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所长向我挥手致谢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九日】我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正法修炼路上,我经历了一次严重夺命车祸,就在我生命剩下最后一丝意识的时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我的命。每当回想起这件事,感恩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如今我这个被大法重塑的生命,跟着师父扎扎实实的走在正法修炼路上。

这里,我把我向派出所所长讲真相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坦坦荡荡的向派出所走去

二零一七年五月份的一天,丈夫刚出门不一会,就回来告诉我:“派出所来了两个警察,刚走到咱家门口,还没等敲门,就被我拦住了。他们问你还炼不炼法轮功。我告诉他们,你今天没在家。不炼法轮功了。他们就对着我又是录像又是拍照,他们说录我就行了,就不用再找你了。他们还说每个炼法轮功人的家,他们都得去。我把他们撵走了。”我说:“你应该说真话呀!他们给你录像,给你拍照,是违法犯罪行为。”暂时还没有修炼的丈夫连声说:“走了就好,走了就好!”

我看出丈夫对上门警察不但极其反感,而且极其厌恶。我安慰丈夫说:“他们是被中共驱使、胁迫的。他们为了钱、为了生活不得已而已,咱们不恨他们。如果他们知道迫害大法会招来灭顶之灾,还会殃及子孙,他们就不敢做这样的事情了,其实他们这些生命也是很可怜的。”丈夫听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我当时认为警察这种行为,不但对我的家人是一种严重的干扰,而且对我做正事也是一种干扰。这时师父的话在脑中出现:“所以不要把所有的问题出现都当作是对你做正事的干扰,对自己学法在干扰,对自己讲真相在干扰。不是的,问题的出现就是讲真相的机会。”[1] 这是师父对我当前遇到的问题明确的提示。我决定到派出所找所长讲大法真相,让他不做助纣为虐的事情,停止这种违法犯罪行为,不给他自己的生命和他家人的生命,留下深深的痛悔和遗憾。

我这个念头一出,一个不好的念头随之就跟上来了。二零一五年诉江大潮,我也真名实姓诉江了,已收到“投递成功”和“回执编号”信息。警察这次行动是不是针对这个来的?派出所可一直是迫害法轮功的第一个直接责任单位啊!如果是针对诉江来的,我这不是自己往邪恶门里闯吗?这时一种物质从头部下来灌满全身,一会儿功夫,我的整个身体都被这种物质包围住了,我的整个空间场也都充满了这些物质。当时闷的我有点透不过气来。我知道它很不好,但是我说不清楚它具体是什么。我向内找这些物质来源之处,我发现它是隐藏在我心底里的“怕”在起的作用。这个怕在撼动着我的信念,动摇着我的意志。它阻止、干扰、破坏我找派出所所长讲真相。

我心里在琢磨,平时想的挺好,我的命是师父从死神那救回来的,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平时唱的也挺好,“我们为着众生而来,助师正法何惧下苦海”,我这还没等去做,怎么就怕上了?

江泽民是特务、汉奸、卖国贼,用造假迫害法轮功,它犯下了反人类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这个血债累累、祸国殃民、恶贯满苍宇的人物,我不应该控告他吗?我控告他是公民的合法权利,是师父允许的,是宇宙中最正、最神圣的事情。那么我到底怕什么呢?我仔细想想,实质上就是怕被抓、怕坐牢、怕被酷刑折磨、怕被“活摘”,说白了还是怕死。

师父说:“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2]“你越怕,它就越起作用。你意志上要去克服,这是你意志的问题,也是修炼中要做到的。”[3]从师父的法中我悟到:怕心不去,就兑现不了誓约,众生就不能被救度,天体中有很多生命就会被淘汰销毁掉。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就应该按照师父说的去做。意志坚强起来,不顺着这个怕去想,就能把这个怕清除、解体。我要用坚强的意志去克服它,用实际行动彻底去掉它,坚定的迈过这个路障。

我的脑中出现:“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4]。这时我的身体从里到外被师父的法清理的透彻明亮,我的空间场也被师父清理的天清体透。我顿感神清气爽,于是我坦坦荡荡的向派出所走去。

我们谈话定格了 气氛十分紧张

我来到派出所所长办公室,见到所长,我热情的和他打招呼。所长招呼我坐下,然后愣愣的看着我,等我说话。我就直入主题:“听说你派两个警察到我家找我,我想来问问你,找我有什么事?”他怔了一下,可能他没有想到,我能因为这件事自己找上门来。接着他的脸立刻拉了下来,板着严肃的面孔,用严厉的目光审视着我,提高了声音,连续问了我两个问题:“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你现在还炼吗?”我坦然自若的回答:“是!现在还炼。”

不管他对我的态度怎么变化,我对他一直面带微笑,因为我知道他是师父的亲人,他也有过辉煌的过去。他当时为了自己世界的众生能够得救,冒着天胆一头扎入人世间这个险恶的地方,相信大法能救了他。可是旧势力的安排使他成了迫害者。旧势力利用完了,就让他下万劫不复的万丈深渊。可是他自己却不知道,这是多么可怜的生命啊!他的态度在我的正念和善念中有所转变,他压低了声音告诉我:“这是上面告诉的。”

接着他又用好奇的眼神仔细的上下打量着我。由于受邪党电台、电视台、报刊等对法轮功的造假宣传影响,他们以为炼法轮功的人都是些异类人物。可是今天坐在他面前的这个人:干净利落、姿态端庄、真诚可靠、文化素养高,和邪党抹黑宣传中的那些所谓的炼法轮功的人大相径庭。

他刚才还严肃的面孔略显微笑,问:“你怎么能炼法轮功?”我说:“我不算什么,在法轮功修炼人里面,有世界上的高等人才,美国哈佛大学、中国的清华、北大等高等学府都有人炼法轮功。佛教的发源地印度,大、中、小学的师生每天都拿出一定时间,在学校操场上集体炼法轮功。警察和警校的学生也在炼。现在世界上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炼法轮功的。”他听的很入神。

我接着说:“《转法轮》是一部教人向善的天书;不管谁去学,用不了多长时间,人的心理和外貌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没学法轮功以前,可不是今天的这个样子,身上有数十种疾病,最严重的脊柱骨膜炎和严重的结肠炎,到省城大医院都没有找到治疗方法。我整天佝偻着身体,脸黑的象烤鸡皮,单位同事都说我得了黑皮病。修炼大法不长时间,全身顽疾一下子被彻底根除。二十多年来,我从没用过药。大法这一神奇、超常之处,现在的实证科学也无法解释。”他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我,赞叹道:“你很年轻,状态也好。”

我说:“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六日,我被一辆车撞飞,造成右大腿严重粉碎性骨折。粉碎的最大块象巴掌大,最小块就象小拇指盖那么大,其中一块是从大腿骨缝那儿断裂下来的,还有一块断裂的骨头茬子把大腿肉都顶的凸起来了。医生说不手术就终生残废了,手术也不能保证将来不瘸。我没扎针没吃药、没下夹板、没打石膏,这条腿自然痊愈。你看!我现在不和正常人一样吗?这就是大法的威德!这就是大法的神威在我身上的展现!”这时他的脸立刻阴沉下来了,两眼瞪的圆圆的一眨不眨的怒视着我。我感到屋内气氛十分紧张,仿佛空气都凝固了。我们的谈话定格了。

我想起师父就在我身边,我不惊不慌,平静坦然。我求师父帮我打破目前这个僵局,缓解当前这个气氛,否则我们的谈话就不能继续下去,后果不言而喻。我首先静下心来反思自己,我刚才说的哪句话触动了他的负面因素?这时脑中一个信息告诉我:“他认为你是在撒谎。”

我郑重的告诉他:“市中心医院骨科某某主任,他知道我这条腿从粉碎到痊愈的全过程,我希望你能去了解了解他。医院大部份医务人员也都知道,就连医院看自行车的也知道。那时我朋友到医院去看我,那个看自行车的对我朋友说:‘医院来了一个怪物,粉碎性骨折不扎针不吃药。’当时医院上上下下的工作人员没有叫我名字的,他们都称我‘怪物’。因此我就得了这么一个‘怪物’外号。”讲到这儿我忍不住笑出声来了,他听后脸一下子由阴转晴,目光也变的温和起来了,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我接着说:“佛法慈悲和威严同在。以前我们这个派出所某某某所长,就是你前任的那个所长,公安局准备提升为副局长,由于他疯狂抓捕大法弟子,遭了报应。不但局长没当上,还被发配到边远地区,当了一个刚成立的小派出所所长,后来这个派出所黄了,公安局到现在也没有给他安排工作,他还没满五十周岁,现在整天在家遛狗。听说已疾病缠身。”他点点头示意,这个事他知道。

我接着说:“原市委副书记某某某的姐姐,她是我们单位的政教主任,江泽民刚开始迫害法轮功,她就组织全校师生在印有‘法轮功是某教 与法轮功决裂’的一块大白布上签名。签名时她总是在现场紧紧的盯着,有一个不签的她都不放过。我告诉她法轮大法是佛法,你这样做会遭报应的。她说她不相信什么报不报应的。后来她得了颈椎病,刚退休五个多月,就瘫痪在床上了,多次住院治疗也不见好转。只好雇了两个保姆到家里来伺候。她在床上躺了六年多,后来双目失明。疾病把她折磨的死去活来,最后在极其痛苦、悲惨中离世。”

这位所长听后,深深的埋下了头,脸只差三、四厘米就贴到桌面上了。他小声说:“我没抓过法轮功(学员)。”可以看出他的内心很难受,我知道他的善念和良知尚存。

我说:“我今天是把你当成了我最亲的亲人,来告诉你大法真相,目地是希望你能有一个光明的前途和幸福、美好的未来。我没有一点点恶意。完全是为了你好,为了你的家人好啊!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善心。”他听了我这发自肺腑的话语,慢慢的把头抬起来了。当我看到了他难受的面孔,看到了他那错综复杂的心理时,我慈悲心油然而生,心里一阵酸楚。

我语重心长的说:“我希望你能三思而后行。什么事情都不是绝对的,什么事情都可以相互转化。我衷心的希望你能做到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我的话还没等说完,一个电话终止了我们的谈话。

所长向我挥手致谢

他挂了电话,立刻站起来走到我面前,我很有礼貌的也站起来。他用真诚的眼神望着我,又用左胳膊搂着我的肩膀,然后用左手轻轻的拍了拍我的左肩说:“我马上去执行任务,我知道该怎么做。我已体会到你的善意,以后你有什么事,你如果没有时间,你不用亲自来,叫你的家人来告诉我一声就行。”看样子他的任务很紧急,我已不能再耽误他的时间,必须马上离开。

很遗憾我没给他讲三退了,我边往外走边说:“我衷心的希望你能选择善良,转好运、得福报。”他高兴的点了点头,向我挥手致谢。

不长时间,这位派出所所长就被调到公安局管经济的领导岗位上去了。我真为这位所长明真相得福报而高兴。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出死关〉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