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告江泽民 辽宁农妇孙桂清遭冤狱一年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东港市菩萨庙法轮功学员孙桂清因为控告江泽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一日下午一点左右被当地派出所警察,孤山派出所警察联合绑架,非法抄家,被非法判一年,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日回到家中。由于警察上门骚扰,她大女儿精神失常、至今未好。

以前孙桂清身患多种疾病,到处求医;胃球性溃疡,胆囊炎、肾炎、高度贫血、子宫糜烂、腰肌痨损压迫坐骨神经、脑神经衰弱等等。不仅没好,最后达到无法行走卧床不起的状态。就在投医无门即将走到绝望的时刻,二零零四年夏季,孙桂清遇到一位法轮功修炼者,叫她炼法轮功试试,她从此走进大法开始修炼。

学法轮功后,孙桂清按“真、善、忍”原则做好人。严格要求自己,不久身体多种疾病不翼而飞,无病一身轻。农家妇女,农活多,还得料理家务,可她干活一点儿不累,道德品质在一天一天的回升。家人从她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与美好,都支持她学炼法轮功。

孙桂清二零一五年五月实名控告迫害法轮功的恶首江泽民,同年十一月十一日遭非法抓捕,被枉判一年。以下是孙桂清被迫害的事实:

一、诉江 遭非法抄家

二零一五年五月,孙桂清实名控告江泽民,通过当地邮局向最高检、高法诉江被当地邮局伙同菩萨庙派出所劫持,并还收买邻居于安晨对她家监视居住,盯梢、蹲坑、跟踪,给他们当内线通风报信。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一日下午一点左右,孙桂清帮邻居家干活,给她讲了大法遭迫害的真相,回家后关上大门,一个人在家,菩萨庙派出所所长修晓东带领一帮人砸她家大门,把她家团团围住,警察郑乾坤领人翻上墙头,大喊大叫的,他们都没穿警服。孙桂清出屋问他们干什么、找谁,修晓东、郑乾坤等人说他们是警察,孙桂清问他们来干什么,修晓东说是来回访的,郑乾坤说我们是抓人的,有人举报你家屋里有人。孙桂清说我就自己在家,你们上我家抓什么人。

没有搜查证,也没出事任何工作身份证件,更没有任何必需的法律文书等情况下,所长修晓东带领一帮恶警非法闯进孙桂清家屋里翻人,没找到他们想抓的人,没办法收场,修晓东就下令叫一警察把孙桂清的电脑和打印机现场连上造假找迫害借口,然后,修晓东,王治云,郑乾坤领一帮人强行抄家,并且还打电话叫来东港市孤山公安分局警察(便衣),领头的是局长潘保昌,两地警察合一起共约十人之多,在孙桂清家乱翻乱抢、乱拿、拍照、录像,被抢劫的财物有:两台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DVD影碟机,四台耳机,一部私人手机,二百元钱,无钱银行卡一张,大法所有经书、录音、录像讲法带和光碟,师父法像等许多贵重财产。

孙桂清管修晓东要清单,他不但不给开清单,还卑鄙的说:你求我们派出所给你家办过事,找过孩子,你家欠我们一个人情还没给,抓你就是讨 个人情,还我们一个大礼,去顶个数。然后修晓东、王治云等一帮恶警强行连拖带拽把她推上一辆面包车,绑架到菩萨庙派出所迫害。

二、非法强行送进看守所迫害

在派出所里,修晓东问孙桂清东西哪来的,孙桂清既不配合,又不回答,修晓东就写了些假材料,写完后一警察问修晓东下一步怎么办?修晓东下令送丹东拘留所,五个警察把孙桂清塞到一辆车上,修晓东亲自开车与三个警察绑架了孙桂清送往丹东迫害,修晓东他们一路不停的往丹东打电话。孙桂清一直都在给他们讲真相劝善,他们根本就不听。

孙桂清被劫持去的第一个地方就是丹东监狱。他们把孙桂清从车里拖出来,由三个警察包夹,修晓东下车到监狱警卫敲门并向里喊话,开门,我是来往里边送人的,他喊了几遍也没有人,他又给监狱打电话也没人接,他自言自语说,不对呀,都联系好了,马上就到,怎么警卫没人呢?另三个警察问他说现在怎么办?修晓东下令送戒毒所。

三个警察把孙桂清往车里塞,修晓东说不用开车,过道就是,他们连背带抬的又把孙桂清绑架到戒毒所大门处,还是三个警察看着,他上警卫叫门,警卫还是没有人,打电话里面没人接。修晓东说,怎么都没有值班的,都上哪去了。一个警察问再往哪送,修晓东再次下令送丹东看守所,孙桂清又被绑架送往丹东汤池看守所非法拘禁迫害。

孙桂清一路上都在给他们讲真相,一直讲到看守所,他们不但不听真 相,修晓东为邀功领赏,在看守所领导面前献殷勤,并对看守所所长和警察说,你们看他到这里来还敢讲,他们家里有人,修晓东和三个警察还当着看守所所长王晶,朗振山、张丽、赵月、陈影(大队长)、爱丽等许多警察的面,在看守所大厅内,扒孙桂清的衣服,并抢走了她身上穿的衣服和脚上穿的鞋(马靴)与衣袋里的八十多元钱(至今未还)。

十一月十一日晚上十二点左右,孙桂清被劫持到女监区三监室。孙桂清被丹东看守所非法扣押,期间被迫做奴工,生产海南飞机坐便纸,遭受管监李雅文的迫害,逼她用竹板刮纸,捆纸,还要给纸垛好,逼她干好几个人都干不完的活。

超负荷的迫害,使孙桂清的右手指肿胀变形,分产量干不完,晚上不让睡觉,罚站班,每次晚上都要罚站班两到三次,每次都是站一个半小时左右,强迫背监规,背不下来罚坐小板凳,罚站,罚干活,逼转化。狱警李晓兰找她谈话,说她写个悔过书,就放她回家了。孙桂清说: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我又没干坏事,我悔什么过?我不写。孙桂清又被送回监室。

三、被非法判一年

当地派出所所长为迫害孙桂清向检察院递交迫害假证。经过检察院多次核实,证据不足返回办案单位,办案单位不放,还继续栽赃陷害,递交假证,检察院再次核实证据不足,再次返回办案单位,办案单位与看守所拒不放人,扣押孙桂清在丹东看守所继续迫害。警察李晓兰和几个警察与李雅文对法轮功学员围攻迫害,孙桂清站出来反迫害,被李晓兰与警察命令李雅文和几个吸毒犯按住强行戴上手铐推到办公室,铐在铁椅子里谩骂,然后被投进四监室迫害。

孙桂清被迫害的严重贫血,身体消瘦,胸闷,呼吸困难,满头白发,办案单位与看守所还不放她回家,检察院把案件推给法院,让法院开庭解决,法院强加给一个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把案结了,非法判孙桂清一年。

孙桂清在看守所里再次向中检、中法通过看守所递交起诉书,却被丹东看守所扣押诉状,夺走了十天内上诉期限。孙桂清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日回到家中。

四、大女儿四次遭恐吓精神失常

大女儿亲眼目睹被抄家,妈妈被恶警绑架的最后一幕,二零一七年菩萨庙派出所菩萨庙村,一年就四次上门骚扰迫害,大女儿被迫害的精神失常,至今未好。

二零一七年三月王治云、郑乾坤等三人,下午三点多钟带着微型相机闯入孙桂清家屋里,又照又录又盘查,女儿再次惊吓。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四日早上六点五十五分,菩萨庙所长修晓东、肖玉波早早就守在孙桂清家大门外,趁她丈夫开门上班之时窜入屋内,修晓东手拿微型相机于腹部,非法拍照,女儿再遭到惊吓。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日下午三点四十五分,菩萨庙派出所王治云佩戴手枪,领两个警察带微型相机再一次非法闯入孙桂清家进行威胁迫害、与拍照录像。女儿非常惊慌,精神紧张到了极限。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二日,菩萨庙村治保主任宋永仁被派出所指派下午四点二十五分上门干扰,孙桂清女儿又遭惊吓。二零一七年一年就遭到四次共计九人的到孙桂清家迫害。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