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插播勇士遭迫害案例补充

发表时间: 03/17 20:13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二日】据明慧网资料记载: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长春市法轮功学员打破中共的层层黑幕封锁,率先利用有线电视技术在长春市八个电视频道,成功地向长春市老百姓插播《法轮功洪传世界》和《是自焚还是骗局》的真相片,时间长达四、五十分钟。揭露江氏犯罪集团和中共的谎言,在国际社会上引起强烈轰动和关注。

本文是继《插播勇士遭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综述》和《插播勇士遭迫害更多案例(图)》,对插播勇士遭迫害案例的补充。

一、其它城市插播勇士遭迫害案例

大庆市

1、张忠被哈尔滨公安局和公安医院谋杀

'张忠'
张忠

黑龙江省大庆法轮功学员张忠,男,三十五岁,大专学历,大庆巴彦县太平镇红光村人,大庆喇化职工,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六日在哈尔滨市公安医院被谋杀致死。

迫害发生后,遭六次绑架,一次非法劳教一年、一次非法判刑十二年,

二零零二年长春法轮功学员电视插播真相成功后,张忠于同年四月被邪恶之徒绑架,遭酷刑迫害。期间,竟将塑料袋套在他的头上使其呼吸困难近窒息时再摘下。这样反复折磨后又用大蒜、辣椒塞鼻子,又挤出大蒜、辣椒的汁液抹于五官再套上塑料袋闷,一边逼问姓名一边说:“迫害法轮功,我就迫害了”。随即将他的上衣剥光,浇凉水,又将门窗打开、扇风。张忠身体在冷风中不住的颤抖着,这时它们又轮换着浇开水和凉水,忽冷忽热的折磨他。两天后萨区分局局长来探听消息,斥责他们两天还没结果,力度不够又换了两个警察。这两个警察不让他上厕所,且采用极阴险的威逼恫吓的手段对他进行精神迫害。

大庆市公安局见这些招数无效,便恶毒的将他接到大庆市打黑办,手脚均铐在铁椅子上。打黑办墙壁上依稀可见曾长期用刑后留下的斑斑血迹,一排四个凶神恶煞身着黑衣手持凶器的警察立于地中间。他们有的将木板踹断,有的将皮带抽出,每个人各自抽出刑具,先用木板打他耳光,打得脸部肿胀流血、口吐鲜血,又用皮带抽其身体,用木板打手心脚心、用钢刷刷脚心。


酷刑演示:毒打

接着恶警们将两根烟同时点着插入他的鼻孔(象鼻插葱),把他的嘴捂住,又野蛮的往他口里灌酒。张忠在铁椅子上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直至口吐黄水,他们才罢休。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烟熏

不法之徒换了几批人,用尽各种卑鄙手段对张忠进行精神与肉体的摧残,张忠一直不配合。暴徒们把张忠的脚泡在水泥地的水里,不让他上厕所,致使其尿裤子。待上级检查人员来之前又将他的裤子烤干。三、四天后当地公安、六一零各部门也都纷纷来提审,他都拒不配合。六天后,它们把六天来不吃不喝不睡折磨的奄奄一息的张忠拉到人民医院灌食,直至口吐黄水才罢手。

第七天,不法人员把张忠拉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检查身体时人们发现张忠的臀部、内裤、毛裤已被血水粘在一起。

张忠自被捕之日起始终绝食抗议邪恶的非法关押。每天四个犯人按着强行灌食、每日四瓶点滴,边灌边吐,大便清了仍吐,胆汁也吐光了,持续四个半月的身心折磨使其生命垂危、奄奄一息。后来被非法判十二年重刑,从二零零二年到二零零四年七月被大庆监狱非法关押,经历多次非人酷刑折磨,被迫害致全身器官衰竭、全身肌肉萎缩、部份神经瘫痪、离子紊乱、呼吸困难、心脏偷停、长期处于昏睡状态,血压经常处于40─50之间,只剩一副枯骨架、活人木乃伊,监狱在张忠濒临死亡的状况下,才放他“保外就医”。


遭受大庆监狱迫害,瘦骨嶙峋、生命垂危的张忠

已生命垂危的张忠,在同修的帮助下,出狱后立即学法,继而能炼功了,一个月后身体恢复正常,张忠为避免再度被迫害,被迫只身流离他乡。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日,张忠到哈尔滨市鸿朗花园小区会友,被动力区公安分局和南岗区哈西派出所的恶警绑架,非法关入南岗区公安分局看守所,期间遭到酷刑折磨。

十几天后,张忠被劫持到哈尔滨市公安医院继续迫害。一个月后,张忠的朋友前去探视,恶警不让见,负责接待的恶警辛某说,已在医院门诊检查无病,并要了张忠父亲的电话。后据内部人说,在该医院里,张忠由一名满身纹着龙的膀大腰圆的刑事犯看着,这一切令人迷惑不解。

十几天后,即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六日上午九时左右,公安医院突然通知大庆监狱转告张忠家人,说张忠死亡。据说张忠父母亲朋当日下午三时赶到,当时医院没有给出死因及死亡通知书,并拒绝亲人见遗体,说尸检时才让见。

2、大庆朱秀敏因插播真相遭非法判刑七年

朱秀敏,家住大庆市。一九七二年出生。迫害发生后,遭四次绑架迫害,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零二年因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才三十岁的朱秀敏女士被绑架折磨迫害,遭牡丹江阳明公安局皮管抽打、沾满芥末油的抹布堵鼻孔、头上套塑料袋酷刑残害。被非法判刑七年,在恶名昭著的黑龙江女子监狱备受摧残,她曾遭受电棍电、冷冻、毒打、码坐、罚站、剥夺睡眠时间等酷刑折磨;她还被强迫做奴工、被监视、禁止去超市购物等。历经九死一生,朱秀敏女士说:“我没能想到我能活着回来!”

据朱秀敏自述:

二零零二年五月八日下午一点左右,在牡丹江火车站被四个警察绑架,在阳明公安分局,我被铐在了铁椅子上,一会儿阳明分局局长朱某某,进屋后穷凶极恶地象疯了一样打我的头,并大声地叫嚣:“为了抓你们,我们连着半个多月没睡好觉,信不信我扒光你的衣服,你认为我不敢吗?”我很坚信地说:“你不能。”他说:“你认为我不敢?”

他边说边逼近我。我大声说:“你不能。一、你是警察,不是土匪;二、我和你没有个人恩怨。我们做的这一切不是冲着你们,这你们都明白,你们明白我们为了什么,所以我相信你不能。”他象泄了气的皮球,缓下了语气,改变了态度。随后派出所的指导员来了,一直劝我很久,想用伪善套我口供。

后来绑架我的那个大个子(一米八左右),小个子(一米七左右),他们开始打我,非法审问我。小个子脸暗黑透着阴险,他把我的鞋袜都扒掉,强迫我光着脚踩在水泥地上,我的小腿被用铁链子固定在铁椅子的腿上,两只胳膊铐在铁椅子的两侧,两手被手铐铐着。

小个子拿着一根类似电饭锅线粗的皮管拧成三折,他用皮管狠劲地抽我的脚背。一边抽一边大喊大叫:专门抽你脚,把你脚趾盖抽紫抽黑,然后掉下来。他不停地抽,因我两腿被固定了,脚不能移动。

我被抽第一下时,因为太痛了,出于本能我大叫了一声,他哈哈大笑,说了一些污浊的话。我再没吱一声,他拼命打了半天,不见我有任何反应。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很诧异,停下来说:“她腿绑得太紧了,没有知觉。”于是,他放松一下铁链子又开始抽,无论他怎么死命地抽,我还是没吱声,脸上也无任何表情,我一直看着他抽打我,他慢慢停下来。

那时我痛得几乎到了休克状态,脚没处藏没处放,没有准确的语言去形容那种感觉。只是觉得时间太漫长,分分秒秒都在生与死的边缘中煎熬,那是一种痛不欲生的经历,身体承受到极限的痛苦中挣扎着,我别无它想,我只是一念:不能向他们低头,不能让他们取乐。

然后他开始抽我的腿和身上,不知道又过了多久,他歇了下来。他指着桌子上五六瓶芥末油对我说:“这些没有了,我们还有,我们准备,总结了很多经验专门对付你们,其中包括灌芥末油,还有套‘太空帽’。”他让我等着,一会对付我。大个子始终没动手,在旁边看着。


中共酷刑示意图:人为窒息

小个子把芥末油拿来倒在抹布上,捂在我鼻子上,然后迅速套上两层塑料袋。我什么都没想,只觉得宁愿死,也不愿被他们耍戏。就在鼻子捂上芥末油的那一刻,我没喘气。他们等待着,看我挣扎惊恐的表现,我一动没动也不呼吸,塑料袋没动。他们等了一会,大概意识到不对,小个子马上把塑料袋撕开,一杯凉开水从下往上冲向我的鼻孔,水又从鼻孔里流了下来。这时我才开始换气,芥末油也冲了下来。他们半天没动也没说话,我也没吱声,他们再没张罗给我用刑,只是更小心的看着我。那个小个子后来跟我说:“我打过那么多的人,从没手软过,你,我怎么也下不去手了。”

3、大庆市教师李海被大庆监狱劫持迫害

李海,男,1988年毕业于哈师大生物系,获理学学士学位,大庆市第六十四中学教师,2000年底被迫害解雇,2002年4月被劫持,2002年11月15日被大庆市红岗区法院以制作电视插播器为借口非法判刑12年,2002年12月初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二监区遭迫害。

2004年10月中旬副监狱长王英杰带队搜监,在李海住处搜到大法书等资料并追问来源,李海拒绝配合他的查问,被副监狱长王英杰关進小号,绝食近10天,因野蛮灌食口腔被插坏。

鸡西市

鸡西市鸡东县王学士因插播遭非法判刑七年

王学士,男,四十岁,家住鸡东县哈达镇东风村。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上访,在北京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两年,被劫持到鸡西劳教所。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晚上七点半,王学世在牡丹江人民公园插播法轮功真相时,被广电集团雇佣的一群打手绑架,劫持到牡丹江阳明分局进行酷刑折磨,王学世当场昏过去。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牡丹江市邪党中级法院非法判王学世七年徒刑,王学世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法轮功学员王学世出狱。

哈尔滨市

据明慧资料记载,当时哈尔滨市的居民们说,2002年4月21日晚上9点过后不久,这个电视广播切入正常节目并持续了几分钟后才被切断。还不清楚多少人观看了这个节目,但位于北京东北方向的哈尔滨是一个省府所在地,拥有350万人口。一位哈尔滨市民说电视上播放了一排排的人在炼习法轮功的缓慢动作。

4月20日晚,黑龙江省哈尔滨、大庆、双城、齐齐哈尔、牡丹江、佳木斯、鹤岗、双鸭山、鸡西等市的法轮功学员统一在各地市采取利用有线电视网插播法轮功真相录像片的正法行动。

据资料显示,哈尔滨法轮功学员刘昊明因2002年4月参与插播法轮功真相电视,被非法判刑11年。

武汉市

闵长春被以试图有线电视插播为由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六日,闵长春在小区院门,被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一处﹚黄海喆、张宁、刘华、康宝等七、八名便衣恶警,按倒在水泥地上拳打脚踢,将头踩在地上,铐上手铐塞进一“的士”车里绑架走,而后他被蒙住头,劫持到江汉区姑嫂树的“武汉市公安局大案要案审讯室”。警察用两副手铐铐住他,几天几夜不让他睡觉,轮番审讯。其间,以队长戴忠维为首的警察用铁管包上报纸、书不留痕迹的殴打他,黄海喆用开水烫他的腿等酷刑迫害。后被关武汉市第二看守所、汉阳陶家岭看守所等处。绑架时,身上多处被打得青紫瘀血,手臂严重扭伤,手、肘、膝,脚、脸严重擦伤,几年后还留有伤痕。

同年九月,在武汉市“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操纵下,汉阳区法院不法人员以试图有线电视插播为由,对其非法判刑四年,将其劫入湖北省琴断口监狱迫害。在琴断口监狱冤狱期间,狱警郑毛指使刑事犯人对他多次群殴,致成重伤,危及生命。二零零五年三月四日,在湖北省监狱总医院手术抢救,昏迷数十小时方醒。

二、《九评》问世后  云南、山东、河北、山西、江苏扬州等地出现插播

据明慧资料记载,2005年9月18日晚8点10分在滇缅边界一带,有人用定时播放设备对大陆中央电视一台和云南电视一台进行了大约半小时的插播,内容主要为《九评》。据悉,当地群众反映看得很清楚。据悉,播放信号覆盖面积很大。初步估计,大约有2万云南地区的人口清楚收看到插播内容。

另据报道,2005年8月9日晚上8点20分左右,山东冠县26频道冠县二台插播退出共产恶党的广告片;河北临西县内清河电视台也插播退党节目。

2005年3月29日晚8:30开始,山东济南市多个电视频道的日常节目中断,播出了电视片《九评中国共产党》,号召尚有良知的党员退党。济南市民反映,该插播节目持续了十多分钟。一些已经读过《九评》原作的济南电视观众表示,希望向插播电视的正义人士致敬。

2005年2、3月份,在山西省清徐县、晋城市、阳城县等地区,都有老百姓看到了电视插播的“天安门自焚栽赃案”真相,时间持续十多分钟

2006年9月23日晚,扬州有线电视频道被插播与法轮功、《九评共产党》有关内容,持续了一夜。

三、其它插播方式传播真相

1、二零一零年交通广播电台插播事件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份起,法轮功学员数次在大连交通广播电台成功插播真相。在法轮功学员讲述真相的各种方式中,电视、电台插播因其覆盖面广,收视、收听人群数量巨大,而尤其使中共恐慌。

对于大连插播事件,中共当局派出专门的工作组调查此事,前政法委头目周永康亲自坐镇大连,调动所有警力甚至部队,通过监听、监视、跟踪、排查等非法手段,布控绑架迫害通过手机及其它通讯方式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孔宪国、赵雪、史桂枝、刘吉庆、于晓艳等法轮功学员先后被绑架,孔宪国被诬判六年,赵雪被诬判五年。

2、海南、湖南乡村广播播放真相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日十一时,海南省琼中县法轮功学员成功插播琼中县某村的广播喇叭,让世人了解迫害真相:琼山县公安局、司法局不法之徒将几十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省委邪党校强行洗脑一个多月,威胁不写“三书”、不放弃修炼的一律劳教。真相广播历时四分四十五秒。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七日下午六点十五分左右,湖南省娄底市新化县一个村的广播喇叭,播放真相,让民众了解新化县法轮功学员张桂花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被警察绑架、殴打、勒索钱财的事实真相,以及现年七十岁的冷水江市法轮功学员李月娥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四日在新化县白溪镇发神韵光盘时遭绑架的事实真相。

3、利用mp5传播真相遭非法判刑

二零一三年年初,湖南省六一零收集到长沙县法轮功学员李玄刚、言虹等,用MP5“插播”法轮功真相内容的“情报”,由于“插播”一词触动中共当局最敏感的神经,湖南省公安厅国保总队将其立为省头号案件,上报中共公安部。公安部国保总局遂将此案列为公安部督办案件(代号F1307),并要求湖南省公安厅国保总队对该专案负责。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九日,在长沙市六一零公安国保统一部署下,一天之内,长沙地区出动数十警力非法抓捕言虹、李玄刚、管登洋、周德元、张新棋、姚大华、赵亚玲等九位法轮功学员。柳春霞、张灵格在此前的三月二十五日被绑架。章芙蓉与刘姓法轮功学员二人被放回、赵亚玲因身体原因“取保候审”,后含冤离世。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九日,长沙县法院罔顾国家宪法和八位辩护人的无罪辩护意见,对利用mp5传播真相的八位法轮功学员强行非法判刑言虹、李玄刚、张灵革、张新棋四人三年零六个月,柳春霞三年零三个月,管登洋三年零二个月,周德元和姚大华分别为三年。

综上所述,继长春法轮功学员利用有线电视技术插播真相后,在中国大陆各地法轮功学员前仆后继,舍生取义,慈悲救度被江氏犯罪集团和中共谎言欺骗蒙蔽的老百姓,为举世赞叹,天地动容。

上述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是出现插播的各省、市级610专案人员,而幕后真凶则是江氏犯罪集团和中共及中央六一零迫害体系。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