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泯灭人性 迫害残疾好人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日】二零二零年四月五日明慧网刊登了一则迫害讯息,阅后令人心酸与不忍,更让世人关注中共警察毫无人性的残暴恶行。

湖北省京山县残疾妇女尚齐凤,曾是个苦命女子,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她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明白了要按“真、善、忍”做个好人,去掉了怨恨心,原谅了丈夫的过错,家庭和睦了。但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的二十年中,尚齐凤被绑架关押十次、非法抄家八次,被警察拳打脚踢凌虐,电棍电、警棍打、罚站军姿、搧嘴巴子、抓扯头发、不准坐椅子、不准上厕所、不准睡觉。

警察还唆使吸毒犯殴打尚齐凤,用铁簪戳她、拧她的肉。尚齐凤被强制洗脑,也遭受警察和犯人性侵等迫害。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尚齐凤被非法判刑四年,她的眼睛被打坏、残疾的右手修炼后康复了,在监狱又被打脱臼致残,腰部也被拖把打残。“六一零办公室”强逼尚齐凤的丈夫与她离婚(威胁说不离婚,不给他办低保),致使尚齐凤的丈夫在惊恐与悲愤中于二零一四年含冤离世。

尚齐凤的悲惨遭遇并不是罕例,乃是广大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缩影,见证了中共的泯灭人性与残暴本质。长期关注迫害的细心读者会发现,明慧网经常出现许多残疾人受迫害的讯息。

另一位残疾修炼人王新春的遭遇,也让人一掬同情之泪。三十四岁的黑龙江伊春市法轮功学员王新春,原本四肢健全、身心健康。二零零二年一月,公安局长崔玉中和派出所所长王维指使警察,从火炉上拿起热水壶往洗脸盆倒热水,把王新春冻成冰的双脚放入热水中(按照常识,这样做会造成严重的冻伤、肢体残废)。经过几个月的溃烂,到该年十一月,王新春的双脚完全脱落,造成终生残疾。

即使已经被迫害的双腿残废,警察仍然不放过王新春,把他连人带车踢进二米多深且有石头的深沟里。恶人王凤全继续殴打王新春,致使王新春鼻子出血,头两侧、颈椎、前胸、双肩、后背等多处受伤,本已康复的残腿又出血了,轮椅车被摔成了S形。

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残疾人因为身体的残疾,被视为弱势群体,理应当受到政府的照顾、社会的同情和保护;修炼法轮功的人,因其品德高尚,是社会稳定的基石,更应受到政府的支持、社会的尊重。中共却如此残酷迫害修心向善的残疾人,根本断丧人性、泯灭天良。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与江氏集团残酷迫害上亿名法轮功学员,采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等三原则,专事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六一零办公室”执行“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非法指挥全国公检法各级人员实施迫害。据不完全的统计显示,至少四千三百多名能核实的法轮功学员死于劳教所和监狱的残酷迫害。

正是中共指使警察对法轮功学员随意虐待凌辱、肆无忌惮地用刑,导致许多惨不忍睹、触目惊心的案例在中国各地频频发生:二零零零年十月,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将十八名法轮功女学员扒光衣服后,投入男牢,任犯人凌辱;二零零四年五月,沈阳市法轮功学员高蓉蓉被龙山劳教所警察唐玉宝、姜兆华电击七小时,脸部严重毁容;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底河北省警察何雪健强奸两名法轮功女学员。这些国际社会关注的事例,已广为人知,却只是迫害真相的冰山一角;更多见不得人的滔天罪行,仍隐藏在幽暗的各劳教所、看守所与监狱中。

对于身处自由世界的多数人而言,上述场景匪夷所思。警察应当是人民的保姆、正义的化身,济弱扶倾本是天职,反而以酷刑加害善良民众。其实,中共与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系统实施、广泛分布且长期持续的罪恶。一桩桩血泪交织的酷刑事件中,犯下恶行的警察固然罪无可赦,但在幕后操控、纵容、默许、包庇和奖励的中共才是这些罪行的最大根源。从警察施暴的恶行,人们看到了其背后的邪党魔性。

中国有句俗话:欺负残疾人缺德,欺负善良人有罪。邪恶之徒一再疯狂的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迫害修炼大法的残疾人,可谓犯罪加缺德,无耻又残忍,被民众唾弃,天理也不容。

天网恢恢,因果分明,迫害走在神路上修炼人的中共官员与警察都难逃罪责。那些置好人于死地的恶徒们,自以为苟且得意于一时,终究逃不过法律制裁与天理的审判。善恶终有报,只论早与迟。曾经参与迫害的中共相关人员应速幡然悔悟、赶紧悬崖勒马。若再追随恶党,那无疑是自掘坟墓,自断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