掸去心中浮尘 走好修炼的路

更新: 2020年04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三日】我是二零一零年开始修炼大法的。刚刚修炼时,《转法轮》我还没看完两讲,师父就给我清理了身体。皮肤过敏症、神经衰弱、风湿、冠心病、腰椎间盘突出症全不见了,无病一身轻。天目也开了,看到了“真我”。

一、学法、背法、炼功、修心性

刚学法时,思想比较纯净,炼功一般也能入静、入定。但是时间长了之后,思想业力干扰很大。就象师父说的:“然而,思想业力会直接干扰人的大脑,从而在思想中有骂老师、骂大法的,想出一些邪念和骂人的话。”[1]

我没修炼前,没说过脏话,学法后,知道它不是我,我就开始背法。因炼功达不到入静,一炼功就胡思乱想,就想通过背法抵制思想业的干扰。我每天通读一讲《转法轮》,再背一段,不要求速度,要求准确无误,背会一段再和前面的连起来背。

每天再背一首《洪吟》。那时得到的各地讲法只有几本,有《洪吟》,而《洪吟二》是同修姐姐帮我抄写的。这样几个月才背完一讲,但是很可惜我没有坚持下来。

二零一四年,我又从新开始背法。直到二零一八年三月,我才把《转法轮》、《洪吟》、《洪吟二》基本背下来。《洪吟三》、《洪吟四》歌词我大多没背。从去年春天开始,我老伴出去做生意,家里就我一人,我的学法环境好了(他在家时,只要一進门,电视看不看都得开着,音量开到最大,一宿到天亮)。

我现在早晨三点起床炼功,自从第二套功法有一小时以后,就一直坚持着炼。每天上午出去讲真相,下午学法。和同修在一起学法,就通读一讲;同修走后,我再背一讲;若自己学时就背两讲。背法时拿着书,一边背,一边对照,这样不出错。吃饭做家务时,听明慧广播。晚饭期间,上明慧网看同修交流文章,晚七点以后背《精進要旨》、《洪吟五》。

我刚开始背时也是挑着背,二零一九年才悟到这样做是不敬师不敬法,所以就从前面一篇一篇的背,去掉不好的观念后,那种觉的长、不好背的障碍也就随之消失了。就要求自己背完《洪吟五》,要把《洪吟三》、《洪吟四》歌词都背下来,晚八点以后看各地讲法。通过学法、背法,心性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以前遇到矛盾,总想分个对错,现在学会了真正向内找。师父的法理也不断的在脑海里呈现。和同修、常人在一起出现问题时,即使不是针对自己,也从中找自己的执著,虽然也有当时过不去的关,但是过后也能针对自己的这种“过不去”找自己心性上的问题,提高自己。师父的法也在不断的清洗我的心灵,使我从迷雾中一次次走出来。心中就抱着一个念头,不管出现什么难过的关,一定要抓住师父的手,一定要选择跟师父走。

前几天,我在打坐时,看到面前放着三把剪刀,我悟到是师父叫我放下“名、利、情”。

女儿在外地工作,交了男朋友,都在同一城市工作,现在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就在我刚动手写交流文章的这几天,女儿连着几天给我打电话,讲他俩对婚礼的打算,我一直表态说:“你觉的好就行。”可有一天,女儿又来电话说,男方说拿不出多少礼金。女儿就问我当地一般都给多少,我就给打听了一下,结果女儿跟我说了很多心里不平衡的话。我表面上劝女儿,但是也说了一句,说男方没有诚意,心里也很不平衡。男方家是农村的,我以前就不希望女儿找农村家庭的孩子,总觉的生活习俗不一样。女儿在电话里说要我跟男方家里讲条件,我说我不能那样做,结果女儿跟我又哭又闹,说我不管她,气得把电话挂断了。

女儿也是前几年曾学过法,但由于在外地工作,一直处于独修状态,只看《转法轮》,明慧网从来不看。一年也只能在放假的时候回家两、三次,每次也住不了几天就走了。学法、炼功都很少。

这件事过后的第二天早晨,我发现我上嘴唇肿了。我从中找出了自己的执着,不修口、显示心、妒嫉心、名利心、对亲情的执着。我如梦方醒,原来以为自己这些执著都很少了,其实一点都没少。师父是利用女儿这件事暴露我的执著,是让我修去这些一直抓着不放的肮脏的心。

师父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2]“我们炼功人怎样对待失与得?这和常人不一样,常人想得到的就是个人的利益,怎样过的好,过的舒服。我们炼功人却不是这样,正好相反,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炼。”[1]

其实女儿平时对钱财并不看重,和他人交往,从不占别人的便宜,包括男朋友在内。她现在的表现,不就是帮我去我一直没去的执著心吗?因我看到身边的同学、朋友的孩子都结婚了,而且条件一个比一个好,就起了攀比心、妒嫉心。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嫁的好,显示心、名利心、对亲情的执着。

师父的法掸去了我心中的浮尘。我是个修炼人,怎么能随波逐流和常人一样呢?我心中对师父说:“师父,我要放下常人的名、利、情。”当我放下时,虽然时不时的这些不好的东西还往我脑子里打,但心不再为其所动。女儿再给我打电话,也不再要求我说什么了,她也把这些东西看淡了。

二、发正念

初得法时,同修叫我发正念,我还很抵触。但是三个月后,我发现干扰很大,就开始发正念,但是还是不太重视。直到有一次,在讲真相时被警察非法抓捕,关進了看守所。我做了一个梦,梦中出现三个恶魔,我立掌发正念,却斗不过它们。梦中提醒我说,必须有同修和我一起发正念才能打败它们。

当同修请律师见我时,我就在纸上写下了:“请同修帮我一起发正念。”我也时时发正念。几天后,就看见一个烂鬼从我身上掉下去了。隔一天,我就走出了黑窝。我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保护着弟子,为弟子承受了一切。是同修整体的力量战胜了邪恶。

自此以后,我对发正念就重视起来了。每次发正念之前,我都请求师父加持。不再象以前那样,半夜迷迷糊糊的发。现在如不清醒,就继续发,一直发到清醒为止。除四个整点发,早晨七点、八点,晚上七、八、九、十每个整点都发,星期天下午发两个小时,除非有事,几乎没间断过。

我看到了,当我不清醒时,就是被魔控制了,它们的身体黑乎乎的,它们也有一定的能量。它们先控制我的大脑,让我進入迷糊状态。它们有的拉着我的头往下按,有的按着我的四肢,按着我的前身,不让我起来,我就一边念着正法口诀,一边和它们奋力抗争,有时打不过就喊师父,当我挣脱后一起来立掌,它们吓得从窗户窜出去,来不及跑的就被灭掉了。我每次发正念,除了对烂鬼、邪灵发,也对邪党五毛、江蛤蟆发。

一次,我发正念时,我对着江蛤蟆发,就想用电击它,结果师父就让我看到一个蛤蟆被电焦了,里外都是黑的。一天,我看到一棵大树被闪电一劈两半,而旁边出现毛魔的头,我知道是师父点化我,发正念起作用了。师父说:“其实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没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就认为没有功能。但是无论能否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动真念时都是威力强大的。”[3]所以在此提醒同修,不管看的见、看不见都要注重发正念,我们发正念是有威力的。因为师父的法身就在我们身边,在加持着我们,尤其当我们犯困、消业、有外来干扰时,更要多发正念。

三、讲真相

我在得法后的第二年,同修就鼓励我出去讲真相,可我也不知怎么讲啊?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说是要发大水了,人们都往山上跑,可是半山腰有一个网挡住了去路。我就告诉人们快喊“法轮大法好”,听我话的人就都钻过去了,得救了。醒来后,我明白了,是师父点化我喊“法轮大法好”就能让人得救。

我就出去讲真相。看到人,先根据年龄称呼、问好,然后就告诉对方多念“法轮大法好,有难保平安”。对方只要能停下脚步听真相的,就再讲“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中共诬陷法轮功、欺骗老百姓的,再问做没做过“三退”?没做过的,就问对方加入过什么,不愿意告诉真名的,就给起个化名。师父也不断的给我增加智慧,遇到不同的人问不同的问题,也知道怎么解答了。

讲真相也是修心的过程,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有的人听后很高兴,再碰到你就象朋友一样和你打招呼;有的人理都不理你,象没听到一样;有的人你刚一跟他讲就骂你,有的甚至动手抡你、往你脸上吐痰,说:“叫警察抓你。”刚开始碰到这些事情,也没有什么怕的概念,心想:抓着了有什么?不知道排斥,只觉的这些人很可怜,有时甚至为他们落泪。

那时候以为这样做就能修成了。只修了表面,还以为自己修的好。周围的同修也对我挺赞许的,觉的我刚修炼,就能出去讲真相。逐渐的,自己心就起来了,显示心、欢喜心、色心、名利心、证实自我的心。讲真相时觉的自己没有怕心,比周围的同修讲的多(贪了天功,不敬师不敬法,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只不过是跑跑腿,动动嘴而已),但那时我不知道,就以为是自己在做。

我还是好打扮,每天出去讲真相,在外面几个小时,很在意自己的肤色是不是晒黑了,甚至曾出现过一个念头,到看守所呆上十天就晒不着了(多么肮脏的念头)。但那时候不懂得出现不好的念头要赶快排斥,是业力往大脑上的反映,还把这些不好的念头当成是自己这样想的。

衣服穿着都很在意。在钱财上也放不下,怕一旦被抓,钱被邪党扣下,把钱全转到了女儿卡上。尤其是“显示心”特别膨胀。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写的文章,讲自己是怎么用神通闯出“黑窝”的,就想着自己要遇到这样的情况要怎样怎样,不用正念去想,完全都是以显示的心理去想。

证实自我,追求“三退”人数。师父也多次点化我,但是我就是不悟。有时会看到自己的功柱象是草编织的,而自己躺在上面;有时看自己修炼的路上不干净,上面有浮尘;有时看到自己哭着站在墙上面跟人讲真相,而墙已经要倒塌,跳到另一墙上也要倒塌。其实师父是告诉我已经很危险了,可我就是不悟,还以为邪党要完了,起了欢喜心。

就在被抓的前两天,我出去讲真相时,师父的法就往我脑子里打:“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4]。可我就是想不起来“正念正行”四个字,回家也没想去看看这想不起来的法是什么。進了看守所想起来了(在讲真相时被人举报,被关進了看守所),是师父点化我要正念正行。

我反省自己,找到了执着,心中后悔不已。但并没有因此而忘记自己的使命,在被抓的派出所里,给警察讲真相;在看守所,每天利用间隙给在押人员讲真相;在律师会见我时、在警察提审时、检察院提审时、给狱警、律师、警察、检察官讲“真相”,劝退了二十多人。十几天后,在师父的慈悲保护和同修的帮助下,我很快出来了。

出来后,还是每天出去讲真相,但是第二年再一次被抓。在派出所,给警察讲真相,当天就有四人做了三退。在看守所里,见我的律师和狱警都说我这一次肯定得被判刑,我心里说你们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我还是给在押人员、狱警、提审的警察、检察官讲真相,劝退了近三十人。

一个月后,我回家了。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再一次救了我。是(中国)国内外同修的正念加持((中国)国内外同修的真相电话,也震慑了邪恶,警察提审我时,那个副所长跟我说的,同修的电话没完没了的打),是同修整体的力量战胜了邪恶。

这次回家后,虽然还出去讲真相,但两次被抓,留下了阴影,有了怕心。始终不能完全排斥掉,时好时坏。一碰到说不好话的人、天目看到不好的显像,心就跟着动。一直持续一年多。我就多学法、背法。通过学法、背法,看明慧网交流文章,我在心性上有了很大的提高,也真正学会了向内找。

我找到了两次被抓的原因:一个是在敬师敬法方面打了折扣。

二是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每天追求“三退”人数,自己给自己规定人数,少了就不甘心。其实救人的是师父,师父只告诉我们要多救,自己就是多跑腿、多张嘴。

三是妒嫉心、争斗心。在小组学法时,同修读法慢、丢字、添字、错字,自己总是给纠正,时间长了,有的同修就有了反感,从而出现了矛盾。自己从没找一找自己哪不对了,其实这是自我的心,没有谦卑的心。

四是不修口。同修之间说话不注意,争斗心不去,造成间隔。同时也找到了让我“怕”的因素。是信师信法不够,是维护自我的“私心”。

挖到了根,在敬师敬法上也就处处注意,一出来不好的念头就立即清除,状态也就变好了。现在我每天早晨给师父上香时,都求师父加持我多救人。出去讲真相时,要求自己保持纯净的心态。一碰到说这说那的,我都找自己,是不是在这方面有执著。碰到不善的,我就找自己是不是有恶的一面;碰到要钱的,就想一想是不是还有利益之心。

有一次,我讲真相碰到一位刚过世同修的同学,她很不理解,提到了同修的过世。我因此给她讲了很多,讲了“藏字石”、讲“天安门自焚”、讲我修炼中身体的变化及心性的提高方面的事。她听后,告诉我说,她是跟她丈夫吵架出来的,她听了我讲的话,她也知道找自己哪不对了,随后退出了邪党团队组织。我又给了她真相小册子。她高兴的对我说:“谢谢你!”我说:“谢谢大法师父吧!”

当天我又碰到一位同修,她说她最近几天不会说话了,当时也没想什么,只告诉她多发正念。第二天,我出去又碰到一个人,也是问我很多问题,我也给她讲了很长时间,做了三退。在路上,又碰到了这位同修,她还是说她不会讲话了。我这才想到找自己,为什么让我碰到了,我找到了执著于自己的心。平时也有执著于怎么讲的心,这不是“求”吗?这不又是“显示心”吗?能不能使人得救,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找到了执著,再碰见同修时,她什么事都没有了。

(四)修好一思一念,走好最后的路

我们修炼人都是有能量的,因此一思一念都得在法上。有时稍不注意,一个念头不正,都会使自己走偏。看过今年的神韵演出,大洪水把邪党大魔头吞没了。偶尔思想中就有今年会有大洪水的念头。六月份的一天,我给女儿打电话,为了督促她修炼,就辗转的把这个信息告诉了她(对女儿的情)。

凌晨三点,闹铃一响,我起床一推开房门,就听到哗哗的水声,我知道出事了。打开灯一看,客厅、厨房地面全是水,紧挨着客厅的房间地面有一半都浸在水中,水是从厨房的水池柜里喷出来的,我赶快把水池阀门关了。一检查是净水器的管子掉下来了,马上意识到是自己心性有漏了,心中对师父说:“师父,弟子错了,求师父别让水流到楼下。”这时候,楼下来敲门,我打开门一看,是一个小伙子,他说:“我来敲了两次门都没敲开,以为家里没人呢。”我说:“我在里屋睡觉,没听见。”这时,小伙子的母亲也来了。我就问:“你家要不要紧,如果有损失我会负责。”小伙说:“没事,就是顺着管道滴水,我用盆接着呢。”我说:“谢谢你们!”他们走后,我赶快收拾地面上的水,近两个小时才收拾好。

当天晚上,我买了一些水果到楼下邻居家,我说:“早晨也没顾的上看你家怎样了?”他说:“没事,我第一次去敲门,没敲开就回来了。一看水好象小了,就回屋睡觉了,可过了一会,一听,好象水又大了,就又去敲门。”我说:“谢谢你!”就把水果递给他,他说什么也不要,我说:“你拿着吧!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他接过去以后,我就给他讲了真相,做了三退。

第二天,我想把厨房水池的柜子好好收拾一下,当我打开水池右边的门(里边是通的),里面放着四个锅,放在上面的两个是敞口的,里面全是水,再打开下面两个锅盖,里面也是满满的水。我激动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怪不得小伙说有一阵子水小了,是师父把水挪到锅里了。

从这件事中,我明白了修炼人的一思一念如果不正都不行,都会给自己的修炼造成障碍。修炼是严肃的,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偏差,不能执著于结束的时间。我要修好自己,要走正自己的每一步。在最后的日子里,修去所有的执著,使一切都溶于法中。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