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正道 无悔前行

更新: 2020年03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日】我于一九九八年岁末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从邻居那里听到法轮功三字就想学了。那时正值我大学毕业后直接進了某国营企业做会计工作。虽然初出校门,却也沾染了社会诸多的不良习气,比如参与单位的公款吃喝,参与科室人员的贪污受贿。修炼法轮功使我找回了内心的良善,从此种种恶习与我无缘,在单位里深得同事信任,也深受领导器重,仕途一片大好。

一、沐浴佛光

那时我与丈夫刚刚结婚,与公婆同住。公婆脾气古怪,说话大嗓门,为人处世颇为小气,办事风格与我娘家格格不入,尤其是婆婆爱传闲话,招惹是非,又把我当贼一样对待,我只要买一件稍微贵一点的物件,婆婆就直接去看看她的钱包是否少钱了。尤其是有一次远隔千里的弟弟来看我,当着我弟弟的面婆婆突然说她丢了一千元钱,直接点完钱后却说没丢。经常发生的种种不符合我心意的事情让我内心压抑着对公婆深深的怨恨,尤其是我从内心讨厌婆婆,和婆婆的关系很是紧张。同时我的这种怨与不满也迁怒于我的丈夫,丈夫粗心大意并不理解我的苦闷,我曾无数次的想离婚,想逃离这个家。

法轮功的书籍让我的生活充满了光明:我的内心晴朗起来。法轮功的法理使我知道了人生真正的意义。我开始按照法轮功教导的“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的言行,开始宽容和理解公婆的言行和做法。婆婆也变了。由对我的颐指气使和不屑一顾到和蔼慈善,有一次她对我说:“有了你,我在别人面前扬眉吐气的。”

二、迫害之初

但是,一九九九年七月,这一切都变了。一个下午我带孩子在小区玩耍,期间一个中年女人从一个窗户探出头来,急切的大声喊楼下某个人:“赶紧上来,快来看啊。”那时我由于得法晚,对“四二五”北京上访的事一无所知,但是直觉告诉我这女人的喊叫声好象与法轮功有关。我便带着孩子回了家。打开电视,便看见了铺天盖地的谎言滚动播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晨,我们一如既往的去炼功点炼功,静静的,只有清脆的炼功音乐声。炼功音乐突然停了,我睁眼一看,周围有几十个警察和数辆警车,周围拉起了警戒线,警察开始驱赶炼功人群,有法轮功学员开始据理力争,僵持着,但是无济于事,后来得知那天早上全市警察集体出动骚扰了几乎所有的法轮功炼功点,绑架了几车的法轮功学员,又将他们扔在了荒郊野外。

我深知法轮功是高德修炼大法,连篇的谎言只能欺骗那些不了解法轮功的人。我从未因此而怀疑与动摇对法轮功的信念。

单位里的人开始骚动起来,家人和朋友也开始骚动起来。首先是单位同事的眼光开始变的异样,电视上惨烈的自杀和“天安门自焚”伪案开始让公婆大骂法轮功,任凭我如何解释电视上的宣传肯定是栽赃陷害,那肯定不是法轮功学员所为都无济于事,他们甚至认为我为法轮功说话,精神都不正常了,我说的任何关于法轮功的话,他们都认为我不正常。

我一如既往的看书学法,心情却无比的沉重压抑,法轮功及其修炼者承受着铺天盖地的不白之冤。

陆陆续续不断的有同修去北京的消息和被绑架的消息传来。大家懵懵懂懂的,一脸焦急,却不知如何做。

三、正法修炼之路

过了一段时间,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一个法轮大法明慧广播电台的告全国同胞书,我就把语音整理成文字,手写了几十份,和同修一起发给了过路行人,这是我第一次讲法轮功真相,从此开启了我的证实法之路。

后来我也买过大红纸裁成不同大小的纸条,写上“法轮大法好 不要听信欺世的谎言”“法轮大法是度人的佛法 ”“法轮大法是被诬蔑的”等等,装在信封里,在二零零一年的大年三十晚上与正月十五晚上和同修一起挨家挨户挂在门上。对这两次证实法的行动我至今记忆犹新,那时的条件简陋,但是我们心诚意切,没有任何杂念,一门心思的就是想告诉世人法轮功被谎言污蔑,还师父清白,还法轮功清白。

受电视谎言的影响,我的家人也闹翻了天,那时我的儿子才两岁,夜深人静时婆婆会突然开门闯進我的屋里,大吼着:“我怕你把我孙子杀了!”公公时不时的找我谈话,有一次半夜十二点多,公公看完电视要睡觉时,突然呵斥丈夫:“把你媳妇叫过来,我问问她,”我知道又该过堂了,坐在椅子上听公公训话,公公没完没了的问我:“什么是圆满?你们咋圆满?”因为他害怕电视上的诬蔑宣传,怕我把这个家糟蹋了。

来自于家庭的压力还在继续,二零零一年春天,和我经常发真相传单的同修也被绑架,那一次陆陆续续几十人被绑架,其中有两个女同修被警察残酷的电击和暴打三个晚上,后背被电焦糊,全身有三十八处伤,身体呈大面积黑紫色。这一次我也未能幸免,被警察从单位的办公室绑架,遭到电击酷刑,被拘留十多天后家人托人营救出来。出来后不久我被单位开除公职。

之后我给别人打过工,也开过自己的店,后来去了距离家乡几千里外的大都市又开了一个店。无论在哪里,我都用自己的方式向世人讲述着法轮大法的美好和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的盛况。

我打印过法轮功真相资料,发放过真相传单、光盘,贴过不干胶,用过真相币,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无论是在公园中、马路上,还是在车站里,无论是在寒风中还是暴雨里,都留下过自己在人间助师正法的足迹。

之后我又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从事我现在做的工作,收入颇丰。很多知道我曾经被开除和遭受迫害经历的人都对我竖起大拇指,说:“法轮功真行”。现在我依然在证实大法的洪流中。

四、世人见证大法的美好

丈夫有几个社会地位较高的朋友,由于我结婚后就一直和脾气非常古怪的公婆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且一直容忍公婆的一些极端个性的做法,并且无微不至的照顾老人的生活起居,丈夫的这几个朋友很是尊重我。但是我因修炼法轮功而遭迫害被开除一事,他们颇不理解,且从此对我报以不屑的态度,并无数次的在不同的场合露出鄙夷的神色,说:某某这个人,真是瞎了(方言,就是可惜了)。我多次告诉他们法轮功不象电视说的那样,电视上报道的是骗人的。他们都不相信。

为了破除他们受媒体污蔑宣传的影响而产生的对法轮功及法轮功修炼人的偏见,我在不同的场合给他们巧妙的引见了我的几个修炼法轮功的朋友,我的这些朋友有二十岁出头的海外留学生,有年轻漂亮的电视台主持人,有银行职员,有单位的业务骨干,有家境颇丰的“富二代”,而且我的这些朋友个个谈吐不凡,谦卑待人,彬彬有礼,还颇有人情味,处处与他人为善,这让我丈夫的几个朋友大跌眼镜,他们惊讶于炼法轮功的人群中竟有如此年轻的人,而且家资、学历和谈吐都如此的不俗,渐渐的在他们的心中改变了对法轮功的看法。而且我现在自己经营的生意收入也不菲,这也使他们从对我不屑的眼神开始转变为柔和。

直到年前我家出了一件悲哀的事情,我的公公不幸去世,由于我和丈夫两家的亲人都不在身边。在我公公住院及处理丧事的整个过程中,我的这些法轮功朋友悉数到场。在我公公病危的几天里,我的这些法轮功朋友几乎是昼夜相伴,扶助衰弱到极限的老人坐起,躺下,喝药及其它行动,除此之外就默默的坐在旁边陪着我看护着公公。我公公病逝的那一刻及到殡仪馆的所有一切,我的这些朋友主动帮助办理好所有的手续,而且毫不犹豫的帮忙抬动我公公的遗体。而在抬动我公公遗体的时刻,我家的其他最要好的朋友都躲到了一边。在处理我公公丧事的整个过程中,我的这些法轮功朋友一直默默无闻,却又无微不至,只要需要的地方他们就伸出援手。

处理完我公公的丧事后,很多对法轮功有偏见的人,对法轮功的赞叹声不绝于耳,尤其是我丈夫的那几个朋友,他们由衷赞叹:那些人(指我的这帮法轮功朋友)都不吱声,干活的时候都上手,我真佩服他们。我的另一个朋友燕姐也打电话给我:某某,你的这帮朋友真好,他们都是发自内心的帮助你,而且就觉的你的事就是他们的事,都是发自内心的不图回报的,你的这帮朋友真好!而且好多人私下里也直议论:这帮人真是太好了。后来燕姐从千里之外又给我打电话,说前几天他们和一帮人吃饭,饭桌上有人说起了法轮功如何如何,燕姐当时就澄清了,而且详细的讲述了她在我家事情上亲眼看到的法轮功修炼者的真实情况。我告诉燕姐,人们不了解法轮功,其实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这样的人。

我公公去世没几天,丈夫的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的母亲也病危,后来去世了。这个朋友就是曾经蔑视我修炼法轮功的其中一个,他家亲弟兄三个,孙辈多人,是一个大家族,在我的印象中他们是一个很和睦的大家族,经常因为老人过生日或其它事情而聚会。但是这一次,却出乎我的意料,朋友的母亲住院没人愿意陪床,我丈夫去陪了好几晚,老人去世没人愿意守灵,丈夫的朋友又请求我丈夫陪他守灵。他的母亲去世几天后,他家弟兄又因为遗产而大打出手。

我的朋友都深深慨叹世道衰败,亲人之间竟如此的冷漠,由此他们更感叹法轮功修炼人的高尚、无私和无我。

由于中共媒体谎言的仇恨宣传,不了解法轮功的人都对修炼法轮功的人有误解,甚至是蔑视,瞧不起,我亲耳听见有的人直接就说:炼法轮功的人多是生活不如意,家庭不幸福,不和睦的人,这帮人都没有亲情了。但是,只要自己阅读过法轮功的书籍,或者接触过修炼法轮功的人,这些谎言都不攻自破,我丈夫的那几个朋友就是最好的例证。

五、二十年的感叹

二十年,幸福过,痛心过,流过血,流过泪!千千万万大法弟子的无数个日日夜夜溶于宇宙正法之洪流。被牢狱,被活摘,被种种迫害,然而,了悟了人生真谛的大法弟子对宇宙正道的坚守也令众生为之感叹。

师尊慈悲的向我们开示了人间正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多学法,去人心,修好自己,救度世人,千千万万大法弟子都在人间践行着神的誓约。

二十年风风雨雨中的正法修炼历程,都沁透着师尊的慈悲看护与无限的付出。师尊一次次慈悲的讲法引领着弟子在人成神之路上昂然前行。

回首二十年的修炼历程,让我们更加珍惜我们走过的路,更加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之恩,更加珍惜与师同在,与正法同在的荣耀与辉煌。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