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色欲心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七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我在去除色欲之心上经历了多次时好时坏,最近一段时间我学会了如何清除色欲之心,改变了之前低迷的状态,所以想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我得法后一段时间一直纠结交不交异性朋友、结不结婚、怎么面对异性朋友的要求,为了摆脱这些,我选择了单身。可是呢,行为上虽然什么都没有,思想中却总是冒出对幸福美好生活的向往。在资料点工作期间,和已婚异性同修关系暧昧,举止超出正常的范围,后来被迫害。在监狱期间,邪恶之徒有一段时间变了方式,给我看现在流行的小说,我因为内心害怕,想转移思想,让时间过的快一点,那一段时间,每天都看小说。我刚一看小说,色魔就往我的阴部上落。回家后,面对不如意、面对困难时,有时不去找法,而是看小说、看韩剧排遣时间,致使色欲之心泛滥,常常想入非非,阴部附近在另外空间都是色魔和不好的生命,在这个空间表现发痒、痛,总觉的不舒服。

这么多年来,一直是处在时好时坏的状态上,精神一直紧张,怕色欲之心,不知道怎么办才能彻底摆脱它。许多同修在文章中提到过的,诸如不敢看师父法像等,我都有过。每次我一想突破它,想学法,色魔就跳出来,让我困,在我睡着时就过来打我,折磨我,有时还做出下流的动作。

今年过年时,我听了明慧广播中关于《修心断欲》的文章,我开始回忆,我发现我过的好的时候,都是我学法好的时候,后来松懈下来才又被控制,我被非法关押的初期,我回忆《转法轮》第六讲相关的部份,能回忆起来多少是多少,每天都回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我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思想也纯净了。所以我就想,还是必须要背法,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

我就背《转法轮》第六讲中的相关的几段讲法,用了一整天才背了两段,背法时,我全身说不上哪里痛,我被迫靠着沙发,甚至半躺着背法,我不断的加强自己的主元神:难受的不是我,是色欲之心。然后我又把《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关于中毒的那几段讲法背下来了,并强制自己一定不要再看小说、韩剧。

过年连上了疫情,我可以不用工作,每天学法,通过大量的学法,我的思绪渐渐的清晰了。

我发现我这么多年都在和色欲之心“斗”,是我把它当成自己的一部份了,我把色欲都当成了我自己的,所以我总是在去,在修。

师父说:“其实一切不符合大法与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旧势力参与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这就是为什么我把发正念作为大法弟子的三件大事之一来做。发正念一个是对外、一个是对内,不正的谁也跑不了,只是我们对发正念的态度不同、表现不同。”[2]这些不好的心,虽然通过我表现出来了,但都不是真正的我,而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不是师父给我安排的,那就是要被正法的。所以我要做的,不是在痛苦中去什么心,而是站在一个正法的基点上清除,要有“不正的谁也跑不了”[2]的气势。

这样思维后,我发现我的底气越来越足了,每天都敢看师父了。我清醒的时候,色欲之心根本就不敢过来,可是呢,我睡觉的时候,有时候它还出现,早上起来让我垂头叹气,我因为知道它不是我了,所以也不被它带动,调整好心态,我没有啥可叹气的,我就是来清除它的,今天没有全部清除,那就明天,反正我得清除它。几次后我睡觉前就专门加强自己的正念,不允许我睡觉时它来干扰我,我坚决的不承认它是我的什么心,它就是低层的,需要被正法的物质。两、三次后,睡觉时也没有不好的现象了。

几天下来,我发现我根本就不想看什么小说、韩剧了。我继续在法上思考,我明确了色欲之心不是我,我要怎么办?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3]通过这段法我明白了我还要纠正这个不正的物质,那法中是怎么要求的呢?师父说:“欲和色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人的执著心,这些东西都应该去。”[4]法中既然是这样要求的,那么我就要纠正所有我空间场中对这个问题不正确的思想、物质。为了不让自己迷失,我不断的加强自己的主元神,让自己当家。

我改变了个人修炼的思想,站在正法的基点上清除了色欲之心,这样坚持一段时间后,我发现我的色欲之心不知不觉中没有了,思想上变化了,身体上也变好了。

我希望通过这个交流,希望对和我有一样状态的同修有所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