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去香港证实法的精進心

更新: 2021年01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九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桃园大法弟子。第一次去香港是二零零七年七月一日,刚好碰到“七一大遣返”,最近一次是今年的元旦,碰到“反送中”。对香港有种难以解释的责任感,推着我往前行。在不能去香港的这段日子里,参加香港游行及在景点讲真相的景象常涌现在脑海里,我沉思,在台湾我怎么找不到在香港那颗救人急切勇往直前的心呢?!

一、从跟班到领队

师父说:“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1]

去香港时,这段法常会显现出来鼓励我。我算不清去香港的次数了,这几年比较常去,每次香港的游行,我很少缺席,还利用年假加休假创造机会去香港小住讲真相,有时回台一周后又飞去游行。我不敢统计去香港几次了,花了多少路费了,为什么呢?如同我不会去统计从出生到现在我吃饭共花了多少钱。不知是否因为这种心态,我的香港签证都有下来,通关也都顺利。

我是公务员,十年前小孩还小也会带着去,所以最初几年是算着荷包才能去香港的,后来小孩去云林读书,负担我一个人的机票较轻松,就比较常去。从最初的通关很怕被丢包,也从拒绝承担责任到当小组长,牵着老年同修们的手去找洗手间;在网路上帮同修买便宜机票减轻同修的负担,像旅行社的领队一样领着同修们在香港搭地鐡南征北讨的讲真相。

在香港讲真相如同到战场时刻不能放松,游行前的准备工作很多,要常提醒同修要安静不要讲话、发正念,领着在等待游行的同修背《论语》等。我们有一群固定的配合度很强工作人员协助每一场的香港游行,例如:要找合适的男女学员掌大旗、换装排队、协调炼功队伍等,以及行進中保持距离,并与港警沟通等等,每一次的经验,都是我们下一次的成功。

有好几次游行出发前,我闹肚子,痛到不行,而厕所前是一条长长的人龙,好不容易上了厕所,但是不敢占太久时间,因为后面还有很多同修在等着呢,这时我会跟肚子讲,“好了,清干净了,我们得上工了,没事了,发正念铲除干扰。”

还有一次,说不出的难受,天很热,头重脚轻,就是一口也吃不下,但我必须得吃,因为游行走路需要体力,我把开水浇在饭里,跟师父讲:师父,我要吃饭,然后送進一口饭;再跟师父说:师父,我要吃饭,再吃一口饭;这样慢慢的吃,居然把饭吃完了。放下心来,做应该做的,结束后,什么事也没有,好象从来没发生过什么事一般。

每次的游行我都挂着录像机,这样在路边叫嚣的中共团伙会比较收敛,同时还要系上播放器,装上对讲机,背着给同修补充的水,沿路注意前后要拉开距离,因为有很多的其他亚洲同修参与,所以要拿着不同语言的标语请同修们配合,一起抵挡住港警压缩我们的间距;而且要一直和同修交流:队伍黏在一起,众生看不到、媒体拍不到横幅上的真相。我们花了那么多的机票费不就为了讲真相吗?面对港警和同修的人心考验,我发现每一次的坚持,过后都是重大的提升。

二、香港是我修炼的冲刺班

在香港做事都是义无反顾,没有任何心,就算同时接下很多任务,也可很快奇迹般的完成。完全配合的心很纯净,如果香港同修领着我们这一队在这派报,我会先指定老年或体弱的同修站原点,比较不会丢失,指定有经验的照顾初次去的同修,后面的点给同修认领,我自己会沿路记下有哪些点,站了多少同修,自己站在最后一站,时间到点再把同修接回到集合点。

其实站最后一点,往往都是人潮比较少的点,这时我就加持自己的正念来派报,想着师父的法,慈悲的看着众生,心里想的是主佛派他的弟子来救人了,众生明白的一面要醒来。我从远远的看到那群人就针对他们发正念,人潮虽少,但接真相报的人多,有时本来没有看我的,走过我身边会突然跟我拿报,也有双手合十跟我拿报的,也有陆客多要传亲友的……还有过年后同修都回台湾了,人手不足,我就从下午一点派到晚上七点,正念强可以派出很多,正念不足时派不出去,这都是很大的体力和人心的考验。

师尊在讲法中说:“那在迫害开始、严酷的情况下的正面表现,和宽松的环境下的正面表现,那是不一样的。”[2]读着这段法,我个人体悟到,香港的环境是严酷的,参与香港的讲真相是师父给的机会,所以也一直鼓励同修和我一起香港行。

平时上班三件事做的没那么踏实,而每次到香港五~九天左右的小住,都是我充电的机会,除了每日集体学法两讲外,我自己会找时间学各地讲法,大部份都能把预订進度学完,我把香港当成我修炼的冲刺班,大部份时间能把大法放在前面。

三、认识人心招引来的负面思想

最近两、三年,很多同修的香港签证被挡或被遣返,包括工作人员,我深刻的体会到对同修的迫害,就是对我的迫害,因为固定的工作人员各司其职,长期以来,我们配合的很好,同修临时通关進不了香港,我们就得把其他工作扛起来,在师尊的护佑下都能神奇的完成。

被遣返的阴影在正念不足时也会受到影响,去年香港的“四·二五”和“五·一三”两次活动,我都有参加,四月廿六日那天没有太多想法,就如同往常一样发正念,跟着同修一起通关,心很纯净,很快就通关了。但当天与第二天有一些同修被遣返回台湾,再加上要参加香港“五·一三”活动的部份同修香港签证没过,自己产生了一些人心。五月十一日一到香港,一阵强大的莫名的恐慌向我涌来,莫名的怕……担心通不了关等等……我想起同修的提醒,背着《洪吟二》〈怕啥〉及《精進要旨三》〈正念〉等经文,也一直发着正念。在排队等通关当中,看到常人在等通关都是很欢乐的,我想,我来香港是参加庆祝师尊的生日活动的,应该很高兴的,我一定可以進的,我怕什么呢,我应该很高兴的啊。我改变想法,顿时觉的轻松,这时海关的引导人员,引导我和儿子到最旁边,是二位看起来很和善的年轻海关,我们二人很快的通关了。

这个过程中,我发现自己的人心出来了。我回想,我五月十一日通关时的怕心,也是有部份想证实自己的心,觉的我们是工作人员,不能不進。我悟到恐慌及怕心是我执着的人心。

四、结语

港版国安法强行通过后,我们不能再去香港讲真相了,真是“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庆幸自己这几年有把握好,但是我不能沉浸在过往短期的精進,如何把那股精進心找回来,现在还有救人的机会,时间紧迫要把握好,要救的人太多。但是自己学法量不足,正念就不够。虽然认识到,但很难做到。我想起,在香港时,透过大量学法,我的状态好时,讲真相效果就好。所以,我就找了一些同修,隔周六、日全天大量学法到晚间,留一段时间打电话。平日打完真相电话,听完平台上的交流后,继续和平台上同修学各地讲法,目前持续几周了,状态比前阵子好一些。最近的大量学法,去掉了长期去不了的怨恨心。之前,我一直想去这个怨恨心,但是它很顽强,一直在钻我的空子,我正念不强时,就来干扰我。就是多学法,不断的去掉它、去掉它、去掉它。把自己修炼好,才能更多救人。

最后以师尊在法会中的讲法跟大家共勉,师父说:“大法弟子要走好自己的路、完成好三件事,就必须学好法、认真对待学法。那些在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中做的好的、变化大的地区,一定是大家法学的好。那些个人提高快的大法弟子一定是重视学法的。”[3]

以上如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澳洲法会〉

(二零二零年法轮大法台湾修炼心得交流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