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张家口市原看守所所长崔卫东被举报

发表时间: 03/18 07:25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崔卫东,今年66岁,原张家口市看守所所长,现已退休。从一九九九年元凶江泽民迫害大法以来,崔卫东正邪不分,积极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他任张家口看守所所长期间,多位法轮功学员在张家口市看守所遭酷刑折磨、毒打,因不背监规,法轮功学员被戴脚镣、被砸死手铐,被威胁、恐吓,野蛮灌食。崔卫东曾参与直接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

一、崔卫东个人及家庭信息

崔卫东,CUI,Weidong,男,生日:一九五四年二月九日
身份证号码(明慧网存)
出生地:河北省张家口市桥东区
工作单位:河北张家口市看守所
职务:张家口市看守所所长
崔卫东的妻子:单海韵,SHAN,Haiyun
崔卫东儿子:崔亮,CUI,Liang

二、崔卫东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迫害致死案例一

'宋翠玲'
宋翠玲

二零零二年五月五日,张家口法轮功学员宋翠玲因去北京证实大法,被绑架,身体被摧残到极限,小便失禁,当天押回张家口,再次关进张市看守所,宋翠玲绝食绝水抵制迫害,看守所把法轮功学员当作犯人对待,强迫她劳动,同时让刑事犯辱骂、殴打她。五天后,宋翠玲晕倒,生命垂危,120急救中心医生检查说,血压升高,急需输液治疗。警察却说,这儿哪有输液条件?医生只给打了一针,喂了一片药,并没有给她真正的治疗和采取相应措施。第九天,宋翠玲昏迷不醒,昏迷的第二天就起了褥疮,第三天,明德南派出所所长宋全林带轻工医院的一男一女去灌食,在人已经不行失去知觉的情况下,他们不但不给宋翠玲做任何检查,反而强行用小指头粗的管子从鼻孔插进胃里灌食,宋翠玲毫无反映,宋全林却说:“就她,装死!”他们便扬长而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宋翠玲生命已危在旦夕,草菅人命的明德南派出所所长宋全林和狱医刘淑萍根本不予重视,狱警也毫无人性的说:“活该,有气躺着,没气抬出去,反正这离火葬场近。”他们连做人的基本良知都已泯灭。宋翠玲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最后发展到食水不进。就这样,他们还关押不放。

五月二十日,在他们走后的第四天,上午十一点四十五分,一位学员发现宋翠玲已停止了呼吸,看守所把尸体运到251医院,下午一点三十分,明德南派出所才通知家属,并欺骗家人说抢救到十二点四十分。

宋翠玲在张家口市看守所咽气后才送张家口251医院,在宋翠玲病危弥留期间,张家口市看守所并没有采取任何有效的医疗措施进行抢救,而是纵容明德南派出所和狱医刘淑萍对生命的漠视和践踏行为。对宋翠玲的死,作为张家口市看守所所长崔卫东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迫害致死案例二

'杨玉芳'
杨玉芳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六日,杨玉芳和学员在桥东宁远堡住处被劫持到桥东刑警三大队,非法审讯数日后转到张家口市看守所关押。杨玉芳绝食抗议迫害关押,期间出现尿血、手指甲盖、脚趾甲盖均变黑、精神恍惚等症状,人已不能站立行走生命垂危,但桥东分局局长闫志有、桥东刑警三大队、张市看守所所长崔卫东、狱医刘淑萍视百姓生命为草芥,既不放人也不予治疗。在看守所,白天把她拖到放风场冷冻,晚上拖回睡在水泥地上。在绝食反迫害的第二十八天夜里,杨玉芳神智不清,遭到犯人的打骂和泼凉水。第二天六月十四日上午,狱医检查确定杨玉芳已无脉、无血压,上午十一时才将她送至第五医院。六月十六日中午十二点五分死亡,已送火葬场。对杨玉芳的死,张市看守所所长崔卫东、狱医刘淑萍难辞其咎。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迫害致死案例三

'付桂菊'
付桂菊

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二日晚上,张家口市女法轮功学员付桂菊等在一老年法轮功学员家学法时,被张家口市桥西公安国保大队长钟森林、国保局副局长张一凡、新华街派出所所长孙瑞、明德南街派出所所长孟刚等邪党人员绑架,关押张家口十三里拘留所,付桂菊绝食反迫害于生命垂危时,五月二十一日接回家中。六月四日上午,在付桂菊回家仅两个星期,身体还未恢复,桥西公安分局警察、明德南派出所所长孟刚、副所长郭龙与一戴眼镜的胖子和一警察从家中再次绑架了付桂菊,关押张家口市看守所。付桂菊再次绝食反迫害,期间遭受野蛮灌食,六月十八日,付桂菊已绝食十五天左右,已超出人的生理极限,张市看守所所长崔卫东、狱医刘淑萍未采取有效抢救措施,付桂菊在当天突然倒下,死在看守所。

直接被迫害致死案例四

'王贵斌'
王贵斌

河北省张家口市万全县洗马林镇法轮功学员王贵斌,于二零零六年九月一日被万全县公安、国保、洗马林镇派出所、村委会不法人员绑架,送张家口市看守所迫害。王贵斌在张家口市看守所关押时,多次验血。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四日王贵斌被拉出牢房,说是插管灌食,犯人听到王贵斌极其痛苦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喊叫声、声音非常大,王贵斌于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四日深夜一点死去,到底是怎么被迫害死的,是灌食?还是被其它方式折磨致死?王贵斌死后,不让家属看遗体,直接火化。

据与王贵斌在一起被关押过的犯人说:看到王贵宾的胳膊弯曲着举着,身体是极度扭曲的,一看就是在极其痛苦中死去的。警察声称王贵斌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五日凌晨一点死亡,却不让王贵斌妻子看尸体。王贵斌从二零零六年九月一日被抓到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四日深夜被迫害致死,在张家口市看守所仅仅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一个鲜活的生命就永远的离开了亲人。

迫害致死案例五

'闫海'
闫海

河北省张家口怀来县法轮功学员闫海,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日,因发真相资料被怀来县公安局、怀来县土木派出所、怀来县刑警队非法抓捕关押怀来县看守所。期间遭受严刑逼供,包括诱导、恐吓、欺骗、打背铐、抖铐、用注射器往鼻子里灌药水和芥末油,用手摇电话电击等残酷刑罚,酷刑折磨时间长达三十多个小时,使他的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损害和精神摧残。

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五日闫海被非法判刑八年,十一月十四日在其身体被折磨的极度衰弱的情况下,被送往河北省张家口市看守所继续关押,张家口市看守所既没有拒收,也没有给予及时治疗。十一月二十二日看守所看见人已奄奄一息,这才把他送到张家口二五一医院,两天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闫海被迫害致死。闫海遗体呈漂白色状,连口、舌都是惨白的,连医生都难以解释全身漂白的原因,他们对闫海究竟施行了怎样的迫害手段至今尚无知晓。

迫害案例六

仅我们知道的从张家口市看守所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到家不长时间死在家中的法轮功学员有:王爱玲、张志根、张玉珍、孙玉梅、王俊梅、刘丽英,崔金香等。

迫害案例七

张家口市看守所所长崔卫东积极配合公检法,亲自主动参与往监狱送法轮功学员,其中包括法轮功学员白俊杰。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九日晚七点左右,在外长期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白俊杰回家探望被迫害生病的丈夫时被绑架,非法审讯关押白俊杰半天一夜后,又将她送市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看守所内恶警指使犯人用各种手段对她迫害,每天睡在潮湿冰冷的水泥地上,不给被子冻的两腿麻木。在绑架关押白俊杰不长时间,用破棉被将她抬到看守所的一间屋子里,强行对她非法审判,判刑七年。在白俊杰被迫害的血压高达220毫米汞柱持续不下的情况下,张家口看守所所长崔卫东直接开车,并给监狱警察请客送礼硬将白俊杰塞进保定监狱。致使白俊杰丈夫受惊吓,血压升高,之后瘫痪在床。白俊杰在张家口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六次。

迫害案例八

张家口市看守所指使、纵容、包庇刑事犯对法轮功学员犯罪。

一九九九年九月十七日,法轮功学员贺化钧因到人民公园炼功被非法关押张家口市看守所,期间看守所警察指使刑事犯姚斌毒打贺化钧,姚斌每天都用木板抽打贺化钧,致使贺化钧臀部大面积黑紫、瘀血,牙齿被打的松动.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二日,法轮功学员易卫平进京上访再次被刑拘,在看守所,狱警纵容犯人姚斌连续几天毒打易卫平,用半寸厚的木板狠劲抽打他的臀部和大腿,直到板子横飞,他的下半身全是血点。而张家口市看守所对刑事犯姚斌打人没有任何处罚,置之不理,视而不见。

迫害案例九

二零零一年十月三十一日,周桂梅去北京证实大法,被绑架到北京交通看守所,非法关押半个月,转押张家口市看守所。在她绝食抗议中,所长崔卫东往她头上浇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二零零一年十月,法轮功学员王晓明在看守所绝食抗议迫害,所长崔卫东指使狱医刘×、指导员郭某某及几个彪形犯人强行野蛮给她灌食,致使她的鼻侧骨、右眼边骨损伤。

据不完全统计,我们仅知道的曾经多次反复被张家口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有:

王爱玲,杨玉芳,闫海,张玉珍,史玉焕,王忠,刘朝红,王晓明,温宽,白俊杰,高玉珍,陈爱鸿,王志军,赵文兰,茹建斌,李军,郝玉娥,冯小东,姚桂莲,苗傳增,姜春梅,李玉英,梁福清,梁彦青,王怀,郑建芳,王秀,王丽华,赵晓露,方秀珍,周桂梅,纪秀梅,陈学,胡淑华,刘炳香,尹丽华,郭淑英,张贵福,王新宇,陈丽清,陈记,尹卫兵,张晓军,安利清,霍慧玲,吴兆岭,易卫平,闫爱英,岳玉崎(岳玉歧),殷姓法轮功学员,赵姓法轮功学员,程秀娥,付桂菊,安淑芬,路明金,宋俊英,白颖莲,张润花,秦月林,段桂芳,李冬梅,刘和军,贺化钧,刘建军,陈德胜,韩义,孟秀兰,林香梅,范亚雄,史安芝,张宝库,戈耀兰,白玉荣,付秀清,王秀英,任强,温萍,高仕萍,刘海玲,郭培香,沈振芬,李树娥,李步枝,王凤英,李继荣,孟金枝,戴素花,王秀兰,杨凤果,郭美花,宋瑞娥,刘玉文,杨风英,温宽,王润莲,张仲利,李金贵,梅月枝,梅俊昆,李和健,张玉珍(大境门),董尔仁,陈德永,李月春,高改祥,张志根,魏枝梅(其实在张家口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过的张家口地区法轮功学员太多了,被迫害没上网曝光的还有很多)。

举报张家口市看守所所长崔卫东,把其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公布出来,惩治不是根本目的,而是警示那些目前还在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公检法、“610”、政法委等政府部门工作人员,要引以为戒,现在回头、弥补,也许还有机会,如若不以为然,一意孤行下去,在下一步人类即将面临的大清算、大审判到来时,一切为之已晚,那将是最可怕的结局。

但这不是法轮功学员愿意看到的,法轮功学员千辛万苦,受尽磨难,为的是救度世人,而中共才是真正的西来邪灵,是被西方撒旦魔附体的魔教组织,是真正的往地狱拽人、毁人。人一旦声明退出(即三退,小名、化名就行),就不归邪灵管,才能得救。法轮功学员告诉你们的是真相,望你们珍重和三思。

'崔卫东'
崔卫东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