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时时在保护着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弟子。得法刚一个多月,正月的一天,我坐小叔子的卖粮车到乡镇去赶集,车上还有其他四人。车开到邻村马路的拐弯处,因是下坡,车速很快,把我从车上猛的一下甩了下来,重重的摔在了马路中央。车停住了,车上的人都赶紧下车跑到我跟前,一看我头上正在流血,血流到马路上一大摊。一位大婶赶紧解下了自己的头巾包住了我的头部。后来在场的人告诉我,当时我失去了知觉,只有一条腿在抽动,有两个叔叔为我做抢救,掐我的人中穴。村里又来了一辆车,几人赶紧把我抬到车上,送到乡卫生院。

到了卫生院我醒过来。一看怎么到医院了?我是修炼人,我不用医治,可几个人硬把我扶到门诊的床上,门诊室里围了好多人观看。我头上围着头巾,头巾下面还淌着血水,医生一看伤势挺严重,要为我检查医治。我一直说没事,不用看。医生说;“她摔糊涂了,在说胡话。”对我说;“你摔的这么厉害,不治可不行。”我就说不治。我想的是我有师父管,什么事也不会有。

丈夫是同修,说:“你认为没事那咱们就回家吧。”医生说:“这种情况容易产生后遗症,用不了三天后遗症发作还得来医院。”

出了医院大门,我对丈夫说:“我头上流血,是师父在给我清除头里的瘀血,我一点也没有害怕。”听我这么一说,就说:“你悟的很对。”因我修炼前头上经常起包,又痒又疼。

这次摔成这样,一分钱没花,也没让医生看,从医院到家有十几里的路程,我们就慢慢往家走。走在路上,我的弟弟、弟媳为我不治疗,气的骂我俩是“傻瓜,炼功炼傻了!”我们听了也没往心里去,继续往回走。到了出事的现场,看到那摊血迹已经凝固,有茶盘那么大一片。

到家后我歇了一会儿,丈夫给我换衣服,我让他用湿毛巾把我头上的血迹擦干净,看看伤口有多大。他用毛巾擦净血迹,拨开头发反复找,却怎么也找不到伤口,连一根头发也没掉,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我还不信,正说着邻居叔叔、大婶们都来看我。来人都要先看看伤口的严重程度,大家也像我丈夫一样来回拨拉我的头发,我用手摸摸摔的地方,指着那儿说:“就这儿有点痛。”奇怪的是谁也找不到一点伤口的痕迹。

大家都围着我说:“修炼大法的人真有福份,摔成那样没去医院,没花一分钱,和好人一样了!”有人说:“有时间也和他们学学法轮功吧,修法轮功有李大师保护。”

事后不到三天,我就啥事没有了,骑上自行车又到学法点和大家一起学法炼功了。根本没有医生说的什么“三天后会出现后遗症”的事。

医生也是我村的人。看我伤势那么严重,一针没打,一点药没用,三天后居然骑车哪都跑,觉的不可思议。一个礼拜后我又去赶集。到了集上,那天在医院看到我的人都到我跟前问:“你好的这么快?”我说:“三天就好了。我是炼法轮功的,有大法师父保护着。遇到什么难都能过去。”

大家从我身上看到了修炼大法的奇迹,从那天后。有好多有缘人走進了修炼的大门。

是师尊赐给了我和我们全家莫大的福份。这是我们能看到的,作为大法弟子,在另外空间师父为我们做了多少,为我们承受了多少?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

危难时喊师父 化险为夷

二零一六年的夏天,我给学校家属看小孩,天下雨了,我骑电动车往回赶。我披个雨披,在一个下坡一股风把雨披掀起,把我的头整个盖住了,本想停车把雨披放下来,可就是刹不住车,车闸好像失灵了。前面是一百八十度的弯路,车子的速度很快,又听到有几辆车从身边驶过,我心里非常着急,车闸怎么也不管用了,实在没办法了,我开始喊:“师父救我!”

刚喊完,车闸瞬间管用了,这才停下车,揭下蒙在头上的雨披。当时那种心情真是无法形容,就感觉心跳到了嗓子眼了。紧张的心情有些缓和后我回头一看,从雨披子蒙头的那一刻,到停住车的地方有二百多米的距离,还是个弯路,也不知道车是怎么拐的弯,要不是师父保护,继续向前滑,真不知道会出什么大事呢,后果不堪设想!

回到家说起此事,谁都感到后怕。

师父救了我两次命!师父的恩情用人间的语言无法形容。我知道自己修的还很差,与师父要求的相差甚远。在今后的修炼路上,我必须不断的用法归正自己,按师父的要求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下去,时时找自己的不足,修去人中的各种执著。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不辜负作为大法弟子的这一神圣的称号,让师父放心。

谢谢师尊!合十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