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去北京证实大法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在二十多年的修炼路上,经过了风风雨雨,走的磕磕绊绊,在修炼的魔炼中逐渐的学会了怎样修炼,怎样实修自己,更明白了学法的重要性,虽然走的跟头把式的,但是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信念从来没有动摇过,也真正体验到了师父的洪大慈悲和大法的神奇展现。

二零零零年末,我身边的一位同修被劳教迫害致死,我震惊了,不敢相信,一位温柔善良、方方面面都很优秀的年轻医生,就这样被残酷的迫害死了!我每天都在流泪,想不明白这个政府到底怎么了?那时我决定再次进京上访。

当时正在上班走不开,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二日放假休息,就买了去北京的火车票,和另一位同修结伴在大年三十(一月二十三日)上午到了北京,一下车就感觉到了一片红色恐怖,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在赶往天安门广场的路上,警察就不断的盘查过往行人,我俩就被盘查了三次。到了广场附近就更严了,所有行人都被盘查、翻包、查身份证,广场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根本进不去。我向天安门广场望去,里面除了警察几乎没有游人,我在周边走了一会儿,背的包就被翻了三遍。

我一看根本进不到广场里边去,就和同修走到了金水桥附近,刚往里走就被警察拦住,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还逼迫骂师父骂大法,我们没理他就继续往里走,又被第二帮警察拦住,我趁他们没有注意从怀里掏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迅速展开,一瞬间就被警察抓住,连拖带拽到旁边的车里,瞬间车里又被塞进几位同修。

在车上,同修拿出没来得及打开的横幅,我们几人在车上打开横幅,放在车窗上,放声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大法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喊出了埋藏在心底已久的呼声,车外的警察和行人都在注目观看,窃窃私语。

我们被劫持到站前派出所,关在后面的大院里,那里站满了被绑架来的同修。警察把人逐个带到屋子里盘查姓名、住址,我被带到屋里时看到警察正在左右开弓不停的打一个女同修的脸,我大声喊道:“不许打人!”那个警察一愣停下手,回过头来看到我,便朝我胸口猛踹一脚,我站不住直接摔倒在墙边。他上来抓住我的头往墙上撞。

当时的警察表现的很邪恶,同修们都不惧怕、都不配合他们,不报姓名住址。在后院里警察挥舞着类似于金属的那种鞭子,左右乱打,我看到一个男同修被打的脸在流血,一半脸已变成紫色,嘴里还在不停的喊着“法轮大法好!”

由于人太多,他们都给分流送到周边的看守所,我感觉在车上颠簸了两、三个小时,被送到了昌平看守所。在看守所听到其他同修说,今天下午在天安门广场发生了自焚,我们都感觉到蹊跷:是谁在自焚?天安门广场戒备森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根本就不让进,那些自焚者是怎么进去的?还带着汽油瓶?如果没有安排和允许谁能走进去?我们亲身在现场,想尽办法都没有走进去啊!中共的恶毒、造假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了。

在昌平看守所,有一个警察十分伪善,他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这大过年的(当时是大年初一)只要你们说出地址,我现在就送你们去车站让你们回家过年。”和我同去的同修被他的伪善所迷惑,说出了地址。结果第二天大连驻京办警察把我们俩带到了建信宾馆(专门关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有四个警察看守,他们已经买好了晚上十点回大连的火车票。下午一个警察带来两副手铐,来换那四个警察吃饭。

当时我就在想,我是进京证实大法的,绝不会配合你们的迫害,绝不会跟你们走,那是对大法弟子的侮辱,我时刻在找机会决定走出去。我们已经两天多没有吃东西了,身上的钱都被他们搜去(当时被抓到车上时,我就把钱分开藏在鞋里一部份),他们用搜去的钱买了两盒泡面,我起身泡了两盒面,去卫生间洗手,看到外面的门开了一道缝,我直接走了出去,大大方方下了楼走到大门口,门卫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低下了头,我便径直走了出去,打车去了车站。

当时是大年初二的晚上,已经没有汽车了,我穿着单薄的衣服,却没有感到冷,我只好等到过了十点(北京开往大连的火车时间)来到火车站,找到售票口,我对北京很生疏,不知怎么往回走,后面突然走来一人要买去沈阳的车票,我心中一喜也买了去沈阳的车票。

当时心里莫名的恐慌,很害怕,由于自己的怕心、恐惧心,担心、顾虑心,又招来了邪恶。我不知去沈阳的检票口在哪里,二楼站了一个女乘警,我去向她询问,她很和气的告诉我在一楼检票,并指给我看,我向她道完谢一边往楼下走,一下楼就被一帮警察截住,可能是我穿的单薄毛衣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他们拦住我不让我走,我反倒把心放下来了,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我的一切就交给您了。”

他们把我带到值班室,左右盘问,对照片查找,翻衣服兜(我兜里只有一点钱和一张车票),也没查出所以然来,没办法又把我带出来,一帮警察围着我七嘴八舌,说什么都有,有的说“一看她就是炼法轮功的。”还有的警察叫骂师父、骂大法,我严厉的跟他说:“你身为警察怎么能叫人骂人呢?!”他不吱声了。

就在这七嘴八舌拉扯间,楼上的女乘警看到这情景大声喊道:“你们怎么还不让她走?她的车马上就到点了。”这些人一听马上闪出一条路来,我迅速跑向检票口,顺利上了火车,上车不到一分钟车就开了。

就这样我顺利的回家了。那位同修被带回当地非法劳教,遭受了很严重的迫害。

当时因为学法时间短,悟性上不来。现在回想起一幕幕走过的路,每一步都是师父在慈悲保护、点悟走过来的。以前由于畏难情绪和求安逸心的羁绊,自己很少提笔写交流文章,都是在明慧的同修交流文章上索取、受益。现在我拿起笔来写出自己的点点滴滴,有不正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我们共同提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