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张家口公安局桥西分局明德南街派出所几任所长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月,张家口市公安局桥西分局明德南街派出所的几任所长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私闯家中骚扰搜查、抢劫私人钱物,绑架、暴力殴打、刑讯逼供、非法拘留、非法劳教、非法判刑、敲诈勒索、巨额罚款。

这几任所长分别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约二零零三年间,明德南街派出所所长宋全林,约二零零四年~二零一二年,任明德南街派出所所长孟刚,副所长郭龙;约二零一三年~二零二零年,现任明德南街派出所所长王庆彤。他们均执行桥西区政法委、六一零、桥西公安分局对法轮功的迫害部署和指令,带领明德南街派出所警察迫害辖区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二零二零年,在宋全林、孟刚、王庆彤三人任职明德南街派出所所长期间,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其中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送精神病院。据初步不完全统计,明德南街派出所绑架法轮功学员八十五人次,其中被劫持洗脑班强制转化九人次、非法拘留三十八人次,非法抄家十六人次,对法轮功学员及单位敲诈勒索十三万零二百元,使该所辖区成为张家口市、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最严重的片区之一。

一、宋全林任职期间参与迫害的典型案例

宋全林任职明德南街派出所所长期间,二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送精神病院,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三人次。据不完全统计,绑架法轮功学员六十九人次,其中被送洗脑班强制转化八人次、非法拘留三十人次,非法抄家八人次,对法轮功学员及单位敲诈勒索十一万六千五百元。

案例一、多次出展诬蔑大法的条幅、图片、漫画,诽谤法轮大法师父,毒害众生

明德南街派出所地处明德南街商业闹区,来来往往的人流不断,明德南街派出所在门前与明德南街办事处(主任孟燕萍)多次出展诬蔑大法的条幅、图片、漫画,诽谤法轮大法师父和大法,误导毒害世人,种下谤师谤法、毁人的严重恶果。

案例二、非法抓捕在人民公园炼功的法轮功学员,制造恐怖,破坏修炼环境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全面迫害法轮功后,当地法轮功学员为抗议并抵制这一践踏人权、信仰的行为,多次到迫害前的炼功地点人民公园炼功,均被明德南街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日,法轮功学员刘河君、贺化钧等到人民公园炼功,桥西公安分局局长牛永正责令明德南街派出所所长宋全林、警察孟刚,将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明德南街派出所,刘河君、贺化钧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在他们被放回的当天夜里,刘河君、贺化钧又被明德南街派出所从家中绑架,逼迫写“不炼功的保证”,遭到二人的拒绝,又被送张家口市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三十七天。看守所警察指使刑事犯姚斌毒打贺化钧,姚斌每天都用木板抽打贺化钧,致使贺化钧臀部大面积黑紫、瘀血,牙齿被打松动。二人分别被勒索罚款三千元后放回。

案例三、多次从家中把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强制“转化”

明德南街派出所警察积极配合桥西区政法委、六一零“转化”法轮功学员,据初步统计,从家中绑架辖区法轮功学员八人次到张家口市和桥西“法制学校”(洗脑班), 非法监禁,强制洗脑转化,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和写不修炼法轮功保证书,勒索法轮功学员单位及个人七千元。绑架法轮功学员十人次。

二零零一年九月下旬一天晚上九点多钟,明德南街派出所警察万磊、孟刚和明德南街办事处唐丽萍等人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乔秀娥家,让其和他们走一趟,乔秀娥不跟他们走,其丈夫也跟他们要抓人手续并堵在门口不让走。孟刚则拿出铐子非法给乔秀娥的爱人戴上手铐,并说:你不是要手续吗?走,跟我们拿手续去。他们又强行把乔秀娥绑架到派出所,后送张家口市“法制学校”非法关押十五天,逼迫写不炼功保证、罚站,十多人围攻她一人,并以她丈夫和儿子的工作威胁她,还让乔秀娥的单位交三千元“转化费”,单位再从她本人工资中扣除。最后在乔秀娥的正义抵制和讲明真相的情况下,单位扣罚了她一千多元。

二零零一年八月三十日上午十点左右,明德南街派出所警察宋某某、明德南街办事处和李玉清单位人员一行六人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李玉清家,在李玉清牙痛多天不能进食身体虚弱的情况下,他们将五十岁的李玉清强行带走,并欺骗家人说只是去谈谈话,直接把李玉清送进张家口市“法制学校”二楼的一间屋内非法关押洗脑,并由四个人负责看管。后导致李玉清被迫害身体右半部分瘫痪,即“偏瘫”。

法轮功学员付桂菊,女,五十五岁,大法遭到迫害后,明德南街派出所三番五次到她家绑架。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九日十一点多,明德南街派出所孟刚、明德南街办事处唐丽萍、付桂菊单位等人到付桂菊家,让其“学习”去,付桂菊告诉他们:我炼功做好人没错,家里孩子生病没人照顾我不去。他们三、四个人不由分说,抬起付桂菊下楼强行塞到车里,拉到桥西“法制学校”。下车后,付桂菊不从要往回走,他们从身后提起她抛到床边上。付桂菊绝食绝水抵制迫害,七天后放回家。明德南街办事处又打电话让付桂菊单位交三千元转化费和陪教工资。

二零零二年五月上旬,明德南街派出所六个警察将六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柳桂娥从家中绑架到桥西区“法制学校”,非法关押四十天逼迫转化、写保证,并到柳桂娥单位勒索一千元,单位从柳桂娥的工资中强行扣除。

案例四、非法拘留依法进京上访和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并巨额罚款、抄家,敲诈勒索

二零零一年元月十五日,明德南街派出所孟刚带人将陈德胜从家中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一夜,戴双背铐、坐铁椅子,逼问大法资料来源,非法抄家,转交桥西刑警队非法拘禁一天后送张家口市看守所,非法关押长达七个月,经亲属多次要人才要回,被勒索三千元。

二零零二年十月一天中午十二点,明德南街办事处两女青年先到陈德胜家看看是否有人,紧跟着派出所所长宋全林带孟刚等七、八个人将陈德胜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审讯了半天,晚上被其亲属要回。

二零零零年法轮功学员李玉清到北京替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桥西公安分局非法罚款五千元,明德南街派出所非法罚款二千元,单位扣发工资一千元,总计损失上万元,并被送张家口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三月邪党开两会期间,法轮功学员乔秀娥和同修去北京上访,在北京站被劫持,身上带的五百元钱被张家口驻京办事处的警察搜去,后被沈家屯镇派出所劫回张家口转交明德南街派出所。明德南派出所到乔秀娥家非法抄家,抢走了《转法轮》、真相资料和师父广州讲法带。乔秀娥被绑在铁椅子上三天两夜,所长宋全林勒索乔秀娥三千元钱才将其放回。

法轮功学员魏枝梅是一名普通工人,得法前浑身有好几种病,修炼大法后全都好了。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六日,她与同修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打出“还大法师父清白”的横幅时被抓并劫回明德南街派出所。之后魏枝梅被送张家口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勒索现金四千六百元。

二零零零年五月八日法轮功学员贺化钧进京上访,被明德南街派出所送进张家口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一天,看守所勒索饭费三百元。

二零零零年十月法轮功学员田俊花进京上访,被明德南街派出所非法罚款三千元,送进张家口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二天,期间她绝食抗议迫害,被非法灌食三次,因野蛮灌食呛入气管,憋的浑身青紫,上不来气时才放人。

二零零一年十月左右,法轮功学员林香梅带着三岁的孩子进京上访,刚到天安门广场喊出自己的心声“法轮大法好”,就被一伙便衣警察拽上警车,拉到永定门派出所,又转押一个地方,之后林香梅和孩子被劫回张家口市公安局桥西分局明德南街派出所,在其爱人残疾和孩子无人照看的情况下,明德南街派出所将林香梅劫持到张家口市看守所无限期关押。林香梅多次绝食抗议非法关押,遭明德南街派出所野蛮灌食,她年迈的老母亲从老家赶来,也不让见,非法关押长达个十四个月,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三十日才被无罪释放,敲诈“保证金”一千二百元。

在林香梅还关押在看守所时,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六大前夕),明德南街派出所所长宋全林带人半夜到林香梅家,将其爱人(残疾人,未修炼法轮功)非法强行带到派出所,其爱人无奈,只好用被子包住仅四岁的女儿一同前往派出所。他们还将他锁在老虎凳上,欲行凶,在其爱人严厉抵制下未遂,非法关押了三天才放回。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五日早上七点左右,明德南街派出所所长宋全林带了四个警察到六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张亮家非法搜查,什么也没搜到,所长宋全林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把张亮非法关押了两天,在他血压升高,身体出现病症时由家人直接送往市第一医院。宋全林背着张亮向其单位勒索一万元,骗单位领导说在张亮家搜出很多大法资料,单位领导不分青红皂白,扣发张亮工资,给张亮的生活带来极大的困难。

案例五、暴力殴打、刑讯逼供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日晚十点多,桥东公安分局建国路刑警二队刑警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郑小红家,非法强行将她和丈夫法轮功学员陈德永绑架到桥东公安分局刑警二队,并非法抄家,野蛮的砸坏了地下室的锁子。三日下午由明德南街派出所万磊等人劫回派出所,锁在铁椅子上。桥西分局副局长高学平指使四人用胶皮棍打陈德永,孟刚等四人轮流非法逼问郑小红大法资料来源,并逼迫写不进京、不发传单的保证。

夫妻俩又被非法关押到派出所旁的一间小屋子里,由办事处唐丽萍等人轮流昼夜非法拘禁了二天,八日才放回家。家中只留下二个上中学的女孩(十六岁和十八岁)无人照顾。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五日早上,五名法轮功学员因挂“法轮大法好”的条幅被南营坊派出所绑架,法轮功学员田桂枝被分送明德南街派出所,她被锁在老虎凳上不让睡觉,并被强行带到她的暂住处,非法抄走大法真相资料。第三天,田桂枝正念走脱,明德南街派出所警察又把田桂枝的丈夫绑架,锁在老虎凳上,还强迫他领着他们到田桂枝的亲朋好友家找她。三天后,田桂枝杳无音讯时,才把他放回。后明德南街派出所又到田桂枝的姐姐家和父母家骚扰,惊得田桂枝年迈的老母亲拉了一裤子。

在田桂枝丈夫非法关押于明德南街派出所时,其呼机落入他们手中,法轮功学员韩义正打来传呼,于是明德南街派出所强迫其丈夫领着一便衣以其朋友的身份一起到韩义的工作单位----商业医院,套取田桂枝的下落,并暗中跟踪。第三天下午,韩义下班经过张家口市二医院桥时,明德南街派出所副所长吴仓带领警察孟刚、指导员徐元明和一圆脸警察四人将其截住,戴上手铐,拽住衣领拖上车劫持到明德南街派出所。

他们对其严刑逼供,先是打骂,后桥西公安分局局长牛永正拿起电棍对其电击一番,所长宋全林、恶警孟刚、万磊和圆脸警察又分别对其进行电击(脸、头、后脑、咽喉、腋窝、心脏等穴位),疯狂电击约两小时,期间韩义窒息四、五次,后送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八天,敲诈六千元、加上搜身抄走八十元、单位衣柜抄走一千五百元、扣发当月工资八百多元和家人托关系花销共计损失二万多元。

二零零二年十月九日下午,明德南街派出所指导员徐元明等两人到白颖莲二哥的店里将白颖莲的二哥骗到市刑警二队逼供,不让睡觉,铐在老虎凳上十一个昼夜才放人,回家后腿肿得不能行走;在白颖莲二哥被抓的当天下午六点左右,明德南街派出所所长宋全林等人拿着从白颖莲二哥身上搜出的钥匙私闯白颖莲的二哥家,将行动不便的白颖莲二嫂法轮功学员高改祥绑架到明德南街派出所非法关押,并于当天晚上,明德南街派出所私自开他家的门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录音带等私人物品,并趁机抄走了床底放着的三千元现金。三天后警察万磊等人将她送回。

案例六、二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一人被关精神病院,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三人次

法轮功学员宋翠玲,女,五十二岁,张家口市煤机厂退休工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开始后,明德南街派出所片警宋某某、明德南街办事处主任唐丽萍和她所在单位等人多次到她家骚扰。

二零零二年五月五日,宋翠玲到天安门广场,被非法抓捕,当天被非法押回张家口。桥西公安分局、明德南街派出所,于当晚将体力不支的她再次关进张家口市看守所。宋翠玲绝食绝水抵制非法拘留。五天后,宋翠玲晕倒,生命垂危,120急救中心医生检查说,血压升高,急需输液治疗,警察却说,这儿哪有输液条件?医生只给打了一针,喂了一片药,并没有给她真正的治疗和采取相应措施。

第九天,宋翠玲昏迷不醒,昏迷的第二天就起了褥疮,第三天,明德南街派出所所长宋全林带轻工医院的一男一女去灌食,在人已经不行失去知觉的情况下,他们不但不给宋翠玲做任何检查,反而强行用小指头粗的管子从鼻孔插进胃里粗暴灌食,宋翠玲毫无反映,宋全林却说:“就她,装死!”他们便扬长而去。

宋翠玲的生命危在旦夕,草菅人命的明德南街派出所所长宋全林及看守所狱医刘淑萍根本不予重视,狱警还毫无人性的说:“活该,有气躺着,没气抬出去,反正这离火葬场近。”他们连做人的基本良知都已泯灭。

五月二十日,在他们走后的第四天,上午十一点四十五分,一位学员发现宋翠玲已停止了呼吸,看守所把尸体运到251医院,下午一点三十分,明德南街派出所才通知家属,并欺骗家人说抢救到十二点四十分。宋翠玲的家属找到派出所说理,并准备上告,派出所对家属却恐吓说:“你们不怕人财两空你们就去告!爱上哪告上哪告!”并以退电脑等条件哄骗家属了结此事。

被明德南街派出所送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有范亚雄(迫害致死)、贺化钧、宋翠英。二零零零年十月八日,明德南街派出所万磊、副所长吴仓把法轮功学员贺化钧送唐山非法劳教一年;宋翠英进京上访,正在路边歇脚时,一句话还没说,便被北京恶警绑架,明德南街派出所将她送进保定高阳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二、孟刚任职期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典型案例

孟刚任职明德南街派出所所长期间(约二零零四年-二零一二年),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一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绑架法轮功学员十三人次,其中非法拘留六人次,非法抄家七人次,对法轮功学员及单位敲诈勒索一万三千七百元。

案例七、绑架十二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二日晚,在桥西公安分局局长闫志有、桥西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钟森林、新华街派出所所长孙瑞、明德南街派出所所长孟刚的指挥下,新华街派出所、明德南街派出所出动警车和多个警察(新华街派出所警察胡少春),将在程秀娥家学法的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全部绑架,其中多数是老年人,部分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张家口市拘留所。

五月十七日,新华街派出所出动三辆警车又将七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程秀娥也绑架到张家口市看守所。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迫害,除程秀娥外,其他法轮功学员陆续被放回(已在新华街派出所中披露)。

六月四日,桥西公安分局警察、明德南街派出所所长孟刚、副所长郭龙从家中再次将身体还未恢复的法轮功学员付桂菊从家中强行绑架非法关押张家口市看守所,六月十四日桥西检察院将付桂菊等三名法轮功学员转捕。付桂菊绝食反迫害,在她绝食约十五天身体出现生命危险时,桥西公安分局、明德南街派出所拒不放人。六月十八日,付桂菊在十三里看守所遭到迫害性灌食后突然死亡。

案例八、毁坏法轮功学员资料点

二零零六年五月一日下午,桥西分局明德南街派出所出动警察将法轮功学员张仲利从租房处绑架,非法抄走大法资料、横幅等,并将到她家串门的法轮功学员张贵富绑架;次日早上将张仲利打工处的老板绑架及非法审讯,并抄走他妻子(法轮功学员)的大法书籍。

案例九、借“奥运维稳”实施迫害法轮功学员,四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期间,以奥保为借口,明德南街派出所所长孟刚紧跟桥西区委、桥西政法委、桥西六一零及桥西公安分局的指挥和部署,统一行动,对辖区法轮功学员实施监控抓捕、绑架、跟踪,造成辖区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共绑架法轮功学员九人次,其中拘留五人次,四人被抄家,三人被抢掠现金一万三千七百余元。

二零零八年五月,法轮功学员田俊花只因给在自家办的小课桌的孩子们讲真相就被明德南街派出所绑架、抄家、判刑三年。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三日下午,张家口市明德南街派出所副所长郭龙带领万磊、刘玉珍等六、七个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郑晓红家,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炼功带等,把郑晓红绑架到明德南街派出所。之后郭龙他们一行又来到法轮功学员董尔仁、李文芸夫妇家中,搜查抢劫了大法书籍、资料、近万元人民币,把董尔仁、李文芸夫妻二人绑架到明德南街派出所非法关押。

在明德南街派出所所长孟刚的指挥下,副所长郭龙带队,片警万磊等参与其中,他们又去法轮功学员贺化钧上班的单位将其绑架,家中、地下室都被他们洗劫一空。同时他们还绑架了辖区法轮功学员魏枝梅、柳××。

因董尔仁、李文芸、郑晓红在被绑架的当天夜里设法走脱,明德南街派出所一群警察又到郑晓红家撬门、砸锁,爬上楼拿棍子戳玻璃,使一人在家睡觉的郑晓红的女儿受到严重惊吓,他们到处乱翻,抢走其女儿上大学用的学费三千元,并恐吓其女儿骂师父。

明德南街派出所对郑晓红、董尔仁、李文芸张贴通缉令,悬赏五千元,他们多次到郑晓红孩子的姑姑家、奶奶家非法搜查,恐吓、监控,监听所有与郑晓红有关系亲戚的电话,跟踪其女儿,监控、监视、审问、跟踪其丈夫(法轮功学员),张家口市明德南街派出所警察郭龙、李艳早、万磊、刘玉珍等最后在大街上把其丈夫陈德永绑架,抢走身上的七百元钱和身份证,把陈德永骑的自行车扔在了大街上;同时明德南街派出所又多次去董尔仁、李文芸双方父母家、兄弟姐妹家搜查恐吓,监控、监听所有与他们有关系的电话,对其女儿跟踪、监控、监视、并绑架到派出所恐吓逼供。

七月底的一天晚上,明德南街派出所警察郭龙、刘玉珍等四人与桥西分局一副局长又来到法轮功学员乔秀娥家搜查从明德南街派出所走脱的同修,三个人在外,郭龙、刘玉珍进屋搜查,楼上、楼下、楼梯小屋搜个遍,因乔秀娥当时不在家,他们也没发现什么就走了。第二天晚上7 点多,郭龙、刘玉珍又来乔秀娥家搜查,乔秀娥正在家,他们查问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的炼功点,都和谁联系,有没有来往之后就走了。

二零零九年一月初董尔仁回家居住,十六日上午就被多个警察绑架。

至此,明德南街派出所只因奥运要所谓的维稳,致使辖区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贺化钧,男,三年;陈德永,男,三年;董尔仁,男,六年;田俊花,女,三年。李文芸、郑晓红被迫流离失所,由于二人的丈夫都被非法判刑,家中的孩子失去父母照顾,担惊受怕,忍辱生活。辖区法轮功学员魏枝梅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三、王庆彤任职期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典型案例

王庆彤任职明德南街派出所所长期间(约二零一三年-二零一九年)绑架法轮功学员三人次,其中非法拘留二人次,被送洗脑班强制转化一人次,非法抄家一人次。

案例十、骚扰、绑架、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二年十八大前夕,法轮功学员郑晓红去北京看望快生小孩临产的女儿,到张家口市汽车站买票时,被查出身份证“有问题”,在郑晓红上车时,被劫持扣留,明德南街社区抢去她的身份证。

当天晚上,张家口市明德南街派出所六、七个警察非法闯入家中,抢走大法书、电脑,又把郑晓红、陈德永夫妇绑架到明德南街派出所,郑晓红被送张家口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又被明德南街办事处劫持到宾馆专人看管两天一夜,才放回。

陈德永因血压高拘留所不收,明德南街派出所还又将其强行送进张家口市玉宝墩戒毒所洗脑班,非法关押十八天,失去人身自由。因十八大召开要所谓的维稳,明德南街派出所到法轮功学员贺化钧上班的单位直接将其绑架到派出所一天一夜后,送进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并被明德南街办事处劫持到宾馆专人看管三天后放回。

二零一三年两会(所谓的敏感日)期间,明德南街办事处、社区人员到法轮功学员郑晓红家骚扰,逼迫交身份证,威胁、恐吓,直到两会开完。二零一五年申奥期间,社区的人不断来家骚扰。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