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被迫害死 宫凤强被迫害昏迷、关入隔离病房

更新: 2020年02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大年初三,被非法关押在依兰看守所的宫凤强,被严重迫害后突发昏迷休克,看守所通知国保后,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偷偷把人送进医院,为了怕事情暴露,居然把宫凤强关押在用于瘟疫隔离的特殊病房,不让任何人接触。恳请海外正义人士关注、营救。

宫凤强的妻子李艳杰在2019年12月7号晚上被依兰县、七台河市两地国保警察围困逼死,宫凤强被迫流离失所,2019年12月27日被黑龙江密山警察绑架。


宫凤强
宫凤强
李艳杰
李艳杰

宫凤强家住黑龙江省依兰县达连河镇,原是依兰煤矿第二采区职工,他为人谦和、真诚善良,工作认真出色,在亲朋好友和同事眼中是一个公认的好人。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真、善、忍”,多次遭非法关押迫害。

妻子被围困迫害死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七日晚上八点多,依兰县和七台河市两地的警察,到居住在七台河市总医院东侧一栋老式家属楼的法轮功学员宫凤强、李艳杰夫妻家敲门,叫嚷着:“宫凤强,我们知道你们在这里,你们不开门我们也有办法……”居民楼下,警车灯闪烁。警察商量如何打开宫凤强家的门,先是打电话找人开锁,后来又说找公安借工具锯门。一会儿,警察就开始锯宫凤强家的金属门。

已经历数次绑架和酷刑折磨的宫凤强夫妇,不愿再去面对那些对精神和肉体的凌辱,他们快速的拽下窗帘和被罩床单等,把它们链接到一起从窗台顺下去。妻子李艳杰率先握着接起来的床单从六楼顺下,丈夫宫凤强也接着下来,大概在四楼处床单突然断裂。李艳杰不幸遇难。

宫凤强悲痛欲绝,眼看着妻子年轻的生命就这样被迫害致死,自己却无力回天。他望着漆黑的夜空,摇摇晃晃的离开了这个令他永远都不愿意回忆的地方,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被折腾了将近一夜的邻居们都议论纷纷:“这警察半夜逼死人!”“这些警察逼人跳楼!”“现在的警察不干好事。”“别说了……被他们听到会报复的。”

十二月九日上午,依兰县公安局派两名警察来到李艳杰八十多岁的父母家中,恐吓二位老人,想套出宫凤强的下落,却只字不提老人的小女儿李艳杰已经被他们逼死的情况。现在,依兰县公安局警察还企图找到李艳杰的姐姐和女儿。

十二月十一日上午八点多,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金玉红到哈尔滨市看望在黑龙江大学就读的李艳杰的女儿宫宇,在黑龙江大学被四名便衣警察绑架。当天下午,七台河市公安局开了两辆车到金玉红家楼下蹲坑,派出所去敲金玉红家的门,这是一次有预谋的绑架。

宫凤强曾被非法判刑五年、迫害至皮包骨、失去记忆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日晚十点,高楞“六一零”李健和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孙必武、谭延舒、石志平、徐建忠等二十多人,伙同达连河公安局蹲坑,企图绑架法轮功学员。片警赵连成领着高楞警察去宫凤强家非法抓人、抄家抢劫。一进宫凤强家就将宫凤强背铐后强迫蹲下很长时间,宫凤强稍微动了一下,高楞警察从宫凤强身后将其猛揣趴倒在地,右膝盖骨严重咔伤,右侧膝盖处的裤子当时咔坏,致使右腿行走困难,疼痛难忍。警察从宫凤强的兜里翻拿出租车挣的零钱三百多元,和宫的妻子兜里准备给宫老父亲买煤的钱六百元,还搜走了来家做客的亲戚随身携带的要看病的七千三百元现金。当晚,宫凤强的妻子为躲避迫害而不得不离家,家中只留下七岁的女儿。

东北依兰达连河的冬天,十二月份的晚上气温零下三十度多,宫凤强只穿着绒衣,都没让穿棉衣,被如暴徒一般的赵连成和高楞警察拳打脚踢,当时就被打得有些神智不清,眼睛被打肿得很高看不清东西,前胸、后背、心脏、肺等处受严重内伤,胸口憋闷、呼吸困难。警察又把神智不清的宫凤强强行塞进车里绑架到方正林业局高楞公安局加剧迫害。在高楞公安局,惨无人道的警察不断地往宫凤强的脖子处浇凉水,使水流到身体的各个部位,双眼打得睁不开,眼部肿得老高,双腿不能正常行走,胸腔内疼痛难忍,呼吸困难,致使宫凤强休克两次。

高楞公安局用尽各种手段残酷折磨,同时也怕宫凤强死在看守所里。只好把折磨的很严重的宫凤强送回依兰县看守所,据在场人说,宫凤强当时已不能独立行走,在看守所下车时是被抬下车的。在依兰县看守所,宫凤强经常遭到多名犯人毒打,犯人用绳子把宫凤强的两手、两腿从后背紧紧的捆在一起,再用棉被将其整个身体包裹。犯人再轮班看管,等看到宫凤强几乎已经不能呼吸,怕出人命才放开。

宫凤强遭受了“凉水滴头顶”等各种酷刑,被折磨的精神失常:不说话,不吃饭,神志不清,两眼发直,并胡乱打人、咬自己舌头(已咬坏),连家人都不认识,包括自己的父母和自己的孩子。即使被迫害这样,中共邪党公检法还对宫凤强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四日,县公安局和第一看守所警察将四天没吃饭、神志不清的宫凤强硬抬上车,非法押到黑龙江省汤原县香兰监狱集训队进行迫害,六月四日又送到佳木斯市莲江口监狱继续关押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被迫害得精神恍惚、生活不能自理的宫凤强,身体极度虚弱,整个人瘦的皮包骨、脱相,看见让人感到害怕,监狱怕出人命承担责任,在家属三年来不断的要求下,才勉强同意“保外就医”。

从监狱回来时,宫凤强已经失去记忆,不认识所有的亲人和朋友,不会说话、不会吃饭、不知道大小便、还经常处于昏厥状态、全身不会动,吐着舌头,脊椎骨变形突出,还经常胸闷、胸疼,一口一口的倒气,痰中带有血迹、小便如牛奶一样的白。看到这样好的人迫害成这样没有不流泪的。

关于宫凤强夫妻遭受的迫害,请见明慧网文章《黑龙江依兰县、七台河市两地警察合伙逼死李艳杰》、《丈夫被迫害精神失常、多次命危 黑龙江李艳杰控告江泽民》、《宫凤强被佳木斯监狱迫害至皮包骨 失去记忆(图)》、《七岁女孩悲叹恶世道(图)》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