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中我看到了自己的私

更新: 2020年02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日】在我们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瘟疫无情的降临。可能有很多同修象我一样,才惊醒与急恨自己太差劲,几天吃不好、睡不好。

开始时,我想把恶党掩盖的真相告诉公公,因为他不明白大法真相,我告诉他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了很多人了,他非常不理智,根本不听。我向内找,他为什么不听?我潜意识想,死了这么多人,你还不清醒啊,以后还会更严重的,甚至在家人面前,有一点欢喜心:看看你们不听,灾难来了吧,我们这么明白,你们都不信。

我惊愕的发现,我对死了这么多人,很麻木,甚至认为这回该都警醒了吧。我没有真正的对众生的慈悲,而是默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人不好了就淘汰掉了。”[1]

记得有一次在同修的理发店,一个明白真相的人说:人太坏了,淘(汰)吧淘(汰)吧得了,我和同修都默许,还说:快了。

记得当初迫害很严重时,很多恶警残暴的酷刑折磨我们,我们就发正念,让他们遭恶报。我们因为怕心和仇恨,没有進一步给他们明白真相的机会,没有发出洪大慈悲的正念解体其背后的邪恶因素,没有救度他们。我们自己没有达到法的标准,心里想的却是“谁迫害我,谁就被清除掉”。

当我看到有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干了二十年了,还在干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时,我就在想,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人怎么还没有遭报?我们让他遭报是警示他,不让他作恶呀,也是救他呀。可我心里怀着的却是对恶人的怕与恨。如果我真能大慈大悲发出纯正的真念,不被其表面的邪恶行为带动,去救度他,那才是真正的救度众生。

我亲历两个遭恶报的例子。一个是我原来单位的一个同事。修炼前,我们关系不太好,互相争强、妒嫉,后来她调走了。一次,我去她们单位找和她同科室的好友讲真相,我没有想给她讲。她举报了我,警察到处找我。后来我听说她得乳腺癌死了,还跟别人讲她迫害大法弟子遭报了。现在想起来,我对她的死毫无怜悯与慈悲,可她却是与我有关的众生啊。

师父说:“尤其是在这场迫害中,你不能够升起正念来,反而增加了无数的仇恨。中共邪党是很坏,不久就一定要淘汰它。可是哪,你们知道什么是坏人、好人吗?你心里装的是恨、是恶,大家想想这是什么生命?会表现在行为上,甚至于表现在面像上,人瞅你都是恶的。”[2]

我以为自己很慈悲,没有恨,当我静心找自己时,发现自己修的实在太差了,距离真善忍的境界差的太远。因为慈悲心不够,讲真相我挑着讲,对不听真相的,甚至恶意反对的人,我都马上离开,还觉的自己是理智。其实就是没有完全为了众生得救的慈悲,没有“我就是要救了你”的大善。那有的是什么?就是保护自己的旧宇宙的私。所以我没有能把对我寄予无限希望的众生救了,失去了许许多多生命与许许多多师父给我的机会。

师父说:“谁反对?清除掉,走过来了,一个生命也没有了。如果一路都这么走过来,咱们不就是把这一切都毁了吗?所以大法弟子走正自己的路你才能救了众生,才能在救众生中走过去,就这么难,救众生的难度就这么产生的。有些不知深浅的人说要救众生,其实什么是救众生都不知道。”[3]

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法理上明白应该以此为契机,救度公检法部门的众生,可就因为怕心,当他们凶恶、无理时,就断言他们不可救要。面对那些冒着天胆下来的众生,包括公检法人员,他们寄希望于大法弟子,他们相信大法一定能救了他们。他们来了,迷失在谎言中,被邪恶利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可是我却没有放下怕心、没有放下自我,没有真心去救度他们。是不是还有同修象我这样没有真正的修出慈悲,没有达到法的标准,被邪恶钻空子,而出现各地大法弟子仍被严重的迫害?

这些年走过来,我们明白,当我们做正了,达到大法弟子的标准,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因为我们修炼了自己,提高了心性。对那些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强奸女大法弟子的恶人,我们没有恶与恨,我们发出纯正无漏的正念,让其现世现报,这是大法威严的展现,而不能因为我们的放任,任由众生对大法犯罪,这也是大法弟子公正无私的体现。

另一个例子是我的邻居在迫害严重时,被恶人利用,每天看着我们全家,甚至为了得到赏金,恶意举报我们。我从不记恨他,善待他全家,给他们讲真相。一次他佝偻着身子来找我,说:你说的真对,我是因为迫害你们遭报了,我从车上摔下来了,住院手术才保住命,我以后再也不干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了。我发自内心的为他高兴,大法弟子达到标准了,大法洪大的慈悲与威严救度了他。

我曾两次被非法劳教,第一次,因为警察邪恶的迫害我们,我心里生出仇恨,看到那些恶警,心里都哆嗦,心想:太邪恶了,这些人都该下地狱。因为我的心不善,遭到最严酷的迫害,她们用高压电棍将我电的面目全非,又把我绑在死人床上抻,酷刑折磨。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我没有了恨,慈悲的把她们都当作众生,最邪恶的大队长和那里的警察都象变了一个人似的,对我非常好,我不干活、不穿号服,没有一个人打过、骂过我,那些犹大对我也很尊敬,警察经常给我带来好吃的,大队长告诉我:你不要上火,你把这里就当养老院。甚至她们打别人都是背着我,怕我知道。师父说:“你思想的变化就能使你周围的环境发生变化。”[4]

当我回忆向内找那些做的不好的地方,我落泪了,不是为我自己,对众生的慈悲油然而生。想到武汉那些被大疫夺走的无数生命,想到那个举报我得癌症死去的同事,还有被我荒废遗弃救不了的生命,我泪如雨下。众生啊,我对不起你们,都是因为我没有修好,你们才被淘汰的呀,我为什么把师父的话当耳旁风,就不知道珍惜时光,珍惜生命?旧宇宙为私的属性不去怎么能同化真善忍特性?

我不再去分析动态,随着世间形势起伏,从现在起,彻底清除自身的恨与私,清除三界中名利情等死亡物质,清除干扰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旧势力在毁人,我们不能不紧不慢了,我们也要抢人救人了。

家人同修和我一样的感慨,过去的已经过去,失去的生命不能复生,我们只能珍惜剩下的分秒时光,把剩下的路走好。

以上为个人现阶段修炼浅悟,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