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根本执着 持续精進

更新: 2020年02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日】

一、静心学法帮助我闯过了一关又一难

我是个比较清高但很单纯的人,遇事没什么主见,找的先生偏偏是一个个性和能力都很强势的人,在家里大事小事都是先生操心,他说了算,但他对我关心有加,我以为自己找到了避风港湾,我把他当成了我的依靠。

可好景不长,刚生完孩子就病魔缠身,中药、西药、理疗,几乎每天都跑医院,没完没了。而此时先生的事业正红红火火,外面的应酬应接不暇,根本没有顾及我的感受。身体和精神上的痛苦让我无法自拔。

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经朋友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没多久,身体上的毛病全没了,一身轻,象换了一个人似的,心里那个高兴啊,好象浑身有使不完的劲。由于没注重学法,看书干扰很大,不知道怎么修,以为炼功就是修炼了,又出了欢喜心,结果邪恶就操控先生干扰我,不许我炼功,不许我看书,不许我参加集体学法,骂我,打我,而此时我却不知道要向内修,一反过去那种柔弱的姿态开始跟他争斗,不让我炼,我偏要炼,斗不过他,就只能在家偷偷的看书、炼功。一直僵持到九九年“七二零”。

一九九九年七月,单位有在省城培训一个月的机会,一同事不想去,机会就给了我。离开家,来到培训地点,我感到一身轻松,我想好好利用这个机会看看书。早上同事们起床时,我已看完了一讲法,中午同事们午睡时,我又看完了一讲法,那时大街小巷都在放热门电视剧,晚上我没地方看书,就蹲在昏暗的路灯底下看一讲。一天学三讲法,如饥似渴,完全把自己溶入法中了。以前对大法只有感性认识,只知道大法好,却不知道好在哪里,不明法理,那一个月的学法,让我明白了大法是叫人做好人的,没有错。

七二零之后,形势更加严峻,有单位、家里的双重压力。但有了那一个月的学法基础,我的心却更加坚定。单位有一位同修曾经问我,你还修不修?我说:“以前那么艰难,我都没放弃,现在怎么可能放弃!”要是没有那一个月的学法基础,我是很难走过九九年七二零的,谢谢师父的慈悲安排!

我虽然明白大法是最正的,师父是清白的,我的选择没有错,但回来后又没有了自由学法炼功的环境,和同修也没有往来,得不到师父的新经文,更不知道要做证实法的事情。当时有一个不太了解的同修曾给过我一些手抄经文,我都不敢要,怕是假的,只在家学《转法轮》。

一直到了二零零三年,遇到了一个我熟悉的老年同修,才得到师父的几篇新经文,才知道要证实法、救人。精進了一段时间,后由于被人诬陷,被迫害到洗脑班。洗脑班的恶人唆使家人一同迫害我,利用亲情强迫我转化。在那样的高压下,我知道只有大法能帮我闯过难关,可是得不到法,我就利用晚上睡觉的时间开始回忆《转法轮》里的内容,先回忆标题,再回忆每个标题下的内容,到后来《转法轮》里的绝大部份内容就象流水一样在脑子里过。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的多半年里,我基本上能把《转法轮》连贯的背下来了,当然有掉字、掉句、掉段落、背不完整的情况,所以邪悟者对我的洗脑根本不起作用。但由于对正法修炼的法理不清,完全是站在个人修炼的基点上看待这场迫害,不知道怎样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被邪恶钻了空子,操控家人迫害我,让家人对大法犯罪。

回家后,先生调到了另一个城市,我又有大量的时间学法,开始和同修接触,配合做证实法的事情,也开始有机会上明慧网。明慧网发表的同修的交流文章让我明白了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责任,带着一颗纯净的心,也开始走出自己证实法的路。那时我们当地的资料点刚被破坏,资料奇缺,我和同修们一起配合,在师父的加持和保护下,从无到有,从不会到会,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们走到哪儿,真相就播撒到哪儿。

然而随着修炼环境的改善,修炼形势的宽松,我却放松了学法,执着于做事,结果又被钻了空子,被跟踪、监控,怕心很重,不敢与同修接触,不敢做救人的事,心里痛苦至极。就在此时,我无意中看到先生的手机中和别的女人约会的信息,真是怒火中烧。我已经不知道要修自己了,一味的指责他,教训他,结果在自己家里摔了个大跟头,当时就爬不起来了,勉强爬起来,只能一只腿走路了。父母急坏了,一定要送我上医院,我坚决不同意,而且很自信的告诉他们,过几天就好。我知道这是迫害,我虽然有漏,但绝不承认这种迫害,当时心里就有着坚定的一念:我不可能摔坏。而且在行动上我也不承认它,忍着剧痛,该做什么,还做什么,我照常上班,把紧要的事情处理之后,请了几天假,在家里强化学法,大概一、两个星期之后,腿就基本上能正常走路了。

经过了这次教训,我表面上不再大吵大闹,但是心里却没有放下。对于先生手机上的信息很敏感,对于先生的行踪也很关注,而且疑心很重,痛苦不堪。我想起师父的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我又开始了背《转法轮》。

背法的过程是修心的过程,是吃苦的过程,是坚定正念的过程。在背法的过程中,要修去急躁心、完成任务的心、把无边大法装進小小我中的心、不敬师不敬法的心、利用大法消灾解难求圆满等等人心,背法只为同化大法。

那时我只能边走边背,不能停下来,只要一停下来,站着就能睡过去。每天坚持不停的走一个多小时,就累的够呛,还记不住。“功夫不负有心人”,现在背法很轻松,只要想学法,随时都能背出来,每天不停的走两个小时,也不觉的累。

通过背法,我增强了主意识;通过背法,我学会了向内找,找到了很多执着不放的人心,大法的法理不断地展现;通过背法,我学会了修自己的一思一念,放下对先生的情、对自己名的执着,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以苦为乐。

师父说:“你们在迷中修,看不到那部法是什么样子。当真正看到的时候,那语言也形容不了,无法形容。我过去告诉你们,我说每个字都是层层叠叠的佛、道、神。你们也理解不了说师父把什么东西都压到那部法里去了,你们现在用人的思想也理解不了那句话。什么都能得,就看你用心怎么样,就看你们心态怎么样。什么都能在那部法中得。修炼是严肃的,不能来半点含糊。抱着各种各样的不纯净的思想去看那部法、那部书,什么都看不到,什么也得不到。人,很多大法弟子说,在被迫害的很长一段时间,看法好象没有提高,其实你们那个时候脑子里装的都是迫害的事,那心都静不下来。修炼是严肃的,你必须得抱着纯净的状态,非常坦诚的去看、去修,才能有所提高,才能有所收获。”[2]

二、向内找 我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着

回顾自己的修炼历程,我问自己:为什么会遇到这一关又一难?为什么不能持之以恒的精進学法?每次都是遇到问题了才强化学法?为什么不能“修炼如初”?

我意识到自己的修炼有大漏,我是带着有求之心走入修炼的。刚走入修炼的时候,我是想在大法中求得解脱。我觉的人生无常,人世险恶,连最亲近的人都靠不住,只有大法这里是块净土,没有你争我夺,没有尔虞我诈,不会被人伤害(其实这就是对自我的执着,执着自己的名、利、情)。根本不是来修炼的,而是来求得保护的,我把这里当成了我的避风港,从先生那里没有得到的,在这里得到了,所以尽管当时先生拼命反对,也要坚持修炼就是这个原因。

在洗脑班的高压下,在那种极端邪恶的环境中,由于怕自己被转化,怕自己修不成(没有意识到这就是对自我的执着,对自己圆满的执著),在伪善面前,在亲情面前,我对先生又产生了幻想,希望他能帮我解脱,结果邪恶操控先生迫害我。

出来以后,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和同修们配合证实法救度众生中,慢慢的走出了自己的路。然而,自我又开始膨胀,没有摆正与师父与大法的关系,与同修的关系,对于同修不在法上的行为,看不惯,想改变别人,想证实自己,与同修产生间隔,结果又被邪恶钻了空子,操控恶人跟踪、监控我。

对自我的执着是我的根本执着。

在我能走正正法修炼的路,精進不停的时候,是我能放下自我,溶于整体的时候;在我怕心很重,走不出来的时候,是我放不下自我,在危难中保护自我,置整体不顾的时候。

这些年来,由于只注重修炼的形式——学法、炼功、讲真相,只注重做表面的事情,并没有从本质上改变自己,并没有真正懂得什么是修炼,怎么修炼。

那么到底什么是修炼?

师父开示:“如果真能破除后天形成的观念返出人本性的看法来,那就是你来的那个地方,你初期形成的观念,就是你初期造就你的地方的观念。但破除后天的意识观念很难,因为这就是修炼。”[3]

我理解,师父在《转法轮》中所阐述的就是初期造就我们的观念,学法的目地就是去掉我们在生生世世中形成的各种各样的观念,完全同化大法,做到大法对我们的一切要求,也就是返本归真,这就是修炼。

我现在也理解了一点点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关于“修炼”的讲法。师父说:“你们知道吗?就单单这一个修炼的问题,在宇宙低层是多复杂,到了高层次上就简单了,没有了修炼的概念了,只有消去业力的概念;再高层讲的是一切麻烦只为了铺上天的路;再高层什么消业呀,什么吃苦啊,什么修炼哪,没有这些概念了,就是选择!宇宙的高层次上就是这么一个理,看谁行就选择了他,这就是理。修炼?我们没有安排修炼。什么是修炼?我们要把他洗干净,一步一步的往上洗净,就是洗净!而在不同层次中表现的,就成了铺路、麻烦、吃苦、消业、修炼等,这么修、那么炼。”[4]

我理解,对于我们来说,修炼就是选择,选择大法而不是固守我们自己,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

只有放下自我,心静如水,不再胡思乱想、顾虑重重,生命才能感觉真正的解脱和轻松;只有放下自我,才能以法为大,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才能真正的同化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卷二)》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