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 中共防控的八大骗术

发表时间: 03/17 18:17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三日】中共在新冠肺炎防控中,仍然使用了其在历史上屡试不爽的骗术。不过,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它防控人和信息是主要的,胜于防疫。

骗术一:隐瞒疫情 维稳优先

早在2019年12月8日,武汉就出现第一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而武汉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等人在《柳叶刀》上发表论文指出,金银潭医院收治的首个感染者发病日期可以追溯至12月1日。

近日,大陆《财新网》重磅报导,早在12月底之前,武汉多家医院已经把至少9例不明肺炎的样本,送交给基因测序公司检测,得出结论:发现了一种和SARS类似的冠状病毒。此结果立刻上报给了卫健委和疾控系统。

蹊跷的是,2020年1月初,湖北省卫健委、国家卫健委分别下达通知,要求停止进一步检测,已有的病毒样本一律销毁,不得对外发表相关论文和数据。

12月31日,当地政府通报表示不会“人传人”,来武汉的专家也表示“可防可控”。

1月6日至1月10日武汉市召开地方“两会”,当局未作疫情通报;武汉大型聚集性活动仍在进行。

当1月20日中共防疫喉舌钟南山在央视采访中说新冠病毒存在人传人的时候,返乡潮已开启,疫情从武汉向全国蔓延,感染人数到1月21日突增超过300人,不得不采取紧急措施。这距离疫情出现已有40多天。

17年前(2002年)的SARS也是,直到实在瞒不住时,中共才公开疫情。

17年后,2019年2020年之交,中共没有任何变化,在生命与“维稳”之间,中共的大小官员眼中只有“维稳”。因为“稳定”关系到他们的乌纱帽,而万民的性命则连数字都不算。

骗术二:死亡数字

武汉肺炎到底死了多少人?到现在都是一个无法清晰的数字。武汉殡仪部门回答:只有38%来自医院,其他是从社区等处直接拉过来的。

很多患者无法得到核酸检测就已经死亡,而中共为了压低确诊数字,甚至控制核酸测试试剂。

据武汉殡仪馆人员反映,武汉火葬场以前是早晨工作4个小时就足够了,而2020年1月下旬已24小时工作,是6倍数字,而且出现一炉多尸的情况。

一个人死了不是问题,几十万人死了也只是个数字,中共只看重它政权的存活。中共对于生命的漠视,由来已久,从三反、五反、三年大饥荒、文革、六四、迫害法轮功,难以计数的生灵被中共戕害。

骗术三:封锁信息,扼杀舆情

疫情爆发初期有八人因称“出现萨斯(SARS)”,被武汉市公安局以“散播不实消息”为由训诫。而最后这八人被证实都是医生。

随后,不断有人因发出疫情真相,而被中共国保威胁或拘留;多名去现场采访报道的公民记者被失踪、遭破门而入的绑架;大量公众号、微博、微信等被封号。

控制不住病毒,就控制传播真相的人。文革中,任何有微词的人,二十年来,任何敢讲出真相的法轮功学员,也都被批斗、禁言、判刑、劳教等。

日前,辽宁省卫健委的内部文件,下令要求下级部门销毁新冠肺炎疫情相关数据。

山东省疾控中心的全省统计日报表显示,内部上报的“当日检测标本阳性数”,即确诊病例,是官方发布的新增确诊病例的数倍,甚至数十倍。

骗术四:隐瞒信息 制造光鲜

疫情爆发初期,武汉市百步亭社区仍照办4万多个家庭的“万家宴”——一场配合政府的表演秀,有居民申请取消万家宴,无果。

随后疫情在社区内爆发,百步亭被直接封闭,一天只给一个确诊名额,该社区居民被中共抛弃了。

进入2月份,当疫情仍在扩大,病例和死亡数字还在不断攀升,中共高层也承认拐点未到的情况下,中共为了保住政权不垮台,强推“大跃进”式的复工复产。官方媒体为此美化疫情数字曲线,营造不断向好的假象。

北京、上海等地旅游景点或市场出现高密度聚集的场面,就是看央视新闻联播的结果。自2月10日中共强令复工后,北京、重庆、广东、山东等地已发生14宗群聚感染事件。中共是在拿老百姓的命赌博,不知情的民众以为瘟疫大势已去,哪料想却要付出惨痛的生命代价。

疫情严重的韩国,政府宣布补贴居家隔离人士;日本建立一项基金,补贴在家照顾停课子女的上班族;台湾政府拨款10亿台币补贴无薪假劳工,最长期限可达3个月。而在中国,无薪员工得不到政府补贴,返城的农民工,隔离费还得自己掏腰包。

骗术五:转移视线 煽动民族主义情绪

酿成大疫之后,中共高层、卫健委、专家、地方官员相互推卸责任,内斗激烈。近日,喉舌钟南山又代党推卸责任和嫁祸别国,称“病源不一定来自中国”——中共又玩起了转移民众视线,嫁祸国外“反华势力”,煽动民族主义“爱国”情绪的把戏。

骗术六:拒绝捐赠 贪污物资

很多公司和个人捐助武汉的急用物资,只有通过中国红十字会才能送达。捐助本身是社会力量的互助自救,为什么还要国家垄断?根本上是中共不希望民间的力量发展起来,哪怕是做公益服务。

中共对内控制,对外排斥。美国卫生及人文部部长阿扎尔透露,1 月6 日、27 日、28日,美方曾三次向中国提出派遣医疗小组救援,均被拒绝。

60 年代大饥荒时,对于苏联提出的粮食援助,毛泽东的回应是:“哪怕把全中国人都饿死也不要赫秃子的一粒粮食,中国党和政府是有志气的。”在人道援助面前,中共视人命如草芥,仅仅就为了自己的面子。

国难当头,中共的官员们却大发国难财。有民间捐赠的大批N95口罩积压在武汉红十字会,因为捐赠者无力支付6-8%手续费,就不把口罩发给医院。各地互相拦截医疗物资的事件频现。网上流传着把捐助的新鲜蔬菜倒掉的视频,网民评论:制造紧缺,才能卖高价配送菜。

骗术七:“举国体制”、“中国速度”

中共对疫情带来的生灵涂炭无感,且没有一丝道歉,反而不遗余力地吹嘘数日建成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展示所谓“举国体制”的优势,能集中力量办大事,创造“中国速度”,并以此嘲笑他国。流氓成性的中共,一贯把丧事当喜事办,把百姓的灾难变成给自己庆功,这是多么的厚颜无耻啊!

有人质问,封锁信息导致瘟疫大流行,不正是中共“举国体制”造成的吗?

中共在防疫上错过最佳时机,可是极权封堵倒很有“中国速度”。封城、封路、封村、封户,极端强制隔离;大批逃离武汉的民众在外省遭到围堵、驱逐、抓捕,染病的人被用木板、三角铁把门钉死;来武汉务工的外地人因封城被困,露宿街头,靠捡食剩饭为生;没有口罩的人上街被打倒在地、拉去游街;弱智儿童因父亲被隔离,活活饿死在家中;居民因长久囚禁而崩溃、因得不到救治而绝望,选择了自杀……一幕幕人间惨剧、人道灾难,在“举国体制”下发生。

历史上,中共集中力量办了不少“大事”:1960年代的大跃进、人民公社化,造成数千万人饿死;1966-1976年,举全国之力制造了“文革”十年浩劫;1999年,中共党魁江泽民集中力量办的最大的事,就是迫害法轮功,导致数百万人失去了最起码的人权与尊严,甚至生命;今天,中共又向“人类命运共同体”成功输出了前所未有的病毒。

骗术八:病毒为党服务 炮制“暖新闻”和“正能量”

不出预料,中共会一如既往地宣传、编造“抗疫故事”,用所谓的“暖新闻”“正能量”控制舆论,给国人洗脑,把这场国难涂抹成取得伟大胜利的又一个传说。一场惨痛的瘟疫,又成了党给自己贴金的道具,好象病毒不是来夺命的,而是来为党服务的。

从1998年特大洪水,到汶川地震,直到这一次的武汉肺炎,每一次灾难都成为中共“伟光正”的背景与陪衬,谎言大行其道,继续绑架十几亿中国人。

从围绕疫情的欺世谎言可以看出,中共系统制造和输出谎言;善良、道德与这个流氓极权体制,有如冰火难融。只要中共存在一天,让民众替中共陪葬的悲剧就会一直上演。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