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塘边发生的奇迹(外两则)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日】

鱼塘边发生的奇迹

文:大陆大法弟子

我们这里的鱼塘实行“赌杆”,就是钓鱼的人每天给鱼塘老板100~150元,钓的鱼多少都归自己所有,也可以再卖给鱼塘老板。基本上他们钓得的鱼都赚不回那个赌杆的钱,甚至坐了一天也钓不到一条鱼。但是钓鱼的人往往上瘾,宁可赔钱也来钓,乐此不疲。

因为钓鱼的人坐的时间长,可以深入给他们讲真相,所以我会时不时去鱼塘边去跟钓鱼人讲真相。然而,发生了我始料不及的事。

一天下午,我来到鱼塘边,和一个钓鱼人聊天,很快讲到真相内容。这个人都已经坐了大半天了,也没钓到一条鱼,有点垂头丧气。可是,我和他讲真相不长时间,他的鱼竿就开始频频有鱼上钩,看的出他有抑制不住的惊喜,同时更相信我说的真相。半小时左右,在我给他讲完真相,做了三退的时候,他已经钓上来四、五条鱼了。

我心里虽然为他得救高兴,也有点为那些鱼难过。后来我悟到,也许是那些鱼为了让他得救,宁可赴死也甘心情愿;或者那些鱼也因此得救了;或者是师父在帮我,演化出来的鱼,促使那钓鱼人得救。这种现象在同一个鱼塘,我遇到了五、六次了。

其他的钓鱼人亲眼看见我讲真相时,给钓鱼人带来的奇迹,也很愿意让我站在他身边。

有一次,一个年轻小伙子,我给他讲的真相,他很相信。一杆甩出去不久,竟然钓上来两条鱼(鱼线上拴了两个鱼钩),他惊讶的不行!

还有一次,一个钓鱼人实在是感激我给他带来的“鱼汛”,非要跑回到车上拿塑料袋给我装几条鱼,我赶紧谢绝离开。

我想,我们虽然肉眼看不见人们听真相求得救这件事有多么急迫重要,但是从这些奇迹中,我可以感受到。以后应该更加抓紧讲真相救人,不辜负师父的期望和众生的盼望。

惊动

文:大陆大法弟子

我在一个私立学校教书,有一个男生淘气的出格,经常偷同学的东西吃,故意损坏同学的文具,学校几次劝他退学。他妈妈愁得没办法,只好辞去工作,住在学校陪读,上课也经常跟着坐在他旁边,看着他。

可是只要他妈妈没在,他又管不住自己了。一次,把粉笔头丢在我头上,还有一次,把上课偷吃的桔子籽喷在我眼镜上了。淘气过后,这孩子百般辩解,还委屈的不行。真是个让人头疼的孩子。

我想也许只有大法能改变他。我找机会和他聊天,他说他是控制不住自己,看见别人的东西就忍不住去拿来吃,还说他小时候,在家中别墅的地下室里,看到过奇特的生命踢他一脚。他妈妈找人看过,也说这孩子可能有别的灵体干扰。我就给他讲大法的真相,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很认真地记下了,反复念。周末回家洗澡时候也念,突然看见一个白影从眼前闪过,把他吓一大跳。

自那后,他很快就发生变化,不想偷东西干坏事了,看见蚂蚁虫子之类的,也不会象以前那样想方设法弄死。

一天,他对我说想学炼大法,我告诉他先不要着急,需要他妈妈同意才行。我就找机会给他妈妈讲真相,把明慧真相视频等内容放在播放器里给她看。没过两天,她儿子急不可耐地告诉她妈妈要跟我学大法,她妈妈倒是很爽快地同意了。我说你和他一起学吧,她也很开心地答应了。

没想到,她还没有正式开始看师父讲法录像,刚刚四十来岁就要停经的她月经就突然不正常,量很多,时间长。等周一来上课的时候,她就一脸困惑地告诉我刚刚发生的一件奇事:

她丈夫现在缅甸。以前,她和丈夫在缅甸认识了一个在山里修行的人,这个人的师父已经过世了。一天,这个师父托梦给修行人,让他转告她的丈夫,说她生病了,赶紧让她上医院。她丈夫从缅甸给她打电话,问是怎么回事。

她很奇怪这事。后来,她悟到,她一动念要学大法,竟然惊动了似乎不相干的生命来干涉。她学大法的心很坚定,很快她的月经正常了。她以前在佛教中搞不明白的事都在学大法中豁然明白了,她说,以前对天询问的上师终于有了!

我以前看《西游记》的时候,不明白为什么唐僧要去西天取经,有那么多妖魔鬼怪事先都知道,一路上给唐僧师徒制造了那么多魔难。从这件事情,我明白了,原来人动一念,特别是修炼的真念,在另外空间里真的是了不得的大事!有那么多生命都在注视着人的一思一念!

名字天定

文:大陆大法弟子

一个本来信佛教很多年的新闻记者,因为文笔好,被当地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调去写诽谤大法的文章。自从她干了这个工作,就开始出现乳腺炎等问题,乳房溃烂,全身发冷,有一点风都感觉骨头疼,大热天都得把窗关的紧紧的。

她四处求医问药,各大医院都去,也没治好。没办法,她听说改改名字也许有用,就去找了一个高人。那个高人翻着古书,告诉她说,她的名字不能改,因为她的名字是天定的,新传出的一个佛门的师父还在管她。她很疑惑地回来了,继续在病痛的折磨中度日。

后来她明白真相的丈夫带她去找一个大法弟子。这个大法弟子把真相一讲,她一下子就明白了,对自己写过的诽谤大法的文章懊悔不已。她随后就把五套功法学会,并请了大法书。当天晚上,她在宾馆里炼第一套功法的时候,乳房溃烂的地方脓血喷出来,伤口很快封口结痂。

她回去后,就把“610”的事辞了。不到一个月,她打来电话,高兴地说,她在外面旅游呢,都爬了两座山了,人也变的非常年轻,朋友还问她是不是去做美容了。

后来,她陪以前的一个病友去北京复查,她在宾馆里炼功,那个病友问明真相后,也跟着炼,刚刚炼完第一套功法,鼻血喷出来。这位病友的身体也迅速康复。

我悟到,师父给每个应该得法的人很早就做了安排,旧势力也给做了一套安排,只是非常恶毒,把她安排在大法的对立面上。很多公检法人员也都是很高层次下来的生命,如果不去针对他们讲真相,他们真的就要失去这万载不遇的得救机会了!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