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昆明一个炼功点看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残酷性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中共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至今,已将近二十一年,迫害邪恶程度,造成的伤害是古今中外历史上罕见的。我们从昆明市圆通山炼功点的法轮功学员遭到的迫害来印证这场迫害的残酷性。

云南省昆明市圆通山炼功点是一九九五年八月,继昆明市文化馆、云南林业技术学院(原云南林校)炼功点后,早期建立起来的一个炼功点,地址就在昆明市圆通山动物园派出所门前,俯视山下是始建于唐代南诏王异牟寻时代,距今有一千二百多年历史的“圆通寺”,派出所就是原“圆通寺”延至山上早年被中共毁掉的“接引寺”。

炼功点的法轮功学员多来自周边政府机关、大、中、小学、企、事业单位、科研部门的官员、公务员、教授、教师、医生、工程师、工人、农民、学生、个体户、家庭主妇和街道居民,经常到圆通山学法炼功的约有三、四百人,当然都是人传人、心传心,很多人在圆通山与大法结缘后,把大法的福音带到各地。

炼功点分两个时间段炼功,要上班的学员早上6:30-7:30;不上班的学员7:30-9:30,大家炼完功后就在一起学法,春夏秋冬,天阴下雨一如既往。每天早上都有学员提前到炼功点打扫卫生,安放好录音机,时间一到,大家自觉找好位置,整齐排好。炼完功就各走各的;相互见面,大姐大哥称呼,格外亲切,虽不多言,总是一片慈悲祥和。

经常有学员在公园捡到来公园活动的民众落下的手表、金耳环、金戒指、钱包等物品交给辅导员,再由辅导员统一交到派出所,派出所的警察高兴的说:以前的雷锋又回来了。曾经在炼功点蹲坑的国安特务后来讲:“炼法轮功的人有知识的人多,干部多,有病的人多,他们都是些很善良的人,每天只是在一起炼炼功、学学法而已,根本不危害社会……”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圆通山炼功点就被迫解散了。近二十一年来在邪恶的迫害中,近百名圆通山炼功点的法轮功学员遭到各种打压,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知有黄菊美、李健英、周吉昌、徐某某、杨明清、何育华、周凤英、陈莉华、廖惠芳、马某某、沈某某、黄雪梅等十二位学员在迫害中失去了生命,兰穆昌、李健英、谭美琼、魏云梅、邓家凤、叶保福、杨明清、叶茂、赵晨宇、十三人次被判刑;叶保福、杨明清、叶茂、杨雪梅、高花贯、薛冬梅、廖佳、王美玲(关押)、张文航(2次)等十人次被劳教;周吉昌、王军、徐某某、黄菊美、叶保福、杨明清、叶茂、魏云梅、陈慧、郑明慧、周凤英、王美玲、吕祖达数十人被关押、抄家、骚扰;目前赵晨宇被非法判刑四年,还被劫持在西双版纳景洪看守所等待上诉。

一、迫害中去世的法轮功学员

1、云林规划院高级工程师吕祖达在610、公安、单位不断骚扰中含冤去世

吕祖达,男,六十八岁,昆明市云林规划院高级工程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到昆明市政府上访,被单位多次进行批斗,并逼迫他写所谓的揭批“保证书”。二零零零年吕祖达因室外炼功,被绑架、非法拘留一个月,回家后,作为“重点”人物监控,中共不法人员经常上门骚扰其老伴贺桂珍,致使贺桂珍不得不经常离家出走、在外躲避。

由于单位不法人员、恶警经常上门恐吓骚扰,吕祖达长期处于精神恐慌和担忧老伴的状态,心理压力极大,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四日含冤去世。

2、昆明病退工人黄菊美被看守所迫害致高血压心脏病去世

黄菊美,女,一九五四年生,昆明市政公司工人。黄菊美修炼法轮功前,身患高血压等二十多种疾病,是单位有名的老病号,二十六岁她就病退了。由于长年受疾病的折磨,变得性情暴躁,婆媳之间长期不和,家庭关系也很紧张。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其疾病不治而愈,身体越来越好,从此待人和气,处处事事都为别人着想,婆媳关系、家庭关系越来越和睦。

黄菊美二零零二年被盘龙区国保警察绑架关押在盘龙区第一看守所,期间受尽折磨,致使血压增高至280/120mmhg,导致心脏病突发,看守所警察将其送入医院才通知家人,不久黄菊美不幸去世。

3、昆钢退休职工李健英从监狱回来体弱疾病缠身不幸去世

李健英(李建英),女,六十多岁,昆明钢铁公司生活部职工。二零零零年四月四日到云南省委上访时被绑架,关押在昆明市拘留所十五天。二零零二年五月在晋宁县盘龙寺挂“法轮大法好”条幅被绑架,随后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五年出狱后一直身体衰弱疾病缠身,二零零八年不幸去世。

4、从事民族、宗教文化研究的老教授佘仁澍在迫害中去世

佘仁澍
佘仁澍

佘仁澍,女,七十岁左右,云南省文联从事民族、宗教文化研究的教授。佘仁澍从研究佛教到皈依佛教,后修炼真善忍宇宙大法,人生发生了极大变化。二零零零年四月四日,佘仁澍依法到云南省委上访,被绑架、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被迫害致旧疾复发,生命垂危而“保外就医”。由于长期被610、国保警察、社区骚扰,精神受到摧残于二零一五年含冤去世。

5、享受国务院津贴专家徐某在迫害中离世

徐某某,男,八十岁左右,原四川某林业局享受国务院津贴的林业专家,退休后到昆明居住。二零零零年,在昆明参加一个学法交流会,与到会的四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全部被绑架到派出所,被审讯、作笔录、照像。二零零零年五月他从深圳独自一人到北京上访,返回后遭到派出所的警察骚扰,二零一五年参加起诉江泽民,遭到骚扰,不久突然去世。

6、原炼功点辅导员在精神压力下突然去世

周吉昌,男,七十多岁,云南冶金研究所职工,退伍军人。原来炼功点辅导员,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开始,不断受到五华区和盘龙区国保警察传讯、骚扰;二零零一由于表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国保警察绑架关押一个月。在看守所期间,周吉昌遭到羁押人员“过堂”,每天都被残酷毒打折磨,全身多处被打得青紫疼痛,引起肢体活动障碍。2017年在迫害中突然去世。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7、林业培训中心办公室主任杨明清被“禁闭”、“严管”致血压增高、臀部溃烂流血、听力下降,后去世

杨明清,女,六十多岁,原林业培训中心办公室主任。被单位称为最好的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开始,由于不放弃信仰,遭到盘龙区国保警察经常骚扰、监控,昆明九九世博会期间被单位伙同公安警察将其与丈夫看守在家中四十五天;二零零零年四月四日与丈夫到省委上访被盘龙区国保警察绑架关押一个月,回来又被单位看守十七天;二零零一年由于和丈夫、女儿离家出走,被盘龙区公安绑架被劳教二年加期十天;二零零五年一月十日,与丈夫、女儿在家中被盘龙区国保警察绑架判刑三年;二零一二年再次与丈夫、女儿在家中被五华区国保警察绑架被判刑四年。二零一六年因为向世人讲真相,被绑架关押二个多月。

杨明清二零一五关押在女二监期间,一进监狱集训九监区就被投入“禁闭室”四个月,禁闭期间不准洗漱、不准洗澡、不准妇女卫生用水、不准换洗衣服,双手放在膝盖上,不得移动,除此之外每天还要强迫听侮辱法轮功的有关录音,声音放到最大。四个月后又在监房被“严管”坐小凳子直到出狱,被迫害的血压增高达200/120mmhg,出狱后双下肢一直浮肿、臀部溃烂流血、耳朵听力明显下降、身体衰弱。于二零一九年三月八日突然含冤去世。

二、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1、一级教师赵晨宇再次被绑架、构陷

赵晨宇,女,四十六岁,原云南省昆明市第三十中学一级教师,研究生毕业,被学生爱戴的好老师。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上访,途中被劫持非法关押三十天。二零零五年七月二日与朋友去西藏旅游被非法绑架、判刑三年。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七日在家中被西双版纳景洪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抄家。判刑四年,现关押在西双版纳景洪市看守所等待上诉。

2、张晶艳,女,三十多岁,昆明公路管理局职工。二零零二年讲真相时被绑架劳教二年,回家后不放弃修炼被绑架到精神病院迫害,丈夫承受不了迫害与其离婚。

3、昆明个体户王军被“升堂”、拳脚、棍棒殴打案: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王军,男,40多岁,外地在昆明个体户。1999年对法轮功迫害开始,王军曾经多次被绑架关押在看守所,每次在看守所都遭到酷刑折磨,被同监羁押人员“升堂”、殴打。有一次在出外干活时,被多个羁押人员用棍棒殴打,棍棒都打断了。

4、原林业医院副院长叶保福一家3人遭迫害,妻子在迫害中含冤去世

叶保福,男,1949年5月生,主治医师,林业中心医院副院长。被公安传讯多次,抄家8次。叶保福2000年4月4日和妻子到省委上访被非法刑事拘留一次,与妻子因为抵制洗脑班辞职离家出走被昆明盘龙区公安绑架,因不“转化”被非法劳教2年,延期118天,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后又因给单位党委写信等一家人被绑架、非法判刑二次,叶保福合计被关押13年4个月零29天。累计被单位看守失去自由达283天。(单位不让退休,2005年被开除工职);2018年叶保福被关押在省一监期间出现“脑梗塞伴半身不遂”,司法局不批准“保外就医”。

妻子杨明清,女,1952年7月14日生,原林业培训中心办公室主任。被刑事拘留二次,劳教1次,判刑2次,合计被关押9年零2个多月(单位不让退休,2005年被非法开除工职),杨明清被关押在女二监期间被“禁闭”四个月,后被罚坐小凳子等非人折磨直到出狱,出狱时双下肢仍水肿,会阴溃烂,耳朵几乎失聪,一直未恢复,2019年3月8日在迫害中去世。

女儿叶茂,女,1977年5月30日生,劳教1次,判刑2次,合计被关押8年,被公安逼迫多次失去工作。女儿叶茂关押在女二监期间被罚坐小凳子,裤子坐烂。

叶保福80多岁的母亲在儿子离家期间,被单位不法人员和当地公安多次上门威胁骚扰后,导致两次突发高血压“脑梗”,后去世。

80多岁的岳父在昆明居住时,叶保福夫妇被看守在家中,由于公安警察突然上门抄家,正在午休时的岳父受到惊吓,高血压突然发作住进医院后直到去世。

5、云南大学副研究员马玲兄妹两家6人被迫害,家庭破碎

马玲,女,1957年10月13日出生,云南大学退休副研究员。马玲曾经因在外炼功和到省政府上访多次被非法关押,2000年七月因为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2年6个月,2004年9月21日再次被绑架劳教3年;2014年4月与女儿到朋友家做客被非法绑架判刑4年。合计被关押9年零7个多月。丈夫张开流,在迫害压力下与马玲离婚。马玲关押在女二监期间马玲由于坚持信仰被强迫坐小板凳,导致双腿浮肿,肚子胀,血压高到200。后于2017年6月15日变成全天劳动,每天收监回监房吃饭后又继续坐小板凳“学习”,一直到10点20才让睡觉。

女儿张稷,1985年2月4日出生,昆明市滇池旅游度假区实验学校教师。被判刑3年6个月。

弟马先明,男,40多岁,昆明市煤机厂马龙分厂厂长。弟媳李琼,女,40多岁。1999年7月22日午饭后马玲与其丈夫张开流、弟弟马先明、弟媳李琼、7岁的侄子马清源刚到翠湖公园马路边时,就被武警、公安绑架到大客车上,拉到西山二中,被非法审讯、拍照、笔录,随后又被拉到官渡区公安局,又被五华区公安接走后到深夜才释放。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