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

更新: 2020年04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日】

一、把条幅挂在公安局大门上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以后,一次,流离失所的同修从外地带回来几个条幅,同修给了我一个。我想我要把这条幅挂在最醒目的地方,让条幅发挥最大的震慑邪恶的作用。想来想去,我就想把条幅挂在公安局大门口。

那是九九年最后一天的清晨,那天天很冷,还在下着雪。在人们的熟睡中,我踩着积雪,把条幅挂在了写有县公安局的大门上。挂完后,心咚咚的跳,因为下雪,又担心怕被瞄脚印,就急忙绕道回了家。这是我第一次做传播真相的事。

那时,同修们都很迷茫,知道大法好,又不知道怎么做。我就买来彩纸、碳素毛笔,上面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后粘上两面胶,送给同修。在那样的条件和环境下,同修们就用这种简便易行的方法,在说话,在告诉着人们大法好。

二零零零年“七二零”,我和同修约好,准备用喷漆喷字,证实大法。我们事先看好几个地方,准备第二天凌晨去喷字。那天晚上,我住在同修家。第二天凌晨两点半,我们就起床了。准备好后,正要出发时,就听到同修的家门前有人在来回走动。我们就退了回来,过了约半个小时,还有人在来回走。我就想不能再等了,再等就来不及了。

要出大门的时候我想:这个时候,不能让同修面临危险,要把同修的危险降到最低。我把同修的喷漆拿过来,我说,都放我这,我拿着。同修把喷漆给了我,我们向既定目标走去。一路上,啥事没有。

在事先看好的墙面上,我喷写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有一个墙面朝东的墙上,我工整的用红色喷漆,喷出“法轮大法好!”后来有人用白色涂料涂了一遍,红色字上面涂上白色,日子一久被太阳一晒,就变成了橘黄色。好几年都过去了,那几个大字“法轮大法好!”,还依稀可见。

二、八年冤狱反迫害

二零零七年,我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看守所。在看守所,我不配合狱警的要求,不背监规、不打报告词,被监管人员叫出号门时要抱头蹲下,狱警让起来才能起来,走路也要抱头。我既不蹲下也不抱头。一次,提审回来,我走在后面,狱警就问身旁的狱警:她咋不抱头?那个狱警说:“她是法轮(功学员)。”我听后心里很不好受,狱警能默许大法弟子,不配合看守所的任何要求,是走在前面的大法弟子,用血的代价,甚至是用生命换来的。

二零零八年四月,我被冤判八年,并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在监狱,我照样不背监规,不打报告词。狱警就让别的犯人教我,让我一天背一条,一个月背会。我仍然不学也不背,狱警说:你不背监规,怎么遵守监狱的规定?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我有我做人的准则。”后来也就不了了之。

在监狱,狱警指使犯人用各种方法强迫我认罪。经过几次正邪较量,最后她们没达到目地。但在参加劳动方面,因为还存有怕心,没做到完全不配合,每天都是很不情愿的应付着。有一次,刚到车间,听到一片杂乱的嘈杂声。我回头望去,原来是别的小队的大法弟子,正在遭到迫害。这时我骤然起了正念,马上放下手中的活,表示抗议。

大队长看到我不干活就说:“她不遵守监规,她还能影响你吗?”我说:“我刚来时,她不这样。她不遵守监规必有原因,我希望大队长能给解决。”自那以后,我再也没参加过劳动。

一天,大队长见我一直不干活,就把我的凳子抢去;把凳子抢去,我就坐在整理箱上;科长又把我的整理箱抢去,我就找了一个水果箱坐着;科长又把那个水果箱抢去;我就找了个纸壳坐在地上,科长又指使小队长把纸壳扔了;我就坐在地上。

这时小队长找到和我一个“行动组”的犯人,威胁那个犯人说:“她要是再坐着,就扣你分。”在监狱犯人的得分都和减刑联系着,把每月的得分多少,看的比命都重。那个犯人回来就哭了,我知道原委后,就找到小队长:我不干活,是我个人的事,你连累一个那么大岁数的老太太干啥?小队长说:“这是我的工作,我咋干工作还要你管吗?”自那以后,我再也没坐过。每天别人干活,我就一直站到收工。一连站了十个月,直到各个监区大调整,换了大队长,我才有了凳子。

有时监区的科长、小队长有调动。我的怕心又来了,在心里琢磨:“这个新来的科长不了解我,看我不干活,会不会找我麻烦,迫害我呀?”这时我的正念又出来了:我没犯罪,他们把好人抓到监狱,是她们理亏,是她们应该感到对不住我。这样一想,也就不怕了。从二零一零年,直到二零一五年走出监狱,我都坚持着不干活。

监狱不让犯人买东西,是狱警惩罚犯人的一种手段。在监狱八年的时间,我从来不买吃的,不看电视。狱警看我啥也不买,还劝我买。我只是一笑,只要监狱有饭,饿不死就行。

三、走出黑窝 溶入整体 多救人

二零一五年,我结束了八年的冤狱,从辽宁省女子监狱这个黑窝出来,回到家中。

到了家,往日的一切已不复存在,八年里,我丈夫因得重病而离世,女儿也结婚成家有了孩子。丈夫为了治病把家中的积蓄花光,把楼房卖掉。我就住在女儿为我准备的一个小楼。这些都没有撼动我做好三件事的心。

回到家,我马上溶入到讲真相中。那是二零一五年年底,同修们都在下乡挨家挨户的讲真相、劝三退、送年历。众生得救后的喜悦,常常使我们落泪。记得有一个小女孩,当接到我们给的护身符时,高兴的哭了,嘴里说着:“这下好了,我有大法保护了,我啥也不怕了。”还有一个老太太,拿着我们给的真相小册子时却哭着说:“这么好的东西,我却不认识。”当我们给村民们讲完真相,别人问她:他们是干什么的?那个人说:“是告诉人平安秘诀的。”我们也为众生的得救而高兴。

那时,经常有同修被骚扰、被举报遭绑架。这些都没有阻止我们下乡讲真相救人。不管听到什么,我们都照常去讲真相救人。有一次我们来到一个村子,又和往常一样,两人一伙村东、村西的分头讲。我和一个同修是村东头,另两个同修是村西头。

前一天,就有同修在这个乡遭到绑架。就在还有十多户没讲完的时候,村西头讲真相的那两个同修,快速追上我们,告诉我们:警车到了。我想了想说:这样吧,我们别聚在一个村子讲了,这样目标大。我对村西头讲真相的两个同修说:你们两个去那个村子讲,我们两个把这边没讲完的十多户讲完,我们再过去,在那边汇合。我们稳稳当当的把这剩下的十几户讲完,才离开去了那个村子。假如我们听到警车来了,就急忙走了,剩下这十多户,就错过了得救的机会。

有时我们不下乡就去大街上讲。在大街上,见到有缘人,我们就给他讲真相,劝三退。我们讲完都会递过去一本小册子,同意退的,我们就说:“我们讲的不全面,你再看看这本小册子,看过你会更明白。”对于不同意退的,我们也会递给他一本小册子说:“是我没有给你讲明白,你看看这本小册子了解一下,你再做决定。这是老天给人的机会,希望你别错过。”

二零一七年,因为我地资料点人员调整,我加入到资料点,我们几乎都是一个人在那干活,一个人干活,我一点也不感到寂寞,我就边干活,边背法。有时忙了,一干就是一天,我就拿电饭锅煮点挂面,有时泡酱油,有时拌点咸菜,有时啥也没有就拌点盐。不管咋样,也不觉的苦,心里总是甜滋滋的。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是大法造就的生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