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一九九七年李洪志师父访台点滴(上)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四日】(明慧记者方慧采访报道)“一潭明湖水 烟霞映几辉 身在乱世中 难得独自美”,李洪志先生于一九九七年十一月访台,在日月潭写下了这首诗,收录于《洪吟》〈游日月潭〉。

访问台湾的一周时间,李洪志先生在台北市的三兴国小以及台中县雾峰农工各办了一场公开讲法,其余的时间由法轮功学员陪同参观台北故宫及中正纪念堂等几个景点,并开车从台北沿着宜兰、花莲、中横、台南、垦丁环岛一周,车上一行四人行简车疾的在公路上飞奔,仅在日月潭及花莲投宿一晚。

李洪志先生讲法对于法轮功在台湾的发展,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图1:李洪志先生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六在台北三兴国小首度为台湾学员讲法。


图2:李洪志先生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二十日在台中雾峰农工又增加了一场讲法。

临时的一场会议

李老师十一月十五日(周五)晚上抵达台湾,当时任职台湾电视公司(简称台视,是台湾第一家电视台)新闻直播室的工程师吴盛枝至桃园机场接机后,直驶至台北富都饭店简单用餐后便转往台视公司的小会议室。

在工地负责营建水电工程的刘皇影接起一通电话,电话里通知他“今晚到台视十二楼开会”,会议内容与相关讯息在电话里都没有多说。“常常开会,不过今天怎么这么神秘!”

走进十二楼会议室,刘皇影看见六、七名学员已经到来,没多久又有数名学员加入,他正想问问今天的开会主题时,会议室的门又开了,大家抬头一看,走进来的竟是李洪志老师。“大家真的惊呆了!”刘皇影与在场的学员都瞪大了眼,不约而同的起身致敬,李老师微笑着让大家坐下,然后讲法将近一个小时,最后宣布隔天下午将为台湾学员讲法,要大家回去通知所有认识的台湾学员。

吴盛枝说,记得李老师提到这次来不只是度人,还要正法,并以会议室的窗帘为例上下比划,说就象这个窗帘一样啊,现在是直直的,但如果在上面偏一些,下面就全都歪掉了。那是在场学员第一次听师父讲到正法的内涵。

同为台视职员的吴女士也回忆说:“师父手比着这会议室的窗帘的绳子拉到底端,比喻那个法到越下面就越偏了,上面偏一点到下面就偏很多了。”她还说,师父一进门,第一句话就说:“你们的矛盾是我(我的法身)安排的。”

一样是台视员工的陈馨琳表示,因大家那时都是新学员,才修炼一年多,对法的理解还不是那么深入,在这次办理师父来台过程中,因人心,学员之间当时起了很多争执与矛盾。师父一进门,就说了那句话,当场大家都笑了。

低调的行程

据负责接待事宜的聂淑文女士(原上海法轮大法辅导站站长,后随先生来台定居)叙述,李老师抵台的前几天,为了不惊扰学员,特别通知不要公开他抵达的日期。原来,海外许多法轮功学员已经耳闻李老师可能莅临台湾,不少人都准备届时前来聆听讲法。凡事低调的李老师嘱咐聂女士,“这次主要来看台湾的学员,不希望海外的学员特别赶来,不希望造成太大波动。”所以,包括台湾大部份学员事前都不知道李老师的到来。

“李老师到台湾,一定要通知我。”一位香港学员曾多次这样叮嘱台湾学员洪月秀。

没两天,这位香港学员来电直问洪月秀说:“李老师是不是到台湾了?”正当洪月秀纳闷时,只听对方说:“昨晚梦里我看见很多的神佛都往台湾上空聚集,我猜李老师到台湾了!”

台视的临时会议结束后,大伙回到家已是深夜。刘皇影拿起电话簿,心里想着:“这么晚了打电话给人家,一定会挨骂!”但他转念一想,“如果没有通知到他,事后他也一定骂我。”于是他按着号码一一拨打。就这样大伙在深夜分头通知第二天的活动安排。

住在花莲的张震宇深夜接到洪吉弘的来电:“有重要人物要来,你上台北来。”这通没头没脑的电话,反倒让他立即想起昨晚自己开车在苏花公路上的梦境,他意识到那位“重要人物”就是李老师。他立即联系花莲当地的学员、朋友,凌晨开车走苏花公路到台北。

当晚刘皇影拨打完电话后,却因为心情兴奋而睡不着,而像他一样兴奋等待的人还有许多,其中包括台湾大学经济系教授叶淑贞。

炼功不到一年,折磨叶淑贞二、三十年的头痛,以及无法治愈的肠粘连、糖尿病都已不药而愈,如获新生的她得知李老师来台讲法的讯息,特别早早抵达讲法会场——台北三兴国小。那天,她坐在礼堂的第一排,激动地等待着李老师的到来。

当天,李老师为大家连续讲法约五个小时,讲法结束后又让学员提问。会场内有千余名从台湾各地赶来的听众,其中超过半数是尚未学炼而慕名前来的人。

回忆师父讲法

陈馨琳记得李老师那天在空中写一个简体的义字,提到台湾人很重义、重情,朋友之间重义气,这是台湾人所特有的。当时台湾大都是新学员,更有为数不少还没修炼的,所以当时提的问题非常的粗浅,即便如此,李老师仍旧耐心的一一回答各式各样的问题。

有人提问,中国大陆的人得法和台湾人得法有什么不一样?李老师回答说,在大陆没有神佛概念,所以较难得法,但一旦得法后却很坚定不移;台湾人什么宗教都接受,很容易得法,但也容易不专一。李老师当时并说以后大法在台湾会洪传的很好。

斯坦弗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电脑科学硕士毕业的廖晓岚回忆,“我们都各自带了很多未修炼的朋友、公司老板、同事、同学或亲戚等来听师父讲法,师父讲法到最后说,‘今天有一些不应该进来的也来了,在这中间让他们肚子痛而离开。’”还提到:‘我给你的是金子,你们却只要佛脚上的一把土。’”

佛法所到之处 人们是有福份的

廖晓岚说,“我很记得那时台湾有一个重大案件,白冰冰的女儿被绑架案,嫌犯陈进兴到处逃窜。听洪先生转述,师父在环岛吃饭时,听到新闻报导陈进兴案件,师父说怎会这个样子,那个坏人做那事情,怎么这个社会都奈何不了他呢?”

师父在台中雾峰农工讲法时,有位学员提问大约是,陈进兴已被逮捕是不是跟师父来台湾有关系?晓岚说:“我记得师父没有直接回答,但回答的一段话我印象还蛮深刻的。我记得就是:‘佛法所到之处,那个地区的人就是有福份的。’”

大师的风范

“在李老师讲完法走下台来见学员时,很多人都簇拥上去,因周围的声音很大,我向李老师提问题时,因听不见我的问话,李老师就把手放在耳朵旁听,那时旁边的学员就安静下来,我问在《转法轮》书上画了线怎么办?李老师很慈悲的说:“没关系,以后别画就好了。”陈馨琳说,“我这才整个心放下,在场的学员也都一起为我高兴。李老师的和蔼平易,使我感受到的是祥和慈悲。”

讲法结束后,李老师对聂淑文说:我就讲一次法就行了。聂淑文当下心急:“好多南部的学员认为师父会到中部南部去,所以今天没有北上来听讲法。”在她的恳求下,李老师同意在台中再进行一场讲法。


图3:李洪志老师在台中雾峰农工讲法。

在两次的讲法中,近两千名的听众绝大部份是第一次亲睹李老师的风范。

在讲法会场的休息室里,一群人围着李老师争相索要签名,甚至有些争执。中医师胡乃文看见李老师在那个环境里,一直微笑着,没有讲一句话。“我就觉得要向这样有修养的人学习,看着就能让人心生欢喜。”于是,还没修炼的他自此决定修炼。

负责安排台中讲法场地的邱添喜体会最深的是李老师没有“架子”。曾拜师练气功多年的他所接触到的知名气功师,总是高高在上,“但李老师看到学员都是笑眯眯的,很慈祥、和蔼。”而且“李老师很准时”,讲法安排时间是下午一点,邱添喜注意到,一点准时看到李老师走了进来。

台中讲法从下午一点到七点,中间只休息一会儿,李老师连水都没喝。中间,学员一直请李老师休息一下,老师挥挥手仍继续讲。讲法结束后许多人围绕着李老师,有要问问题的,也有想与李老师握手,当时邱添喜心里有些急了,“我想李老师已经讲这么久了,应该要休息吃饭了,可是我看到老师非常有耐心,不厌其烦地微笑着一一回答,也一一与学员握手。”

晚餐时,邱添喜听老师解说,大意是:“这些人有很多复杂的想法,脑袋里有抵触的想法,师父要讲到一个段落让这些人能理顺,若那时不一次讲完,他就没办法得法。”邱添喜这才了解到李老师是为了让在场的人能有一个清楚、完整的认识,所以坚持不中间休息。

而最令刘皇影难忘的则是,在三兴国小讲法结束后,当他协助收拾会场而站在讲台中央时,才发现两旁为摄影而架设的投射灯,直射的灯光强烈到让他睁不开眼,他想到李老师在这儿站了五个小时……

吴盛枝提及接送师父时发生一件神奇的事,他说:“十六日,到饭店接师父到三兴国小讲法,为了让师父方便进会场,将车子开进去并停在里面,讲法结束后要载师父去吃晚饭,但人很多,车也多,我的车子四周都停满了没办法出来,心想为了要赶快载师父,用硬挤的方式,很奇妙的车就开出来了。”

回响

一九九七年陪同李老师参观中正纪念堂的洪吉弘先生说,当时跟李老师到中正纪念堂时,他跟老师说,目前台北的学员大约每月一次在音乐厅旁集体炼功,人数差不多一、二百人。李老师听后便说,将来很快这里会站满法轮功学员。

李老师到台湾讲法,让原本互不相识的台湾法轮功学员首次相聚,彼此认识,而李老师的言行也令学员感动而纷纷仿效。外加三次前往大陆的交流,台湾学员们更加明白大法的珍贵与洪传机缘的难得。台湾法轮功学员在一九九八年逐渐进入一段平稳的修炼状态,到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事件后,学炼的人数快速激增到上万人,短短一年多,呈现数十倍的增长。

(待续)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