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安徽省合肥地区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综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安徽报道)根据明慧网曝光的安徽省合肥地区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事实及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九年,合肥地区有至少有四十二名法轮功学员遭中共当局绑架;四人被非法判刑;五人被非法批捕;一人因为中共的长期迫害而含冤离世;多人遭恶人的骚扰。仅在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前后,合肥警察就绑架了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更多的迫害情况由于中共的封锁,还不能完全曝光出来。

一、 法轮功学员王光辉因遭中共长期迫害而含冤离世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恶已经延续了二十多年,无数的法轮功学员被邪党绑架、冤狱酷刑、甚至失去生命。二零一九年一月十日,安徽省合肥市法轮功学员王光辉,因遭中共邪党长期残酷迫害而含冤离世。

王光辉,男,年龄未知,原安徽省社科院科研人员。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五日,王光辉因发送法轮功真相短信被合肥市芜湖路派出所警察绑架、拘留。二零一五年,王光辉被包河区检察院、包河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有期徒刑。王光辉上诉至合肥市中级法院,该院以“法轮功案件都不开庭二审”为由,维持原判。

随后王光辉被劫持到宿州监狱。其单位屈服于上面压力,尽管觉得王光辉人品很好,但还是将他开除公职,断绝了他的经济来源。

据王光辉生前说,在宿州监狱期间,他因拒绝放弃真善忍信仰,被关入小号,受到各种折磨,后经家人交涉,才被从小号放出。后来他被强制劳动,监狱方面安排刑事犯人监视并汇报他的言行。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四日,王光辉由家人从宿州监狱接回家中。王光辉出狱当天,芜湖路街道“维稳办”人员王霞及另一副主任到宿州监狱现场想带走王光辉,企图继续迫害他,在其家人的严词拒绝下,未能得逞。

王光辉出狱后,中共人员并没有停止对他的迫害,继续对他施加高压。二零一八年邪党两会召开当天,早晨五点来钟,芜湖路派出所片警丁线康、南国社居委会书记谢辉(女)、社区人员饶晚东等四人,上门骚扰王光辉,此时的王光辉已骨瘦如柴。

王光辉因发法轮功真相短信被非法判刑的直接责任人是合肥市公安局“反×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大队指导员桑祥庆。桑祥庆于二零一七年被调至庐江县任副县长兼公安局长。王光辉生前曾多次向合肥市中级法院、合肥市检察院、安徽省高级法院申诉自己的冤案,但都被以“法轮功案件作为政治案件由国家统一定调”为由,非法剥夺了他申诉的权利。

二、至少四人遭非法判刑、庭审、起诉

二零一九年,合肥地区共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当局非法判刑,其中三人还被中共法院勒索罚金。

1、合肥市两位老太太被非法判刑、勒索罚金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九日晚,合肥市法轮功学员华学香(八十一岁)和赵美陵(七十岁)出去挂真相条幅,被警察绑架。五月十二日,华学香被合肥市庐阳区公安分局取保候审;六月十六日,赵美陵被合肥市庐阳区公安分局取保候审。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赵美陵和华学香被合肥市蜀山区检察院构陷,所谓的提起公诉。

二零一九年六月六日,赵美陵和华学香被合肥市蜀山区法院秘密开庭。九月二十六日,赵美陵被非法判刑一年六个月,并被勒索三千元;华学香被非法判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被勒索二千元。

2、合肥市法轮功学员张萍被非法判刑后下落不明

合肥法轮功学员张萍多次被逍遥津派出所绑架迫害。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五日上午,张萍在家,逍遥津派出所警察俞勇和谢伟对张萍实施非法抄家,恶警抢去法轮功师父法像、大法书、护身符、真相币、电脑、手机等(电脑和手机后来归还)。

二零一九年六月,张萍被蜀山区法院非法开庭,公诉人是戴文珺,张萍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不承认法院非法强加的罪名。二零一九年八月,张萍又被叫到蜀山区法院,法庭以张萍不认罪为由,对张萍非法判刑一年,勒索一千元。随后张萍被带去医院体检,多家医院体检都不通过,无法收监,张萍又回到家中。

二零一九年十月,张萍再次失联,至今没有消息。

3、合肥市法轮功学员章欣红被非法开庭,律师做无罪辩护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日,法轮功学员章欣红被合肥蜀山区法院非法庭审。瑶海区的公诉人员以章欣红拥有电脑、打印机、《九评共产党》、《明慧周报》等资料、精美的挂历、画册,以及一封公开信,并向三个政法官员邮寄了反映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劝善信等,非法起诉善良的章欣红。

两位辩护人对公诉人的指控有理有据地一一驳回,三法官、两公诉人都无言以对。辩护人指出,对参与构陷章欣红的一系列公检法司涉嫌犯罪人员,章欣红和家属有权随时提起刑事诉讼。

4、合肥市法轮功学员李国珍被非法庭审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二日上午九点三十分,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法院刑庭二庭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李国珍。目前,李国珍被非法庭审的具体情况不明。

5、合肥市法轮功学员丁书梅、黄莉萍被非法庭审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上午,安徽省合肥市高新区法院刑庭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丁书梅、黄莉萍。目前该两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情况不明。

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日,丁书梅、黄丽萍在合肥高新区散发真相资料时,被警察跟踪拦截,当时有二、三十人围住她们,其中一个胖警察打了黄莉萍一巴掌,并说在十九大前就跟踪她了,随后,高新区刑警大队非法抄了资料点。

6、合肥市法轮功学员段天俊被构陷到检察院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六日,合肥市法轮功学员段天俊陪妻子去拿药(他妻子在几年前段天俊被迫害时惊吓过度,造成精神出现问题),合肥市滨湖派出所便衣跟踪他,后强行闯入段天俊家中非法抄家,并将段天俊关入合肥市看守所,警察将构陷段天俊案卷送到合肥市蜀山区检察院。据悉,二零一八年七月至八月左右,中共人员在段天俊小区内安装了监控,并在段天俊家门口也安装了监控。

7、合肥市法轮功学员何维玲遭非法批捕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一日,合肥市法轮功学员何维玲在菜市场发真相小册子时遭人恶告,被双岗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合肥市女子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二天。五月二十三日,何维玲的丈夫去拘留所接她时,派出所拒不放人,逼何维玲写所谓认罪书,何维玲坚决不写,于是派出所将她非法关押一天后,对她进行非法刑拘,并将她劫持到合肥市看守所,现已非法批捕。派出所警察还趁何维玲家中无人时强行闯入,非法抄家。

8、合肥市法轮功学员吴伟明被非法批捕

安徽合肥市法轮功学员吴伟明被合肥市瑶海区检察院非法批捕。办案恶警为瑶海区广场派出所刘大勇。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日上午,吴伟明在自家楼下,被瑶海分局站前路派出所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刑拘。

9、合肥市法轮功学员翟亚男被非法起诉

翟亚男,女,年龄未知,合肥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八年十月,翟亚男因发放真相资料,被蜀山区井岗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蜀山区检察院非法批捕,负责的检察官是蜀山区检察院检察员李卫华,案子先后两次被蜀山区检察院退侦,但检察院李卫华和派出所所长李春生拒绝放人,第三次延长所谓补充侦查时间后,于二零一九年七月初,被非法起诉到蜀山区法院,承办法官是朱毅。

10、合肥市法轮功学员戴玉敏遭南京市检察院非法批捕

戴玉敏,女,六十岁左右,退休前是原合肥市第十二中学会计。二零一八年戴玉敏出狱后,住在江苏省南京市,帮女儿带孩子。二零一九年三月八日,戴玉敏因讲真相被南京警察绑架,目前戴玉敏被非法关押在南京,并被南京的检察院非法批捕。

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中共是流氓政党,它的流氓本性在《九评共产党》中已有充份的论述,那么它所豢养的恶警在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抄家等迫害过程中自然就把邪党的残暴与流氓本性表现淋漓尽致。

1、合肥市公安局、六一零、政法委统一行动,非法抓捕了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前后,合肥市公安局六一零、政法委统一行动,在合肥全市非法抓捕了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并且实施不同程度的酷刑迫害。一老年学员从临时黑窝出来时,听到了其他法轮功学员喊叫的声音。

二零一九年七月九日,法轮功学员丁荣枝在去周玉英家后,出门在路上时,被非法抓捕。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合肥市法轮功学员黄玉晴、周玉英、张英三人正在学法时,恶警闯入,强行绑架了她们。恶警指着一包资料,肯定的说,这是黄玉晴的资料。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二日中午十一点多,合肥市瑶海区公安分局、大通路派出所共十人,闯入法轮功学员许晓娴家,出示传唤证,将许晓娴强行绑架。于当日绑架到拘留所,处拘留十五天的处罚。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二日,合肥市八十五岁的吴淑玲老人,遭警察非法抄家。吴淑玲当时不在,只有智障弟弟在家。家里所有大法书、电脑等都被警察非法抄走。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一日,合肥市八十五岁的关素华老人家中闯入九个恶警非法抄家。警察把关素华老人带到安庆路派出所,要求她在被抄走的物品清单上签字,关素华只写了“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并一直讲真相,大约四、五个小时回家。

二零一九年七月九日左右,合肥市法轮功女学员黄玉晴及一位周姓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左右,合肥市法轮功学员王琳在家中被合肥市瑶海区公安分局、大通路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

2、马援军、姜树榕、陈爱珍等四位法轮功学员被抄家、绑架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早上,合肥蜀山区井岗派出所和五里墩派出所警察同时行动,其中井岗派出所多个警察来到科学家园罗新芝家,非法抄去若干大法书和资料等。

与此同时,五里墩派出所警察对科学家园马援军、姜树榕、陈爱珍等三位法轮功学员家野蛮抄家。

马援军家被非法抄去一台电脑、三台打印机、若干法轮大法书、资料等;姜树榕家被抄去一台电脑、两台打印机、若干大法书、资料等;陈爱珍家也被抄去若干大法书、资料。

当时,姜树榕老人正从外面办事回来,被尾随的警察闯入,由于姜树榕不配合,恶警实施暴力绑架,姜树榕被迫害得喘不过气,差点昏迷。非法抄家时,她家的打印机墨水被警察弄了一地。

罗新芝、马援军、姜树榕、陈爱珍四位学员分别被劫持到井岗派出所和五里墩派出所非法审讯。警察说,根据监控查到她们分别在六月、七月、八月三次在外面讲真相和发资料。

当晚罗新芝、姜树榕、陈爱珍三位法轮功学员回到家中,马援军被继续关押迫害。

3、其它部份绑架实例

二零一九年三月八日下午,合肥市法轮功学员吕维海(音)在外面讲法轮功真相时遭人恶告,被合肥市新站区磨店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治安拘留十五天。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一日下午,合肥市法轮功学员鲍杏花,因在路边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用手机拍下照片恶意举报,被芜湖路派出所警察绑架。警察非法抄家,抢走了电脑及部份钱币和所有的大法书籍,并对鲍杏花非法拘留十二天。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日,巢湖市法轮功女学员韩玉明、焦桂芳被绑架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合肥市看守所。

二零一九年六月底,合肥市法轮功学员徐敏被恶警绑架到合肥市拘留所,二零一九年七月六日回家。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左右,合肥市法轮功学员王琳在家中被合肥市瑶海区公安分局、大通路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三日,合肥法轮功学员刘惕非和另一学员在四里河讲真相,被一名便衣举报、抓住不放,很快叫来了警察,她们被绑架到大杨派出所,刘惕非当晚回到家中。但是回来后,在邪党六一零、社居委的压力下,刘惕非被软禁在儿子家,不准回到自己家中。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四日,合肥法轮功学员吕兆海在新站区磨店乡职教场被绑架。具体执行的是新站区磨店乡派出所和新站区国保大队六一零。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合肥市法轮功学员汤菊章失联,好长时间音讯全无。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汤菊章多次遭到中共当局绑架、抄家、骚扰。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一日晚上八点左右,合肥法轮功学员郦斌在南湖春城西门讲真相、发真相资料,被人恶意举报,被三个便衣、二个警察一起大概五、六个人带到合肥市莲花派出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合肥市七里塘法轮功学员吴吉文在散发大法真相资料时,被中共邪党的天网监控发现,便衣跟踪至家。然后,合肥市杏花派出所、七里塘派出所、庐阳区派出所的警察联合到吴吉文家绑架吴吉文,同时非法抄家,抢走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以及部份大法书和真相资料。家中有一位八十岁的老人无人照顾。吉文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没有行动自由,伙食极差,难以下咽,犹如猪食。关押近七十天后,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回家。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七日,合肥市包河区常青街道包河区徽州大道高王桥鼎雅家具厂附近的一个小店,遭到当地警察的搜查,警察花了数个小时,抄走数十张护身符和一些大法资料。前一天,该店的一个营业员(是法轮功学员)在上火车时,被警察搜身,找到口袋里的护身符,遭到扣留,并被移送看守所。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日下午,合肥市法轮功学员李朝胜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合肥看守所,至今已经两年多。

李朝胜是一个刻碑工人,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日,合肥瑶海新站区政府官员介绍一个熟人来刻碑,言语中有一些冲突,瑶海新站区政府官员叫来龙岗派出所所长,他们商量后说:“李朝胜是炼法轮功的,现在要搜查。”李朝胜说:“你们是腐败官员,没权力搜。”

瑶海新站区政府官员恼羞成怒,一定要搜。李朝胜的妻子害怕,把家里几本书交了,于是,龙岗派出所就以此为依据,把李朝胜强行绑架至看守所。年前,派出所欺骗他家人说:“现在在走程序,年后就释放李朝胜。”年后又说:“马上就放。”但李朝胜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合肥看守所,两年多了,到现在都没回来。

结语

自法轮大法弘传世界以来,无数的事实证明,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不但福益家庭,而且还利国利民,提升人类的道德。修炼法轮功完全合法的。

二十多年来,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讲清真相,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社会良知,理应受到宪法与法律保护的,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邪党颠倒黑白、残酷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每个人都在这场大是大非面前检验着自己的良知底线,也将见证即将到来的结局。现在,天灭中共在即,那些被中共利用的作恶者仍然看不清真相,为眼前的一点小利而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从而赌上自己的生命和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