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2019年遭迫害情况

更新: 2020年02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长春市、榆树市政法委、“610”操控公、检、法延续中共邪党江泽民集团的迫害政策,二零一九年仍在疯狂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批捕、起诉、庭审、冤判等行为,致使榆树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冤判13人,其中迫害致死一人。据不完全统计,有57人次的法轮功学员和家属被绑架,被骚扰的35人次。

一、2019年榆树13名法轮功学员被诬判、一人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九年,中共吉林省长春地区以“依法治国”“依宪治国”“扫黑除恶”为幌子,继续执行江泽民的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的灭绝政策。政法委、610、公检法司人员不断制造冤假错案。二零一九年下半年,为了防止法轮功学员家属找人托关系疏通,便于加重迫害,长春政法委、“610”、公检法司等部门又搞了个对法轮功学员异地关押、起诉与审判,这种行为更彰显出“610”的邪性与恶毒。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三日下午,长春市榆树市法院对五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76岁的刘淑岩被冤判二年六个月缓刑三年,勒索罚金不详;50多岁的李秀娟被冤判一年,勒索罚金五千元;69岁的张玉洁被冤判三年零两个月,勒索罚金五千元;75岁的李庆霞,被冤判三年缓刑四年,勒索罚金不详;85岁的徐景超被冤判二年六个月缓刑三年,勒索罚金一万元。

宋兆恒,76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退休女教师于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四日,被非法提审,当天被迫害致死。提审期间,法官软硬兼施,利用她女儿逼迫她转化。法官扬言不转化就判你九年。宋兆恒回到监室后,含冤离世。

宋兆恒、刘淑岩(76岁)两人于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在街上给人们讲真相时被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当天晚上六点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十五天后被榆树市检察院批捕。然后将所谓案卷移交到榆树市法院。宋兆恒被迫害致死、刘淑岩被冤判二年六个月缓刑三年。

李秀娟,50多岁,于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三日下午,被榆树市国保大队的十来个警察闯入家中强行绑架,他们谎称自己是弓棚派出所的警察。当时,李秀娟的公公,88岁的老人,因为正在生病,刚刚出医院回家,家里还有亲属和李秀娟的丈夫。据街坊邻居说,李秀娟被警察铐上手铐,拖出去很远。李秀娟质问警察:“我没有干坏事,我是做好人,为什么这样对我?!”警察还把家里的亲属和李的丈夫安了个“妨碍公务罪”给带走了,威胁吓唬之后晚上放回。警察先后两次来抄家,抄走私人物品,第二次拿着搜查证又从新翻了一遍。被关押在看守所迫害。李秀娟被冤判一年,勒索罚金五千元;

张玉洁,69岁,只因坚守对真、善、忍的信仰,慈悲的向民众讲清法轮功弟子遭迫害的真相,曾多次被绑架、骚扰、行政拘留、刑事拘留、劳教、勒索,遭受多种酷刑残酷迫害。

张玉洁于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一日在大街讲真相被国保警察绑架,直接送看守所迫害。随后张玉洁家中被翻,法轮大法书和师父法像被掠走。后张玉洁被榆树公安局构陷到检察院。十月六日被榆树市检察院非法批捕。张玉洁老伴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整日以泪洗面。张玉洁被冤判三年零两个月,勒索罚金五千元;

李庆霞,75岁,原国家公务员。一九九九年六月修炼法轮大法。仅一个多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在高压之下,李庆侠被迫放弃修炼,二零零二年罹患癌症晚期,经多方化疗医治无效,已奄奄一息。二零零三年从新走入法轮大法修炼,掉光的头发长出又密又粗的黑发,法轮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二零一八年八月十日下午三点左右,李庆霞在大街上讲真相时,被华昌派出所警察跟踪绑架并非法抄家,在看守所被迫害的血压非常高,发高烧,腿疼走路非常困难。看守所见老人年事已高且处于危险状态,不愿接收。女儿持李庆霞曾患有“子宫癌症”的诊断书,并说:我妈出现生命危险一切后果由你们负责,要求警方放人。75岁的李庆霞,被冤判三年缓刑四年。

徐景超,85岁的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八年十月八日在给民众真相资料时,被榆树市黑林子派出所警察跟踪、录像并绑架,被非法刑拘,关押在看守所构陷迫害。徐景超被冤判二年六个月缓刑三年,勒索罚金一万元。

徐桂芝,65岁,于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五日早晨六点,被榆树市法院非法判刑两年六个月。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六日,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徐桂芝被绑架、抄家,被非法拘留四天后,被转到看守所非法关押。被构陷到检察院。被榆树市法院非法判刑两年六个月。

郭玉珍,72岁,于二零一九年八月五日,被德惠法院冤判三年,勒索罚金不详。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中午,榆树市五棵树镇法轮功学员郭淑珍和李姓法轮功学员在街里发真相台历时,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送拘留所迫害构陷后又转到看守所,被检察院批捕起诉,后又转到德惠市看守所异地关押。被德惠法院冤判三年。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三日,榆树市三名法轮功学员刘凤宝、丁丽杰、杨艳杰遭德惠市法院冤判:

二零一九年一月七日晚七时许,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刘凤宝、丁丽杰、杨艳杰在挂“法轮大法好”条幅时,被正阳派出所警察跟踪绑架。丁丽杰、杨艳杰遭到非法抄家。刘凤宝电动车被扣留。抢去真相资料。欲非法拘留十五天。但四、五天后被转到看守所加重迫害。

刘凤宝, 被冤判三年六个月,勒索罚金不详。

丁丽杰,被冤判四年六个月,勒索罚金不详。

杨艳杰,被冤判二年缓刑两年,勒索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樊云鹏,50岁,于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六日下午,榆树市华昌派出所四、五个警察闯进樊云鹏家中,将樊云鹏绑架,同时非法抄家,劫持到拘留所,欲非法拘留十天。第八天,四月三日,又转到看守所迫害。四月六日,樊云鹏被构陷到检察院,被非法批捕。

樊云鹏在一居民小区粘贴真相时,被小区摄像头录像。警察然后锁定目标重点监控、跟踪到家实施绑架、抄家,强抢大法书籍等个人物品。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樊云鹏被德惠市法院枉判两年六个月。

王凤娟、白丽君与樊云鹏同时被非法庭审,但由于消息闭塞宣判结果不详。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一日(正月初七),法轮功学员王凤娟去一家蛋糕店,在店内被警察绑架。店老板白丽君同时被绑架,被非法抄家。被送到拘留所五天后转到看守所迫害,据绑架警察说已经跟踪有一段时日了。

二、2019年榆树警察绑架骚扰法轮功学员92人次

二零一九年一月至十二月,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个派出所,在“610”操控下,大肆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据悉,榆树市公安局采取延续“计分考核制”,抓法轮功学员是“政治任务”,“论功行赏”以此鼓动不明真相的警察在无知中作恶,推动警察非法抓捕善良的、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在这一年里,据不完全统计就有57人次的法轮功学员和家属被绑架,被骚扰的35人次。

所谓的“计分考核制”,就是非法抓捕一个法轮功学员记十分,抓两个普通嫌疑犯记一分,那就等于抓二十个嫌疑犯才记十分;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如果到医院检查不合格,警察也得把他们送到拘留所,办完手续,才能放人,要不然不能算“成绩”。公安局利用这种“计分考核”刺激警察用恶性的办法来迫害法轮功学员。警察连小孩都不放过。有的被重复绑架骚扰,例如:张清祥、韩晓珍、纪玉凤、马令熙等一年之内每人都被绑架骚扰三次。有的警察到处寻访打听法轮功学员家属:“你家附近有没有炼法轮功的”,还有很多是跨辖区绑架,有的不愿意干这种缺德事也得 “逢场作戏”来应酬,整个榆树市被搞得鸡犬不宁,百姓怨声载道。

下面是二零一九年一月至十二月份,警察绑架、骚扰法轮功学员的实例。

(一)一月二日,榆树市五棵树镇互助村法轮功学员钟建华,在家中,被五棵树派出所警察绑架,说抓法轮功“有任务”。钟建华被非法拘留五天,警察自觉得绑架无辜的钟建华而理亏,于一月七日开车去拘留所,将钟建华接送回家。

(二)一月七日晚七时许,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刘凤宝、丁丽杰、杨艳杰在挂“法轮大法好”条幅时,被正阳派出所员警跟踪绑架。丁丽杰、杨艳杰遭到非法抄家。刘凤宝电动车被扣留。抢去真相资料。欲非法拘留十五天。但四、五天后被转到看守所迫害。现已被非法判刑。

(三)一月二十六日,榆树市国保大队队长赵文峰带几个警察跟踪到法轮功学员柴秀华家,绑架柴秀华及其妹妹柴秀芝,并将柴秀华的外孙女和柴秀芝的外孙子一起绑架。并非法抄家,抢去两家所有大法书和两台电脑。警察还掐着柴秀芝未成年的外孙子脖子威胁说:你们到这是不是学法?给孩子造成极大的精神创伤。

(四)一月二十七日上午九点多,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韩晓真家闯进三个警察,进屋就说“你家被举报了”,将手里的东西一晃,说“这是搜查证”。当时韩晓真不在家,家里只有她患脑血栓的丈夫,年龄又大,也没看清,问警察:你们是哪的?警察也不吱声,就乱翻,啥也没翻着,抢走了两个花篮挂件。

(五)二月十一日(大年初七),法轮功学员王凤娟去一家蛋糕店时被跟踪,在店内被警察绑架。店老板白丽君一起遭绑架,两位学员都被非法抄家,抢走法轮大法书等私人物品。王凤娟和白丽君被拘留五天后,转到看守所迫害,已非法庭审后无消息。

(六)二月十二日(大年初八)早晨法轮功学员黄玉茹在家中被警察绑架。非法抄家。因黄玉茹身体状况,被送到拘留所办完手续后当天回家。

(七)二月十三日(大年初九)城发乡两名法轮功学员穆桂荣、赵玉兰在家中被城发乡派出所警察绑架。警察欲抢走穆桂荣大法书和李洪志师父法像,被穆桂荣制止,被带走,非法拘留五天。赵玉兰被非法抄家,警察逼她“咬”三人,就放她回家,她配合了,被送到拘留所,办完手续后,当天回家。

(八)二月十八日(正月十四),法轮功学员刘兆梅家被警察非法搜查,警察一无所获,不了了之地溜走了。

(九)二月二十二日,榆树市城郊派出所四个警察闯入新立镇双于村法轮功学员马玲熙家中非法搜查,抢走装有大法炼功音乐和大法师父讲法录音的音乐播放器一个,并以此为由将马玲熙绑架至榆树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

(十)三月一日,榆树市五棵树镇法轮功学员高艳珍的老伴骑摩托带她在街里走,被派出所警察认出,被跟踪绑架,到派出所让她写不炼功的保证,高艳珍出现病态抽搐,送榆树医院检查身体不合格,才被放回家。

(十一)三月七日,榆树市五棵树镇法轮功学员张风军在家中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劫持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

(十二)三月八日上午,榆树市环城乡四间村法轮功学员胡延章家中闯进五个警察(两个着警装、三个便衣),说是环城派出所的,胡延章当时不在家,警察问胡延章妻子,胡上哪儿去啦?其妻说:出去了。警察见胡延章不在家,才离去。

(十三)三月十日早八点,榆树市法轮功学员房文生(65岁)、魏艳芹(67岁)家中闯进五个警察,开着两辆车,进屋乱翻,抢走法轮功书二十本等。房文生正念抵制,绑架未遂。魏艳芹被绑架到公安局,之后劫持到拘留所,体检血压二百多,拘留所拒收,办完手续后,当天回家。

(十四)三月十三日、十五日,榆树市环城乡派出所牛春平等三个警察,两次闯进环城乡福安村年逾古稀的法轮功学员张清祥夫妇家中,未出示任何证件,进行非法搜查,当时张清祥都不在家,警察问张妻,张清祥上哪去了?张妻一直说:不知道。警察在屋中搜查一无所获后,上警车离去。

(十五)三月十三日,榆树环城乡派出所三个警察,驱车窜到环城乡福安村年逾花甲的女法轮功学员李亚芬家中搜查,未出示任何证件,李亚芬问一胖警察说:你姓啥呀?那胖警察说:我姓孙。随后警察在其屋中就这捏捏、那看看后,就上警车走了。事隔一日,即三月十五日,还是前次来的那三个警察进入李亚芬家中后,那个胖警察问李亚芬,你还认识我吗?李说:你不是姓孙吗?胖警察答说:是姓孙。警察在屋中又查看一遍,仍然一无所获,三个警察就走了。

(十六)三月十三日,榆树市环城乡派出所三个警察闯进环城乡福安村女法轮功学员于爱华家,未出示任何证件非法抄家,劫走大法书一本,强行将于爱华绑架,非法拘留七天方被释放回家。

(十七)三月十四日下午三点,榆树市新立镇法轮功学员杨福珍被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和新立镇派出所七人绑架、抄家,后被非法拘留五天。

(十八)三月二十一日,榆树市保寿镇派出所四、五个警察闯进倪文丽家,进屋到处找东西,强抢法轮大法书几本,又要抢师父的法像,被倪文丽抢回来了。然后将到倪文丽家找她做活的曹老太太一起绑架到派出所。又到曹老太太家把《转法轮》书抢去。将两人劫持到公安局和拘留所,曹老太太家人到医院开诊断高血压、心脏病的证明,倪文丽呈心脏病症状,昏迷状态。拘留所拒收,二人当天回家。

(十九)三月二十六日下午,下午,榆树市华昌派出所四、五个警察闯进樊云鹏家中,将樊云鹏绑架,同时非法抄家。劫持到拘留所,欲非法拘留十天。于第八天的四月三日转到看守所迫害。樊云鹏在一居民小区粘贴真相时被小区摄像头录像。警察然后锁定目标重点监控、跟踪到家实施绑架、抄家,强抢大法书籍等个人物品。樊云鹏现已被非法冤判。

(二十)三月二十七日,张凤荣在家被警察绑架,欲拘留十五天迫害。同时被抄家,并将私人物品掠走。

(二十一)四月二十三日晚上八点钟左右,年近古稀的孙凤华在家中,突然闯入七、八个警察,自称是榆树市国保大队的,进屋非法抄家,强抢法轮功书籍五十余本。孙凤华被非法拘留十天,这次是榆树市国保大队和闵家派出所勾结实施的绑架。

(二十二)四月二十五日下午一点左右,榆树市国保和派出所警察大约二十人,非法撬法轮功学员马玉芹家的卷帘门,马玉芹没在家,丈夫被逼开门,这些警察进屋就翻箱倒柜,屋里翻得乱七八糟,抢走两本大法书和师父法像,扬长而去。

(二十三) 四月二十九日晚上五点半,榆树市国保伙同城发派出所五、六个警察,三辆车,其中一辆是警车。闯进法轮功学员刘兆梅家,进屋后,里外屋前后院找刘兆梅,刘兆梅的老婆婆说没在家,他们就要带走刘兆梅的七十多岁的老婆婆,又要带走七十多岁的老公公,老公公因车祸耳聋、头部有伤。老婆婆吓得够呛。有人说算了,那么大岁数。抢去法轮功师父法像、一本《转法轮》著作、几本《明慧周刊》。之后闯进法轮功学员李玉凤家中,前后院、柴垛找李玉凤,没找到人溜走了。

(二十四)五月二十六日中午十一点多钟,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韩晓真家中闯进七个着装警察,先来四人,后打电话又来三人,开两辆警车,说是回访炼法轮功的人,问韩晓真还炼不炼了,并非法搜查,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后搜到一本法轮功著作《转法轮》和十几个书签。韩晓真不配合,被几个警察强行绑架到派出所做笔录,韩晓真坚决抵制。后俩警察把韩晓真送回家,韩晓真当时要回《转法轮》书和书签。

(二十五)六月十三日上午九点左右,榆树国保大队长赵文峰带领齐力等共七人,来到五棵树法轮功学员徐秀辉的女儿家,问徐秀辉在哪?要见本人,索要电话号码,被徐秀辉女儿拒绝,女儿说她母亲多年不在家,在外地,没有联系。

(二十六)六月十七日上午,榆树新立乡法轮功学员马令熙,被榆树市国保大队四个警察无端绑架到榆树市拘留所迫害五天。

(二十七)六月十七日下午一点左右,向阳法轮功学员赵淑贤被于家派出所所长于涛及警察刘岩、陈思宇绑架到榆树市拘留所迫害五天后放回。

(二十八)六月十八日早五时三十分许,榆树市城发乡派出所伙同榆树市国保大队多个警察,三辆警车同时出动,非法闯进法轮功学员李玉凤、穆桂荣家中将两名学员强行绑架。警察在李玉凤家中乱翻,抄走手写带有“真、善、忍”字样的字条,手机一部。穆桂荣被非法抄家,抢走两本法轮功书。几个警察将穆桂荣强行拖拽,头部、面部肿大,腰部受伤。将穆桂荣抬进车里。之后把二人送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

(二十九)六月二十日上午十点多,榆树市黑林镇派出所三个警察闯进法轮功学员于德霞家,乱翻一气,抢走六本大法书、一个MP3和一部手机。当天下午七点多,又一次来到于德霞家,他们心虚,竟把开的车的牌号挡上了。他们威胁于德霞的丈夫,让他领着去找于德霞,家人不配合,就威胁要抓家人,在家人正义制止下,才没敢。走时还扬言非要抓住法轮功学员于德霞不可。

(三十)六月二十一日早晨五时许,榆树市公安局警察大约十人左右,闯进环城乡福安村老年法轮功学员张清祥、李文凯家中,未出示任何证件,非法抄家,张清祥被抢去三本大法书,张清祥、李文凯被绑架,警察说送去办班。

(三十一)六月二十四日晚,榆树市八号镇大岗乡新国村法轮功学员刘凤实,女,六十多岁,周喜福,男 六十多岁,在家被八号镇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拘留五天。

(三十二)七月十日,榆树市青山乡法轮功学员周其玲,上长春送小孙子,坐下午两点十分的火车,被榆树警察拦截,搜包,翻出大法书,并非法抄家,非法拘留十天。

(三十三)八月二十日,榆树市培英派出所警察徐大伟和另外两个警察,非法闯入居住在老边的法轮功学员齐英侠家,强行绑架到培英派出所,后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五天。

(三十四)八月二十七日早,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刘艳波去长春护理将要手术的女儿,在火车上先后有四个乘警骚扰,看车票、看身份证、翻包。据邻座的人说,第二个乘警还给照了像。刘艳波问为啥翻我的包,怎么不翻别人的包,乘警说是抽查,因没找到他们要找的东西,他们就都走了。

(三十五)九月四日两点左右,榆树市城郊派出所四、五个年轻警察,自称是国保大队的,闯进法轮功学员杨信家中,将杨信强行绑架,抢走三个小音箱,关进拘留所,七日放回家中。

(三十六)九月五日两点左右,榆树市城发乡派出所两名年轻警察,开一辆灰色车,拿着写着名字和照片的纸到纪玉凤、王玉香家中,找人没找到。

(三十七)九月五日下午三点半左右,警察到刘兆梅家,四、五个年轻警察各个门口站人看着,逼迫刘兆梅说不炼了,才离开。

(三十八)九月七日晚六点,四、五个年轻警察从后院再次闯进纪玉凤家中,纪玉凤机智走脱。

(三十九)十月一日前一天,榆树市乡下派出所俩警察闯到法轮功学员历春华家,进屋翻书,被历春华的丈夫骂走。

(四十)十月十九日晚四点钟左右,四名便衣警察闯进法轮功学员魏艳芹家中,问“还炼不炼了?”拿着搜查证在魏艳芹面前一晃,说有人举报你。之后不由分说,满屋乱翻,没找到什么就走了。

(四十一)十月二十八日,榆树市城郊派出所多个警察入室绑架田凤华,劫持她到拘留所非法拘留三天。

(四十二)十月三十一日下午四点多,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韩晓真被榆树市正阳派出所七个警察在家中绑架,被非法拘留五天。

(四十三)十月下旬,正阳派出所三警察闯进法轮功学员徐雅轩家楼道里。问徐雅轩在不在家,家人说不在家。他们要去家人的两个电话号就走了。

(四十四)二零一九年中秋节过后“十一”之前的一天,家住榆树市培英街的法轮功学员姜铁仁,一天内被骚扰两次:十点多一次、十二点多一次。骚扰者为两个人,一高一矮,不知是哪个单位的。当时姜铁仁的孩子在家,第一次孩子没给开门,第二次孩子开门问:“啥事?”答:“没啥事,就是看看。”孩子告诉来骚扰的人:爸爸去南方打工啦。

(四十五)十一月二日晚六点,榆树市法轮功学员沈红艳在家中被正阳派出所五、六个警察绑架到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

(四十六)十一月五日下午两点左右,榆树市培英派出所的几个警察(四、五个人)闯入肖乃晶家,进门说有人举报她炼法轮功,拿出搜查证,到处乱翻,把肖乃晶的所有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炼功用的播放器全部抄走,并把肖乃晶劫持到培英派出所,让她骂大法师父,肖乃晶拒绝。由于身体不适,他们开车带肖乃晶到安济医院检查身体,之后,又带肖乃晶去公安局按手印、照像,都是强迫的,接着又拉肖乃晶去拘留所,准备非法拘留五天。由于肖乃晶身体状况欠佳,拘留所拒收,警察不得以,给她家人打电话,把她接回家。

(四十七)十一月十四日晚上七点多,法轮功学员刘淑珍被警察骗开门,说是登记身份证号码,家人开门后闯入四个警察,说是榆树市正阳派出所的,没有出示任何证件,进屋后这翻翻,那瞅瞅,在家人的房间拿走一本大法书,又把桌子下的几本旧台历及墙上的真相年画拽下。刘淑珍被他们绑架到正阳派出所,后被非法拘留五天。

(四十八)十一月十五日,榆树市被培英派出所蹲坑绑架的王学东、李红梅夫妇,王学东被非法拘留五天。李红梅当晚放回家。

(四十九)十一月十八日上午,榆树市育民法轮功学员张国英被育民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拘留所拘留五天。当时张国英正在院子里扫雪,警察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情况下乱翻,抢走大法师父法像及大法书等。

(五十)十二月二日晚,榆树市法轮功学员柴秀芝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去弓朋镇高淑玲家时,被榆树国保大队定位跟踪绑架,一同被绑架的还有孟宪芳、许建波、许宏凯。高淑玲被拘留五天,柴秀芝被拘留十二天,孟宪芳、许建波、许宏凯分别被刑事拘留十五天才被放回。

(五十一)十二月四日上午十时许,榆树市环城派出所刘姓所长伙同牛姓警察(都着警装),闯入环城乡四间村张天鹏家中,没出示任何证件。牛姓警察问张天鹏:“你认识我不?”张说:“有点儿面熟。”随后警察就在屋中开始乱翻,连冰箱都不放过,劫去大法书籍《洪吟五》两本,而后刘姓所长对张说:“你跟我们到村上去一趟。”张就随警察上了警车,然而警车却没去村上,一直开进市公安局,张天鹏被非法拘留五天,

(五十二)十二月十日,吉林榆树市城郊派出所四个警察,穿便衣,闯到新立镇双于村,将法轮功学员马玲熙绑架至榆树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掠走炼功用小喇叭一个。

(五十三)十二月上旬,法轮功学员黄玉茹被几个派出所轮番到家中企图绑架未遂。恶意的骚扰使黄亚茹有家不能回,家人承受很大压力。

(五十四)十二月十八日,榆树市正阳派出所七个警察,两辆警车,一大早守在徐向阳家门外,等他一出门要上班时,将其控制进屋就乱翻,搜的非常仔细,抢走《转法轮》一本,法轮功师父法像及其它物品全部抢走。之后,他们将徐向阳与妻子王红梅绑架,王红梅当天被放回。徐向阳送榆树拘留所拘留五天后回家。

(五十五)十二月约七、八日,榆树市国保大队警察齐力、杨树才等五、六个人,闯进董丽香、董丽荣家敲门、敲窗户,就是不走。敲了两个多小时后,董丽荣被带到国保大队讯问达两小时,后放回家中。

(五十六)十二月十九日早上七点多,榆树市培英派出所四、五个警察便衣闯入法轮功学员李秀娟家骚扰,被李秀娟正念坚决抵制、不配合,使恶人企图带走迫害没有得逞。家人也识破邪恶阴谋,不配合恶人。

(五十七)十二月二十日,榆树市泗河镇派出所几个警察闯进樊云飞家,樊云飞不在家,欲绑架未遂。

(五十八)十二月二十二日,吉林榆树市泗河镇法轮功学员周琪俊被绑架到派出所之后,送拘留所,办完手续后,当天晚上回家。

(五十九)十二月二十三日,榆树市泗河镇派出所几个警察闯进刘彩霞、吕明玉夫妇家中乱翻,一无所获后才溜走。

(六十)榆树市黑林镇八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徐景超二零一八年十月八日在给民众真相资料时,被当地派出所警察跟踪、录像并绑架,于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三日下午,被榆树法院非法判刑两年六个月,缓刑三年并罚金一万元。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下旬又被绑架,据明慧网信息报导现仍被关押在看守所迫害。

正告榆树公安局相关官员及警察,检察院、法院相关人员所干的这些知法犯法的蠢事,就是听命于“610”,助纣为虐。你们也该为自己想想了,还跟着邪党不计后果地蛮干,岂不也是祸国殃民吗?到头来还不是得自己买单吗!从古到今,迫害正信的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特别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更是如此,周永康、李东生的下场如此,榆树市赵国军、常建、李建国、高广野、李凤林、柴玉峰、原法院院长张凤军和那些遭恶报的警察也都是如此。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恶人都是贪污犯,从“老虎”到“苍蝇”,这也应了“善恶有报”的天理。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五日,明慧网宣布,明慧网恶人榜已更新,迄今为止,共搜集了105,580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者的名单,包括各级公检法、“610”等等,包括他们的个人信息和恶行等也被记录在案。

参与迫害者不仅仅将受到制裁,其实他们中为数众多的人已厄运缠身。据明慧网《迫害法轮功 19年间逾两万人遭恶报》一文统计,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八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的19年,参与迫害而遭厄运者逾两万人,另据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九日一文统计吉林榆树市50名官员及警察遭厄运,正所谓善恶有报,天理昭昭!

中共已走向穷途末路,谁还跟着邪党跑,一定会得到上天的严罚。目前,海内外正义之士已开始收集、定位参与迫害者的名单及信息。正告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执法人员:立即停止迫害,不要再干那种害人害己的傻事了,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吧!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