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上海市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二零一九年,上海市中共人员持续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明慧网报道的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九年,上海市至少15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以及勒索罚款;16人遭非法庭审;56人被非法关押;105人遭绑架、非法抄家。上海各监狱对法轮功学员酷刑洗脑、强制 “转化”迫害仍在持续。

一、15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被勒索罚款计一万五千元

1.二零一九年八月六日,上海法轮功学员杨国平被警察绑架。在看守所拒收、检察院退检的情况下,警方拒不放人,在办案警察强行构陷下,杨国平被非法判刑一年,并被勒索罚金三千元。

2.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华丽萍、刘芬娣等三人在浦东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上海浦东看守所。六月二日被非法批捕。浦东新区法院二零一九年六月六日非法庭审两位法轮功学员,当庭对华丽萍诬判一年两个月,诬判刘芬娣一年四个月。

3.徐妮霞,现年六十三岁,家住上海市宝山淞南新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被上海市宝山警方绑架,被秘密判刑三年。

二、14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批捕,16位被非法开庭

1.九月三日,四个壮警察闯上公交车,绑架了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蔡玉芳,并非法抄家,抄走随身的二部手机和家中打印机、电脑、三十多本大法书籍等。后将蔡玉芳劫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蔡玉芳又被劫持到上海市奉贤区看守所。十月八日,闵行区检察院以“妨碍公务罪”将蔡玉芳非法批捕。

2.普陀区汪仁香老人七月二十六日被普陀区国保绑架、抄家,抄走很多大法书籍。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九日,汪仁香已被非法批捕,目前一直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市普陀区看守所。

3.上海外企医学总监、松江区法轮功学员李福军,七月四日上午在坐地铁上班时被绑架,中午国保便衣未出示任何证件非法抄家,抢去大法书,家用电脑和手机,当天被劫持到上海市第二看守所。八月被上海铁路运输检察院第一检察部非法批捕。十月上旬,检察院将构陷他的卷宗递交到上海铁路运输法院。

4.闵行区法轮功学员邓成联二零一八年三月被警察入室绑架,后遭构陷。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六日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勒索罚金八千元,已经被劫持到提篮桥监狱。在上海的家人拿着从老家办的家属证明到上海提篮桥监狱探望,却没有见到邓成联,被告知邓成联被送到监狱医院了。原本身强力壮的邓成联在非法关押不到两年的时间,已经数次被送到监狱医院。

5.上海闵行区法轮功学员周倩,英资劳氏质量认证(上海)有限公司员工。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二日上午九点,被上海市奉贤区法院开庭,非法庭审,枉判一年半。

三、105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非法抄家

被绑架、抄家105人,已回家49人(其中10人为所谓“取保候审回家”);非法关押56人;抢劫真相币八千元。

1、徐汇区被绑架抄家21人,15人回家,非法关押6人

1)徐汇区法轮功学员江勇,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再次被徐汇国保警察绑架、非法抄家,恶人抢走手机及笔记本电脑。江勇当天就出现脑溢血症状,随时有生命危险,二天后因身体原因看守所拒收,被取保候审回家。

回家后,江勇仍不断遭到“六一零”人员及派出所警察多次上门骚扰、威胁,一直被严密监控,江勇精神和身心受到极大的折磨。十一月十九日,江勇突然出现脑干出血症状,昏迷不醒,七天后去世。

2)徐汇区法轮功学员张勤,被累计冤狱迫害九年。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下午约两点半再次被绑架,张勤家被抢劫,警察抢走了他的大法书、打印机等。

张勤的母亲前些日子刚刚去世,家中只有九十多岁的老父亲独自在家。老父亲写信、打电话给国保警察,要求放人。徐汇区610、国保非但不放人,反而把张勤构陷到检察院。徐汇检察院五月三十日非法批捕了张勤,于八月二十日把张勤构陷到徐汇区法院。

2、浦东区被绑架抄家36人、37次,22人已回家;非法关押14人

1)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五日,浦东区法轮功学员张美珍等6人在同修家学法,浦东罗山路派出所警察和浦东国保强行闯入,把法轮大法书抢走,又抢走张美珍家的钥匙,窜到她的家里抄家。张美珍的丈夫因患病卧床不起,备受惊吓,无能为力。警察抢走了300多本法轮大法书籍、师父的法像、“法轮大法好”挂件,还有一千多元的真相币,两台笔记本电脑(包括连接电脑的电视机、遥控器)4台打印机,还有大型切纸刀、手枪钻等等。张美珍被非法行政拘留18天。

2)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六日早上,张江派出所五个警察到川沙赵传美家将其绑架,并非法抄家。下午又从其家中抄走了交通卡。都没有出示搜查证。赵传美现被非法关押在浦东看守所,并被要求服用高血压和肺病的药。

3)家住上海青浦区的瑞士藉法轮功学员刘少萍(刘少苹)在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日被非法批捕。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市第一看守所。参与绑架的仍是上海市公安局青浦分局国保。

3、闵行区被绑架9人,1人回家,非法关押8人。

1)上海市法轮功学员维克托·王,男,45岁,上海市户籍,中国人及保加利亚人混血儿。在上海市进博会期间,因使用手机平台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真相,被上海市警察绑架。其父母曾向维克托·王的户籍及工作所在地上海市闵行区航华主管派出所新镇路派出所报案,派出所警察表示:法轮功问题已经不属于派出所管辖,具体部门不能透露,但其人现被绑架在上海市浦东区。

2)闵行区法轮功学员聂广丰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三号被颛桥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抄家。现在聂广丰被非法关押在闵行区三鲁看守所,家属请了律师去会见了聂广丰。律师会见后说:“现在聂广丰听觉很不好,很难沟通,反应迟钝,走路一瘸一拐的。”

4、嘉定区邪党坏人绑架6人,3人已回家,3人被非法关押

1)刘波二零一五年至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左右,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市提篮桥监狱。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上海嘉定区法轮功学员刘波在地铁因真相服务器被抓,现已被非法批捕,一直关押在上海市嘉定区看守所。

2)嘉定区法轮功学员王正荷(母亲)、乔卯蓉(女儿)在年初发资料,因摄像头监控被发现后,区610办就指示嘉定区国保先不抓人,暗中监控、跟踪,企图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王正荷、乔卯蓉母女被绑架后,家属非常着急,凭记忆找到法轮功学员高根娣的家,但却不知610仍不死心,派人对乔家严密监控、非法跟踪,几天后国保又上门绑架了高根娣老人,并抄家,抢走了大法书与大法师父的法像,高根娣当天虽被放回家。但由此受到惊吓,至今一病不起。

5、宝山区被绑架6人,2人已回家,非法关押4人

1)家住江苏淮安的法轮功学员付建,一直在上海市宝山区工作,九月被绑架关押在上海市宝山区看守所。至今没有任何信息。

2)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下午,上海市宝山区法轮功学员姚桂珍、范晚霞、王秋菊被绑架。五月三十一日姚桂珍、王秋菊被非法批捕,范晚霞被取保候审回家。七月二十四日,姚桂珍和王秋菊被构陷的案卷移送检察院后,被检察院退回公安补充侦查。日前被构陷的案卷又回到宝山区检察院,更换了公诉人。

6、在地铁口被绑架4人,1人已回家,非法关押3人

1)闵行区法轮功学员黄中美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一日下午在地铁8号线联航路出站时,突然被上海市公安局城市轨道和公交分局警察(或610)绑架。当晚七点多钟被该分局警察带到家里非法抄家,把师父的法像和全部大法书籍以及七千多元真相币等强行抢走。

2)二零一九年七月三日,陶菊仙和竺秀风在地铁使用手机真相服务器,被地铁便衣警察绑架到上海铁路看守所。另一名法轮功学员鲁静露受此事牵连,于7月8日被非法抄家,恶警抢走了所有大法书籍和手机。鲁静露被非法关押在闸北区看守所一个月后,以“取保候审”的形式回家。

7、普陀区被绑架3人,1人回家,非法关押2人

1)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六日上午,上海市普陀分局国保警察有预谋的对法轮功学员杨曼晔、杜挺实施绑架和抄家。当晚两人都被非法刑事拘留,劫持到上海市普陀区看守所。

杜挺家中被抄抢走大法书籍、两台电脑和其它私人物品。参与绑架抄家的是普陀公安分局两个国保。

杨曼晔家被抄抢去的物品有:一台电脑一台打印机、大法书籍和法轮功师父法像等物品,警察既没有出示搜查证也没有开列清单,而且是在杨曼晔的丈夫、儿子都被万里派出所强行拘禁五个小时、在家无人的情况下非法抄家。

2)普陀区汪仁香老人七月二十六日被普陀区国保绑架、抄家,关在普陀区看守所。

8、松江区被绑架3人,1人回家,非法关押2人

1)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一日,蒋明珍姐妹俩去超市购物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店员打电话举报 ,110的警察把她们姐妹俩带到上海松江岳阳派出所。妹妹现在安全回家。姐姐蒋明珍至今下落不明。参与迫害的有负责“六一零”的钱姓警察,蒋明珍曾多次被迫害都是钱姓警察在执行。

2)七月四日上午,上海市松江区佘山法轮功学员李福军乘坐9号线上班,在佘山到泗泾途中被轨交警察和便衣绑架,现在被关在上海第二看守所。警察并非法抄家。

9、静安区被绑架2人,1人回家,非法关押1人

裴珊珍,73岁,原向群中学退休教师。二零一九年二月一日,裴珊珍被黄浦分局非法批捕。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日上午,裴珊珍在上海市静安区法院分部(原上海市闸北区法院)被非法庭审,当庭被枉判三年半。

10、虹口区被绑架1人,遭非法关押

史骏逸二零一九年一月三十一日被虹口分局国保绑架,已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市虹口区看守所一年,十一月初,其被构陷的案卷已被移送上海市静安区法院。

11、奉贤区被绑架1人,遭非法关押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八日上午,上海市奉贤区奉城镇法轮功学员屠福娟被破门而入的江海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家中电脑、打印机等物品被抢走。

12、金山区被绑架1人,遭非法关押

金山区九亭姚菊英3月1日被金山分局国保绑架,关押在金山看守所。取保候审回家。

承办人为金山分局国保处徐姓警察。

13、杨浦区被绑架1人,被关押到洗脑班迫害

朱云香,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九日被绑架,后被诬判17个月,于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八日回家。后又被杨浦区610等人挟持到杨浦区洗脑班,每天上午九点半至十一点强制洗脑,该洗脑班位于杨浦区平凉路公园里面的一幢小楼内。

14、青浦区被绑架1人,被非法关押

二零一九年十月,上海青浦区法轮功学员刘少苹(瑞士国籍)从瑞士回来后,被青浦国保再次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市第一看守所。据悉警察在给刘少苹做精神鉴定,声称如果鉴定精神有问题就释放;如果鉴定没有问题,就要逮捕。

15、没有标明地区的10人被绑架,2人回家,被非法关押8人。

1)二零一九年三月四日上午,湖北省龙感湖农场的法轮功学员张忠枝在上海贴真相不干胶,遭上海不明真相的便衣警察绑架。

2)上海交通大学一年级学生钟一鸣,为了让师生了解法轮大法好,利用节省下来的钱自制大法真相资料散发,七月五日,被校方伙同当地警察非法关押到看守所,但具体地址不详。远道而来的钟一鸣的父母,看到自己孩子身处此境,心如刀割。上海不法人员七月二十二日还专程到大连,企图对钟一鸣八十多岁的奶奶实施迫害。

3)二零一九年三月六日,上海法轮功学员杨国平、姜贤和被警察绑架。在看守所拒收、检察院退检的情况下,警方拒不放人,在办案警察强行构陷下,杨国平被非法判刑一年,并非法罚金三千元。

四、35位法轮功学员遭骚扰、监视、跟踪,多人被非法抄家

1)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五日,上海浦东新区法轮功学员、83岁的谢似男在参加集体学法时,和另几个老年法轮功学员被浦东新区金杨街道罗山新村派出所警察和国保绑架,谢似男被非法行政拘留十天(不执行),当晚回家。七月十七日,罗山新村派出所片警殷国平到谢家强逼谢似男写“保证”,谢似男写了法轮大法好。七月末,片警打电话要求小区保安限制谢似男行动,不让她出小区。

九月四日,街道综治办许某、金茂花园居委书记顾某等几人,拿出一张表格,要求谢似男的丈夫签字,同意送83岁的谢似男去所谓的学习班(即洗脑班)。谢似男的丈夫断然拒绝,劫持阴谋破产。

2)浦东新区三林镇海阳路南国龙苑87老人潘金娣,曾于四月十日被绑架,当天回家。可是三林镇街道和南国龙苑居委会五、六个人,按照上面的意思,还是不放过这位87岁的老人,四月二十二日上门骚扰,洗脑“转化”老人,要老人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无果,后离开。对老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五、迫害法轮功者已遭恶报实例

1)二零零七年六月二日,江系“上海帮”的重要成员、中共政治局常委黄菊,在北京病亡,年69岁。黄菊连一届“常委”都没做满就病死,这无疑是江泽民集团的一大凶兆。黄菊是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特别是在上海当权期间,卖力迫害法轮功,曾于二零零四年在爱尔兰被法轮功学员以“酷刑罪”告上法庭。

2)二零一七年三月初,上海市原政法委副书记、市检察院检察长陈旭涉嫌“严重违纪”被审查。据报导,除了陈旭的妻子、儿子、弟弟被调查外,因涉陈旭案而接受调查的上海政法系统的人已超过百人。

3)上海市提篮桥监狱是凶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恶警成玉标是上海提篮桥六监区狱警,中共邪党党徒,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后遭恶报,殃及他的妻子。二零一二年三月,其妻在小区门口突遭车祸,人被撞飞六米远,当场死亡。

4)徐海清,三十九岁,上海市浦东新区黄楼派出所所长助理,副所长。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日,被一辆轿车撞上了,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一日抢救无效死亡。留下了六十多岁的父母与两个孩子(一个十三岁,一个四岁),悲痛欲绝。

5)上海610恶人无法无天,闵行区610的施文清遭恶报得癌症,仍狂妄至极:“管什么法不法的,有权就是法!”

结语

中共迫害法轮功已二十一年了,几千名法轮功学员被证实遭迫害致死,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中共的灭亡已成必然,奉劝那些还在替江泽民与中共卖命的人,立即悬崖勒马,将功补过。

逃生的路只有一条:认清中共邪恶本质、抛弃邪党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停止迫害法轮功、改邪归正,在最后的大劫难中,得到法轮大法的救度。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