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佳木斯市西林派出所副所长邵昆海被举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四日】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向阳区西林派出所,自从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就主动配合所谓的上级,残害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使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无一幸免的被骚扰、绑架、非法劳教和判刑,让法轮功学员和家人同时承受着巨大的苦难,经济勒索、精神压力、致使法轮功学员家无宁日。

一、个人信息

姓名:邵昆海(SHao Kun Hai)
工作单位:佳木斯市向阳区西林派出所,
职务:副所长 警号(待查)
出生地址:佳木斯市
出生日期 1972年8月
家庭住址:佳木斯市庆云社区、向阳区中房37号楼、三单元六楼一号,
本人手机:13836661819,:
妻子:胡佳辉 工作单位(待查)
儿子:佳木斯市第一中学学生
母亲:尹中清(原来社区主任,明真相),现已退休,宅电话:0454—8246908

二、部份犯罪事实

案例1、绑架王淑英

二零一六年四月八日晚八点左右,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王淑英于家中被佳木斯市西林派出所副所长邵昆海、片警田新民和两个特警绑架。

其中两个特警爬上王淑英家阳台一侧的走台上敲窗户;而佳木斯市西林派出所副所长邵昆海和片警田新民同时在楼道里敲门。入室后,将王淑英绑架并非法抄家。抄走电脑、一套大法书籍和一些真相资料。警察没有向家属出示任何相关手续。被劫持到佳木斯市拘留所。四月二十日,由行政拘留转为刑事拘留劫持到佳木斯市到看守所,检查身体时心律175次/分,看守所刘医生拒收。为了达到把王淑英送进去,邵昆海到外面买药,回来时很生气地掐住王淑英的两腮迫使其吞药,致使她腮部青紫,几乎窒息。

二零一零年九月八日晚七点左右,王淑英正在家中吃饭,佳木斯西林派出所副所长邵昆海、片警田为民闯入王淑英家中,在未出示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开始抄家并绑架王淑英。

邵昆海叫嚷:“有什么东西赶快往出拿,别等我们翻!”当他们翻出床头柜里的法轮大法书籍时,又叫来楼下等待命令的两名不法警察,抢走了柜里的法轮功真相光盘,背兜里准备办事用的户口、身份证及相片等物品,并将王淑英劫持到西林派出所。

当晚,西林派出所警察兴师动众,对王淑英进行非法审问。王淑英质问他们:你们为什么抓人?我没犯法。副所长邵昆海拿出一张向阳公安分局长邹强批示的纸,说什么邹强责令西林派出所处理的所谓举报信:“有人举报你涉嫌参加法轮功活动……”

期间,邵昆海象征性的问了几句,然后自己就在那编造所谓询问“笔录”然后让王淑英签字,王淑英拒绝他的无理要求,邵昆海气急败坏地叫嚣:“不怕你不签,等我给你凑好了材料判你三年。”

王淑英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前,让家属签字,家人不签,又让家人拿一千元所谓“检查费”,家人不拿。邵昆海咆哮,让王淑英的家人滚。

二零一七年三月七日,王淑英因营救“建三江”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控告江泽民,去黑龙江省人大及省检察院递交法轮功学员自身被迫害的自诉光盘,被绑架,以所谓的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八年八月九日冤狱期满回家,但仍受到辖区警察的监控。回家后的四个月里,王淑英曾两次去西林派出所要求激活身份证,都因不配合填写“重点人员信息表”,被西林派出所拒绝,身份证至今仍无法使用。王淑英第二次去派出所时,副所长邵昆海手指着王淑英,很生气地说:你在监狱三年都待傻了,配合(填写信息)不就完了吗?!

案例2:监控李恩菊、威胁家属

法轮功学员李恩菊:因营救“建三江”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控告江泽民,去黑龙江省人大及省检察院递交法轮功学员自身被迫害的自诉光盘,被监控企图绑架,致使她流离失所在外,有家难回,让本人和家人都承受的巨大的痛苦和精神压力,丈夫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抑郁成疾,在思念亲人中离世。

在李恩菊流离失所期间,邵昆海和片警梁佳峰频繁骚扰监控,恐吓、威胁家人,无时间段的去李恩菊家敲门查看,还到亲属家骚扰,搅的四邻不安。女儿上班常看见有人跟踪,还几次让李恩菊丈夫和女儿去西林派出所问话。丈夫不放心女儿单独行走,怕被警察劫持,不得不天天接送女儿上下班。在邵昆海等人的逼迫下,她丈夫说:我是真不知道她在哪里,你们非要抓人,那就把我抓起来吧。

李恩菊女儿说:“每次警察上门来,只要一砸门,或者打电话询问,父亲就脸色发白,手抖。”由于惊吓,焦虑和对妻子的担忧,造成李恩菊丈夫身体每况愈下,时常心慌气短,还担心女儿一个人在家,一旦警察闯进来女儿害怕,就想等妻子回来后再去医院检查身体。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七日他终于坚持不了,就住进了医院,在医院仅十天就心脏衰竭去世。

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李恩菊的丈夫撒手人寰,使原本幸福的三口之家支离破碎。

案例3:绑架崔秀云

崔秀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早上八点多,崔秀云刚一出家门,就被向阳公安分局西林派出所警察邵昆海,丁大x(名字不确定)等人绑架到向阳刑侦科,推坐到铁椅子上,两手脚被扣在铁椅子上,抢去崔秀云兜里五十元钱和钥匙,然后去抄家。崔秀云不配合,并告诉他们你们要记住法轮大法好,不要参加迫害。之后连续5次将崔秀云送拘留所或看守所,都因崔秀云身体不好,血压高被拒收。最后将崔秀云送到佳木斯市骨科医院监护室,每天多人把守监控,在住院期间,警察多次来医院核实他们要的所谓信息资料,22天后被释放回家。

案例4:迫害付淑玲

二零一一年春,法轮功学员付淑玲到了退休年龄,为了领取养老金去西林派出所办理办身份证, 户籍员孙辉接过户口在电脑一扫,说炼法轮功的不给办。付淑玲的丈夫通过朋友认识副所长邵昆海,他说来办吧。户籍员孙辉在电脑上查底案说,说付淑玲是法轮功重点。邵昆海一听,马上翻脸变卦了:“问她炼不炼法轮功”,付淑玲说:“办身份证是我的权利,我得吃饭,信仰自由”。邵说:“如果不是找认识人,我现在就把你送到‘六一零’去”。

二零一二年三月四日,付淑玲又一次来到西林派出所,善心地对户籍员孙辉说:“阿姨拿身份证是去办退休,需要吃饭,咱俩无冤无仇,法轮功理念就是按‘真善忍’做好人,也是合法公民”。孙说:“上边有令,往上找吧!”付淑玲让孙辉拿出不给炼法轮功办身份证件的文件,孙说:“你们算哪棵葱,有文件也会给你们看?”付淑玲又说:“法轮功是修佛法的,善待大法弟子,你会得福报的”。孙说:“我有党、有爹、有妈,用不着你们管。”还逼付淑玲把户口迁走。

后来付淑玲的丈夫去西林派出所把户口迁到保卫派出所,孙辉在户口表格里复印上“法轮功重点”字样。

案例5:迫害石振华

二零一六年法轮功学员石振华多次到西林派出所要求办身份证,邵昆海百般刁难躲着不给办,争取了两三年,最后让亲属担保,才给办理。身份证取回来,外地亲属离世,石振华准备去参加葬礼,在购买火车票,告知己上了公安网,你的身份证买票不好使。

二零一六年,石振华出现严重病业,臥床生活不能自理,妹妹把石振华接到家中照顾。六月二十一日邵昆海带着攝像机去要给臥床不能动的石振华录像,石振华把衣服蒙住脸,没录成。

'邵昆海'
邵昆海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