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廊坊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综述

更新时间: 2020年02月22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廊坊市地处京津之间,位于北京的东南部,下辖广阳区、安次区和廊坊开发区及三河市(县级)、霸州市(县级)、永清县、固安县、文安县、大城县、香河县和大厂县。据明慧网资料统计,2019年廊坊市法轮功学员有1人被迫害致死,5人被非法判刑,26人被绑架,很多学员都曾被所管辖派出所或社区人员骚扰过。

一、廊坊9名法轮功学员免费送台历遭迫害。1人被逼致死,4人被非法判刑,1人面临被非法庭审,3人遭通缉被迫流离失所

法轮功学员杨晓辉、郑丽丽、贺燕、孟宪革、邢凤香、皮玉芹、刘英杰、褚树元、范美玲于2017年1月2日驱车到文安县大留镇集市给老百姓免费送台历,被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1月12日体检时,杨晓辉等七名女法轮功学员的血压严重超标,晚间十点被释放,所谓“取保候审”。孟宪革、刘英杰2名男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到2月23日才以“取保候审”的形式释放回家。

此后,文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李忠杰经常打电话和上门骚扰他们。

2017年8月30日,李忠杰带着4个国保警察与10个特警把法轮功学员孟宪革、刘英杰、贺燕、邢凤香劫持到检察院、法院,并伪善地说:“没事,你们不要怕,就是笔录一下,笔录完了你们就可以回家了。”到了法院,李忠杰就说:“我走了,你们现在归法院管,不归我管了。”原来他们已被构陷到法院了,面临着非法庭审和冤狱。李忠杰一伙人还去杨晓辉、皮玉芹、褚树元家敲门,没人。

2019年4月8日晚11点左右,河北廊坊市文安县警察8人来到居住在管道局三区某单元三楼的杨晓辉家敲门,杨晓辉没开门。警察就开始用工具撬门。当时杨晓辉的丈夫女儿都在家,家人感到万分恐惧,不知如何是好。

外面的撬门声越来越紧迫,眼看门就要被撬开了。为避免再次被绑架迫害,杨晓辉从家中三楼阳台离开时,不幸坠落,送医院抢救无效,凌晨2点多含冤离世,时年55岁。

面对杨晓辉家属,文安国保大队长李忠杰态度蛮横,没有丝毫的负罪感,还说他们是按照什么所谓的“程序”在执法,推脱责任,说杨晓辉的死和他们没关系。整个过程,廊坊市警察、文安县警察还有特警一直在场严密监控,除家属外,不许任何人靠近。医院外面停了几辆警车,里面坐满警察。他们一直在录像照像。

2019年8月28日上午10点左右,贺燕、孟宪革、邢凤香三人在文安县法院被非法庭审。

贺燕是2018年12月23日在自家门口被无锡来的警察绑架到了无锡。贺燕一路上质问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绑架她?可是他们支支吾吾的不说,快到了无锡他们才说是无锡警察,说贺燕是网上通缉的在逃人员。然后他们再通知廊坊文安县的警察到无锡把贺燕接回。接回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年多。

贺燕九十多岁的婆婆身患脑血栓长期卧病在床,几年来都是贺燕夫妇精心照顾。贺燕被绑架后,她丈夫只好一人日夜护理,加之妻子被绑架,又怕老人知道了病情加重,使得他身心疲惫,焦虑不安。

孟宪革老伴儿于2019年4月30日突发疾病,进入重症监护室抢救,孟宪革在医院照料老伴儿时,被挟持到新开路派出所,独留老伴儿一人,无人照料。结果没过两天老伴儿就离世了。孟宪革都没有被允许回家最后看上老伴儿一眼,家里只剩下一个女儿,老伴儿的后事都是亲属帮着办理的。

邢凤香是于2019年4月8日晚8点多被廊坊市文安县公安局从家中绑架的。

贺燕、孟宪革都被戴着手铐、脚镣出庭,邢凤香看上去身体很虚弱,只戴手铐被女警搀扶着出庭。

2019年底,三位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判刑,贺燕一年二个月、孟宪革三年、邢凤香一年半。

2018年2月,郑丽丽因工作需要,使用身份证时,被辽宁警察绑架,说她已经被上网通缉了。郑丽丽被文安警察劫持回当地,非法判一年半,投入了监狱,刚刚四岁的孩子天天哭着喊着要妈妈。2019年8月16日郑丽丽终于结束1年半冤狱,从石家庄女子监狱回到家中。

2019年8月3日,小廊坊派出所警察在廊坊保龙仓商场,将法轮功学员皮玉芹绑架。据警察们说,他们是在大数据摄像头看到皮玉芹(被他们视为所谓“网逃”),即从她家的居民区看到皮玉芹带小孩出门,然后跟踪到保龙仓商场。皮玉芹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廊坊看守所,也面临非法庭审。

刘英杰、褚树元、范美玲三人被逼流离失所。褚树元、范美玲目前有家不能归;还有教书的刘英杰老师,为了躲避迫害,不得不放弃工作,流离失所,家里八十岁的父母一提起他们的小儿子刘英杰,就老泪纵横,不知他在哪里,生活得怎样。

二、苏艳英被非法判刑3年 罚金二千

2019年9月27日上午,苏艳英为了更多的百姓明白法轮大法好,出门讲真相,被廊坊金桥派出所警察绑架,下午被非法抄家。警察抄走计算机、打印机及法轮功书籍等私人物品。之后苏艳英被非法关押在廊坊看守所,不久就被构陷到廊坊安次区检察院、法院。

在2019年12月24日下午2点多,在廊坊安次区法院苏艳英被非法开庭。家属为苏艳英聘请了律师做无罪辩护。整个法庭上,律师为苏艳英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在场的人都静静的听着,没人打断,也没人反驳。最后,律师要求无罪释放苏艳英。苏艳英也在法庭上说了自己没有犯法,是在做好人。但是当事法官张鸣不辨善恶,徇私枉法,诬判好人。于2019年12月31日,苏艳英被非法判刑3年,勒索罚金二千元。

苏艳英学了大法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对九十多岁的婆婆照顾的无微不至。老人喜欢吃牛肉,但年岁大了咬不动,苏艳英就炖的烂烂的,一口一口喂老人吃。有时,老人吃饭时,会把一口饭突然喷到桌子上,苏艳英从来不嫌弃。有时老人屎尿拉到裤子里,又不好意思说,苏艳英看到了,马上帮老人洗干净,给老人洗完澡,换上干净的衣服。老人很是感动,经常说就苏艳英对她最好,是真心对她好。每当要离开时,老人都拉着苏艳英的手,依依不舍。就这样的一个善良的好人,却被中共诬判入狱,令家人和亲朋好友无不为之悲愤。

三、香河县李秀琴被非法判刑4年 罚金二万元

李秀琴女士,今年58岁,香河县淑阳镇政府退休职工。修炼法轮功以后,多种疾病都好了,二十余年不用打针吃药。2018年8月5日上午约10点,她在香河城内批发市场被由杨永利、张国直接参与指挥的香河国保、派出所警察及特警绑架。
随后,李秀琴家中法轮大法书籍、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被抄抢,家里多个储蓄卡及大量现金被抢劫。抄家的同时,她丈夫也被绑架,经过多个小时的威胁恐吓之后,才被放回家。

李秀琴被非法关押在三河市看守所,2018年9月4日被香河县检察院非法批捕。11月初,李秀琴被构陷的案件已经移交到香河县检察院。2019年4月遭到非法庭审,2019年9月29日遭一审非法判刑四年,并勒索罚金两万元。后李秀琴上诉至廊坊市中级法院, 2019年12月20日,廊坊市中级法院作出二审判决,维持原判。在经历整整1年5个月的看守所非法关押之后,于2020年1月3日被劫持到石家庄女子监狱。

在看守所,李秀琴被逼迫做奴工,每天5点半起床,跟其他刑事犯一起制作供死人用的花圈。做插花,搓花瓣时满屋子灰尘,很呛人;叠元宝、金条,手上沾满黄色粉末,洗也洗不掉,刺激性味道非常浓烈。不干活的时候就坐板,上身笔直、一动不动的,一坐就是几个小时,有的人臀部都坐烂了。

据悉,李秀琴的家人曾给她聘请了律师,律师受到来自官方的很大压力,被逼迫退出代理,不得不更换律师。

四、张向荣被绑架 法官连连阻律师阅卷

2017年7月7日,刘乃芬、儿媳张向荣,在粘贴法轮功真相不干胶时,被龙河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到廊坊市看守所。一个多月后,刘乃芬被释放回家。张向荣拉肚子被非法关押近两个月,吃不进饭,身体非常虚弱,警察怕担责任才让张向荣回家。回家后派出所警察还不断骚扰。地方检察院的不法人员也电话非法传唤。

2019年8月11日下午,廊坊市安次区龙河派出所警察非法闯入张向荣家,非法抄家,并绑架了张向荣,后将张向荣劫持到廊坊看守所。

2019年11月15日张向荣被构陷到安次区法院,主审法官是张鸣。张鸣恐吓张向荣的儿子说:你妈这个案子是大案,要速判、重判,并说要10天后开庭,让家属找律师。

2019年11月20日,家属联系的亲友辩护人将齐全的委托手续递交至法官张鸣,张鸣当时未对辩护手续表态,但是大声询问辩护人是否也修炼法轮功,并说如果你也炼的话,不能参与辩护,最后说,回去要请示一下领导,将委托材料留下了。

11月21日,张鸣告知家属他不同意当事人委托的辩护人,表示此案“特殊”,并要求家属在一份文件上签字,并威胁家属赶紧找辩护律师,不然的话,下周法院就要给指定律师,并在11月27日非法开庭。

11月25日,张向荣再次重申自己聘请律师的观点,并从看守所写出一份委托律师说明:“明确要求只允许自己聘请的辩护人为自己辩护,不接受任何其它指定,任何组织和个人不能代表本人的意志,请安次区法院依法保障与维护我应有的辩护权,否则将承担应有的法律责任!”

2019年11月28日下午,亲友辩护人将《纠正违法渎职行为保障辩护权利紧急申告书》《张向荣涉嫌破坏法律实施一案之无罪法律意见书》以及当事人写的委托律师声明,和家属被迫签字放弃与他的辩护关系的情况说明等材料,提交给安次区法院、检察院以及廊坊市中级法院,最终安次区法院非法剥夺了律师辩护人的辩护权。后家属又委托另一位律师为张向荣辩护。

2019年12月9日,律师来法院阅卷,法官张鸣对律师非法政治审查,问律师,你认识某律师吗?并说某律师写的无罪法律意见书是法轮功宣传材料,并问律师对法轮功的认识,以及对此案的看法,后又对律师的执业资格进行怀疑,不允许律师正常阅卷,要求提交证明律师正常的执业资格材料。后家属将材料寄出,法院最终同意律师正常阅卷。12月16日,律师到安次区法院进行阅卷。

2020年1月20日上午,律师去看守所会见张向荣,发现她的身体状况特别不好,不能正常进食已经连续13天了,期间看守所对张向荣进行野蛮灌食,以张向荣不服狱警为由将她拖出去毒打。实际原因为张向荣的肠胃已不能正常消化食物,都堆积在体内,无法排出,导致无法进食。看守所又不让上医院检查,同时也不允许她炼功,使她的身体现在极度虚弱。期间,看守所非法要求张向荣签“死了自己负责与看守所无关”的保证书,被张向荣拒绝。

律师与法院沟通是否能延期开庭审理,法院不同意。当天下午2点半,安次区法院对张向荣、刘乃芬非法开庭,庭审现场,公诉人与律师就龙河派出所非法查抄的法轮功书籍等物品进行辩论。后两位当事人都为自己做了无罪陈述,并且张向荣要求关注自己在看守所遭受的不公正对待。

2020年1月21日,家属去廊坊看守所要求会见相关领导,了解亲人身体状况,被门卫拒之门外,看守所、安次区法院、安次区检察院、廊坊市检察院、驻所监察室各部门互相推诿,逃避与家属见面。1月22日,在家属的据理力争的要求下,看守所负责人接待了家属。家属要求看守所对张向荣的身体进行检查,看守所负责人称张向荣已经正常进食,否认灌食与打人的事实。

五、大面积骚扰

刚进入2019年11月份,河北省廊坊市有多位法轮功学员被不同程度的骚扰,参与骚扰的派出所有金桥派出所、新开路派出所、北门外派出所、晓廊坊派出所、东方派出所、九州派出所等,有的甚至被4、5次敲门喊叫,有的多次电话骚扰,有的进屋后不说话强行拍照后离去,有的说这是上面的任务,走走形式,没什么事就走了。

还有永清县后奕乡、北辛六乡、里兰城乡派出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骚扰,有的由村干部带着两个警察去法轮功学员家,有说照相的,有要电话号码的,有找不到人的就电话骚扰的。

11月中旬以来,三河市皇庄镇政府、派出所相关人员,操纵各包片、包村干部(镇政府人员),以及各村的包村书记、村书记、村长、会计等,对本镇六位法轮功学员多次骚扰。他们用手机从门外就开始录像,一直到屋里见到学员,让本人对着手机说“不炼功了”等等,还将视频发到镇政府人员、村干部的微信群里,还强迫做了视频的学员由村干部带着,到派出所签字、按手印,执法犯罪、私闯民宅、侵犯公民权利、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给学员和家属造成很大的精神伤害与压力。被骚扰的学员有:唐素华、李景荣、葛秀云、李连清、孙立婷、韩淑萍。

三河市东方小区居委会、北城某居委会、南城人民银行居委会和段甲岭镇政府及高家庄、十百户村等也都出现了各种骚扰。

结语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网发表《通告》,美国政府将严格审核赴美签证,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迫害法轮功者,拒发签证,拒绝入境。国际社会已从对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呼吁,走向实质性的具体拒签行动。

迫害法轮功的这些年来,只因坚定信仰或向周边的亲朋好友和老百姓讲述法轮功遭迫害的事实真相,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使被谎言蒙蔽的世人了解真相、分清善恶,廊坊法轮功学员遭到江泽民犯罪集团和中共及政法委、610、国保、派出所及公检法司的迫害,遭到被绑架、非法判刑甚至迫害致死。

在当今的中国,法律成了一纸空文,甚至被反过来利用打压正信、迫害善良,众多的廊坊市各级公检法司人员主动或被动的参与了迫害。真心希望每一位公检法司人员都能静心了解真相,守住自己内心的良知,停止参与迫害,抓住这瞬间即逝的历史机缘,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