信息封锁,新疆到底有多少人含冤离世,很难统计。法轮功学员们在邪恶的迫害下经受了怎样的残酷折磨,也许永远不为人知。随着世人的觉醒,他们所遭受的千古奇冤终将大白于天下。

1、18名法轮功学员被劳教所、监狱、看守所虐杀。他们是:曹爱华、周玉荣、赵淑媛、樊大成、白云、申宝平、葛利军、朱银芳、陈桂君、无名氏、曹洪奇、赵爱国、王林江、谢正功、罗晓龙、钟凯、焦天肆、何文清。

2、8名法轮功学员被公安警察迫害致死。他们是:孔秋阁、牛梦玲、柴勇、赵小平、张丽、杨振林、赵其英、朱姓学员。

3、2名法轮功学员被精神病院迫害致死。他们是:麻巨军、马季军。

4、21名法轮功学员由于长期遭受迫害,身体状况恶化而含冤离世。他们是:谷有权、李效敬、谢志英、刘润萍、袁景云、巩新萍、包文君母子、盛克智、章法制、郭景台、白万珍、白万玲、李清芳、白银山及大女儿、牛桂芬、张力元、王培英、周君、李景密。

部份实例

◎新疆阿克苏法轮功学员曹爱华被劳教所虐杀

新疆阿克苏法轮功学员曹爱华,曾因患乳腺癌失去一侧乳房。1998年夏天,曹爱华修炼法轮功时,刚化疗完,头发几乎全部脱落,体重不到80斤。炼功只一个星期,曹爱华就强烈的感受到身体在净化,在康复。作为法轮大法的亲身受益者,曹爱华坚持向公众讲清真相,因此多次遭到非法关押、劳教。曹爱华的母亲曾跪在公安面前哭诉女儿炼法轮功身体受益的巨大变化,要求他们不要劳教她的女儿。曹爱华的丈夫在她被非法劳教期间,每月都跑上千公里外的劳教所看望她,他知道是法轮大法给了妻子第二次生命。

曹爱华
曹爱华

2006年夏天,曹爱华再次被公安绑架。2006年11月,被送往新疆兵团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仅仅两周,曹爱华就被新疆兵团女子劳教所迫害致死。

◎帮人写诉状,赵淑媛被新疆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赵淑媛
赵淑媛

2015年11月5日,新疆克拉玛依市钻井公司环评监理工程师赵淑媛,因帮助老年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被克拉玛依市克拉玛依区公安局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五年。2016年5月3日,赵淑媛被送往新疆女子监狱。仅仅两个月零十九天,就被迫害致死。

◎新疆玛纳斯县电厂樊大成被昌吉劳教所迫害致死

樊大成,男,55岁左右,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樊大成从2001年3月至2003年3月被非法劳教两年,在新疆五家渠昌吉劳教所遭受了各种非人迫害。

2001年11月25日,被非法关押在昌吉劳教所的全体法轮功学员要求无罪释放,把劳教服脱了,不干劳教的活,震惊了整个劳教所。三天后,一大早就下起了鹅毛大雪。恶警用最流氓的手段把每一位法轮功学员骗到酷刑室,里面至少有四个以上“全副武装”的恶警和各种刑具。不由分说,用手铐和绳子把法轮功学员绑住,用几个电棒浑身乱电或拳打脚踢。

2003年底,樊大成在玛纳斯福利区大门口展示“真、善、忍”横幅,被非法拘留15天。2004年4月,樊大成因展示“真、善、忍”横幅,被非法劳教3年。2004年6月下旬,樊大成被昌吉劳教所折磨的奄奄一息后,不法人员才让家人抬回家。当时他已经不能正常进食。2004年9月13日,樊大成含冤离开人世。

◎新疆青年法轮功学员葛利军被新疆昌吉劳教所打毒针离世

葛利军,男,新疆某大学学生。因修炼法轮功,被学校非法开除学籍,被迫流离失所。葛利军曾先后三次被非法劳教,共六年。

葛利军
葛利军

2000年,葛利军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非法关押在昌吉劳教所。2001年1月,葛利军在劳教所打坐炼功,被恶警管教科长张延、顾建海用电棒电击全身敏感部位。昌吉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包括:教唆犯人殴打;侮辱法轮功学员;安排两个劳教人员二十四小时监控法轮功学员;强迫高强度奴役劳动,每天奴役劳动达二十小时之多,经常通宵达旦,睡眠严重不足;干活期间,恶徒的叫骂声、耳光声、砖头砸背声,没有一刻停歇。

2003年,出狱不久的葛利军再次被呼图壁市国保大队恶警绑架,2003年8月,又被非法劳教两年。

2007年3至4月,葛利军被特务王明宇骗至乌鲁木齐火车站之后,被玛纳斯恶警绑架,他随身携带的一万多元钱和MP3被抢走。参与绑架的还有乌鲁木齐天山区国保大队恶警。葛利军再次被非法劳教两年,第三次被劫持到昌吉劳教所迫害,最后被打毒针。

2009年3月,葛利军被释放回家。葛利军已被中共邪恶警察折磨的四肢僵硬,手和胳膊已经伸不开了。2009年4月,家人送葛利军去医院诊治。但是,在邪党“六一零”的胁迫下,几家医院都见死不救,拒绝收治。2009年6月,年仅33岁的葛利军含冤离世。

◎克拉玛法轮功学员朱银芳被四川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活活打死

法轮功学员朱银芳,40多岁。生前是新疆石油局销售总公司南方石化总公司服务员。1996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功。2000年1月11日,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遭绑架。2000年2月25日,在新疆克拉玛依市被非法劳教两年。

朱银芳
朱银芳

2003年4月25日,朱银芳被劫持到七中队,狱警安排人对她强制洗脑,遭到朱银芳正念抵制。几个吸毒犯把朱银芳拖入小间,用封条胶带封住她嘴巴,用手铐把她铐成大字形,把她打的不省人事,奄奄一息。上午十一点四十至五十分左右,几个包夹犯人把她从二楼抬到一楼,对她强制灌浓盐水。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几个吸毒犯在三楼对朱银芳灌不明药物(药灌进了气管)。十一点多,又把她从三楼拖到坝子头晒太阳。后又将朱银芳拖到东边澡堂里,为了掩人耳目,犯人们赶紧把澡堂的门关上,不准其她法轮功学员看,楼上的人都听到朱银芳不时发出断断续续的惨叫声。不一会儿,就听不见了。下午恶警假惺惺的找来一个医生和两个护士。医生看了之后,直截了当的说:“这个人已经死了,不是休克。”狱警对外撒谎说朱银芳是患心肌梗塞而死。仅仅二十几个小时,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被劳教所虐杀,那年,朱银芳才49岁。

◎高级工程师曹洪奇被监狱迫害致死

曹洪奇,男,乌鲁木齐市有色冶金设计研究院退休高级工程师,新疆法轮大法辅导站义务副站长。遭受被非法判刑四年、非法劳教一年等迫害。

2008年9月6日早晨10点左右,曹洪奇被蹲坑及跟踪的恶警绑架,并被非法抄家。这次绑架行动是有预谋的,当时多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抄家,不法警察是在乌鲁木齐市公安局610办公室副处长于守斌操纵下,由市610办公室的恶警任毅、程学礼、郭社城、李刚全、陈刚等人,沙衣巴克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及所在派出所等部门恶警共同参与下进行的。

此前,不法人员长期监视曹洪奇,派其单位退休人员每天监视他出入及在院内活动情况。2008年12月,看守所恶警在非法提审时,曹洪奇高喊:“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70多岁的老人为此遭到殴打。曹洪奇被非法判刑10年。由于在监狱坚决不配合邪恶的一切安排,610的邪恶头目张勇军为首的恶警更加疯狂的迫害他,不让亲人见、不让睡觉、坐小板凳、冬天不准穿衣服、使用各种手段迫害。2012年11月,曹洪奇被迫害致死。

◎石河子孔秋阁被乌鲁木齐六一零、警察迫害致死

孔秋阁
孔秋阁

2014年6月27日,乌鲁木齐市69岁的法轮功学员孔秋阁,被闯入家中的警察绑架,10月22日被迫害离世。至今,遗体仍存放在冰柜里。期间,孔秋阁的家人四处控告,寄出的控告信将近上百封,要求追究相关人员责任,但都石沉大海。

2016年10月24日,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检察院作出不立案通知书。孔秋阁家人已委托律师提起国家赔偿申请。

孔秋阁,女,时年67岁。家住新疆乌鲁木齐市新市区苏州花园,原来是石河子八一棉纺织厂医院儿科医生。孔秋阁修炼法轮功后,心脏病症状完全消失,心电图正常,从此不再需要打针吃药。

2014年6月27日,孔秋阁被闯入家中的二十几个警察绑架。她绝食抵制迫害,之后在不到二十天的时间,孔秋阁已瘦骨嶙峋,生命垂危,后被送入新疆乌鲁木齐公安监狱医院迫害。孔秋阁老人一直被戴着脚镣。10月21日晚九点,乌鲁木齐市公安局警察通知孔秋阁的家属去送饭,孔秋阁基本已无生命迹象,全身冰冷,孔秋阁的女儿要求陪护母亲,却遭到警察韩圣远的拒绝。

10月22日下半夜一点半,警察打电话称孔秋阁不行了,要求家属尽快到医院。一点五十分,当家属赶到医院时,看到孔秋阁在急救室。医生告诉家属孔秋阁的瞳孔已经扩散,没有呼吸,靠呼吸机维持。两点五十分,警察李晓鹏、韩圣远逼着孔秋阁的大女儿签署《取保候审通知书》,以此想推脱他们的责任。孔秋阁的大女儿拒绝签字,警察韩圣远又打电话诱骗二女儿来签字。六点五十五分,医生通知家属孔秋阁已经死亡。警察要求家属在死亡证书上签字,家属拒签,孔秋阁被迫害致死后,遗体一直被公安机关控制。

◎新疆昌吉市29岁法轮功学员柴勇因遭警察多次毒打折磨后含冤离世

柴勇原本乐观、健康,因被劳教所人员多次毒打折磨,被释放时已骨瘦如柴,几乎不能走路。

柴勇
柴勇

柴勇是昌吉市个体经营者,1999年10月,他和妻子带着由40多名法轮功学员签名的上访信进京为法轮功请愿,被本地公安劫回后,非法关押进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2000年,被恶警绑架至昌吉劳教所,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他因坚持学法炼功,多次遭毒打。他绝食抗议两次,达20多天。在劳教所也多次被毒打,他因为坚定信仰,绝食抗议,曾遭到各种酷刑的折磨。柴勇被迫害成两肾脏坏死,伤势严重。2001年元旦,劳教所发现他肚子里有肿块,怕担负法律责任,提前释放他回家。

约2001年8月,柴勇的病情恶化,在家人送医院的途中离开人世。后经医院检查,柴勇的两个肾已坏死。根据他1999年10月进京上访前的身体健康状况和在看守所、劳教所遭受毒打折磨的经历,柴勇之死是被非法关押期间遭恶警毒打后伤势过重而死。

◎新疆六旬退休教师赵小平进京上访被北京恶警毒打致死

赵小平
赵小平

62岁的赵小平,生前是新疆乌鲁木齐某陶瓷厂退休教师。2000年12月28日,她到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非法关押在延庆看守所,两天后被放出。后又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公安八处。一进门,就被强制剥光衣服冲淋冷水。她绝食抵制非法拘禁。2001年元月4日,她被施行摧残性灌食,并被非法刑讯,遭到毒打。她的脸被打的变了形,头上有三个蛋大的包,满身是灰泥,不能说话,紧闭着嘴。元月5日,生命垂危的她被抬去医院。医院检查结果:肝脏出血、脾脏出血、胃出血、心脏肿大、肾脏也不好。2001年元月7日,赵小平离世。

◎原昌吉市法轮大法辅导站义务副站长麻巨军被精神病院迫害致死

麻巨军
麻巨军

麻巨军,原昌吉市法轮大法辅导站义务副站长。1999年10月,被非法劳教两年,在昌吉劳教所遭到恶警张炎及顾建海、宁涛等人多次电击。因绝食抗议迫害、炼功,被铐在床上四个月。后被非法延期八个月。2002年5月回家后,又两次被绑架进洗脑班迫害。2004年3月4日,被当地六一零绑架到乌鲁木齐市南山板房沟乡自治区洗脑班迫害,后被劫持至乌鲁木齐市第四医院(精神病医院)遭受非人的折磨。2004年9月27日,麻巨军被迫害致死。遗体浑身浮肿,年仅41岁。

◎被中共不法人员单独反锁家中七年致死

谢志英,女,48岁,新疆阿克苏市地税局干部。谢志英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曾两度被当地政府非法关押于精神病院。她在被精神摧残致失语的情况下,又被阿克苏市地税局人员单独反锁家里7年,不让家人相见。2011年8月,谢志英含冤离世。谢志英离世后,当局拒绝家属见谢志英的遗体。

◎法轮功学员郭景台被610人员多次迫害含冤离世

郭景台,女,汉族,65岁,中文大专学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生产建设兵团农八师石河子市汽二团(现通联公司)中学高级教师。2003年1月21日,郭景台被绑架到新疆石河子610洗脑班迫害。因不“转化”,拒写所谓的“三书”,被国保队许宁东等残暴酷刑摧残。恶警对一个高龄的知识女性上背铐、掌掴、拳打脚踢,致使郭景台肩臂伤残至逝未愈。

2003年9月26日,郭景台老人再次被绑架到610洗脑班迫害。其家人多次告知610负责人李旱东、薛跃锦,郭景台精神已经被迫害出了问题,希望给予就医,放其回家。610头目不听、不信、不管。仍然是恶警许宁东对她进行暴力“转化”、酷刑威逼,使她身心再一次受到巨大刺激、精神失常、情绪失控。

2003年10月22日,郭景台被送入石河子第二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迫害。在家人的多次努力下,看守所怕出事,在第九天就让家人接回。之后,警方对其家进行全方位监视监控,郭景台一出去,他们就知道,并警告威逼其家人,敏感时期更甚。郭景台家人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压力,而郭景台长期处于惊恐不眠之中,身心难以承负,2005年7月19日凌晨3时,郭景台含冤离世。

(二)8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实例

法轮功学员为了坚持信仰,救度被谎言欺骗的民众,他们被非法抓到派出所、公安局、洗脑班,遭到非法判刑、劳教。中共公检法部门对法轮功学员根本不讲法律,却滥用《刑法》三百条对手无寸铁的善良百姓进行栽赃构陷,将其随意投入监狱、劳教所、看守所非法拘禁,使用酷刑摧残。有的法轮功学员被直接迫害致死;有的致残,生活不能自理;有的拖着残体被逼流离失所,客死异乡;还有的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后含冤离世。

现知新疆地区被迫害致残的有8人。他们是:张磊、王新民、陈冬霞、王利平、孙寿兰、赵子瑞、郭景台、回书栋。

◎退休护士张磊被三次“禁闭”、八次殴打致半身不遂

张磊,原新疆建设兵团护士。2008年5月31日,张磊到云南丽江县看望儿子时被绑架。被非法判刑5年,儿子被判刑两年。张磊被劫持到云南女二监九监区,因坚持信仰,八次被狱警指使的犯人殴打,三次被“吊铐”,三次关“禁闭”、长期“坐小凳子”、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后 导致“半身不遂”,被监狱送回原籍。

◎新疆石河子法轮功学员王新民腿部被恶警残酷折磨致残

王新民,男,三十多岁。2006年10月,在新疆阿克苏讲真相、挂横幅时,被非法抓捕并关押。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王新民因坚信大法不动摇,被恶警将腿打断致残,胸部严重受损,受到各种酷刑的折磨。

◎新疆陈冬霞被劳教所狱警打成粉碎性骨折

陈冬霞,女,50岁左右,新疆天山化工厂职工。2002年中旬,因在米泉市家属楼发放真相资料,被恶人绑架并送劳教所。在新疆女子劳教所,陈冬霞被恶警残酷迫害,腰椎被打成粉碎性骨折。瘫痪后,被送回家。

◎法轮功学员王利平被酷刑折磨声带受损、全身瘫痪

巴州库尔勒市法轮功学员王利平被非法关进北京大兴看守所期间,恶警长时间用冷水泼浇王利平全身,致使全身肌肉神经损坏,大小便失禁,声带受损失声。不久,记忆功能丧失,全身瘫痪。

◎法轮功学员郭景台被610洗脑班人员迫害致残

郭景台,女,汉族,65岁,中文大专学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生产建设兵团农八师石河子市汽二团(现通联公司)中学高级教师。为人正直善良。2003年1月21日,郭景台被绑架到新疆石河子610洗脑班迫害。因不“转化”,拒写“三书”,被国保队许宁东等残暴酷刑摧残。恶警对一个高龄的知识女性上背铐、掌掴、拳打脚踢,致使郭景台肩臂伤残。

◎法轮功学员孙寿兰被新疆乌拉泊劳教农场狱警打断鼻梁

新疆乌拉泊劳教农场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手段残忍。奎屯法轮功学员孙寿兰遭受巴小梅为首的数个警察电棍毒打,鼻梁被打断,双腿伤痕累累,仍被罚站两天两夜,送医院时,竟受威胁说伤是自己抓伤的。

◎法轮功学员赵子瑞腿部被劳教所折磨致残

新疆阜康法轮功学员赵子瑞,在新疆昌吉劳教所一大队毛衣车间被摧残的腿部残疾。

◎新疆伊犁法轮功学员回书栋在流离失所期间,身体受迫害瘫痪

四、非人道的摧残——利用精神病药物进行迫害

医生的天职是救死扶伤,然而在中共统治下,一切组织和个人都被其视为工具,在涉及到政治问题时,中共从来就不允许超越其党性的任何独立组织和个人存在。只要中共需要,所有的组织和个人都要成为其工具。精神病院,一个以帮助精神病人康复为使命的场所,在中共驱使下,成为中共洗脑班“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场所,企图将坚定信仰的修炼者迫害成精神病人,毫无医德底线,犯下了令天地不容的罪恶。

在精神病院里的酷刑迫害手段和监狱一样,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从生理上摧残一个人,使其丧失思维。用药后出现症状有:精神恍惚、意识淡漠、反应迟钝、记忆力下降、抑郁、呆痴木讷、呕吐。甚至有的出现神志不清,或全身衰竭死亡。

2003年5月21日,世界精神病学会发表声明,要求中共政府就用精神病医院进行人权迫害问题,“无条件”接受世界精神病学协会的“独立调查”。

已知新疆地区曾遭精神病院和药物迫害的有17人,有名有姓的12人。他们是:麻巨军、马季军、谢志英(2次)、五名教师、周月兰、柳岸红、张磊、樊秀华、沈金玉、李向宏、宁向华、江智强、葛利军。其中,麻巨军、葛利军、谢志英和马季军被迫害致死。

◎退休护士被非法判刑五年,被云南女监注射不明药物

退休护士张磊被三次“禁闭”、长期坐小凳子、三次被吊铐、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精神障碍、八次被殴打致半身不遂,保外就医。

张磊,女,四十八岁,原新疆建设兵团护士,内退后回原籍安徽省定居。2008年5月31日,张磊到云南丽江县看望儿子时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儿子被非法判刑两年。

2009年2月21日,谢玲带来狱医又要给张磊测血压。被张磊拒绝。谢玲叫了雷素芬等很多犯人,冲上去又把张磊打倒在地,给张磊注射了不知药名的药水。注射后,张磊一直要想解小便,接着就开始出现头晕、心慌,手、脚不由自主的发抖,自己根本控制不住。由于心慌、头晕的厉害,爬不起来,张磊只好躺在冰冷的地上。

张磊后来呼喊,谢玲亲自拿了卷封箱带,一层一层缠在张磊的脸上、头上,企图用这种手段来阻止她呼喊。后来把张磊铐上手铐悬挂在床上,因吊铐时间太长,张磊的手臂直到两年后还疼痛。后来她们又多次殴打张磊。

2009年6月17日早上,因张磊不配合狱警谢玲等抽血,被一群犯人和姓段医生等按倒,拖拉殴打,张磊被打失去了知觉。

张磊醒来后感到全身疼痛,身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翻不动身。同时张磊感到右侧半边身子麻木。到了第二天早上起床,身体的右半边、手、脚麻木加重,舌头也发木,说话都不灵活了,牙老是咬舌头,右脚尖走路老是拖地,提不起来,手拿不住卫生纸。狱医来检查:右侧肢体的健反射都消失了,上嘴唇沟也变浅了,由于邪恶的迫害,张磊出现了“中风并伴有半身不遂”的症状,后期症状更加恶化。

◎法轮功学员宁向华被强制送进石河子精神病医院

法轮功学员宁向华,因坚持信仰,在洗脑班被610办公室的邪恶之徒郭天强用手抓住其头发撞玻璃,将玻璃撞破,还遭到罚站、不许睡觉等折磨。在两期洗脑班之后, 2002年11月,宁向华被610送进石河子精神病医院,遭到非人的对待。

◎硕士研究生李向宏被送进精神病,医院强行注射精神药物

新疆工学院教师李向宏,硕士研究生。女,37岁左右。因坚持修炼,1999年10月被强行送入新疆第四人民医院(精神病院)2个月,强行注射精神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法轮功学员马季军被精神病院迫害致死

乌鲁木齐县板房沟洗脑班有一个叫马季军的法轮功学员,因为拒绝“转化”,洗脑班结束后没几个月,就死在精神病院里了。

◎被中共不法人员2次送精神病院迫害致死

谢志英,女,48岁,新疆阿克苏市地税局干部。谢志英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曾

两度被当地政府非法关押于精神病院。

在各级专政机关的指使下,单位领导无理而非法把一个身心健康的她强行送进了新疆阿拉尔市精神病医院,接受所谓的康复治疗。把一个正常的她投入到精神病人的行列,在暴力下强制“治疗”,用电棒电击威逼她服用大量的不知名药物,长期被隔离捆绑,强制注射不知名的药剂,对她的精神更是不择手段的侮辱摧残,断绝与亲人朋友的来往。美其名曰“封闭治疗”,强行灌输各种所谓政治理念,美其名曰“心理治疗”。

谢志英从劳教所回到新疆阿克苏市之后,邪恶不断骚扰。不久,再次把她送往新疆阿拉尔精神病院,进行非人的摧残数月之久。在这期间,亲人无法探视,在邪恶的迫害下,令人痛心的是离开精神病院时,她失去了语言功能,从此不能够与人沟通交流。

2011年8月6日传出噩耗,谢志英突然辞世,谢志英在身边无丈夫、孩子(远在异地)、母亲、兄弟照料的情况下,晨8点左右突然离世。

◎沈金玉被劳教所下不明药物迫害

2010年7月21日,沈金玉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遭到乌鲁木齐市天山区公安分局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被非法关押在乌鲁木齐市女子劳教所。在这期间,劳教所在沈金玉饭里下不明药物,致使沈金玉出现高血压症状,记忆力明显衰退。

(待续)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