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打真相电话、营救同修中提高

更新: 2020年03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四日】最近几年来,我坚持出去用手机拨打的方式给有缘人讲真相,办事时碰见有缘人,也面对面讲真相。从二零一八年秋天开始,我开始参与营救同修的项目。下面是在这两方面的修炼心得。

一、在手机拨打的过程中提高心性

我坚持手机拨打讲真相有好几年了,每次电话讲真相大约一个半小时,一般情况能劝退三~六人,有时退一~二人,偶尔也碰到没有退的,我都不动心,以讲清真相为目地,有时对方不明白真相就多次拨打。手机拨打中什么人都能碰到:感激的、赞扬的、骂人的、挖苦的、威胁的、要钱的、要举报的等等,我记住时时向内找,在这个救人的过程中及时修去人心,用法来归正自己,用更纯净的慈悲心去做好。

一次我拨打电话接通后,一位女士听完我讲真相,说她是党员,我给她取个化名退党,问她同意吗?她只是含糊其辞的“嗯”了一声。随后她问我法轮功怎么炼,她想了解,想学功。当时我心里也有疑虑,心想炼功怎么能在电话里教的清楚呢?我发了一念,不管她是谁,都是要得救的众生。我耐心的跟她介绍了一些法轮功的功法功理,希望她能自己上网下载大法资料。正说到此时,她得意的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公安局的,正在上班,已经把你的电话录音并定位了,而且已经通知你所在地的公安来抓你了。”我听到后马上正念否定,心里也不怕,只觉的她太可怜了。我正告她:“你是定不到我的位的,我是修佛的。你千万不要这样做,对你不好。你知不知道迫害佛家弟子,罪业很大?你知不知道文化大革命那些被中共利用来破坏佛法、毁经破庙、迫害佛弟子的人,最后没有一个有好下场,连子孙都会跟着遭殃的。法轮大法是佛法,千万别参与迫害。”一番劝善肺腑之言,她明白的一面被唤醒了,她说之前已经通知对方出警,可能很快就会到了,让我马上离开。当时我想起师父经文中所讲:“层次是由心性所决定的,也就是说使用功能时正念要强。心里对邪恶的害怕或运用功能时心里不稳、怀疑会不会起作用等不良心理,都会影响或干扰功能的作用。”[1]我心里没有害怕,只想谁听到我讲真相的录音谁得救,然后平静的离开。

后来我跟一位天目开着修的同修交流这次拨打电话的经历,当我说出“你是定不到我的位的,我是修佛的”这句话时,她看到从我口中发出来是一种象功一样的东西。她的所见使我对师尊讲的这段法理有了更深的领悟,更坚定了正念。谢谢师尊的慈悲鼓励和加持!

要做好手机拨打讲真相项目也不容易。每天按部就班,有时也感觉象完成任务一样,时间长了容易流于形式。而且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邪恶的力量虽然已经少之又少,但邪恶为了弥补力量的不足,表现的也越来越疯狂。现在电话卡封卡、电话监控加剧,而且三退语音真相电话打了这么多年,有些众生多次听过真相,有的一听就挂电话,再打过去就被拉入黑名单。是什么障碍了众生摆脱邪灵的捆绑?我悟到要改变这种不正确状态,就要多学法,在学好法的基础上,才能做好救度众生的事,因为正念来自于法。每一个正法阶段,大法对大法弟子的心性提高都有新的要求,我们必须跟上正法進程。

自从师尊《洪吟(五)》发表后,我们学法小组就开始集体背法,背完后,又背了一些短的经文。从法中我悟到要做好救人的事,就要用真心踏踏实实的去做,不浮于表面;同时多发正念,清除邪恶封卡,浪费大法资源的一切邪恶生命及因素,清除我所到之处另外空间干扰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让监控设备不要参与迫害救人的大法弟子,监控对好人不起作用,呼唤众生明白的一面清醒过来,珍惜师尊的慈悲,赶快明真相得救。同时我也注意结合国内外时事要闻,如香港等问题,从各个角度帮助众生认清邪党的本质,我在拨打真相电话项目中心性提高了,讲真相的效果也随之好上来。

二、配合整体,营救同修

二零一八年的某天,我们学法组的一位A同修在过安检时,因带了两本大法书被查出后当即被非法送到派出所。晚上听到这个消息后,我们小组几个同修在一起交流后,第二天陪A同修家属去派出所要人,A同修已被送到看守所。

A有三位亲属都修炼大法,家庭修炼环境很好,不修炼的家属都支持大法。在营救A同修上大家心很齐。第一次去了六个家属到派出所要人,派出所警察表现很邪恶,她女儿被五、六个警察按压在地,头发被扯掉了一片;邪恶还造谣同修的先生袭警,以妨碍警察公务的罪名,把A的先生无端关進了拘留所,非法关押十天到除夕才放回。遭遇亲人的被关押,自己去要人又被打被抓,A的家人心情很差。我们小组的同修一起交流、商量,一定要多关心难中的同修和她的家人。大年三十那天,她女儿去拘留所接他爸爸回家,同修们放下自家过年要操办的事,先把A家里卫生打扫干净,办了年货,买了鲜花。同修家人回家后,大家聚在一起吃年饭,当时心里都是百感交集,涌动着牵挂,心酸、感动、理解,更多的是营救同修的正念。

A的弟弟经济条件好,恶人也想通过这事敲诈一笔。我们知道后跟她弟弟交流,不能给邪恶送钱输血,会纵容邪恶迫害好人的气焰。他明白后就没有送钱给邪恶。但毕竟是亲人在牢狱中受苦,她弟弟又想通过其它渠道把姐姐要回来,认为我们通过正常法律渠道反迫害、营救走不通,当时给钱可能人就回来了。我们想找他沟通,去了几次都不见人,他还给A找了一个常人律师,常人律师要同修尽快“转化”回来,对我们的营救工作也不信任。

营救遇到了瓶颈,怎么办?法中告诉我们讲真相是万能的钥匙啊,于是我们发正念彻底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同时给A的弟弟写信,跟他交流为什么不能给邪恶送钱输血,也讲了不能破坏修炼人修行,古话说“宁动三江水,不动道人心”,我们是修佛的,你姐姐有师尊管不会有事的,很快就会回来。他弟弟看完信后说他明白了,信写得不错。后来听他弟弟说,说找人也没用,公安不敢拿钱了。

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同修们都悟到我们营救的基点是以救度众生为主,利用这种形式更广泛深入的救度众生。开始也不知如何做,在做的过程中,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只要我们心在法上,师父都加持我们把事情做的最好。大家组成发正念小组,几乎每周都去黑窝近距离发正念加持被迫害同修。通知其它学法小组同修形成一个整体,共同发正念营救同修,解体邪恶。我们还跟A同修的家人一起去做征签讲真相,我们准备了讲真相资料,一份《国务院公报 》,一份《公安部认定的14个邪教组织》,还一份征签的文稿。从法律的角度讲清真相,讲清法轮功在中国完全是合法的。以前有个邻居对大法不想了解,不想听真相,以为法轮功参与政治。通过我们跟他讲真相,他看了这两份资料,认真的看了两遍,在事实面前他明白了真相,按了手印和签名,选择了美好的未来。当然也有不认可的,当到了另一家门口时,看见大门开了,我们進去说明了来意后,主人马上就不高兴了,训斥我们,不让我们说。我们被赶出来。我们也没灰心,继续找有缘人讲。在大院里讲了两天,虽然三退退得不太多,有的之前已讲过真相,做过三退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深刻体会到师父法里讲的云游那段法,不动心,摆正心态,一心想着利用这种方式让更多的众生明白真相,做出生命的选择。

与此同时,我们按照师尊讲的曝光邪恶,向当地讲清真相的法理,持续不断的上网曝光同修的被迫害。明慧网,大纪元,新唐人也相继报导此事,有力的震慑了邪恶。有的同修负责请正义律师,为同修做无罪辩护;还有的同修写真相信,寄到派出所、公安局,国保、信访办等相关单位,国保警察气坏了,手中拿着一沓信对A同修的家人说,“这些信都是你们寄来,寄这么多来。”海外的同修也及时配合打电话营救,有力的震慑了邪恶。派出所警察抱怨说电话都被你们打爆了。该案的办案警察态度很恶劣,海外同修跟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破口大骂。海外同修把他告到国际追查组织,并通过短信正告他已立案了。操纵他的邪恶被清理了,同修再去找他,他也不敢那么邪恶了。

A同修的妹妹突破怕心到派出所、国保、检察院讲真相,每次去同修们都配合的很好,有准备材料的,有发正念的,同修妹妹到各个地方讲了真相,还手写了一份真相信给检察官。这封真相信真起了救度众生的作用,检察院三次退侦,最后无罪释放同修,同修取保候审回来了。这么多年来,在本市还是第一例,同修的女儿说:“希望迫害妈妈是最后一个,从妈妈开始,被迫害的同修也要陆陆续续回来。希望迫害不再发生了。”这是明白真相的世人多么可贵的心声啊!

在同修被非法关押的九个月里,我们经常给牢狱中的A同修写信,鼓励她,加持她的正念。同修们里外配合,形成一个整体,无论营救的过程遇到多少挫折,经历多少激流险滩,我们始终坚定一念:A同修谁也动不了!就是无条件获释回家。案子绝对不能送到本市法院,彻底解体邪恶的非法判刑,彻底否定对A同修的非法审判程序。邪恶说了不算,全部交给师父安排!

在师父的看护下,我们一步步走过来,跪谢师尊用伟大的宇宙大法再造了大法弟子,将我们从私的禁锢中解脱出来,在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将我们锻造成为宇宙中无私无我的伟大生命!我知道自己跟做得好的同修相比还差得好远。通过这次交流我会找出不足再精進,更加理性的做好三件事。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什么是功能〉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