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贵阳市法轮功学员郭瑁玲遭受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贵州报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铺天盖地的造谣、诽谤法轮功,挑起民众对法轮功的误解和仇视,郭瑁玲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遭受三年非法劳教、洗脑班、骚扰等迫害。

修炼法轮大法之前,郭瑁玲身患多种疾病,长期处于痛苦之中,连经营的小店也因为身体的原因,无法经营下去。一九九四年十一月,郭瑁玲喜得大法。修炼几个月后,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郭瑁玲真正的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从此,家里又有了欢笑声,全家人都支持郭瑁玲修炼法轮功,就连亲朋好友都说:“法轮功太神奇了。”

一、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四日,为了给大法讨公道,还大法师父清白,郭瑁玲到省城贵阳发放真相资料。二十六日下午,居委会主任朱兵带着贵阳市公安局云岩分局一科白科长和一个女警察到郭瑁玲家,后又来了两人。

进屋后,在没有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抄了郭瑁玲的家,抢走了几本大法书籍、一盒讲法录音带、两个坐垫、两个背包、几张郭瑁玲和小孙女的照片,并把郭瑁玲绑架到贵阳市云岩分局。

到贵阳市云岩分局后,云岩分局白科长把郭瑁玲提起就上楼,又把郭瑁玲铐在栏杆扶手上,长达二十多个小时。铐上后,郭瑁玲的脚不能落地,到后来脚肿的好粗好大,半天都不能走路。

第二天午夜十二点,郭瑁玲被转到贵阳市云岩区百花山看守所,被非法拘留了十七天。

第十五天早上的九点多钟,警察叫郭瑁玲去了一间屋子,里面已有十多个人坐在那里。贵阳市白云区来的人说:你今天写个东西,保证不学不炼,不发传单,不上访,我们就带你一起回去。他们又说了很多攻击大法和大法师父的话。看郭瑁玲不动心,就说我们有心放你,你不配合,看来你的余生只有在监狱里过了。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二日,郭瑁玲被绑架到贵州省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三年。

贵州省女子劳教所是黑监狱,执行的是假恶斗的迫害政策;用的是混淆是非、颠倒黑白的车轮战术,每天十多个小时的攻坚迫害;每天都有大队的干部、所部的、中队的、还有被利用来攻坚的人,整天找郭瑁玲谈话,谈的都是诬蔑大法的谎言。

在强大的压力下,在郭瑁玲头脑不清醒、身心都极度的疲劳下,在心里很痛苦的情况下,郭瑁玲违心地写了“三书”。写完后,郭瑁玲哭了两天两夜,心中更是剜心透骨的痛苦。郭瑁玲被非法关押了九个月后,被 “所外执行劳教”。

二、在洗脑班遭受迫害

郭瑁玲回家后,干扰迫害不断。二零零四年四月二日,居委会主任以办老年证要看看户口本为名,骗郭瑁玲开门,郭瑁玲说,我的户口还差两年,办不了。他一直站在门边。这时又有人敲门,居委会主任把门打开了,进来几个人,叫郭瑁玲去社区谈话,这样郭瑁玲又被绑架到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遭受迫害。

在洗脑班,郭瑁玲二十四小时都被包夹看着,天天要听、看诽谤大法和师父的录音、录像,念攻击大法和师父的学习材料,随时找郭瑁玲谈诽谤师父和大法的事,目的就是要郭瑁玲背叛师父和大法。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九日,他们拿来事先准备好的所谓“三书”,强迫郭瑁玲签字、按手印。

三、十多年骚扰与迫害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日,来了几个人到郭瑁玲家上门骚扰,没叫开门,就走了,留下一个警察在对面车库平台上监视郭瑁玲。一连几天,都有人监视她。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日,派出所把郭瑁玲的小儿子叫去,威胁说:有人举报说你妈有电脑、打印机和刻录机,叫你妈拿出来就没事,不拿出来,我们就采取行动了。他们来了三辆车,二十多人把郭瑁玲家堵住,逼着郭瑁玲的儿子上来拿东西。

第二天,六一零打电话来说,先抓起来再说。吓的郭瑁玲的儿子把郭瑁玲夫妇一起送走,郭瑁玲夫妇被迫在外面流离失所了一个多月。

二零一四年四~五月份,又有人上门骚扰,说是要抽郭瑁玲的血(当地几名法轮功学员都被强制抽了血)。平时经常有几个人坐在楼下监视郭瑁玲。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