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于音乐《帮您过劫难》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五日】傍晚我点开了在明慧网上下载的音乐《帮您过劫难》,我的身心在音乐响起的那一瞬间凝住了,心灵无比的宁静,一种博大无私的慈悲从音乐中缓缓流出,让我有一种想流泪的感觉。

我眼前出现了浩渺的星空,而我仿佛是其中的一颗星,已渐离尘世,融進那一片星海。等我站起身来,看向窗外时,发现今晚的夜空格外的静谧,而小区里每家每户的灯光显得比平时要明亮、通透。我心中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喜悦和欢愉,嘴里情不自禁的也跟着音乐唱起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由此,我感受到创世主的无量慈悲,在宇宙走向末劫、众生陷入危难时把人救起,用神传给人的音乐,唤醒人们久远的记忆,唤醒世人沉睡的心灵。我想起了师父的诗句:“现代人多来自天堂 因为创世主会把新天门开放 他造新宇传大法劈荆破浪 救众生把尘渣扫荡”[1](《洪吟五》〈我把真相传唱〉)。我觉的每一个音符背后都是创世主的召唤,透过音乐要救生命度过劫难。

我脑海里忽然想起了神韵晚会的主持词,五行对应五音,五音对应五脏,所以神传的音乐,“乐”与“药”同音,先乐后药,常听德音雅乐能使人身心安泰。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肆虐之时,这首来自天国的乐音真的能让人听到天国的召唤,让人远离危险,度过劫难。真心希望天下有缘人都能听到这首音乐。

在此我想起了自己亲历的大法音乐度化心灵的故事。

我在学校做教师的时候,中午要带学生在学校食堂吃饭,吃完饭在教室里守着学生到下午上课,叫作午辅。午辅时间最长,比上课还累,通常学生也比较浮躁,到下午上课时又无精打采,我就给学生放大法音乐《普度》,放着放着,学生们就安静下来了,各自看书或休息,也没有人讲话,整个教室都容在一种宁静祥和的氛围中。

后来一到中午时,学生们就让我放音乐,而我也在《普度》的音乐声中越来越升起了对生命的珍惜。我看着那一双双清澈的眼睛,感到生命的可贵。后来我给我教的学生都做了三退。虽然再后来我离开了我熟悉的三尺讲台,但是我每每想到那些和学生们在教室里的中午,耳畔都会想起大法音乐《普度》。

从我买了车,我的车上就随时放着大法音乐,也会放明慧广播电台的节目。我非常喜欢一个节目《天音净乐》,我每一期都下载,每一期我都会听好多遍。节目里的歌曲我都会跟着学唱,我还会把节目里的主持词下载下来,有时用在我自己的写作里或者是教学里,或者是向人讲真相里。

后来不知是什么原因,这个节目已经许久没有更新了。作为一个《天音净乐》的忠实听众,我非常期待能继续听到这个节目。在这里我也要对制作这个节目的所有同修们说一声:“谢谢!谢谢你们!”这个节目像明慧网一样,伴随我走过了许多个春秋冬夏,每一次都给我正念、信心与希望。

在中国大陆广传神韵的那几年,我的车上就不间断播放神韵晚会光碟,坐我车的人都会看到、听到。我车里也会放几盘神韵光碟,停车时问路的、发广告的,或者是有缘的,我就送给他们。

有一次我们带了好多神韵光碟到乡下去发。在一个路卡好多车都停下了,这时同去的同修就拿着神韵,一辆车一辆车的发,当时排了好长的车队呢。马上我耳畔响起了非常振奋人心的,神韵晚会开场的音乐,几乎是每辆车此起彼伏的响起,那一刻,我感到周围的一切似乎变成了神韵的舞台,而神韵的音乐伴随着生命得救的喜悦从每一辆车里传到了我身边,传到了更远处。许久不坐我车的家人,偶然坐我的车,听到神韵这么动听的音乐,眼睛都亮了,以致在我向其他人赠送神韵时,都忙着在一旁补充:“这个音乐好听!”

后来我被绑架了,当警察审讯我时,我忽然想起了那一年神韵,我最喜欢的一首曲子《看破不是迷》,我情不自禁的哼了起来。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审讯我的那个国保警察,非常惊讶和欣喜的抬起头看着我说:“你哼这个曲子真好听!”

我被关到看守所后,关在我隔壁那一间的一个同修会在风池里唱大法歌曲,她的歌声太动听了,把我们这一间关的人都吸引到风池里来听她唱,有一次她唱《师恩颂》,我听的热泪滚滚,周围的人看到我那样,没有觉的惊讶,都很理解,似乎她们也有种说不出的感动。后来我也在风池里唱《得度》,好多人围着我,有一个杀人犯老太太,睁着大眼睛盯着我说:“哎呀,这个歌太好听了,你再唱一遍吧!”

之后我被送到了监狱,在监狱里,不让和同修说话,有时大家一起在洗漱间洗衣服时,我一边洗一边哼唱神韵晚会里的歌曲,在不远处的同修听到了会跟着和。这种只有大法弟子之间才能明白的交流方式,在那个特殊的环境里给了我们彼此正念的加持。

我的车沐浴在大法音乐中变的非常灵动,从来没出过问题。我被非法关押的几年,我弟弟开我的车,他总放些常人的流行歌曲,或者是灵异小说。到我回家时,我弟对我说:“你这车太费油了,我都不敢开了,开不起。”我一看油表:12点几。可我开的时候,从来没有这么高的油耗。我弟说:“你换车吧,我查过了,你这款车就是油耗高,这么高的油耗是正常的!”

我知道万物皆有灵。我的车陪着我,那些年做了好多证实法的事情,跑了好多路。它一定是反感听那些常人的东西,才用升高油耗来表达不满。我回家后,就把车里乱七八糟的音乐删了,车上的常人杂志和古古怪怪的东西都丢了,像我以前一样,放大法音乐,放九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放明慧电台的节目。 很快的,我看着仪表盘上的油耗指数一点一点的往下降,没过多久,我弟弟再次向我借车时,我车的油耗已经是7.4,比市面上最轻的车油耗还要低。弟弟面对实实在在的油耗指数,一句话也说不出。

听到这首《帮您过劫难》的音乐,不禁使我想起了这么多与音乐有关的往事,在此时因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而惶恐不安的心灵,在生死线上苦苦挣扎以求生的灵魂,正需要这样的音乐《帮您过劫难》来让身心安放,愿有缘的您一定不要错过。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五》〈我把真相传唱〉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