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甥女的皮肤顽疾轻松的好了

更新: 2020年02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七日】我的外甥女叫小玥,是妹妹的独生女,家住在长春市,小玥是我看着长大的,当年我刚修炼大法的时候,她就坐在我旁边跟着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可愿意听了。随着她渐渐的长大,面对人世间的各种诱惑,越来越重视现实就放弃了。

前年十二月份的时候,小玥洗澡时发现自己胸前有一个红色的小疙瘩,当时她也没在意,后来疙瘩越起越多就去了医院。在长春看了好几家医院,医生说是一种皮肤病,属于银屑病的一种,这种病终身带着,而且女孩结婚后生了孩子,孩子也是这种病的携带者,会遗传,是一种无法医治的顽疾。

小玥知道这种结果后就哭着给她妈妈打电话,告诉了妈妈她的病情。后来小玥自己又在网上查这种病,我还特意咨询了当医生的弟媳,她们在网上的查询结果是:这种病只有去日本能治,需要打针,一针就是一万五到三万元,治好得二、三百万,妹妹就想为了女儿病能好,卖房卖车也得给小玥治病。小玥对妈妈说:妈妈,咱家卖房卖车那不生活了吗?还是别卖了,我也不治了。妹妹听后非常难过,就给我打电话,诉说心中的忧愁。

我就跟妹妹说只有大法能治了她的病,还不用花钱,孩子只要信大法,就能好。妹妹听了我的话就同意了,决定我们两个去看看她。

去年的四月十三号,我和妹妹就去了长春,去的那天小玥还在烤电,烤电的那天晚上,小玥的后背全是疙瘩,痒的她直喊,这种病洗澡还不能洗热水澡,只能洗凉水澡。洗完了妹妹就给她上药,我对小玥说:你瞅瞅你遭的这个罪,还不如跟三姨炼功呢!你要是炼功三天就能好。听了我的话,她同意了。她妈给她上完药,她就跟我们炼了第一套功法。炼完后我跟妹妹说:咱们就给她念《洪吟》。我又跟孩子说:你要是能行的话,明天早上你跟三姨炼功,那可就更好了。

小玥每天早晨都是八点钟才起床,第二天早上我们三点五十起来晨炼的时候她也起来了,她跟妈妈说:妈妈好象有人招呼我,我就起来了。我们三个人炼功,小玥站在中间,炼抱轮的时候,她就咯儿咯儿的笑,一个劲儿的笑,因为炼功时间我和她妈谁也没吱声,炼到静功的时候,她坐了二十分钟就回屋睡觉了。

早上八点钟,我们做好饭,小玥起来了,她说:妈妈是真事吗?问了三遍,她妈说啥事是真事吗?我说:“小玥你说说,三姨听听是不是真事?”她说:“我睡觉的时候看见师父了,我那时候就象太上老君身边的童儿梳着小抓髻儿,穿着金黄色的衣服,师父也穿着金黄色的衣服,师父在前边走,我在后边蹦蹦跳跳的跟着,我边走边喊:师父,师父,师父一回头,在我额头点了个小红点儿。又过了一幕,师父在前边,我在后边,这时我和师父都穿着绿色的衣服,我是古代女孩儿的形像,打着发髻。我一边走一边喊师父,师父回头说:你这顽皮的孩子,你要干啥?我说:师父,我要上天。师父手向天一挥,一片彩云就飘过来了,我和师父踏着祥云就上天了。到了天上,看到天上的楼台亭阁可漂亮了,楼台的柱子是灰色的,瓦是红色的。之后我元神离体又進入了一个空间,我和师父都穿着白色的衣服,自己梳着披肩的长发,四周都是桃花,师父在教我练剑,周围飘落着桃花雨。”

说完之后,小玥一掀衣服说:妈妈,你看看我身上的疙瘩全没了!我俩一看真是全没了,小玥高兴的说:妈妈,真是太好了,我明天又能穿短袖衫儿了。就是腿上先前起的疙瘩还有点印痕,我说你要是能守住心性,你的腿上也瞬间就好。

当天小玥开车拉着我和妹妹去长春的欧曼夜场,我们俩進去买衣服,她在存车场存车,因为车多就得排号等着。等了半天好不容易轮到她了,这时旁边的一辆车突然挤了進去,要是以前小玥就得骂人家,这时她想到了我告诉她的守心性,“真善忍”,那就忍吧,不和别人一般见识,把车开到了旁边停下。我出来后她跟我讲了这个过程,说自己过了一个心性关,忍住了。我说你做的好,你就这样做好的就快。

回到家她换衣服,一脱衣服就喊:妈妈,唉呀妈妈,太超常了,我腿上的印痕没了!我俩一看真的全没了,她捂着脸笑,笑的那个开心呀!那种孩子般的童真洋溢在脸上,让我们俩也一起跟着笑啊,笑啊……从这之后她又开始学法了。

我在她这住了一个星期,我们每天都在笑,就是莫名的笑,这种笑是来自生命深处的感动,叹服于法轮大法的超常,当我们真正同化大法的时候,师父就展现奇迹,我们由衷的说声:“法轮大法好!”谢谢师父的浩荡佛恩。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