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有惊无险 全靠师父呵护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九日】本文是根据一位老年大法弟子口述,同修整理的两个小故事,说的是老年同修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所经历的其中两件惊险之事,在恩师的慈悲呵护下,化险为夷。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分享。

(一)

二零一七年冬天,我和几位同修到一个公园去讲真相,把车停在公园对门,从后门進了公园。路上我碰到一位中年妇女,上前给她递了一份真相资料,并讲了真相。她接下资料走了,不一会儿她又返回来把资料退给我了。这时,我看见附近有几个中年男子拿着对讲机东张西望,估计是公园管理人员,叫我们过去,我感觉不对劲,正准备和同修离开,突然一辆警车开到面前,车上下来几个警察将我们劫持,拉到了辖区所在派出所。

我和同修被劫持到派出所大厅,一中年警察把我们的包拿出来,把包里的东西全部倒在地上,并给录了像。警察把我和同修分别带進审讯室隔离审问。警察再三追问我们资料是从哪儿来的?我们拒绝回答他们的问题,心里求师父加持弟子正念:不许警察强加给大法弟子的迫害,制止警察行恶。一个姓宋的警察多次问我资料的来源,我正念告诉他:我不会说的,以免你再去抓别人犯罪。

这时,录像的警察拿来一份材料递给姓宋的警察,他念了一遍,说是要送我们去拘留所,警察要我在材料上签字,我一看是对我非法定罪的材料,我拒绝签字。旁边另一个警察便威胁道:“你们两个再不说出资料的来源、住在哪里,我就要揍你们一顿,让你们知道我就是会揍人的打手。”说着他就做起打人的架势,在我脸上、头上舞来舞去的。为了解体邪恶的非法拘留迫害,我心里发出坚定的正念:恶警说了不算,弟子只归师父管!绝不配合邪恶的安排。他们拿我没办法,只好再次把我带回审讯室候着。

在审讯室里,我听到隔壁审讯室里与我一同被抓的老年同修在大声的正告警察:“我是七十多岁的人,只因炼了法轮功身体健康了,出来劝善,叫人按‘真、善、忍’做好人,这没有罪、不犯法!你们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迫害好人(修炼人)是在造业犯罪。希望你们善待法轮功修炼人!”

深夜两点后,宋警官突然走了進来,他说决定放我们回家,叫我们签个字。我们拒绝签字,他也没有强迫,将我们送出了派出所大门。

(二)

二零一九年六月的一天,我与一同修搭乘公交车去某地一重点小学附近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出门时,我随身挎了包,包里有些零花钱和身份证,还有一份重要的证件,也有必不可少的一些真相资料。

下车后,我们与前行路人同行,一路边走边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不一会儿就到了那所重点小学旁边。在此,正好给一个小学生讲了法轮功真相,并给他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邪恶党团队组织)。没料到相隔约十米远处,一个骑着独轮车的年轻人快速赶来吼叫道:“你们在给小孩讲什么?是在宣传某教毒害小孩吗?”还扬言道:“你们就别想走了!”

年轻人一步跨到我身边,用右手紧紧拧住我的左膀衣服,又气势汹汹的问道:“你们住在哪里,叫什么名字?包里装着什么?”他同时动手抢我的包,把包的挎带都扯断了,我双手用力紧紧的将包抱着,没让他夺去。

当时我并没有被他的威胁吓住,这时我机灵智慧的将包打开虚晃了两下,很和善的对他说道:“兄弟:看到了吧!包里没什么,就一些零花钱。”此时年轻人还是不肯放我们走。他掏出手机要打举报电话,我们心平气和的对他劝善道:“兄弟,你先别打电话,听我们给你讲讲法轮功的真相你就会明白,我们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刚才对小孩所讲的都是对他有好处的话,是希望小孩能够健康的成长,将来成为有用的人才!”可是他拒绝听真相,我们的善心也没能打动他,他恶意的反问道:“谁是你们兄弟?”他继续拨打了举报电话。这时我暗示身边同修,先让她快速离开走脱了。

不一会儿,一辆警车过来了,车上除了司机,还有一位警察。警察下车就要检查我的包。无奈之下我把包给了他,在心里求师父帮我,让警察看不到包里面的真相资料和个人证件。那位警察把包打开,翻来翻去看了半天,把包还给了我。他们把我拉到了派出所。

在派出所,抓我的警察把我交给一位女警察。女警察把我带到厕所要对我搜身,这个女警察逼我把衣服脱光,面墙而站,两手向前平举。此时我还是善意的说道:“希望你不要这样做,这是不道德的行为,没有人性,我都七十多岁的人了,不要这样对待我”!我暗地在心里求师父帮帮弟子,并正念制止警察行恶。女警察把我从上到下搜了一遍,还是没搜到什么。

这时,抓我的那个警察拿着手铐走来,强行给我戴上手铐,把我带到审讯室,他威胁道:“你若不如实配合警察的讯问调查,就让你坐铁椅子、把你收监。”在审讯中,另一个警察再次搜我的包,我心里求师父:“我的包交给师父管着,让警察什么也看不见找不着”。结果搜包的警察把包反复翻了几遍,仍然是什么也没有查到,又将包还给了我。

过了一会儿,又来了几个警察,讯问我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的,身份证号码是多少等等。我一概拒绝搭理他们,只管心里默默的发着正念:解体警察背后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他们强行给我照像,在电脑上查找我的身份证号码,折腾了几个小时,还是什么都没有查到。

在派出所,我被警察非法戴着手铐关押。到了吃饭时候,也没给我吃一顿饭,也不给我喝一口水,还不让上厕所。晚上没有床铺被子睡觉,只好坐地靠墙蜷缩休息,竟然也睡着了。深夜凌晨四点后,一个警察走来打开门锁,進屋踢了踢我的脚,叫我起来走,我从昏睡中惊醒过来,便随口问道:“要我去那里”?他说:“你该去哪里就去哪里吧!”

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又一次脱离险境,安全回到了家。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