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把我从地狱除名

——我阴差阳错的地府之行见闻

更新: 2020年02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大法的老年大法弟子。九年前的二零一一年七月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件神奇的事,我阴差阳错的到阴曹地府走了一遭。我现在把我的亲身经历讲出来。

我六十年代末期时在原三十八军当兵时,大冬天摄氏零下十几度,只穿着短裤光着膀子参加天津河道疏浚,落下了一身病。不但切除了扁桃体,而且心脏也出了毛病,胸口象有石板压着,难受极了。转业后回到家乡县城居住。我到处寻医问药,还练了很多气功也没有效。一九九八年,朋友介绍我接触了大法。我刚看完师父的讲法录像第一讲,我胸口压了几十年的石板不见了,全身说不出的舒服,一身轻松。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当时有农村户口花钱买成城市户口的政策。派出所和户籍科警察收了我的钱后却没有把我妻子的户口办好,我四处举报,告到了市里,他们才终于退回了我的钱。他们为此一直怀恨在心。

几年后,这几个警察相继当上了公安局和政法委的头头。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开始迫害大法后,他们认为终于等来了报复我的机会。他们把我抓进看守所,指使一个死刑犯负责把我整死。这个犯人把我的头往墙上使劲撞,后脑勺都被撞破了,流了好大一滩血,都以为我活不成了。幸得师父的保护,第二天我醒过来了。犯人都惊奇不已。

随后我被送到了劳教所。在劳教所我在残酷迫害之下,产生了怕心,感到修炼太难了,想放弃了。另一个同修说:“大法是千载难逢的宇宙大法,得到是多不容易啊,千万不要放弃呀。”在同修的鼓励下,我回家后没有放弃修炼,但抓的不紧,带修不修的。“六一零”不断的骚扰,妻子承受不了压力,和我离了婚,并说我只要不放弃修炼就再也找不到老婆。我争斗心上来了,我说:“我有退休工资有房子,怎么就找不到老婆了?我马上找一个给你看。”

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可是在前妻挑动之下,这个女的不但离开了我,还卷走我五万元钱。我又气又急,几天吃不下饭。我去她家想把她找回来,被拒绝了。我失望沮丧的坐上回县城的客车。

上车不久,我感到胸口心脏部位被拍了一下,然后感觉两个人拧着我肩膀在空中飞,一会儿就来到一座高大巍峨的宫殿。只听得一个声音说:“王爷,您要的人我们给您带来了。”那个王爷叫我抬起头来。我看他头上戴着古时候皇帝带的前后都挂着成串的珠子那种帽子(书面名称叫冕冠或旒冕),心想:既然穿着皇帝的服饰却被称为王爷,大概是阎王爷吧。我问:“你是不是阎王?”他回答道:“对,我就是你们阳间所说的阎王。你们阳间不是不相信有阎王、地狱吗?现在你已经到了阴曹地府,我就是阎王。”

阴间为了防止抓错人也是要核对身份、验明正身的。阎王问我:“你叫什么名字?”我说我叫成福德。阎王翻了一下案桌上的一个大本子(大概就是生死簿吧),说:“嗯,有这个人。”阎王又问我:“你多大岁数了?”我说:“六十三岁了。”阎王“咦”了一下,嘀咕了一声:“不对。”我赶紧说:“我这个‘成’是成都的‘成’哦。”阎王说:“错了错了,抓错了。那个该抓之人叫陈福德,四十多岁,罪大恶极,阳寿已到,该抓的是他。”阎王马上吩咐其它差役去捉拿那个和我名字几乎相同的人。

阎王翻开另外一个本子,说:“你不属于我们管。”我问:“我不属于你们管,那属于哪个管?”阎王说:“你属于上面管。你看你的名字都已经注销了。”我一看,果然我的名字被一笔勾销了。我这才想起师父说过:“早期我就对你们讲过,我把大法弟子每个人都在地狱里除了名了,常人人人都在那里的名册中有名。大法弟子以前在地狱名册中的名字我都给你们勾销、叫地狱除名,那里面没有你们的名。”[1]哎呀!原来师父讲的都是真的呀。以前我对师父的这段讲法似信非信的,现在彻底信了。

阎王又对我说:“你知道吗?你是有任务的,你的任务就是多做好事多救人。”我想:师父讲过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救人,没想到原来阴间的阎王都知道啊。

阎王又说:“你既然来都来了,不妨参观一下再回去。”吩咐抓我来的那两个差役当我的导游。

来到奈何桥前,看到桥下万丈深渊,我不敢过。两个差役架着我才过了奈何桥。差役说:“因为你是我们王爷的客人,我们才这样客气对你。如果是真正犯了罪的,哪管你怕不怕,铁链子套上一拉就过来了。”

过了奈何桥,就看到一个一望无际的大池子,里面全是人,被血水泡着,人们被鳄鱼、毒蛇、狮子等各种食肉动物撕咬着,到处是残肢断腿,凄厉悲惨的哀嚎声让人毛骨悚然。尽管他们不断的痛悔求饶,但无济于事。过了这个池子,是一个极其宽敞的广场,广场上摆着各种各样的刑具,每个刑具上都有人在受刑,刑具旁边是施刑的鬼役。

我参观的第一个刑具是一男一女被一个长铁杆像穿糖葫芦一样穿在一起,两个的脸都是上半部被割了,耷拉下来盖住下半部分,相当吓人。陪同的差役解说道:“这两个是在阳间乱搞男女关系的,通奸。既然不要脸,就把脸盖起来。”

第二处是一个人的舌头被一个铁钩子钩住吊着。差役说这个人是在阳间爱嚼舌头、到处挑拨是非、唯恐天下不乱的人。

第三处是一个人被用小刀一片一片的割肉。差役说:“这个人在阳间爱占小便宜,做生意缺斤少两。他占多少便宜,割多少肉。”我问:“他一生要占多少啊,还得清吗?”差役说:“还得清,还得清。还完为止。”

第四处是一个大胖子,肉被一坨一坨的宰下来,差役说这是个贪官。我心想:他在阳间贪钱的时候那百元大票子一捆一捆的,受刑的时候就一坨坨的宰。

正要参观下一处时,阎王说:“时间到了,该回去了。再不回去,就来不及了。”

阎王又问我:“我刚才给你说的,你记住了吗?”我记得。阎王说:“那你重复一遍。”我说:“要回去多救人。”于是,阎王叫那两个差役快把我送回去。两个差役提着我往上一扔,我心里一惊,大叫一声。叫声刚停,就听到耳边有人问:“你喊什么?”

我定睛一看,原来我躺在县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病床边坐着司机和售票员。

售票员说:“看到你昏倒后,我们以最快的速度把你送到县医院来,才把车开到车站下客。下完客,我们立刻就过来守着你。你输液也输不进,输氧也输不进。呼吸和脉搏都感觉不到,医生都准备宣布死亡了。我们觉得你还有点体温,就让医生再等会。你再不醒过来,医生就要把你推进停尸房了。你看从六点到现在,都十点了。”

我把我刚刚在阴间的经历讲了,他们都非常震惊。

我知道,要不是师父的保护,我就真的回不来了。师父为了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真是操尽了心,尽管我做的那么不好也没有放弃我,还通过阎王的嘴提醒我不要忘记自己的使命、要多救人。

后来看到师父二零一八年的讲法,心里更明白了。师父说:

“所有的大法弟子,都不归三界管。从你自己发心要修炼的那一天起,你就在地狱中除名了。(众弟子热烈鼓掌)大法弟子如果死亡了,不会转生,因为不归三界管了,他不能在三界中转生;也不归地狱管了,地狱也惩罚不了你;你只归大法管。(众弟子热烈鼓掌)那些早走的,不管是做的好的、没做好的,或者是什么原因的,那些大法弟子都在那一个特别的空间里,在那里静静的观察着你们,在那里等待着最后的结束。(全场热烈鼓掌)

其实我说的根本意思是想告诉大家,你们的生命就是为了这个而来的!(众弟子热烈鼓掌)别无选择,真的别无选择!这是大法弟子。常人哪,他可以六道轮回、各界转生;你们不能了,你们就是大法这件事情。所以哪,不做好,那留给自己的那就是悔恨。特别是那些老大法弟子,不要懈怠。你从那么艰难的岁月中走过来、走到今天,多不容易!你不知道珍惜吗?我都珍惜你!神都珍惜你!(众弟子热烈鼓掌)所以自己更应该珍惜自己。”[2]

师父早就已经把我们从地狱除名了,大法弟子都不归三界管了。我们大法弟子身负救人的使命,众生正在危难中,在急盼得救,我们唯有多救人,才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