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议员:中共强摘器官如同纳粹罪行(图)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五日】据自由亚洲电台三月十一日报道,中共近期宣布,人体器官捐献和移植数量均居世界第二位。那么,这些器官究竟从何而来,再次引起外界的关注。

'图1:三月十日,美国新泽西州共和党籍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在会上谴责中共从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身上强摘器官'
图1:三月十日,美国新泽西州共和党籍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在会上谴责中共从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身上强摘器官

三月十日,总部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中国项目研究员、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博士罗伯逊(Matthew Robertson)发布最新研究报告,报告收集了来自中国三百多个医院的相关数据、中共内部讲话和通知、临床医学论文等资料,并查证了中共当局对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人的验血和医检等证据,发现当局从法轮功学员和良心犯身上,以法外方式获取器官是最合理的解释。

文章说,美国新泽西州共和党籍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教授郭丹青(Donald Clark)等人也出席了这场题为“政策论坛:中国的器官采购和法外处决”研讨会,他们呼吁美国以及各国政府、医疗机构、人权组织等开启全面的调查和行动,以终止中共当局非法强摘人体器官的罪行。

一九九六年,时任议员克里斯·史密斯、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和弗兰克·沃尔夫(Frank Wolf)等人,就曾出席美国国会就有关中共当局强摘人体器官问题举行的首次听证。当时,两位中国医生周维彰(zhou weizhang,音译)和钱晓江(qian xiaojiang,音译)也出席作证,他们告诉史密斯议员,有时器官拥有者会被直接杀掉,有时会做手术。

史密斯议员认为,罗伯逊这份经过仔细调查,确保内容翔实的报告,给中国器官强摘的议题提供了一个支点:

“这种骇人的、纳粹式的行为现在成为主流,特别是对那些异见分子、中共当局厌恶的人,比如法轮功学员、维吾尔人等。”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副主席马恩扎(Nadine Maenza)表示,自二零零七年后,该委员会在每一年的年度报告中都会提及中国的器官强摘,而罗伯逊的报告为中共侵犯信仰自由提供了新的证据:

“几十年来,我们知道中国政府从法轮功学员和良心犯身上强取器官,我们呼吁美国政府完整彻底地调查所有的指控。在二十一世纪,器官强摘不应该存在。”

早在二零一九年六月,由“终止中国滥用器官移植国际联盟”(International Coalition to End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 ETAC)设立的中国法庭(China Tribunal)就做出裁定,英国律师尼斯(Sir Geoffrey Nice)最终宣判,中共犯下了谋杀罪和群体灭绝罪形:“毋庸置疑,在中国,强制摘除良心犯器官已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涉及非常多的受害人。法轮功学员向来是器官供应来源,而且很可能是主要来源。”

'图2:挪威法轮功学员在挪威首都奥斯陆中心以模拟表演的形式展示摘取人体器官'
图2:挪威法轮功学员在挪威首都奥斯陆中心以模拟表演的形式展示摘取人体器官

废除摘取死刑犯器官后 器官捐赠暴增?

史密斯议员还指出,尽管缺乏可靠数据,但外界估计全中国每年的商业化器官采集在六万到十万之间,而全球通过合法医疗手段获得的器官移植只有十万左右。

发布报告的罗伯逊研究员也发现,二零零零年之后,中国的器官移植开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递增,用中国西南部一所军医大学外科医生的话来说,就是“雨后春笋般增长”。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四短短四年内,中国的肾移植手术上升至近五倍,肝移植增加至近二十倍,心移植增加至十多倍,而肺移植数量则上升至近二十五倍。

罗伯逊所调查的十个医院每年大约可以进行一万四千多个器官移植手术,而全中国居然有一百七十三个类似的场所。

'图3:三月十日,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中国项目研究员罗伯逊(Matthew Robertson)发布最新研究报告,搜集中共当局从法轮功学员身上以法外方式获取器官的证据'
图3:三月十日,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中国项目研究员罗伯逊(Matthew Robertson)发布最新研究报告,搜集中共当局从法轮功学员身上以法外方式获取器官的证据

但中共当局对此的解释反复无常。在二零零六年之前,中共坚称器官捐赠只来源于志愿者;之后改口为,来自合法执刑的死刑犯。直到司法改革使得中国死刑犯数量不断下降,当局又在二零一五年正式废除使用死刑犯器官后宣称,公民自愿捐赠已经代替犯人成为器官移植主要来源。

中共官方数字显示,二零一五年,也就是禁用死刑犯器官的第一年,中国公民器官捐献人数从二零一四年一千五百例上升到二千七百六十六例,二零一六年增至四千零八十例,二零一七年为五千一百四十六例,二零一八年为六千三百零二例。

而罗宾逊对相关数据进行统计分析后认为,中共官方的这些数据是按照某种数学模型伪造出来的人工数字,其中必然还存在第二个隐藏的器官来源。

此外,中国的肝移植器官可以在二十四小时至七十二小时内进行急诊移植,或者仅需等待数天或数周,这暗示中国有以血型分类的活体肝脏库,可以按照病患需求予取予夺。

史密斯议员认为,巨大的器官移植规模离不开中共最高层的政策支持:

“用于器官移植的庞大基础设施和医疗人员配备,早于中国计划使用自愿捐赠系统,看来这个体系是邪恶而且早有预谋的,这台死亡装置似乎享有中国的最高支持。”

按需供给的活体器官库: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人。

罗宾逊研究员指出,中共强摘器官的对象从访民到乞丐无所不包,其中最庞大和最弱势的群体是良心犯,包括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人等。而镇压法轮功的中共高官郑树森和王立军二人,都在器官移植研究方面有所建树。

史密斯议员表示,证人的陈述、大量的移植手术、短暂的等待时间都清楚地表明,中国器官来源于活人,他们被像牲畜一样对待,留着一口气,直到配型成功:

“讽刺的是,信仰犯因为健康的生活方式成为更好的器官捐赠者。‘中国法庭’报告中的狱警证人提到,疾病或者身体不健康是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唯一救赎。这位学员有二十四或二十五个更为健康的朋友,都被杀死之后取走器官。”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