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人解读中共肺炎

让我们成为病毒绕行的人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三日】二零二零年新年期间,瘟疫降临武汉,恐惧笼罩全城。运送武汉肺炎患者遗体的工作人员称,当时一车拉八具尸体,从早上九点钟忙到凌晨两、三点钟,天天加班;路上行人走着走着就倒地了;一人得病,全家人感染;得病到死亡一个星期左右,一家死几个等等,这样的消息频频传来。声称最不怕死的人说,他这个时候也不得不怕了。这种被武汉人称为“灭门病毒”的新型冠状病毒,如今传播到全球,在中国以外造成九十多万人不幸感染,而且还在继续蔓延。

三月五日海外传来一篇题为《一个武汉人的心声——“我正活在地狱中”》的文章。那名同乡年近三十。他说,“有个男生最早在微博上骂别人造谣,‘不相信国家还能相信什么’。结果自己的亲人感染后没法入院,才变成了咒骂和求救。”

“有学生昨天刚在李文亮的浪潮中表态‘害死他的只是病毒,一切要以疫情为重’,但后来就发现自己的宿舍被无条件无通知征用做隔离房,马上心态就崩掉了。”

“在当下这个新冠肺炎横行的时代,这一句老话被赋予了新的含义:‘当棍子打到自己头上时,知道了疼,也终于理解了当年别人为什么会喊疼。’”

目前全世界的医学专家使尽浑身解数,拿出最好的医学技术共同对抗中共病毒,仍然阻止不了病毒的蔓延。忍着焦虑,人们在问: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就没有解救的办法吗?

一、先找症结

要解救,先要明白症结所在,才能对症下药。哪些人是这种病毒的主要攻击目标?或者说易感人群呢?

让我们来看看以下几个案例:

1)武汉疫情期间,水果湖地区是武昌感染新冠病毒的重灾区

武汉疫情期间,水果湖地区是武昌感染新冠病毒的重灾区。据说疫情严重的时候这里很多是全家得这个病。

武汉水果湖地区是湖北省政治、经济、科研、文化中心。这里居住着省委、省政府及各厅办委办局工作人员及其家属。无论是医疗技术、设备还是环境都比其它地区要好的多。冬天这个地方有特殊的暖气供应,有具备很好医疗条件的中南医院。

可是,人类历史上从来都没有治疗瘟疫的特效药。无论东西方,历史上每次瘟疫都是突如其来的发起攻击,然后又突然消失。而且,瘟疫是定向找人的。

在历史上记载下来的史迹中,瘟疫定向这个特性均有很明显的体现,只是人们不解、淡忘,或者根本没有往深处去想。明慧网《古罗马的三次大瘟疫》、《大瘟疫中的奇异》和《瘟疫的眼睛》三篇文章,对瘟疫的定向、定时、定地、定约特性已有具体阐述,本文略过不表,只谈这次瘟疫最容易感染的是哪些人?用现代科学的词汇就是说,哪些是武汉肺炎的易感人群呢?

很多人可能说,高龄和幼龄免疫力差,他们是易感人群。然而根据现在的死亡人数比例看,幼儿和老人的感染、死亡的人数,都没有远在青年和中年之上。

很多人认为接触是最危险的,无论是身体接触、空气接触,还是通过物品的间接接触,所以认为用手套、口罩、生化防护服防护、避免接触最最要紧;认为当疫病发作时,最简单和有效的方法是将未被感染者和传染源隔离。这些是因为人们普遍认为,瘟疫是不分传染对象的。

然而瘟疫中总有奇异的现象出现。例如,公元541~542年地中海地区发生的查士丁尼瘟疫(Plague of Justinian),使罗马拜占庭帝国损失惨重。这场瘟疫的亲历者、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写道:

“有的人逃离了被感染的城市,并且他们本人也的确非常健康,但是,他们却把疾病传播到了没有生病的人群当中。”

“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间,并且不仅仅与被感染者,还与死者有所接触,但他们却完全不被感染。”

“还有人因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亲人而主动拥抱死亡,并且为了达到速死的目的而和病人紧紧靠在一起;但是,仿佛疾病不愿意让他们心想事成似的,尽管如此折腾,他们依然健康如故。”

是不是听起来似曾相识呢?是的,武汉肺炎中,接触病毒而自己不被感染的人有,“无症状感染者”也有。

那么,武汉肺炎的眼睛,为什么会盯上武汉水果湖地区的许多人呢?

也许您已经听说过,湖北省是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最严重的省份之一。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湖北省委、省政府一直积极配合镇压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的枉判都是由省“六一零”和省高院圈定,各地法院到高院汇报听指示,没有文字记录,中共在湖北地区迫害法轮功及学员的源头就是湖北省委、省政府、省政法委、省“六一零”办公室、省公、检、法、司系统。

所谓“六一零”(610)就是前中共党魁江泽民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了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类似中共文革时期的文革小组,或者纳粹德国的盖世太保。

多年来,位于水果湖路四十七号的水果湖派出所和水果湖街道也一直不遗余力地配合当局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而且此恶行还在继续。

湖北省委机关内部也一直没有停止过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本地区工作的法轮功学员采取开除公职、降级、送洗脑班等手段迫害。

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颠倒了人间的是非善恶标准,败坏了社会道德,同时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使所有的中国人都成为了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人在做,天在看。瘟神的眼睛也会看。

2)器官移植专家林正斌因感染新冠病毒武汉肺炎不治身亡

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器官移植课教授林正斌于一月二十七日住院,二月十日不治身亡,半个月的时间,这名六十二岁国家顶级医学教授,在拥有充足医疗资源和最好医疗条件的情况下也没能挽回他的生命。在他生命最后的一条信息是:宋主任,我上呼吸机了,救救我。

林正斌是武汉同济医院器官移植副主任医师,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教授,知名器官移植专家。从事器官移植专业三十余年,而且是多器官移植。

林正斌生前曾做过上千例肾移植手术。

中共秘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大搞活体器官移植牟取暴利。武汉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院是大陆“器官移植的发源地”,是目前中国最大的专门从事器官移植临床与实验研究的综合性医疗服务与研究机构,是推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重大嫌疑。林正斌自己就在被追查的迫害犯罪人名单中。

“人心发一念,天地尽皆知。”林正斌生前是否参与了活摘器官,等知情人以后出来具体说。

3)武汉民宗委主任王献良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身亡

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六日晚,湖北省武汉市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以下简称“武汉民宗委”)原主任、正局级官员,六十二岁的王献良,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北区死去。

王献良,湖北监利人,曾任武汉市民政局副局长。二零一二年被任命为武汉市民宗委主任。

二零一四年,武汉市民宗委配合湖北省科协、《大众科技报》湖北记者站一起邀武汉大学宗教系主任段德智主导编撰《邪教不是宗教》一书,不顾中共自己才是真正的邪教的事实,却白纸黑字污蔑法轮功。该书经湖北省委办公厅和省民族宗教事务管理委员会审查,已正式出版,第一版印数为五千册,毒害世人。王献良道德沦丧,罪孽深重。

二零一七年,王献良等官员因单位涉腐败问题被问责。但去职武汉市民宗委主任后,王献良仍在武汉市民宗委任职。王献良任职期间,为了升官发财,在宗教界大肆污蔑法轮功。

善恶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全部都报。

4)武汉中心医院李文亮感染武汉肺炎身亡,令人痛心

湖北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因为发布疫情消息及时提醒同学同事注意防范,人称“吹哨人”,消息被大量转发后被警方传唤警告处分,被警察训诫、定为造谣,并签下配合党训的保证书。随后不久感染新冠病毒,不治身亡。他的遭遇获得许多人的同情。

李文亮从大学二年级就入了党,一直唱红歌听党话跟党走。香港反送中运动中,他转发了中共的宣传贴,志愿做了中共的护旗手,还劝朋友也加入护旗手行列。在疫情即将爆发的关键时刻,作为一名医生,他转发了同事对新发冠状病毒警示的帖子。可是,在党的压力下,李文亮习惯地选择了配合党的安排,违心说自己撒谎,最终被党牺牲了生命,当了党的替罪羊。

李文亮的去世令很多人痛心和愤怒。有网民表示,警察只是按要求训诫,主播只是按稿子播报,只有当每一个人敢说“我拒绝撒谎”、“我拒绝执行”的时候,我们才不会在某一天求助无门,走投无路,毫无尊严地死去。

从以上的事例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人,不管他在单位技术多么高明、官位多么显赫,被人认为多么值得同情,只要这个人一直追随中共,信守要把自己一生都献给这个魔鬼的入党誓言,甚至死心塌地作为中共的一份子参与迫害真善忍信仰,都有可能祸及本人及家庭,逃不得命来。

二、中共就是病毒

《易经》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我们不愿看到悲剧继续发生,那些还不相信,看不透中共邪党的,应该在这场大瘟疫中惊醒惊醒了。

中共就是病毒,它是一个危害中华乃至全世界的毒瘤。它的作恶多端引发了瘟疫的降临。赶快清醒,远离中共,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同时善待信仰佛法的法轮功学员,诚心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就是我们的避疫良方。

劫难已到眼前,认同真善忍,善莫大焉。让你和你的亲人成为病毒绕着走的人,这才是根本的解救之方!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