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新学员:看完神韵之后实修

更新: 2020年04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三十日】二零一七年年底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是一名市场销售员,由于工作时间又长又累,每天的睡眠时间总是不够。下班后,还要学法炼功,所以初期学法并不顺利。一拿起书,读不了几页就犯困,业力阻挡着我的修炼。

有一段时间,我没有学法炼功。一次,梦境中有个“我”生气的大喊:“我要炼功、我要炼功!”把我吵醒了。师父说:“副元神想修炼,可是主元神不想修炼也没有办法。”[1]我悟到,得法不易,不精進实修,连副元神都着急了吧?

这种情况一直到去年看完神韵,才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我也是近一年才开始实修的。我没法准确的用常人的语言形容,观看神韵演出的时候,我感到全身的汗毛孔都张开了,每个音符好似都在洗去我一层层厚重的执着心、业力。金光闪闪的舞蹈,舞动着的都是功、都是法啊!那个被生生世世业力埋没的真我苏醒了。我这才明白为什么老同修总跟我说:“神韵是救人的,神韵是救人的。”

这之后,我决心把热门手机游戏戒了,不再成天抱着手机点那些没意义的东西了。我可以好好吃饭;搭乘捷运时能背一段法;长期嗜酒的我也戒酒了。什么KTV喝酒唱歌、什么电玩游戏,我通通没兴趣了,脾气个性也变好了,常人朋友也感到不可思议,一直认为离不开的瘾好,竟然能那么轻松的戒除了。

这期间,师父开始管我了。记得刚戒电玩时,我对游戏的执着心还很重。有一次,刚参加完一个大型法会交流,心想今天整天觉的自己很不错了,该放松一下,就一人去了家火锅店。才坐下,就忍不住又开始玩电玩,想一边吃一边玩一会儿。谁知邻桌有个十几岁的小孩突然撞了我一下,我瞄了一下不以为意。过一会儿,这孩子拿菜拿碗的,又撞了我的后背、头好几次。

我开始觉的烦,心想:“他的父母怎都不管管他呢?”这时,突然脑子“嗡”一下,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还玩、还在玩?”让这个小男孩朝我的头上、背上打,吓的我立刻关掉了游戏。为了彻底戒玩,我退出了游戏群组,卸载了游戏软件。

做市场的工作要很早起床,所以我都是晚上学法和炼功。以前,能多睡一会儿就贪睡一会儿。现在我每天学法一讲。五套功法有时炼不上了,我就凌晨两、三点补上一两个小时。神奇的是,以前只要熬夜,第二天就会头晕、精神涣散。但我现在熬夜学法、炼功,第二天却精力充沛。有时加上学各地讲法,很晚才睡。一觉醒来,才过了两、三个小时,还有好几个小时才要上班。师父说:“现在科学认为时间是有场存在的,不在时间场的范围之内就不受时间的制约。”[1]我感觉好象有一种力量将时间推移了。我悟到是慈悲的师父呵护着我,让我在另一个时间场睡饱了。

前几天,工作时伤了腰脊,不能弯腰,夜里痛到无法翻身。我就发正念清除自己空间场内的一切不正确状态。求师父加持我,让我能炼功和工作,并在最痛的第一天就坚持炼完了一个小时的第五套功法。头几天工作时,有阿姨帮我拿货,我也没吃药、也没请假,就照常工作。我能学法炼功,还能消业,真是好事啊!师父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2]

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