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回头修大法

更新: 2020年04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一日】我叫大勇,是一名司机,今年五十四岁。我与法轮大法缘份深厚,因为我们全家都修大法,只有我一人机缘不成熟,走不進大法的门,二十年来在人海中沉浮,如履薄冰。一次又一次,在生死边缘被大法师父救回,于二零一七年才走進大法的门。

二十年前我生活在山东。那时的我应该算是在黑白两道混,带着一帮小弟好似无限风光。与市长、公安局长之类腐败官员通宵耍钱,一宿就输掉几万甚至十几万。养成了吃喝嫖赌,吸毒等恶劣、违法嗜好,在红尘中不断下沉。

但我心里知道法轮大法是好的,为求神佛保佑,还时刻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平安护身符带在身上。有时和身边政府人员说大法好,他们还取笑我“走火入魔”。我知道师父一直看护着我,只是沉迷在这样的生活中不能自拔,没有决心走進大法修炼

一次我从山东济宁开车走烟台高速公路,因为我这一个来月一宿宿耍钱没睡过整觉,靠吸毒支撑着精神,耍钱时也感觉不到睡意。可这不耍钱不吸毒时开着车就困得我睁不开眼睛,我努力克制也不起作用,还是开着车都能听到自己的打呼声。作为一个司机在高速上疲劳驾驶就意味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我想找个服务区休息却找不到。于是我就一边开车一边不断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果然困意消失,顺利到达烟台了。回到家我一头倒在床上睡了三天三夜。

更惊险的一次是从烟台到青岛的路上,我车上坐着两男一女。车要路过一个急转弯处,因为我的生活状态就是缺觉,不耍钱时就没精神,冷不防开到这急转弯处,只要我条件反射紧急踩刹车,定会翻车,翻转几次就得掉坑里。这时我突然清醒,轻踩刹车遛着往下走,紧紧把着方向盘,因方向盘稍打歪一点车都会翻,我一边念:“法轮大法好”,一边遛着往下走,就这样还是滑進一个大深坑里去了。

可神奇的是车却安然无恙,我们四个人也毫发无损。那两男一女因吸毒精神麻木,根本不知道他们是从死亡边缘走了一圈,还在嘿嘿傻笑呢!我打了电话叫来了三十来个小弟,也没能从深沟里把车弄出来,最后还是请救援队用大吊车,把车吊上来的。

围观的村民说这地方年年出车祸。大法师父又一次救了我。

还有一次,我送客回来的路上,那时已经回到黑龙江。那年雪特别大,路过一条崎岖的山路,而且车轮碾压过的路特别光。这时对面过来一辆车用大灯照我。我看不见前面的路了。紧急收车方向盘失灵了。车一头扎進深坑里。车倒是没翻,横在那儿,我也安然无恙。我踹开车门给救援队打电话才把车拽出来。

此时我因为吸毒耍钱,经济上已大不如从前。可毒品沾染上就很难戒掉,把剩下的那点积蓄十几万也都吸没了。我只好给人开出租车过日子了。就这样,明知是师父一次次保护了我,心里也一直感恩大法师父的救命之恩,也想走進大法修炼,只因戒不了人中的恶习始终未能修炼大法,我也曾拿起宝书《转法轮》看过,可一拿起书来就困的睁不开眼睛,我就大声念:“法轮大法好!”立刻感觉两眉之间那儿有东西嗖嗖的转,我把手放在那,就觉的手心里也有东西在飞快的转。后来才知道那是法轮在转。

我都奇怪,我与法轮大法这么有缘,却進不了大法的门。我就去问一个和我非常要好的阴阳先生我什么时候能修炼法轮功。他说我得五十岁以后才能修大法。现在修不了。我还不太服气呢!

但不服也不行。有一次我牙活动了,非常疼却不掉。我就从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您让我的牙长上别疼了,好了我也修炼。我就这样没太在意的一想,第二天牙不但不疼了还不活动了,非常坚固的长上了。但我还是由于自己脱离不了人心的喜好,没能走進大法的门。

二零一七年三月份,我五十二岁了。果然是在这一年我开始修炼大法了。那年,我好无征兆的突发“急性脑梗死”(病历上这么写的),一向身强力壮的我突然坐上了轮椅,胳膊用医学术语叫“占零度”,就是一点抬不起来。嘴歪眼斜,直淌口水,有一只腿动不了了,最要命的是还有糖尿病、心脏病、血管病等十多种并发症。大夫说我是脑梗中最重的那种。

在省城医大住了十五天就被医院赶了出来,让我去康复中心治疗。在康复中心住了两个月花两万多。我曾腰缠万贯,此时却连两万元都没有了,儿子只好给我请个护工照顾我,他去打工给我挣医药费。两个月后我回到家,生活不能自理。我在外地的姐姐来照顾我半个月。姐姐劝我扔掉那些药,快安心学法轮功吧。

看着我那上千元钱的药,每天三顿药,每回十多种,药在桌子上摆了一排,按顺序吃,一不注意就吃乱套了。而且治糖尿病的胰岛素要用一辈子,这种痛苦没完没了。这次我就听了姐姐的劝告开始修炼了。虽然二十年来知道师父一直在我身边看护着我,但还是在半信半疑中停了所有的药,和姐姐一起修炼法轮大法了。姐姐在当地找了几个素不相识的大法弟子来和我一起学法,这样我家就成立了学法小组,每天上午学法交流。我的悟性很快提高上来。我早晨炼功时,因为一只胳膊抬不上来,抱轮时我就用布条把那只不好使的胳膊绑上吊在高处抱轮。我下定决心一定要一修到底,跟师父回家。

修炼后戒掉一切不良嗜好,毒瘾也没了。我的高血压、糖尿病等全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我去医院复查,拍CT发现原来脑部两厘米的血块也消失了。我的生活完全能自理了,打扫卫生、做饭、洗衣、自己上下楼买菜,不再麻烦任何人了。

我每天出去遛弯,碰到有缘人就讲大法真相。有一天,我在小广场遇到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士,看上去也得过脑梗,留下了后遗症。我告诉他,我修炼法轮功后,把糖尿病、高血压等病都炼好了,那人说:你这胳膊怎么没好啊,我说:那是业力,他说:“我不信!”就走了。我想:这个人悟性太低了,身体都这样了还不信。他走后我也离开了小广场,这时,我的身体轻飘飘的,从来没有过的一种感觉,每天我走一段路,就觉的累,可今天走起路来一点不累,大约走了两小时左右,后来悟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以后多做救人的事。

我家四楼邻居,卫生间的下水道不好使了,他将洗手盆与座便的位置调换了。调换后,我家的洗手盆一用,他家卫生间就漏水,我有时为了不往他家漏水,我都不能洗头,过了几天,我找四楼让他家找维修工修理一下,修理一次也没修好。因我家是学法点,不想因此事受到影响,又过了几天,四楼往三楼漏水了,三楼找到四楼,我们商量找物业来修理,我说:你们不拿钱,我拿也行。通下水道时,在谁家通,谁家就得弄脏,我说:在我家通吧。我深知自己是大法弟子,遇事先想别人,后来下水道修好了,我们每家拿了十元。

今年夏天四楼家装修房子,把自家的下水道又堵了,我一用水他家就漏,他们是七十多岁的老俩口。他们不把自家堵塞的下水道通开,却要求我不用水。我是大法中的新学员,还是自己修的不好,至今得法两年多了,还有一只手不好使,干活不方便。我就和两位老人说:叔叔,阿姨,你们找人看一下是什么毛病,需要多少钱我出,最近几天我先不用水了。他们满口答应着,可过了半个月也没修,说新装的房子还得刨墙,不同意破坏墙。还不许我用水。这楼里的邻居都替我打抱不平,说不能惯着他们,不用水时也放水淹他家,看他能怎样。我劝邻居说:他们岁数大了,老头还得了癌症挺可怜。我现在修法轮大法了,我要听大法师父的话,遇事先想别人。虽然我嘴上那么说,可做起来也真难呀!大热天不能使水,一忍不住使一下他们就来使劲敲门。过关的过程也是剜心透骨呀!我不断的向内找,找到自己的争斗心,愤愤不平的怨恨心等。我加大力度学法,发正念清理另外空间针对我家学法点的干扰,我也在去人心中不断的求师父做主。

终于柳暗花明:一天楼下老俩口的弟弟来串门,知道了此事,他正好是这方面的“专家”,有专业的工具。轻而易举的就把堵塞的管子通开了,并不断的为他姐姐、姐夫的无理给我赔礼道歉。

通过这事师父让我提高了境界,帮我化解了魔难,同时还证实了大法的美好。只有按“真、善、忍”去做才能不伤邻里之间的和气。感恩师父!

我走進大法修炼快三年了,每天都过的充实快乐! 我现在从经济上看和原来没法比,过的挺清贫,可我内心却有了一份充实和安宁。师父从肮脏的尘世中把我捞起,在大法中清洗我的灵魂,我对师父的感恩无以言表,唯有走好修炼的路以谢师恩!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