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轮功学员 云南省司法厅副厅长赵立功被举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赵立功就开始积极追随江江氏集团参与迫害法轮功。赵立功在担任红河州公安局局长期间,积极配合云南省“六一零”,劫持了全州近二百名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迫害;赵立功任昆明市公安局局长后,在其上任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昆明市有16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

赵立功自担任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一督导组组长以来,按照中共上面指示,在云南推行所谓的“扫黑除恶”,公安部门假借“扫黑”名义,大肆迫害法轮功,各个构陷案件通过检察院非法起诉,法院枉判,监狱酷刑。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网发表《通告》,美国政府将严格审核赴美签证,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迫害法轮功者,拒发签证,拒绝入境。国际社会已从对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呼吁,走向实质性的具体拒签行动。现任云南省司法厅副厅长赵立功被举报。

一、个人信息

赵立功,ZHAO,Ligong,男
出生日期:一九六二年七月
出生地:山西省太原市
工作单位:云南省司法厅
职务:云南省司法厅副厅长、云南省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云南省“扫黑除恶”第一督导组组长
家庭住址:云南省昆明市

'赵立功'
赵立功

二、迫害事实简述

赵立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具体事实举例如下:

一、赵立功在任红河州公安局局长期间,积极指挥、参与并胁迫下属残酷迫害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九年,赵立功任红河州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的十年期间,先后策划绑架了数百名法轮功学员,造成众多学员被酷刑折磨致伤残和精神失常,很多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据明慧网的数据不完全统计,红河州有名有姓的法轮功学员有200人左右被迫害(有很多迫害案例受条件限制,尚未曝光),其中男性约占25%;女性约占75%;知道姓名被迫害致死的八人,被非法判刑的39人次,被劳教的45人次,被非法拘留过的170人次(不含被绑架到洗脑班的),被绑架入洗脑班的近200人次(实际人数远远高于此数)。

二零零一年三月,在云南省“六一零”的操控下,红河州“六一零”和公安局抽调了大量的警力和法轮功学员单位的保卫科大量人员,先后在蒙自县、个旧市举办了红河个旧市茶山果站洗脑班、红河个旧市白云山庄洗脑班,劫持了全州近二百名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进行洗脑迫害(其中个旧市有近百名坚持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洗脑班)。

云南省红河州“六一零”带领由被“转化”人员组成的“省转化帮教团”到“洗脑班”灌输邪恶的歪理邪说,逼写“三书”,逼交大法书籍、资料,逼放弃修炼。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的单位深受其害,被罚款勒索,被逼签限期转化合同,被逼交保证金等等等等。从而挑起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跟随中共邪党对佛法行恶。

洗脑班采用的邪恶方法主要有:

(一)剥夺人身自由,单独关押,吃、喝、拉、撒、睡全在里面,每个学员至少由两名“包夹”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的看守着,上厕所也跟着,不准与别人交谈,不准私自活动,从精神意志上折磨,企图迫使其就范;

(二)强迫听、看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老师的录像、报刊、书籍;听“专家”宣讲、强迫写心得体会,进行所谓揭批、诽谤大法,扭曲人性,企图摧毁修炼人的正信;

(三)利用邪悟者灌输歪理邪说,用伪善的言行迷惑法轮功学员,误导其“转化”,放弃正法修炼;邪恶人员轮番做所谓“思想工作”,不让休息,不准睡觉,强迫“转化”;

(四)利用亲情,包括家人哭闹、威逼离婚等逼迫放弃修炼;

(五)强迫单位或社区派人参加,以扣发工资、退休金、开除工职、解除劳动合同,包括威胁开除家人工职、影响子女入学、参军、工作的权利等等,强逼“转化”;

(六)最后一招就是:表态“不炼”就放人回家;否则,“炼”就劳教。

二、赵立功在任昆明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期间,参与策划、指挥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日,赵立功担任昆明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职务,在其上任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昆明市就发生了一百多起绑架法轮功学员事件,共绑架了160多名法轮功学员。尤其是二零一二年二月七日,在他参与策划和指挥下,在曲靖陆良县对昆明到陆良参与当地民众过小年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18名法轮功学员被抓捕。二零一二年五月份至七月两个月间,他又积极指挥、参与迫害了36名法轮功学员。

◎十八名法轮功学员在陆良县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二月七日,也即正月十六,是陆良县当地的小年庆祝活动,这一天,陆良的父老乡亲们都会在当地的小广场举办热闹的庆祝活动,从昆明及周边各县的法轮功学员也赶在这一天,以欢庆腰鼓、唱天音歌曲的形式向陆良的世人们讲真相,送神韵,祝福陆良的乡亲们有一个幸福平安的新年。然而,曲靖市陆良县“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公安局国保大队却对到陆良县参加当地欢庆活动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疯狂的抓捕。

当天下午三点多,陆良县公安局突然出动了大批警车和警察,首先强迫车站停售开往昆明的车票,同时封锁公园路口,开始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他们非法盘查行人和非法搜身,有法轮功学员的挎包被抢走,被撕烂。此非法行为一直持续到晚上七点多钟。

据初步核实当日已经被非法抓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杨琼仙、罗丽芝、肖玉霞、吴奇慧、吴奇芳、任丽娜、晋道兰、吴光珍、吴海燕、杨菊英、蒋雪梅、吴启文(男)、阳功秀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随后,陆良公安国保警察在昆明市公安国保及所属各辖区公安国保警察的参与下,对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抄家,抢走了大量私人财物。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被分别关押在陆良县看守所和昆明市各区看守所,之后阳功秀、罗丽芝、吴光珍、吴启文回到了家中。

◎昆明市及各区县36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抄家、骚扰案例

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凌晨,昆明市五华、盘龙、官渡、西山四个主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在昆明市公安局的统一部署下,同时出动警察、特警,非法抓捕了五华区的叶保福一家,盘龙区苏昆、张晓丹夫妇,官渡区的普宝玉、缪青、姜允楠,西山区的王汇真、蔡文慧(五月五日在王汇真家被绑架)。同时,五月四日家住海口的法轮功学员李竹秀被警察绑架,短短两天时间,昆明市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达11人。五月至七月的两个月时间内,昆明市被绑架、抄家、骚扰的法轮功学员就有36人。

三、赵立功是江氏残余势力盘踞在云南推动迫害的幕后黑手。

赵立功自担任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一督导组组长以来,按照中共上面指示,在云南推行所谓的“扫黑除恶”,公安部门假借“扫黑”名义,大肆迫害法轮功。

赵立功在内部会议上谈到: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工作,主要目的是掌握情况、发现问题、查找不足,研究提出解决问题的具体措施,推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深入开展,持续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向纵深推进。

全省公安机关按照“有黑扫黑、无黑除恶、无恶治乱” 要求,同步制定了所谓的“风雷行动”等专项打击整治行动,即所谓“视频监控抓轨迹,人脸识别辨身份”等。检察长、法院院长、公安局长均参与会议,相关警察入辖区派出所推行“风雷行动”,涉及包括昆明、楚雄、昭通、保山、晋宁、永仁县等全省范围内,并设立了“扫黑除恶”举报奖金,其表面上是打击黑恶势力、贪污腐败、偷盗、禁毒犯罪等行为,背后暗藏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目的。

二零一八年,云南省众多法轮功学员在不同程度上遭到国保警察、辖区派出所、社区、单位、村委会的上门骚扰。不法人员上门给法轮功学员非法照相、录音、录像,并强制询问法轮功学员具体详细信息:姓名、民族、身高、单位、家庭成员、家庭住址、电话号码、身份证号、家庭电表箱、使用的交通工具、家中是否有网线,用wifi、是否有QQ号、是否有港、澳、台护照等,采集信息作为数据库,以此达到监控、迫害法轮功学员。

据明慧网信息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九年一月~八月份,云南省法轮功学员共有59人遭受了骚扰、绑架、抄家、批捕、庭审、判刑等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廖健甫、夏梅仙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李文波、朱翠芬、周惠芬、阳功秀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并处于2000元~10000元的非法罚金;另有童先珍、王进仙、王任权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开庭。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多数是通过视频监控、人脸识别,或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后,被公安绑架、抄家、批捕的。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