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苦为得法 兑现来世愿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名农村妇女,今年六十多岁了。一九九七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前我浑身是病,头疼、腰疼、腿肚子发胀、尿痛,还有虚病,吃不下饭,浑身没劲,曾到石家庄大医院检查,什么病也没有,找治邪气的也看不好;得法后所有的病都好了,二十多年,没花过一分钱,没吃过一粒药。

(一)

我娘家姐妹六个,二姐入赘在家。母亲一直有病卧床不起,家里一切二姐做主。十七、八岁的时候,每天早上天还没亮,二姐就叫我们姐妹几个推着人力车去外边拉土。白天出工干活,晚上推豆腐磨子(因父亲卖豆腐),不推豆腐磨子就挑八担水,天天如此。不仅如此,二姐也不给我们好脸色看,经常找茬数落我们。

结婚后,婆婆也很厉害,吃饭的时候,总看着自己的孩子吃,把我撂一边。过节的时候,离过节还有好几天,就开始骂街,打鸡追狗,指桑骂槐。我从不敢顶嘴,只知道自己生气。自己的丈夫也是脾气暴躁,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闹,砸东西是常有的事。过后跟他说:别闹了,谁受得了啊!他就说:受不了上吊去、喝药去……死的法多了。不管他说什么,我把泪咽到肚子里,坚强的活着,为了孩子,也为了有病在身的母亲。

自从走入大法修炼后,通过学法知道了自己吃的这一切苦都是为了得这个大法。我如梦初醒。

(二)

刚开始我抱着治病的心走入大法修炼,病很快都好了。通过学法,我知道了今生别人对我不好,是我以前对别人不好,同时我更知道了人生的意义,更懂得了法的珍贵,我发誓一定坚修大法到底。

开始因我不识字,我就听讲法录音,记住一句,我就不打折扣的按照法的要求做。没得法的时候,别人偷我家几个玉米,我就到别人家地里掰几个补上;得法后,明白了不失不得的理,知道什么事都有神看着,别人偷我多少,我也不弄别人的了。有一次我给别人换零钱时,对方给了我一张假的(因我不认识假钱)。到集市上买东西时,人家不要,说是假的,我当着好多人的面,把假钱撕了。

在社会上,在邻里之间遇到的利益上的冲突,我大部份都按照法的要求把握得很好。每次都是心一放下,事情立刻就变,就像师父说的“柳暗花明又一村”[1]。

在家庭中,我也严格按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有一次,丈夫晚上七点吃完饭出去玩,我八点收拾完家务,就领着孩子出去串门。以往丈夫都是十点回家,我九点回家的时候,丈夫已经回来了,把大门里面插上了,我叫了好几次丈夫也不开门,我又接着叫,他才开,还没等我走進家门,他就一边扇我耳光,一边恶狠狠的说:“叫你有劲出去,没劲回来。”连扇了几个耳光。面对突如其来的这一切,我没有动气。然后回到屋里一边听师父讲法,一边给孩子织毛衣,正好听到师父说:“可能刚一進家门,你爱人就劈头盖脸给你来一通,你要承受过去了,你今天的功没白炼。”[1]我听着就笑了,心想今天的功没白炼。要是在以前,丈夫打我几下,打不过我也得打他几下。

在我的修炼过程中,我过丈夫的心性关,简直不计其数。在大法的威德之下,丈夫的火爆脾气也在改变,而且他非常支持我修大法。

(三)

儿子长大了,到了结婚的年龄,相亲好多次都不成。我就想:再相亲,不管成不成,我要告诉她真相。后来相亲的时候,我就给她(现在的儿媳)讲真相,让她记住真、善、忍好。儿媳过后对我说:当时你说真、善、忍还行,你要说自己怎么要强,就不了。可见儿媳生性善良,是法缘把我们连在一起,成为一家人。自从过门那一天起,我就把她像亲闺女一样对待,做事处处为她着想。

后来有了孙子孙女,牵扯到带孩子的问题,我和儿媳关系处理的也很好。儿媳几次提出想出去干活挣钱,让我带孩子,我没有被利益心带动,想的是以法为大,我善意的告诉她,孩子还小,我们一起带孩子吧!现在孩子大了,儿媳卖豆腐,每天早上凌晨三点就得起来做,我每天也是三点多一点,就起床炼功,炼完功给儿媳帮着淘豆腐,然后再给一家老小做饭,家里的活,地里的活从没耽误过。而且学法修炼、发正念、讲真相也做得比较好。儿媳也特别支持我修大法。

(四)

同村四姐家做卖豆腐生意。她家东边有一胡同,邻居把胡同挖开一条二十公分宽的小沟,姐夫需从那经过,可是载着豆腐的脚蹬三轮车又过不去,四姐天天把沟填上,邻居天天把沟挖开。两人为此对骂。最后邻居一气之下拉来一拖拉机土把路堵上了,四姐一家气坏了,就想着要与邻居动刀子。

我知道了此事后,就赶过去,用真、善、忍的法理开导他们。四姐说:“我也不想活了,让她榔的过不下去了,两天两宿也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了,就准备跟她打,斧子也磨好了,菜刀也准备好了。”我就说:“四姐你别跟她打,把咱打坏了,还得受罪;把人家打坏了,还得掏钱给人家看。你可以找村里解决,解决不了找乡里。”

我又给四姐和姐夫念了《转法轮》中“大根器之人”一段法,给她们念到韩信受辱于胯下,“人争一口气,那是常人的话。为这口气活着,大家想一想,活的累不累?苦不苦?值不值得?”[1]我又说:“拿咱们的命跟她斗,不值得!”四姐和姐夫听明白了,姐夫说:“得嘞,你也劝醒我了,你跟我念的我也听明白了,我还泡上黄豆,明天做豆腐。”后来通过乡政府把这事和平解决了,四姐也因此得法走進了大法修炼中。

(五)

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除了做好学法炼功,发正念,就是面对面讲真相。我以前大字不识一个,后来通过自学把所有的大法书都看下来了,几乎没有什么文化的我,讲真相的时候,智慧源源不断的往出流,针对什么人怎么讲,我都会。

有一次出去讲真相,遇到七、八个人在村里歇着,一看那么多人我有点发怵,正犹豫着,说:这怎么这么多人,干嘛呢?“搞环保呢,又不让干。”那些人说。其中一个穿戴整齐的老年男子说:“今天你又带的什么(资料)啊?”我说:“给你一本《天赐洪福》”。他又说:“你在这发吧!这些人谁也没事”(都是好人)。我才想起来,我早给他讲过好几次真相了,他早明白了。大家你一本,我一本,其中一人说:“给我吧,我就愿意看这书”。最后还有三个人没得着。我就告诉他们,让他们互相传看。

也不是每次都一帆风顺,一次碰到一位六、七十岁的大哥,给他真相小册子,他问什么书,我说是法轮大法真相,他一听就火了,把书一下扔出去老远,我把书捡起来,仍然耐心的给他讲真相,他不听,手指着我的脑门,一个劲的说“反党”,不容我说话,把马路上过往的车辆都堵住了。我一点都没有动心,后来我说:“做事为别人着想,给别人让开路”。那大哥才走。

在讲真相的路上,我从没停过救人的脚步,一路走来,有接受的,也有不接受的,有过救人时的感动,也有过危险,都在师父的加持下走到了今天。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4/24/吃苦为得法-兑现来世愿-4042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