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瘟疫:回溯误区 惊见根源 根本治愈(1)


更新时间: 2020年07月26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九日】(明慧特稿)2019年末~2020年初,武汉爆发大瘟疫,迅速传向全国,殃及全世界。高传染,难防治,已经造成全球恐慌。为了有效防治、阻止再度爆发,找到源头和传播途径非常重要。

在查明病毒源于蝙蝠之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蝙蝠被判为“元凶”,但是没多久就被事实否定。真正的传播途径是什么?两个多月来,炒得沸沸扬扬,谣言、错解不断,甚至一些学者在世界范围“结帮声讨”[1],至今没有一个可以服众的结果。

温故而知新,历史总是在重复中演进。2003年“非典瘟疫”爆发之后,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团队追踪SARS源头的征途,其实给我们今天找到新冠病毒的答案,铺成了道路。

'图:2004年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团队开始追踪SARS之源,7年之后在云南一个山洞里找到。(视频截图,作者提供)'
图:2004年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团队开始追踪SARS之源,7年之后在云南一个山洞里找到。(视频截图,作者提供)

2004年开始,石正丽带着她的小组,走上了追踪SARS病毒源头的艰难旅程。茫无目的,大海捞针,7年之后终于迎来了幸运,在云南昆明一个山洞的蝙蝠群里,发现了10多种SRAS家族冠状病毒,那儿简直就是一个“潘多拉的盒子”,SRAS家族病毒基因库的模块都在那里(不同的模块会重组)。在一种菊头蝠身上,他们找到了和SARS病毒基因相同度达97%的天然病毒,又经过5年的采样研究,得以向世界确证:那儿的菊头蝠是SARS病毒的源头(天然宿主)[2]。

由此,石正丽勾画出一条2003年非典瘟疫的传染途径:该山洞蝙蝠的天然SARS病毒——感染云南人工养殖的果子狸——卖到广东市场(病毒若干代繁衍变异为SARS-CoV)——人中爆发。

卓越的成果得到了世界的承认,石正丽步入了世界顶级病毒学家之列,也获得了“蝙蝠女侠”的美誉。

但是今天,石正丽又一次走上了风口浪尖:新冠病毒,是从武汉病毒所泄漏的吗?病毒是石正丽他们造的吗?五年前他们可是制造过一个病毒,和当今的有太多的相似;瘟疫爆发前,2019年9月18日,武汉还举办了一次应急演练,重头戏是针对“新冠状病毒感染”。

论战陷入僵局,其实跳出双方的误区,竟然能看到各方殊途同归,都走到了真相的门前——真正的答案,已然闪现。

这么说,一时没人能懂,那就跟着我们,梳理瘟疫爆发以来似乱非乱的纷争,行文尽量通俗易懂,让每个人都有思考的机会。看到最后,瘟疫的源头、路径、误区、根源、根治,会水到渠成地展现出来。

(一)疫情时间表,谎言已难逃

引导掩盖、炒作煽情,人们陷入其中,就无法看清整体的真相。当局也不想让人明白真相,只是让你相信官方统一的口径,这本身就是愚民。看看梳理出来的疫情时间表,很多谎言不攻自破。

2019年12月1日,第一个武汉肺炎患者发病,此人并无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3],先后传染了14名医护人员。

12月8日,武汉卫健委认定的第一个武汉肺炎患者发病。

12月18日,一名65岁的华南海鲜市场送货员在武汉市中心医院(李文亮所在的南京路院区,被严重感染) 就诊住院,确诊肺炎却查不出病因,各种药物都无效。12月24日,将肺泡灌洗液送到广州微远基因公司,检测病原体。

12月26日,微远基因一位研发人员上班后,浏览mNGS(宏基因组二代基因测序)自动分析结果,发现一种“类SARS”(与“SARS样”一词相同)冠状病毒,与2003年非典瘟疫的SARS病毒基因有81%相同,怀疑为SARS变形。

'图:12月26日,广州微远基因公司内部交流“发现新冠病毒”的微信截图。'
图:12月26日,广州微远基因公司内部交流“发现新冠病毒”的微信截图。

12月27日,微远基因将组装的近完整的病毒基因组序列,共享给中国医科院病原所,并电话告知武汉中心医院:发现一种新型冠状病毒,提示隔离。微远基因无害化销毁病毒样本,消毒实验室。

12月26~27日,武汉的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科主任张继先(被表彰为上报疫情第一人),接诊了两位感染特殊肺炎的老俩口,又叫来他们的儿子,三人肺部都有特殊影像(家庭内互相传染),同日发现另一家华南海鲜市场商户有同样病症。27日上报医院,再上报市疾病防控中心。同时,让科室医护人员戴口罩,订购隔离服。

28~29日,华南海鲜市场又有3名患者入院,中西医结合医院再次上报。随即,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派出高级别专家组赴武汉调查。

12月30日,北京博奥医学检验公司给武汉市中心医院的mNGS检测报告(另一肺炎患者),确定了SARS冠状病毒。急诊科主任艾芬看到后,用红笔圈出“SARS冠状病毒”,微信发给同学医生及群里,由此引爆了社交媒体。

注意:报告SARS并没有错,因为通行的NCBI分类上,蝙蝠SARS样冠状病毒是归于SARS类下的。武汉新冠病毒被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正式命名为SARS-Cov-2,而中共急于撇清SARS-Cov2和SARS-Cov的关系,强烈要求把SARS-Cov-2改名为2019-nCov,毕竟中共17年前宣称在自己的领导下战胜了SARS。

当日,武汉卫健委发布《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提及武汉多家医疗机构陆续出现多例不明肺炎,与华南海鲜市场关联,要求“未经授权任何单位,个人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救治信息”。

17时48分,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李文亮在微信群里说“确诊了7例SARS”,提醒同学们防护。19时39分,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医生刘文在微信群发布:“刚刚二医院后湖院区确诊一例冠状感染性病毒肺炎,也许华南周边会隔离”,“SARS已基本确定,护士妹妹们别出去晃了。”20时48分,武汉协和医院医生谢琳卡在微信群发布:“近期不要到华南海鲜市场去,那里现在发生了多人患不明原因肺炎(类似非典),今天我们医院已收治了多例华南海鲜市场的肺炎病人,大家注意戴口罩和通风。”

12月31日凌晨1点半, 李文亮被连夜叫到武汉市卫健委查问。天亮后,又多次被叫到医院监察科检讨。

同日,刘文也被医院约谈查问。谢琳卡是被警方电话查问。

同日,武汉市卫健委通报,近期部份医疗机构发现、接诊多例与当地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有关联的肺炎病例。经专家会诊系病毒性肺炎,谎称:截至31日,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2020年1月1日,武汉市公安局通报,“散布武汉肺炎不实消息,8人已被警方依法传唤、处理”。

'图:官方微博:2020年1月1日警方已处理造谣的8人。表明并不包括后面处理的医生。(网路截图)'
图:官方微博:2020年1月1日警方已处理造谣的8人。表明并不包括后面处理的医生。(网路截图)

1月2日,艾芬这个“造谣源头”被医院领导严厉批评,几乎崩溃;刘文被警方传唤,到派出所做笔录。

1月3日,李文亮被警方传唤,在《训诫书》上签字。

注意:从上述时间表上可见,艾芬、李文亮、刘文、谢琳卡这些疫情“发哨人”、“吹哨人”,都不是“1月1日已经被警方传唤处理的8个造谣者”,事后李文亮自己也说过,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那8人之一。真正的“疫情吹哨人”是谁?是死是活?当局还在掩盖着。

1月3日开始向周边国家和地区通报疫情,1个月内向美国通报30次。

'图:微博截图,央视新闻官方称:自1月3日起(至2月3日),共30次向美国通报疫情。'
图:微博截图,央视新闻官方称:自1月3日起(至2月3日),共30次向美国通报疫情。

1月5日凌晨,复旦大学、上海公共卫生中心张永振教授团队,从武汉疾控中心送检的样本中检测出新型SARS样冠状病毒,测得全基因组序列,上报上海和国家:新病毒与SARS同源,经呼吸道传播,建议在公共场合采取相应疾控防疫措施。

1月6日,中国疾控中心内部启动二级应急响应;武汉开政协、人大两会。

1月7日,李文亮收治了一例青光眼患者。8日,患者发烧(后来被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10日,李文亮开始咳嗽,11日发烧,12日住院。

1月10日,张永振团队上报紧急情况后,迟迟不见反应,于是将新病毒基因组序列共享上网,这是全球首次公开。此后全球科学家都会知道这是SARS级别的病毒,从而催动中共高层早日公布疫情。没想到,得到的却是1月12日,上海市卫健委勒令张永振所在的上海公共卫生中心关门、整改,不讲任何原因。张永振提交4份报告,要求重新开放P3实验室,直到疫情失控后,1月24日方得批准。

1月11日,武汉卫健委通报:诊断新冠肺炎41例,出院2例,重症7例,死亡1例。官方称春运期间将防范不明肺炎疫情扩散,继续谎称:未发现人传人,可防可控。

1月17日,武汉市卫健委通报:采用试剂盒检测出新冠肺炎17例(累计62例),(谎称)新冠病毒传染力不强,不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实际上,武汉要封城的消息,已经从武汉上层传出,一些人准备逃离。

1月18日,百步亭社区在已知要封城的前提下,依然举办了第20届“万家宴”,再度营造和谐安定的“盛况”,事后成为瘟疫重灾区。

'图:2020年1月18日,武汉百步亭社区的万家宴, 成了病毒盛宴,中共掩盖真相毒害了武汉、全国、世界。(作者提供)'
图:2020年1月18日,武汉百步亭社区的万家宴, 成了病毒盛宴,中共掩盖真相毒害了武汉、全国、世界。(作者提供)

1月19日晚,国家卫健委变相宣布疫情爆发:近日陆续向全国各省派出工作组,指导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相关工作。

1月20日,钟南山院士通过央视宣布疫情人传人。

1月23日10时起,武汉封城,此前共有500万人离开武汉,瘟疫洒向全国、世界。

这500万人有多少是正常离开,有多少是计划外逃离的?从现有资料中能查到:

2017年武汉常住人口(统计至2016年末)1076.62万,2017年中国新年武汉空城率48.18%,离开518.7万人;

2018年武汉常住人口(统计至2017年末)1089.29万,2018年中国新年武汉空城率37.50%,离开408.5万人;

2019年武汉常住人口(统计至2018年末)1108.10万,2019年中国新年武汉空城率19.07%,离开218.2万人;

宏观上可以看到,随着实际经济的连年下滑,人民出行、出游减少,预计2020年中国新年正常离开武汉的人不会超过200万。可是2020年1月17日武汉封城的消息放出,至1月23日封城,整个春运期间,竟有500万人离开了武汉,而且大量集中在这5日之间,减去正常离开的200万,有300万人是计划外离开,被吓跑的!瘟疫由此带向全国。

1月24日开始,中共舆论极力传播:美国流感大爆发,2019年9月至今1300万例感染,死亡6600人,而后不断升级,矛头西指,暗示新冠瘟疫没什么大不了,标榜中共更关注人民生命——实际上,掩盖了中国大陆每年流感超额(超出预计)致死8.8万[4](仅限于呼吸道疾病)的事实,当今疫情比普通流感不知严重多少倍。

'图:中国疾控中心文件,通告中国每年流感导致呼吸道疾病致死一项,超额(比预期多)死亡8.8万人。'
图:中国疾控中心文件,通告中国每年流感导致呼吸道疾病致死一项,超额(比预期多)死亡8.8万人。

……

2月6日晚21:30,李文亮感染不治而死,消息传出后,医院做秀式地抢救了3个多小时。至2月7日10时, “李文亮医生去世”的点击量达到6.7亿人次,跟进讨论73.7万条;“李文亮去世”点击量2.3亿人次,讨论20.9万条。“我要言论自由”随即响彻网络,286.1万人次点击,9684条讨论。中共的舆情维稳迅速启动,删贴、删评、降温、屏蔽,封堵愤怒的火山口。

李文亮等医生深受中共维稳制度的迫害,成为牺牲品,如今成数万百姓还在为中共的谎言牺牲着,被谎言延误致死、致残(后遗症),而当局却摇身一变,号称要彻查李文亮之死,以此继续标榜自己“伟光正”。

迷惑在谎言和思维误区里,永远也看不到实质的真相,关键的线索展现在眼前,人也会视而不见,还会陷在自己的框框里。所以,理性的清醒,是找到答案的前提。


(二)阴谋论浮夸,“友军”被砸

1、美国阴谋论,祸水西引
一分天灾,九分人祸!当局为什么向美国天天通报疫情,对内完全掩盖?在已经人传人、已经在医院爆发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公然否认?早点封城,何至于此?!

百姓的愤怒飙升之时,作为中国军事门户新闻网站的西陆网,1月26日刊登《武汉病毒4个关键蛋白被替换,可准确攻击华人》一文,大力推出“美国阴谋论”,愤然指出武汉病毒是美国的基因武器。

'图7:中共军事门户网站西陆网“曲解”专家论文,抛出阴谋论,转移百姓暴怒的焦点。'
图7:中共军事门户网站西陆网“曲解”专家论文,抛出阴谋论,转移百姓暴怒的焦点。

为什么说西陆网的这篇文章是“曲解”专家的论文呢?因为郝沛等专家1月21日发表的论文[5]只是说:武汉病毒和SARS病毒都属于冠状病毒家族,两者外部的S蛋白一维线性结构的相同度只有76%,S蛋白有5个重要位点是感染人的关键,其中4个不相同,但是,在三维空间结构上,两种S蛋白竟然基本相同,所以都能感染人。

注意,蛋白大分子是由一个个氨基酸小分子连接成的,这是线性的一维结构,一串氨基酸分子构成蛋白质后,还要折叠成空间三维结构。一般说来,蛋白大分子的关键位点,氨基酸一变,空间结构就变。武汉病毒和SARS病毒由共同祖先演化而来,他俩的S蛋白产生了24%的线性差异,5个关键位点差异80%,但是,最终两者S蛋白的空间三维结构竟然基本相同,殊途同归,如此的鬼斧神工,堪称奇迹!

“可精准攻击华人”,这句话不是专家论文中说的,是西陆网文章的发明。所以说,是“曲解”专家论文,拉大旗做虎皮,攒凑“美国阴谋论”。

2、阴谋论反伤,石正丽被锁定】
2月1日,《美国五年前制造新型冠状病毒,可致人类传染性肺炎》一文,在中国大陆引起震动。该文曾被“美国阴谋论者”作为攻讦的利器,今已被中共舆控屏蔽。它的根据,是国际著名科学期刊Nature Medicine的这篇论文。

'图8:美国Nature Medicine期刊中“(改造的)SARS样冠状病毒可使人染病”的论文,中方作者有石正丽。'
图8:美国Nature Medicine期刊中“(改造的)SARS样冠状病毒可使人染病”的论文,中方作者有石正丽。

这篇发表于2015年11月的论文[6]宣告了一项科研成果,简单地说,就是:重组两种(亲本)病毒,制造了一个新病毒,新病毒综合了两亲本的“长处”:既能感染人,又能致病,属于一种新(Sars样)冠状病毒。

详细一点:以前单纯的蝙蝠“SARS样冠状病毒SHC014-CoV”能感染人,人长期携带也不致病;以前能感染小鼠的SARS病毒SARS-MA15,毒性大但不能感染人。重组的新病毒:外部有SHC014-CoV的S蛋白”,内部主体基因是SARS-MA15。这样组成的新病毒SHC014-MA15,不但能直接侵入人体细胞,还具有蝙蝠SARS的部份毒力,但致死率低。

这个人造病毒,怎么和现在的武汉肺炎病毒那么相似呢?!于是被“美国阴谋论”者作为力证:武汉的新冠病毒是美国造。热炒!

炒了没多久就发现:
(1) 这项研究因为医学伦理问题(风险太大),美国已不再资助,但也没强行叫停,因为研究已经开展了;
(2) 合作的中方研究者,主要是武汉病毒所的研究员石正丽博士;
(3)中方的研究并没有停止。

一时间,石正丽成了舆论的焦点。是武汉病毒所病毒泄漏、变异,酿成了大瘟疫?!不但国外开始责难中国,国内还有人向石正丽发难。

3、半路杀出印度人,轻率出手旋撤军
2020年1月31日,学术网bioRxiv上发表了印度学者Prashant Pradhan等人关于“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的论文——预印版。文中指出,他们在新冠病毒2019-nCoV的外部蛋白中,发现了4个独特结构,与艾滋病毒的外部结构一致或相似,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在自然界中自发出现。

“印度科学家发现新冠病毒是人造的!”阴谋论者又拿到一个证据,石正丽再次中枪。

学术界的争论也在加紧,两天后,2月2日,印度学者撤稿。不过,争论并没有就此化简。


(三)美国阴谋论,变身中共阴谋论

既然攻击美国的“人造病毒论”,已经误伤了中国“友军”石正丽的团队,印度“友军”乍来乍走,阴谋论该停手了吧?

1、阴谋论继续出击,再升级剧情更奇
当年“SARS的美国阴谋论”(说SARS病毒是美国针对华人的生化武器)倒下了,“MERS的美国阴谋论”(说MERS病毒是美国针对中东人的生物武器)也倒下了,但是这两个阴谋论的“僵尸”在中国大陆的网络上还小有市场,这次的“美国阴谋论”,还能让它倒下吗?

'图:中共军事论坛门户网站,对石正丽继续攻击。'
图:中共军事论坛门户网站,对石正丽继续攻击。

2月7日,西陆网又发文《武汉病毒被人为修改,石正丽致命铁证被抓住》,可见,这次宁可牺牲“友军”,也要维护“阴谋论”。

更有大陆“阴谋派”人指出:石正丽是“美帝”的代理人,猜测她在年关的“最佳时机”“释放”了病毒。为了嫁祸一贯的敌人——美国,中共导演的口水剧情没有底线,但总不忘直指美国、嫁祸美国。

2、舆情反转:舆情嫁祸美国,中共自食其果
2月8日,大陆官媒突然高调报道:一个内蒙古人,制作视频,编造“新冠病毒是美国对我国使用的基因武器”,被依法拘留10日,罚款500元。

奇怪,中共丑化美国、制造仇美情绪已经有70年历史了,就在此前5天的2月3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还在例会上诽谤美国,话犹在耳,怎么突然一反常态,中共开始“替美国”洗白?

因为中共舆情的乱箭,伤到了自身。

1月26日开始,中共的舆情控制为西陆网的“美国阴谋论”大开绿灯之后,很多网民(含中共的“特约网络评论员大军”即“五毛”水军)的爱国热情被成功误导,声讨美帝,“中共掩盖疫情导致瘟疫失控”的矛盾焦点被成功偏移。

但是不久,剧情陡然翻转,“美国阴谋论”非常自然地变成了“中共阴谋论”,因为美国停止了人造病毒研究(经费中止),而中方没有停止;又因为石正丽绝不会是美国的代理人,所以石正丽的武汉病毒所,还在研究人造病毒、推断是在搞生化武器。这样,人们看到“中共阴谋论”、“中共生化武器论”才更顺理成章。

武汉病毒所泄漏?不但国外开始责难中共,国内还有人向石正丽发难,甚至实名举报。

中共的舆情操作部门,放纵手下攻讦美国,没想到,放出的飞箭变成了“飞去来器”,打向了自己。

马上辟谣。那位被西陆网误导最厉害的、主动制作“美国阴谋论”视频上传的内蒙古人,成了替罪羊,而对谣言的源头西陆网,却不予追究,只是删文而已。

如此“维稳”,舆情更乱。随着瘟疫席卷全国,中共掩盖疫情的人祸,把天灾空前放大了,有人甚至认为是十足的人祸。于是,各界能人深挖瘟疫之祸的各个层面,掩盖实情的中共成了世界质问、谴责的焦点。

(未完 ,待续)

参考文献:
[1] Charles Calisher,et al., Statement in support of the scientists, public health professionals, and medical professionals of China combatting COVID-19, The Lancet, Feb. 19,2020
[2] Xing-Yi Ge, et al., Isola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a bat SARS-like coronavirus that uses the ACE2 receptor, Nature, Oct.30, 2013
[3] Huang C,et al., Clinical features of patients infected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Wuhan, The Lancet, Jan 24, 2020
[4] Li Li,et al., Influenza-associated excess respiratory mortality in China, 2010-15:a population-based study,The Lancet Public Health, sept 01, 2019
[5]Xintian Xu, Pei Hao, et al., Evolution of the novel coronavirus from the ongoing Wuhan outbreak and modeling of its spike protein for risk of human transmission, Science China (Life Science), Jan.21, 2020
[6] Vineet D Menachery, 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Nature Medicine, Nov.9,2015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