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廊坊市原武警学院院长张世瑷被举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七日】张世瑷,河北省廊坊市原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学院(简称武警学院)政委(1999年2月--2003年3月)、院长(2003年3月--2006年2月),2006年2月退役。在任职期间,积极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的政策,逼迫教职员工、家属放弃修炼,造成武警学院法轮功学员两人被非法劳教,两人被绑架到看守所,六人被非法拘禁在洗脑班,三人被逼迫复员,一人被逼迫转业,二人被迫放弃修炼后去世。张世瑷现因参与迫害法轮功被举报。

在军队裁军中,武警学院被裁掉了,现更名为中国人民警察大学。

张世瑷任职武警学院政委、院长期间,武警学院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部份案例如下:

1、李保卫被逼转业后,被非法劳教,非法拘禁洗脑班,流离失所,房子被他人侵占

李保卫,男,46岁,原武警学院学员队干部,副营职。他在1998年幸得大法,被“真、善、忍”的法理所震撼,从此明白了人生的意义,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1998年底,武警学院有关领导与李保卫谈话,当时他由于工作出色正准备提正营职。领导让他做出选择:是放弃法轮功,提正营职留在部队;还是炼法轮功、转业回地方。当时李保卫毅然决定不能放弃法轮功,就这样被转业安置到廊坊市万庄劳教所当警察。迫害发生后,有一批法轮功学员被关押进劳教所。劳教所的领导怕李保卫接触法轮功学员,就让他去看劳教所大门。大约在2000年,李保卫又被调到廊坊市司法局。

2000年6月10日,李保卫携妻子和刚一周岁的孩子去北京依法上访,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结果被抓回送进看守所非法拘留了一个月。 回来后上班没多长时间,没有任何理由,没经任何法律程序就强迫劳教三年,送到了唐山荷花坑劳教所。在那里李保卫遭受到了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迫害,被打嘴巴,被逼坐板床,奴役劳动,洗脑转化等迫害。2002年秋,从劳教所回来后不久,李保卫要求恢复工作,司法局的领导不但不同意,还勾结“610”人员把李保卫骗到单位,不由分说就把李保卫抬到警车上,拉到了“月城洗脑班”进行精神迫害。几天后李保卫走脱,从此流离失所。

武警学院分配给李保卫有一套住房,按相关规定,转业干部在地方没有住房的,可继续使用部队住房。可是在李保卫流离失所期间,在李保卫一家不在的情况下强行收回住房。由保卫处和营房处联合把门暴力撬开,把李保卫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扔到库房,然后安排他人居住。

在流离失所期间由于居无定所,孩子无法正常上学,致使十一岁的儿子才上二年级,一家三口只靠李保卫打工维持生活,还要租房,生活非常艰难。李保卫给人开车跑长途,几乎一天到晚呆在车上。2009年5月15日左右,在给老板开车去张家口拉煤路经北京延庆检查站,检查驾驶证时,说李保卫是网上通缉的法轮功人员,因而被劫持。在北京延庆看守所关押近一个月后,被廊坊公安局接回继续关押。劫持后没有任何部门通知家属一声,家人四处打听不到李保卫的下落。

2、张其平两次被非法拘禁,被绑架看守所,复员遣送回原籍,儿子被剥夺上军校的资格

张其平,男,1953年6月出生,原武警学院部队管理系副团职教员。为治病于1996年10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前因“肝炎后肝硬化”已经病休了八年多。这八年来几乎是天天吃药,月月看病,年年住院,采取了各种治疗手段,花钱很多也没治愈。炼法轮功时间不长就真正好了,没花一分钱,真切体验到了什么是无病一身轻。而且已经连续23年再没吃过一片药了。妻子看在眼里,高兴地说:“我以为我这辈子要守寡呢,没想到你又活过来了!”

第一次被非法拘禁,是在1999年7月22日至7月30日。武警学院对依法进京上访的张其平,非法拘禁在武警学院招待所里。以“关禁闭”为由,住所全封闭,并派一个班的武警战士看守,上厕所都有人跟着。武警学院政委张世瑷、部队管理系政委高二锁、保卫处长李国斌等人,强逼张其平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逼迫写保证书和揭批材料。当时张其平的大儿子面临高考,高二锁威胁说:“你要不写保证书,会影响你的孩子上大学。”

第二次被非法拘禁,是在2001年1月29日至2月14日。武警学院胁迫张其平和王瑞成至中央国家机关工委在北京昌平虎峪办的洗脑班,进行精神迫害。逼迫他们“转化”(即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洗脑班的警察恐吓说:如果不转化,等着你的就是劳教。

2000年8月22日, 廊坊市“610”办公室、廊坊市公安局国保处警察,在武警学院保卫处处长李国斌的带领下,未出示任何证明,非法对张其平抄家。张其平试图阻止他们,但没有用。抄家完后,即把他劫持到市局讯问。然后绑架到廊坊市看守所,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名刑事拘留二十三天。

'刑拘释放证明书'
刑拘释放证明书

2000年8月,武警学院执行江泽民的迫害政策,对张其平进行处分:由副团(技术9级)降为正排(技术14级),然后复员,遣返回入伍地河南省睢县。处分他的两个文件编号是:武院党字【2000】第11号决定;【2000】院政字第78号通令。当时的政委张世瑷紧跟迫害形势,借机把这两个文件向学院全体教职员工通报,传达到每个人,并要求各单位开会讨论,人人表态。他妻子坐在台下,听着台上念对丈夫的处分决定,她心里是什么感受?这是巨大的精神折磨!

2001年3月6日,武警学院要落实复员遣返张其平回河南睢县的决定。张其平全家人的户口都在河北廊坊,要把他一个人的户口迁回河南睢县,一个完整的家庭被拆散了。武警学院用一辆警车,一辆面包车,两个武警战士看押着。部队管理系主任蒋昌海、政委王焕新、办公室的齐光友,教员牛保六、赵进虎加上两个司机共9人将他遣送回河南睢县。到睢县县城时,前面警车开道,警灯闪烁,警笛鸣响,“呜哇”叫着冲进县城。他年事已高的父母听说儿子被押送回来了,感到丢人、生气,大病一场。

2004年10月,武警学院对张其平重新处分:由副团(技术9级)改降为副营(技术11级),由复员改为转业后自主择业。张其平当时提出:“我符合退休的条件,要求退休”。院长张世瑷、政治部主任张培芳不同意,逼迫他转业限期报到。军队干部退休的规定,见中央文件:中发【2001】3号。该文件规定:凡是军工龄达30年;或者年龄50周岁者,这两条符合其中任一条均可申请退休。张其平于1972年元月参加工作,出生年月是1953年6月,到2004年10月,军工龄已达32年有余,年龄已达51周岁多,两个条件全都符合,就是不给办理退休,硬逼转业。

张其平的二儿子符合上军校的条件,武警学院执行江泽民的迫害政策,株连儿子不能上军校。2007年7月,他的二儿子参加高考,考分超过武警学院的录取分数线,体检、政审均合格,符合录取条件(武警学院内部有规定,本院子女只要符合录取条件都能录取,不受录取名额限制)。分管招生的政治部主任张培芳,以信仰法轮功为由不予录取。家属找他申辩,张培芳说:“要是你们离婚了,就不一样了。”他们为了孩子能上军校,被迫离婚了,孩子归母亲。当时的武警院政委、院长、副政委、副院长和部门领导都签字同意录取,而张培芳却一直拖着不办,直至拖黄为止,搞得当年差点没学上。后来没办法只好托熟人,花费十多万元,才补录到一所地方普通大学。

3、王瑞成被治安拘留,复员遣送回原籍,被非法拘禁

王瑞成,男,1957年出生,原武警学院政治部正团职干事,职称:副编审(副高职)。1996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2000年8月, 廊坊市“610办公室”、廊坊市公安局国保处警察,在武警学院保卫处处长李国斌的带领下,未出示任何证明,非法对王瑞成抄家,然后绑架进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

2000年8月,武警学院执行江泽民的迫害政策,对王瑞成进行处分:由正团职(技术8级)降为正营(技术10级),然后复员,遣返回入伍地河北省张家口市。处分他的两个文件编号是:武院党字【2000】第11号决定;【2000】院政字第78号通令。当时的政委张世瑷紧跟迫害形势,借机把这两个文件向学院全体教职员工通报,传达到每个人,并要求各单位开会讨论,人人表态。2004年10月,武警学院对王瑞成重新处分:由正团职(技术8级)改降为副团职(技术9级),由复员改为转业后自主择业。

2001年1月29日至2月14日。武警学院胁迫王瑞成和张其平至中央国家机关工委在北京昌平虎峪办的洗脑班,进行精神迫害。逼迫他们转化 (即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洗脑班的警察恐吓说:如果不转化,等着你的就是劳教。在这个洗脑班上,在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歪理邪说迷惑下,王瑞成后来走入佛教。

4、王青松被逼迫复员

王青松,男,武警学院院务部志愿兵。1999年底,经多人做工作,软硬兼施逼迫他放弃信仰法轮功,他始终不妥协。武警学院就处分他:由志愿兵降为义务兵后复员,遣返回入伍地。

5、被非法拘禁在洗脑班和看守所的案例

2005年10月,武警学院职工明秀兰、姜培美在家中被绑架送进廊坊交通宾馆洗脑班。

2005年8月16日上午,武警学院院务部退休职工王玉琴和廊坊永清县大法学员田某,在廊坊市西小区发真相资料被抓。武警学院保卫处处长赵振新很邪恶,派专人监视院内每一个大法学员,不许他们和外界接触、不许他们见面。这两位大法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廊坊看守所。

武警学院配合廊坊市“610”洗脑班,还把武警学院幼儿园教师花彩梅,绑架到廊坊市洗脑班,进行精神迫害。

6、丁清运被逼迫放弃修炼后,违心做检讨,含冤离世

丁清运,男,原武警学院消防管理系政委(正师职),1998年修炼法轮功后,感到非常好,不断向周围的人弘扬大法。1999年7月迫害发生后,一些领导找他谈话、施压;还组织一些老干部围着他象开批斗会一样,逼迫他放弃信仰。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尽管心里知道法轮功好,丁清运违心的放弃信仰,被迫做检讨,以后再也不敢炼了,原来炼好的病又回来了,后来罹患癌症,于2015年离世,终年75岁。

7、李秀洁修炼法轮功救命,放弃修炼、参与迫害送命

李秀洁,女,武警学院训练部职工家属,1999年年初开始炼法轮功不久,她十三岁时就得的肾炎病没花一分钱不治而愈,十分感谢师父救度之恩。她依法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后,武警学院配合廊坊市“610”,将李秀洁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的迫害下“转化”邪悟了。李秀洁被廊坊市“610”人员接回,和廊坊洗脑班的其他“犹大”们一起去霸州、唐山等地做所谓的“帮教”,到处宣扬其邪悟的谎言,自称“转化”了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不久,李秀洁因炼法轮功痊愈了的肾病复发了,且越来越严重,很快转成了尿毒症。

李秀洁在北京住院好几个月,花了20多万元。父母为了给她治病,连房子都卖了。这时昔日的功友去看望她,劝她,希望她能迷途知返。可是她丝毫没有悔改之意,失去了得救的最后机会。2004年12月,李秀洁在极其痛苦中死去,终年仅37岁。

'张世瑷:'
张世瑷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