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护我一路行

更新: 2020年04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日】我是一个农村人,今年六十六岁,没上过几年学,有一个瘫痪在床七年多的丈夫和一个九十多岁的老婆婆由我照顾,我一个人还种着几亩地。我有一个妯娌,按理应该我们两家来养婆婆,可是妯娌不管不养,我是修炼人,修的就是真善忍,从不与她计较。

每天我要给丈夫挖屎端尿、喂饭、翻身、拍打身体,还要经常洗澡,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老婆婆人老了有些疯癫,经常拄着拐杖无事找茬,张口辱骂我更是家常便饭,我从不还口,因为我是修炼人知道这是在还以前的业,在帮助我提高心性。家里、地里的活全是我一人干,每天还要炼功、学法、发正念,每周拿出两天时间发资料、讲真相,虽然很辛苦、很劳累但我不觉的苦,忙的充实活得快乐。有时也有抱怨情绪,想起自己是个修炼人,是高于常人的人心里就平衡了。

我在村里挺出名,大伙在背后都佩服我,说炼法轮功的人真好,善待丈夫、孝敬老人,谴责我妯娌不养老。有一次,派出所的警察来抓我,村邪党支书都拦着不让抓,说你们把她抓走了家里的两个人谁管?

酷刑中 师父为我承受痛苦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江魔头迫害法轮功至今已二十多年了,二十多年我同千千万万个大法弟子一样因到北京上访和讲真相救人多次被绑架,被非法劳教,受到多种酷刑折磨,这里只说一次的经历。

大约二零零三年,另一个派出所的警察把我劫持到他们乡镇派出所,一看这里已经被绑架来不少同修。警察非法审问我:资料是谁给的?都和谁联系?我对警察说:“我炼法轮功做好人无罪,大法弟子发真相资料是在救人做好事,让人能在大劫难中留下来。”警察不听真相,他们只想要他们想要的,对我拳脚相加,把我围起来拳打脚踢,直到把我打昏在地,一个警察照着我大腿的一个穴位猛踩一脚,我立即疼的醒了过来不由自主的坐了起来,他们围上来接着继续打。后来又变换刑法,一个警察踩着我的头发把我从地上拽起来猛甩给另一个警察,另一个警察就踩着我的头发再猛甩给这个警察,两个人把我甩过来甩过去,我被甩的天旋地转眼冒金星,头发大把大把的掉在地上。他们边甩边问:还炼不炼?谁给的资料?我忍受着痛苦,坚定的说:“我炼定了,你们什么也别想问出来,到我这儿就止了,我不会让同修也遭受同样的痛苦。”他们象疯了一样给我头上套塑料袋扎起来,很快我就喘不上气了,就在将要窒息的时候我拼命咬破了塑料袋,他们见我还喘气没被憋死,一看塑料袋被咬破,气得大骂着又换上一个,又被我咬破,一连换了四个塑料袋都被我咬破。

他们看这招不行就又换了一种酷刑,把我两个胳膊一边一只伸直分开,分别绑在两个床头上,一边一个警察把大腿压在我的两个胳膊上,很快两只胳膊又痛又麻,后来越来越痛,那种痛苦无法言表,实在受不了了,我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弟子实在受不了了,让我扔下肉身走吧。”就在这时,我看见我的两只胳膊从床头上拿下来了双手结着印打坐,全身立刻不痛了。再看两只胳膊还在那吊着呢,我立刻明白了是师父为我承受了,眼泪不由得流了出来,感恩的心无以言表,只有坚定地走好以后修炼的路。

在近七八个小时的酷刑折磨中,只要我脑子清醒,就在心里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最后他们什么也没得到,把我关了几天就放了。我知道没有信师信法的坚定正念,没有伟大师尊的加持和巨大承受,我的肉身早就被打死了,我是无法走过来的。

讲真相救度众生是我的使命

师父告诉我们,“大法弟子是各地区、各民族众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2]“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必须做的。”[3]“大法弟子的修炼不只是为了个人的圆满,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是作为大法弟子称号的修炼者必须完成的。”[4]

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深知自己的责任重大,真修弟子就得按照师父说的去做。以前有丈夫、婆婆需要我照顾,每周我只能出去二至三次讲真相、发资料,丈夫、婆婆去世后,我合理的安排了时间,每天学《转法轮》两讲,再系统的学各地讲法,炼功、发正念不耽误,拿出更多时间出去发资料讲真相。

无论是贴真相粘贴、挂横幅、发真相光盘、翻墙软件、神韵光盘还是真相资料我都做,只要是救人的项目从不挑剔。每次出去都带一百多份,护身符包里随时装着。平均每天三退十七、八人,多时三十多人,我悟到住在这就有救度这一方众生的责任,全镇三十六个村庄我全部发遍讲遍,有的村庄去了好几次。

在讲真相中曾多次出现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我都是通过讲真相使其人放弃恶念,这其中有师父的加持保护,也有自己的正念正行。其中感人的事例也很多,这里略说一二。

(一)“六一零”人员放弃恶念

有一次我在镇上给一个男子发神韵光盘时,这名男子突然恶狠狠的说:“你天天在镇上发光盘,正到处找你找不到,这回送上门来了。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是专管这个事的。走吧!上车吧!”我一看他们是两个人,对他们说:“‘六一零’的也是人,也应该被救度。我发的神韵光盘是一场纯善纯美的文艺演出,是洪扬中国五千年文化,国内找不到,谁看谁有福,你看你也会有福的。我是在做好事救人,你若是将我抓起来你就是在做坏事,不仅你要倒楣遭报,就连你的家人也会受牵连跟着倒霉。”他一听不那么凶了,我又跟他讲了一会儿,最后他向我要了两个光盘,说快走吧,别发了。一次我到一个工厂去发神韵,刚好他也在,他只说:“快走吧。”态度不凶了,看来他看了神韵明白了真相。

(二)门卫父亲制止门卫阻挠我发光盘

我们镇有不少个体工厂,我挨个去给他们送神韵光盘,经常被工人围起来抢着要。

一次我到一家工厂,门卫小伙子说他是警察,不让我发、赶我走。我想不能因为你是警察厂里的工人得不到救度。这时飞快的跑过来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抓住小伙子的衣领,小伙子赶快说:“爸爸我没打举报电话,只是让她走。”他爸爸还是抓着他的衣领不放。

原来他爸爸看见职工都在抢着要神韵光盘,怕他阻止,他爸爸是想让职工都拿到神韵光盘。我发光盘对小伙子说:“小伙子,你爸爸积了大德了,你家有大福了,你家工厂会兴旺发达的!”

(三)满天都是神佛

一天我到一个村里去发神韵光盘,村口坐着一位老大爷。我给老人讲真相时老人告诉我,他们村有人收到了一个法轮功光盘,当看到四十多分钟时突然满屋满天都是神佛,村里人听说后都去看,都看见了满天的神佛。老人说他也要去借来看看,我说大哥不用去借了,我送你一个,老人高兴的收下了光盘,并退出了邪党党员。

(四)神奇的真相手链

一次赶集时一个人拉着我的手要真相手链,说以前我给过她一个手链,她回家带上后并经常念“法轮大法好”,结果多年的心脏病好了。这次是给她的妹妹和妯娌要的,并代她妹妹和妯娌做了三退,并再三保证能替她们做主。

一次我给了一个蒙着头巾的妇女真相手链时,她一把抢过去戴在手腕上,说曾经有个人给了她一个手链什么也没说,她回家后戴上不久多年治不好的两手痛的病好了,现在她要一手戴一个。我告诉她这是真相护身符,上面刻有真善忍好,戴上护身符,并经常诚念“法轮大法好”能祛病健身、遇难呈祥,有福报。她非常相信并做了三退。

还有个人跟我说她以前老做噩梦,自从戴上真相手链后再也没做过噩梦。我感叹师父对众生的慈悲,感叹法轮大法佛光普照。

重大车祸 十四天康复

二零一三年春天的一天,我骑着电动车靠路右边正常行驶着,当接近十字路口时,突然被后边一辆十几米长的大货车撞倒,当时就不省人事,只感觉自己像倒在一床厚厚的棉被上,就没有了知觉。等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周围站着几个人,再看自己满脸是血,左胳膊肘去掉了一大块肉,血顺着胳膊往下淌,左边肋骨断了两根,骨头往上支突着,我浑身痛的爬不起来。我第一念想到的是旧势力想要我的命把我肉身弄走,我立刻在心里求师父:师父救救我,我不能走,我还没完成历史使命,我还要救人。

这时货车司机和我村里的一个人过来了,原来司机不知道撞了人,刚好红灯亮就停下了车,我村一个在这卖水果的人看到了,把司机叫了过来。司机是个年轻小伙子,看到我撞成这样吓坏了,要送我去医院。我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对司机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有师父管,不会有事的,不用去医院。”并给司机讲了大法真相、作了三退。我村卖水果的人不同意让司机走,一定要司机带我去医院检查,我坚持让司机走,他就记下了货车车号,并打电话让我儿子赶快过来。我让司机赶快走,告诉他我儿子来了你就走不了了,我儿子不炼法轮功。司机感激的拿出一百元钱谢我,我不要钱,对司机说:小伙子,你今天是碰到好人了,我若不是修炼法轮大法,今天到医院光检查费就得几千元,住院治疗费就得上万元甚至几万元。你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我戴上磕破的头盔遮挡着流血的脸,忍着全身的疼痛,骑上电动车回家了。

回家后,忍着疼痛把脸上胳膊上的血洗净,换下磕破的衣服,然后我躺在床上就起不来了。但丈夫和婆婆还得需要我给他们做饭,还得忍着痛一口一口的喂丈夫吃饭。儿子回来看见我被撞很严重,非要送我去医院检查,我反复跟儿子解释:我有师父管,不用去医院,态度很坚决。儿子没办法,只好晚上下班来陪我。我让儿子用宽布带把我胸部勒紧,把两根断了的肋骨固定住,我咬着牙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也没人替我。每天晚上我都不能躺床上休息,只能依在棉被上,全身痛的连喘气都困难,白天还得照常做饭、做家务照顾丈夫、婆婆,而老婆婆象故意找茬一样,我越痛的不能动而她偏偏一会儿让我给她倒水,一会儿给她干这干那。我就在心里背着师父的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象平时一样伺候着她。

我悟到这是旧势力看到我修炼有漏借我历史上欠过命想要把我毁掉。若不是师父当时保护、替我承受,我早就走了。我找出自己有怨恨心,有时怨婆婆太难伺候,有时埋怨同修不出去讲真相救人,还有看不上同修的心,还有急躁心、干事心……找出一大堆人心来。我不承认那些不好的心是我,先天的我纯正着哪。那些都是后天的变异观念和执着,发正念铲除它们。

第四天,同修们过来帮忙种花生,我又不能不去,忍着痛到地里指挥同修们把花生种完,痛的我汗水流了一身又一身。就这样一天天、一夜夜,我背着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7],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到第十四天时我想起我已经十四天没出去讲真相了,不能再耽误救人了,就骑着电动车出去发资料、讲真相了。

这么重的车祸没住医院没治疗十四天就康复了,不仅儿子、丈夫、老婆婆从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超常,村里知道的人也都惊叹、佩服法轮功,我也以自身证实了只要信师信法,大法无所不能,师父无所不能,“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8]。

断腿恢复如初

二零一四年黄历十月十八晚上七点多,我从住处下楼出去发《九评》,楼道里没有灯漆黑,下到最后两节台阶时我误以为只剩一节台阶一脚踩空摔下去,只听“咔”的一声很响,我立刻痛的爬不起来。一想这是旧势力共产邪灵干扰我发《九评》救人,不能被干扰我就是要去救人。我咬着牙爬起来继续下楼,谁知脚不听使唤,一走一只脚朝上了,我只好一层层爬上楼跪着开了门。進屋一看,左小腿下半截齐刷刷摔断了,我哭着爬到师父法像前问师父:师父啊,弟子哪里做的不好请师父点悟。我立刻向内找、找到了一颗私心,因为是流离失所住在同修提供的一所屋子里,我身上没带钱就不想给同修房租了。我知道自己错了,我以后一定给同修房租钱。我爬着找来卫生纸和一个纸壳,用卫生纸把断处裹起来再用纸壳包住,用布条缠住纸壳把断腿固定住,开始发正念清除旧势力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对我的迫害,即使我修炼有漏我有师父管,我会在法中归正自己不允许你们干扰迫害。

师父慈悲当晚九点多钟安排一同修来我住处。我费了好大劲从床上爬下来爬到门口给他开门。同修和我交流了很长时间,认为这是假相不能承认,并让我好好向内找。以后陆陆续续有同修来与我一起学法交流,同修们都说这是假相不能承认,好好在心性上找找原因。可我当时就是悟不上去,明明腿断了怎么是假相呢?通过大量学法,我终于认识到了就是假相,我是被眼睛迷住了只看见表面假相,另外我向内找找到了很强的争斗心、怨恨心、不受委屈的心、不愿被人说的心,这些都是党文化我不要它,加长时间发正念清除这些后天观念执着。

师父慈悲怕我吃不上饭,第二天刚好有位同修搬来与我同住,每天给我做一顿饭,我在心里谢谢师父。从一开始我就否定旧势力的迫害,炼静功从散盘到咬着牙单盘,炼动功贴着墙站着,重心放在右腿上。每天爬着给师父上香。

摔断腿后的第四十天,这天我在学习师父《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时,突然悟到我不应该在地上爬来爬来去的,应该站起来走路,应该出去讲真相救人了。我对师父说:师父,弟子愚钝到现在才悟到,从今天开始弟子用脚走路。我扶着墙一步一步脚象万针在扎,疼的汗水湿透了衣襟。走了两天,我发起了高烧,烧的分不清东南西北,烧了两天两宿,刚好身边没人,两天没吃东西,连水都没的喝,高烧后发现小腿、脚上乌黑并鼓起了一个个大黑血泡,那个痛无法形容,真是死去活来。痛了几天几宿,我哭啊哭,对师父说:“师父,我实在承受不了了。”

就是早上发完六点正念后,我打了个盹:看见师父坐在莲花座上过来了,来到一棵大树下,树的根部鼓起了一个大树墩,师父把树墩一掀,里面盘着一条大眼镜蛇,眼睛是红色的,这时从空中竖下来一根大红柱子一下砸在蛇头上,把蛇砸死了,师父一挥手把蛇扔出去了。表现在我们空间是:我脚上的大红血泡一个个慢慢破了,不那么痛了。经过好多天,慢慢的,脚上的旧皮脱落了,里面生成了一张新皮。

就在旧皮将要脱落的一个晚上,我做梦看见一个中共邪党人员穿着格子上衣戴着红色眼鏡夹着公文包推门進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邪党人员。第二天我又开始高烧不止,烧了几天,左脚面又出了些大黑血泡,痛了几天几夜没法形容,然后这些大黑血泡慢慢破了,疼痛减轻了许多,经过多少天一张旧皮慢慢脱掉了,里面又生成了一张新皮,然后又发烧……就这样痛的一次比一次轻,经过十四次,就再也不发烧了,腿脚再也不疼了,历时整整一年,我的腿完全康复了,和从前一样正常。

在这一年的康复时间里,我照常出去发资料讲真相,有时走路多了就发烧脚痛,但我时刻记着自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带有救度众生的重大使命,不能松懈放松。在这期间我还梦见师父给我的空间场清理了大量的象煤一样的黑色物质,最后全部清理没了,我的腿也全好了。

我知道自己过去历史造的业很大,如果不是师父为我承受,我不知死过多少回。我儿子从我出车祸十二天康复,到腿断不治自愈,这两件事看到了大法的超常、神奇,因此也走上了修炼之路。

弟子感恩师父无以为报,只能更加精進,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抓紧讲真相救度更多的众生完成史前使命。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个人体会,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谢谢众生的问候〉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美中地区明州法会〉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欧洲法会〉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7]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8]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