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老年法轮功学员屠巍蓝在范家台监狱受到的迫害

更新: 2020年03月1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长期以来利用药物、毒打等方式迫害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虽然手段很隐蔽,但仍然有一些正在被揭露出来,下面就是一例。现年70岁的法轮功学员屠巍蓝被非法判刑,2016年5月19日被劫持到沙洋范家台监狱,遭受了毒打、药物等种种迫害与虐待。

屠巍蓝是1950年出生的,湖北省黄石市黄石港区人。2015年8月6日在武汉市江岸区向世人散发与诉江有关的真相资料时,被5个城管围住并诬告报警,江岸区的上海街派出所警察赶到后,抢走他的手机和真相资料,其中一名姓胡的警察还掐住他的脖子,还有一名姓蔡的警察,这两个警察绑架了他。后来5个城管中有叫江中海、许国庆的作伪证使屠巍蓝被法院非法判刑3年。

屠巍蓝在2016年5月19日被送到声名狼藉的沙洋范家台监狱,一直到2018年1月24日才释放,在这个监狱被非法关押了1年8个多月。

刚到监狱,屠巍蓝被分到入监队,住在202房间,房间7张上下铺共住14人,一去就被罚抄所谓的“行为规范”,还罚站了一个多星期,2016年6月6日分到三监区。住在408室,那时三监区监区长叫王雄杰(40多岁,湖北省仙桃市张沟镇人,警号4244360,他以前是在四监区跟随肖天波一起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他就安排阴险毒辣的暴力犯王治华迫害屠巍蓝。

刑事犯王治华40多岁,黑社会性质犯罪,监狱里有名的顽固危险分子,枣阳人,他的江湖套路多,他被抓捕时曾偷袭6个警察。为了逼迫屠巍蓝写“五书”,2016年6月10号上午,房间里的人都出工了,王治华就对屠巍蓝实施刃具迫害,犯罪工具是十几公分长的钢针,就他对屠巍蓝喊道:过来!过来!头低下来!然后用钢针多次猛扎屠巍蓝的头部,一阵剧痛使他头昏目眩,有时痛得以泪洗面。一个月后,屠巍蓝的后脑勺疼起来还像电火烧。王治华在大热天把棉鞋放在塑料小圆凳子下面,然后把钢针就放在棉鞋里面藏起来,有时还放在凉席里面,如果有人动了他的这些东西,他知道后就会骂人,大发脾气,很愤怒。有的钢针是带钩的。王治华说要屠巍蓝好好“配合”他,在厕所里,还多次用拳头毒打屠巍蓝。

恶犯王治华还炫耀式的告诉屠巍蓝他迫害了17个法轮功学员,他自己说还用钢针对赵虎迫害过,还有一个有名的知识分子被他迫害成脑残……等人。屠巍蓝住在三监区408的时候,生产区守厕所的犯人张涛(汉川人,30多岁),还威胁屠巍蓝说,不转化要用钳子拔他指甲。

因为屠巍蓝拒绝写所谓的“转化五书”,王治华和另外两名云调犯杨雄和张郎(浠水人,20多岁,长得很结实,云南调犯贩毒的)多次毒打屠巍蓝。每次都避开监控器毒打,有一次屠巍蓝的上门牙右边第一个牙被打掉,还打损一个,不久也掉了,右耳也被打坏了失聪,还时常从里面流脓,还有眼球受伤眼球肿大,视物都很模糊。个子不高的警察廖毅说这种暴力行为可以关禁闭,但掌握实权的监区长王雄杰等人包庇,最后就不了了之。也有警察对这些犯人的暴力行为消极敷衍,为了工资奖金不敢得罪监区长王雄杰及监狱的,有一次屠巍蓝向晚上值班的警察杨医生(也是监狱唯一的牙科医生)反映,他从办公室出来说:等一会儿,就迅速把屠巍蓝推进监室,自己就走进办公室就再也没出来了。

恶犯王治华等人还在车间用做磁环用的金属盘猛摔猛敲在屠巍蓝面前的水泥地上,制造噪音,使他的心脏都受不了这种剧烈噪音的刺激。王治华在车间是事务犯,对产品后线地盘进行检测,他们这些事务犯做的事很轻松,还可以拿表扬减刑,也不用加班,只有充当狱警镇压他人的工具和有关系的犯人才能做事务犯。有时监狱警察医生来装模作样的巡诊,屠巍蓝向狱医反映身体受到的迫害,他们就围住医生,起哄,甚至威胁医生。

屠巍蓝后来从408搬到305号寝室,进门左边是衣柜,衣柜挨着第一个铁架高低床的下铺是犯人张郎,第二个下铺是受害者屠巍蓝,第三个下铺是刑事犯庹福成,屠巍蓝对面铺位是邹春松,睡下铺的人都是要关系的,王伟红是在庹福成的上铺。犯人邹春松(30多岁),他就直言不讳地说:屠巍蓝承受了3级毒,该犯人也在2018年回家了。张郎把305号整个监室都控制了,寝室长龙海是他的老乡,不愿参与此种迫害,就被调走了。

三个多月的迫害使屠巍蓝的身体越来越差,耳朵,眼睛,头部,被打一直疼痛难忍,他要求到沙洋局医院检查身体,同时也开始写材料向上揭露他们的恶行。结果恶犯们就开始用药物毒害他,达到灭口的目的,2017年9月-2018年1月,前后4个月断断续续下毒。王治华有一个长方形盒子,里面有玉米,干花生壳很饱满的,好像是发酵试剂,黄褐色,时间长了有时变成黑色,有可能会把这些试剂涂抹在钢针上,再用毒针扎屠巍蓝头部,隔壁监室有个犯人外号叫“喉包”的,就打抱不平的说:“王治华你搞的么鬼家伙,这个气味这么难闻!”“你真要不得!”王治华就背对着屠巍蓝,手里拿着钢针,恐吓“喉包”不准多嘴,他马上说“我不敢了,我不敢了,我家有老有小,我还要回去照顾他们”,这名犯人40多岁,口音好像是武穴、罗田的,王治华后来一直控制他,直到“喉包”离开监狱。有时天蒙蒙亮,就有人说,好重的毒气呀,出工时再问他们时,他们就不敢做声了。

有一次,三监区犯医何伟带屠巍蓝去医院检查身体,屠巍蓝一说有人对他下毒,当时看病的狱医警察张颖(以前在四监区迫害法轮功的指导员,40多岁,身高1.7米左右)马上就不给他看病,态度大变,很不耐烦,要走。有一次张郎去医院拿了4、5包像洗衣粉那么多的粉子,不敢拿回监区就让王治华拿。在屠巍蓝被释放的前两天,很重的毒气还从棉絮里的粉子里飘过来。

有一次屠巍蓝睡到半夜,醒来却在地上躺着,围了几个人,不知是他们故意乘他熟睡拽到地上吓唬他,还是药物中毒昏睡中跌落到地上被他们喊醒。

王治华还说另一名外号叫“大霸王”的刑事犯没用,为什么呢?因为当时有一名法轮功学员叫何建国,50岁左右,个子瘦小,因为不转化每天毒打折磨他,晚上还不让睡觉,白天还被强制去车间,就被关在车间宣鼓员王欢的房间迫害,日日夜夜没完没了被迫害,在2016年6月28日早晨6点多出工时,何建国一头撞在生活区院子打篮球的铁柱子上,血流了一地,警察知道了就让人用一个平时拉货的平板车,上面是木板,把昏迷不醒的何建国扔在木板上,一路颠簸的用这个平板车拖到医院,向对待物体一样极其冷漠,后来被送到荆门医院抢救过来,头部缝了十几针。迫害他的牢头狱霸就是外号叫“大霸王”的刑事犯,当时几百人都目睹了这令人震惊的一幕。后来害怕被调查把他们几人就调到新成立的一监区去了,9监区的教导员罗平(警号4244607)任新成立专门做缝纫的一监区监区长。

下了毒后,王治华还把301监室的苏亿良等3个人找来商量密谋,晚上他们几个很早就睡觉,晚上屠巍蓝一旦咳嗽,他们立即跳下床,半夜把屠巍蓝围住跃跃欲试要打,屠巍蓝说:不让我咳嗽,那么能不能开窗户,结果他们也不让开窗户,他们就是想在屠巍蓝晚上睡觉时下毒破坏他的神经系统,此时,走廊还有看守,时间是凌晨1点钟,有的看守同情他不久也被调走了。

中共在“转化的实施方法”中,毫不掩盖地宣称:“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之目的”。明慧网以前揭露的下毒案例:“二零零八年,十月九日凌晨,大概两点多,监狱监区走廊的铁门响了一下,吵醒了我。一名值班狱警走进监区关押犯人的楼房,与值班的事务犯人马俊,嘀咕了几句。过了一会儿,事务犯人马俊以为我早已熟睡,便鬼鬼祟祟的溜进我的休息室内,拿出一小包粉状药物,悄悄的往我的水杯中倾倒,一会儿,他又拿出一种液体药物往我的水杯中喷射。当时目睹这一幕,躺在被子中的我,不禁大吃一惊……”“湖北枣阳法轮功学员熊绍绪,六十多岁,十分坚强,在看守所时,已经被折磨得眼睛,耳朵不好用。熊绍绪到监狱两个月,不配合邪恶,有一天,包夹罪犯叫嚣‘把他搞傻,把他搞傻’。果然,夜深两点多,值班事务犯张新龙,向他水杯中下毒,有学员不想让他们的迫害得逞,早晨就告诉了他,不要喝水。后来又发现夜深,值班事务犯金双星、包夹罪犯高正早,联合向熊绍绪的咸菜瓶中下毒,早餐时,该学员将熊绍绪的菜踢到床底下去了,阴谋没有得逞。” 这一幕幕是二零零八年十月发生在沙洋范家台监狱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区,见证者是从该监狱有幸活着出来的法轮功学员。马俊是王雄杰(当时是四监区副教导员)的亲戚,家住湖北仙桃市龙华山办事处钱沟路,因投毒罪、故意伤害罪判刑十五年,他在部队服役时也是专搞药物工作的。监区及监狱利用马俊的犯罪经验给法轮功学员下药多年,致死致残多名法轮功学员。邪警为此给他多次减刑合计超过五年。在社会上马俊为自己私利下毒被判刑,在监狱替中共下毒却被减刑,这真是对中共监狱这个“特殊学校”的莫大讽刺。

为什么有的法轮功学员回来没有多少天,就离世了,很可能被以各种方式下过慢性毒药,尤其年龄大的学员离世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黄冈市郑捍东、荆州市陈启季、襄樊市邢光军、黄冈市江中银、孝感市郭正培、黄冈市郑忠、武汉市刘运朝、浠水县王正安、武汉市康佑元、通山县王邦基、监利县李大尧等至少11名老年法轮功学员都被范家台监狱先后迫害致死。有的在监狱就迫害致死,有的回来没多久也都离世。三名法轮功学员——枣阳张明启、十堰王玉超、武穴郭春生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范家台监狱至今仍非法关押20多名法轮功学员在被迫害,我们在此紧急呼吁有正义良知的世人和国际人权组织关注范家台监狱法轮功学员的人身安全,也请法轮功学员的家属经常去会见亲人,以减轻迫害、揭露邪恶和制止迫害,让你们的亲人能正常、健康走出范家台监狱—这个21世纪邪恶的集中营。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信息:
地址;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县洪岭大道范家台特5号3区 邮编:448200
监狱长:庄广陵
政委:马智勇
纪委书记:谢毅
政治处主任:陈贻洲
政治处副主任:唐亚峰
副狱长:简尚荣
教育科:刘悟刚(科长)王辉 周亮 吴光权
狱政科:肖正法
狱侦科:沈建军 曹琳
特警大队:陈兵 李立利
报刑指导办公室:蔡红丽 陈丽华 李梅
刑罚执行科:徐平 江喜
生活科:肖天波
出入监区:石立宾(区长) 丁成河 龚友松 武建平 陈武 何凯 黄洋
一监区:罗平(区长)杨乾隆 刘宽 陈敏
二监区:罗俊(区长)查存军(教导员) 程皓 黄光敏
三监区:王雄杰、廖毅、黄高龙 徐前进 范俊儒 杨闯、郑雄 张红庆
四监区:徐宏(区长)陈珍明 朱晓冉 王海龙 周玄
五监区:祖剑 陈亮 成可滨 曹滨 李亚洲
六监区:黄晓涛 姚斌 别燕青 刘博文 刘志 周宇 李军 何向阳
七监区:马卫兵(区长) 钟源 桂豪 吴伟 张毅
八监区:王亚 付存国 陈祥 王哲 汪维
九监区:王乔(区长)李勇 胡浦高 孙志坚 赵飞 郭勇 罗炎山 汤瑞
其他监狱警察:曹洪 李杰 曹滨 余帅 曹苏涵 张光旭 陈建华 付百放 黎祖林 李军 张书军 李伟 孙闽 张建国 杨必胜 朱畅 李昌平
祖剑:13972881625 罗平:13597878987 刘悟刚:13971846804 0724-8570016 王飞:13810682359 李明:13972881189 李科长:13972881238王雄杰:13986960827 熊祖勇:13972881619肖天波:13972881228
监狱电话(区号:0724):8570035 8570023 8570016 8570067 8562210 8570071
8570002 8575193 8570457 8575505 8575503 8575501 8575502以此类推
检举、监督号码:0724-8570010
范家台纪检监察室0724-8570006
驻监监察室0724-8570112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