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想吃亏到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六日】一九九八年八月我有幸得法。学法之前,我被社会这个大染缸污染的很严重,不信神佛、不信善恶有报,什么坏事都敢干,打人、骂人、抽烟、喝酒的陋习很严重,甚至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当成真理。但我从小就对气功感兴趣,也练过好几种气功。

刚看《转法轮》这本书时,有些法理我接受不了,我对那个辅导员说:“这功我炼不了,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吃亏是好事,那不成傻子了吗?”她笑笑说:“你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别管那些,你就看书吧!”我说:“那成。”但由于我的无神论思想根深蒂固,师尊慈悲让我看了半年《转法轮》竟然没看到“佛、道、神”三个字,只看到了怎么做个好人的法理,如果当时看到“佛、道、神”三个字,我可能就不修了。

有一天,姐姐去卖菜,不忙的时候她就看《转法轮》,她旁边的一个大姐也想看看《转法轮》这本书,姐姐就把书借给了她。那位大姐看完后,告诉姐姐说:“这是本修佛的书。”当时姐姐还不信,对她说:“我家四个人学都没看到书上说是修佛的,怎么可能是修佛的?把书还我,不让你看了。”

姐姐气呼呼就回家了,到家后她就把这事和我们说了,大家就翻开《转法轮》看,这才看到书中确实有“佛、道、神”这三个字。真是太神奇了!这样我们才真正走入修炼的道路。

警察看不到床上的打印机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的一天,一同修找到我说他那里被监控了,有一台打印机要放到我家,问我可以吗?我说可以。当天晚上,我就骑车把东西都搬到了我家。当时我对打印机和电脑一点也不懂,同修来我家做,我就帮忙打包。

二零零一年一月的一天,由于资料需求越来越大,有几天同修在我家做资料做到很晚,结果被我公公发现了。公公举报了我,没几天警察就到我家非法抄家。当时打印机就在床上放着,我当时还不知道发正念,就在心里求师父:“师父,那都是大法弟子用血汗钱买的机器,千万不要让他们看见。”然后我给警察讲了修炼大法的美好。结果两个警察在屋里转了两圈,也没看到床上的打印机,什么也没拿就走了。

事后,我意识到了,给公公讲真相没有讲到位,我又心平气和的与公公讲了大法的美好,还告诉他:“这一年来您对我的谩骂,还挑拨我与丈夫的关系,我都没和您计较,就是因为我修了法轮大法才做到的。再说,如果我被警察带走了,对您有什么好处呢?”公公听后低下了头。第二天我通知了同修,同修就把机器搬走了。

打歪的挂历变正了

二零零三年我地资料点少,同修需求又多,实在供不过来,同修说:“你们开朵小花吧。”同修给了我一张卖电脑的同修的名片,让我按照名片上的地址去买电脑和打印机,说那个同修还可以帮我把系统和要用的软件安装上。第二天我坐车去找卖电脑的同修,同修帮我弄好电脑和打印机,又教我怎么使用,然后问我说:“学会了没有?”我看同修那看电脑的人很多,怕耽误他做生意就说:“会了。”其实我心里根本没底,还是一窍不通。回家后,我只记得怎么打开电脑進入系统,其它的全忘了,急的哭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后来我就求师父,然后拿鼠标在桌面上乱点一通,结果不经意点开了一个文件夹,一看里面就是我要打印的资料,我赶快用笔记下来怎么找到资料的步骤,慢慢的就熟悉了。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一点点的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等技术。终于把资料做出来了。我们资料点当时有三个同修,刚开始做的少,只够我们自己用。《九评》书出来以后,有两个技术同修来帮我们,教会我们怎么做《九评》,怎么刻录光盘,怎么做挂历、台历。自那以后,我们才开始供应同修资料。

有一年打印明慧挂历,因为需求量大,供应不过来,设备都在A同修家,A同修就说:“机器在我家,要不我晚上也打一些。”当时我和B同修就同意了。可那时需要的资料不是一天就能打完的。一天晚上,A同修把纸放到打印机上后就睡着了,也没看打印的什么样,醒后把纸填满又睡着了。结果第二天早晨一看全打歪了。我和B同修看到后,一数得有十多本都打印歪了。这可怎么办啊?这可都是同修省吃俭用的钱买来的纸,我们怎么能浪费呢?我们三个人一商量,决定发正念,然后把台历放到师父法像面前求师父。第二天我们把那十几本拿出来一看,居然全都变正了,我们高兴的哭了。我们来到师父的法像面前双手合十,谢谢师父。

师父救了我

二零零八年三月份的一天,我准备第二天中午去买铁锹。早晨五点多,我做了一个梦把我吓醒了。我梦到一个穿白衣服的男子,没有头,开着一辆雪白的车拦住我,让我给他包肉馅饺子,后来车下又出来一个没有头的人,也穿一身白衣服,让我和他走。惊醒后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没在意,就去上班了。

到了九点,我心里就开始烦躁的不行,怎么也不想工作了,就想去买铁锹,于是我就回家准备去买铁锹。到家一推摩托车,被脚蹬子重重的磕到了腿上,从来没出现过这样的事,真不知道怎么就被脚蹬子磕到了,腿疼的直不起来,但还想去买铁锹。在路上,我觉的摩托车特别慢,就把油门加到最大,可感觉还是和走路一样慢,心想车是不是坏了?我先到修车的地方去修修车,结果骑着骑着,就看到一辆白色的车疾驰而来,把我撞的飞了起来。

在空中,我突然想起了师父说遇到危难可以求师父,我赶紧喊:“师父救我!”结果在我快要落地的时候,就感觉到腰间被一双大手托住了,我的右脸先着的地,搓出了一个包,身体其它地方都完好无损。司机吓的要带我去医院,我说没事。遗憾的是,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没有给对方讲真相。我再回来时,那人也走了。

我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我一命,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