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人于危难


更新时间: 2020年07月10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一日】

得法重生

我今年六十九岁,一九九八年八月十一日,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这一天是我再生的生日,二十一年来,我就过这个生日,二十一年,感谢恩师的慈悲救度。

我从小身体不好,是四十年的“药罐子”。我父亲是个医生,我从小,父亲就给我扎长长的银针,中药西药都治不好我的病。长大了,父亲给我包办婚姻,找了一个在医院上班的丈夫,丈夫也给我扎银针。九五年,我的身体已经坚持不下去了,到北京中医医院检查,血管大面积堵塞,嘴巴牙齿经常出血,确诊白血病、高血压,心脏病、胆结石、子宫瘤、两腿骨质增生,大大小小十多种病。第一次去保险公司报销,保险公司就给我退保了。药太贵了,从医院出来,在家等死。

女儿大学毕业,刚成家,就不上班,在家陪我。十几种药加在一起,每次都要一把一把的吃,但没有效果。

一九九八年八月十日晚上,就是我得法的前一天,女婿说,妈,你去练气功吧。我说,练什么气功呀,可能我活不了几天啦。他说,就是因为你活不了几天,才让你去试一试,你知道你女儿天天在被子里偷偷的哭,也不让我上班,如果我也不上班,咱们怎么生活?你还要吃药。你去试一试吧,死马当活马医吧。他说,这是修佛的。他告诉我出门十米路,每天早上四点,就有好多人打坐。

他说过以后,我一夜没睡,我四点就出门了,看到地上坐好多人,我也坐下了。到了五点,大家起来炼动功。有一位大哥走过来问我:你学炼功吗?我说,我站不了一会儿。他说没事,然后叫来一位阿姨来教我。阿姨第一句话就问:你今年六十几岁啦?我不好意思,自己才四十八岁,就说刚六十。

当时我整个人肿的眼一条线,小腿粗的三只手铐不过来,象快死的人。一个小时学功,我站着累的发抖,衣服湿透了。阿姨说我佛性好,病毒排出来了。我说出的是虚汗,她说是病毒,让我找书看,下午六点再来。

回去找到《转法轮》书,可书上的字大部份不认识。当天早上,回家吃了半个馍馍,女儿说中药别吃了,光吃西药吧。我说,西药也吃不了。女儿看我吃半个馍馍,就说,我上班去了,有事打电话给我。

我看书不认识字,就打电话给女儿问,还说不清楚偏旁,查不清楚。女儿下班,教我查字典。学炼功三天,头不疼了,第五天,阿姨问我:你还吃药吗?我说:没人不让吃药啊,我从第一天炼功,就开始拉肚子,天天拉,身体好多了,今天就吃了一种药,别的药都停了。她说:别吃啦。我把药全停了。一个月后,头又疼了,当时也不懂是师父给清理身体,就吃了一片去痛片。下午学法时,我跟阿姨说:我头疼病犯了,我吃止痛片了。她说:你去找《美国讲法》看看。师父说:“那么你想把这个业力放出去,你吃药把这业力又压回去了,怎么给你清理身体呢?”[1]当时我对着师父的像片说:从今以后都不会吃药。

两个月后,师父又给我清理身体,三天三夜身体不会动,水都不能進一滴。不能炼功,就听师父讲法。儿子打电话问我怎么样,听我说话上气不接不气,他就骑自行车回来了,進门说:妈,你以前患病,嘴是黑的,今天脸色特别好,我说是消业。

第四天,我去炼功点,一功友问我:你四十几啦?我说,天哪!两个月小了二十岁,那年我四十八岁。

邻居入道得法

从女儿家回到郊区自己家,每天一个人在小区炼功,邻居看到我问:你炼的什么功?他说从你来这小区,就看你成天去医院,脸色都发青,现在恢复的这么好。他说,每天倒退走路的是我老伴,花五千块,医生不治了,说她马上瘫痪,你如果教她学你炼的那功,她的病好了,我们每年带你出国玩。我说不需要,让她来,我带她去市里去学。

她学功后,病也好了。她每天送我礼物,我说感谢师父,带她学法,学到师父讲:“一切法轮大法弟子在传法教功时,绝对禁止收费、收礼,违者已不是法轮大法弟子。”[2]“再有我们传功过程中都是属于义务,做好事,积功德。”[3]我们都明白了。一冬天,我家邻居都来学法,开春到小区炼功,市里辅导员送来横幅和简介,我也成了辅导员。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我去了中南海,“七二零”迫害开始后,我就成了他们盯住的对像,每天早上三点多,就来几辆警车在楼下,看着我们炼功。一周后他们受不了了,说从明天开始,不准出来炼功。我和他们说理,他说:不听,就送你去新疆。因为小区保安都帮我说话,在迫害以前,我送给每个小区保安大法书和录音带,就是那个派出所所长,我还送给他母亲大法书了。

那个派出所所长给我女儿打电话,让她把我接走。女儿告诉那个所长:你别和我妈来硬的,大法救了她,让她放弃很难。所长又来敲门,進门和我套近乎说:大姨!你把我当儿子,儿子没工作,孩子也不能上学怎么办?我说咱们来个君子协定,抓到我,我是新彊人,与你无关。他不放心,让儿子把我接走。过一段时间,他找不到我了。

二姐精進修炼 外甥癌症痊愈

为了让更多的人得法,我先从向家人洪法开始。我先去了青海俩姐姐家,先讲真相,放揭露“自焚”伪案的光盘,然后教他们学法炼功。大姐、大姐夫八十岁,学功第二天开天目了,身体一直很好。因为怕心,不出去救人讲真相。

二姐,二十年来一直特别精進。俩女儿也一直佷好。儿子当时没修炼,后来得了肾癌,才三十九岁。他有两个孩子,一个六岁,一个才两个月,妻子天天哭,儿子、儿媳怕七十六岁的母亲(我二姐)知道,所以不敢回家。

后来儿子做梦,偷偷去一个水泥管里大哭:天哪!我有七十六岁老娘,还有两个没长大的孩子,父亲刚死两个月,让他们怎么活呀?就听到一个老年人说:小伙子,有门!给你一把钥匙。他醒来,问妻子,你听到没有?刚才我做梦,在管道里哭,一个老人说有门,给我一把钥匙。妻子说,你做梦,我哪知道。

早上起床,他打电话问妈妈,我姐姐知道那是师父,在电话里不能说,告诉他回来找妈问,应该是好梦。儿媳妇回到二姐家,二姐问:怎么瘦成这样了?多久没吃饭了?儿媳抱着婆婆大哭:妈呀!天塌了!二姐说:什么天塌了?儿媳说:你别问了,天塌了。儿媳妇直哭,二姐急的直跺脚:你说,天塌不了!儿媳说:你儿子得癌症了,他梦到一个老头给他一把钥匙。二姐哈哈大笑,儿媳妇以为婆婆受了刺激,疯了。上前抱住婆婆:妈!妈!妈!别这样,我们一直不回来,就是怕你知道,受不了。二姐说:好事呀,好梦,他梦到的老人是大法师父,钥匙是大法。

二姐打电话叫儿子回来,告诉儿子、儿媳,你们俩回去,从今天开始,一天看一讲《转法轮》,九天看完,回来学炼动功。九天后,儿子、儿媳回来,二姐看到俩人也胖了。教功的第一天,抱轮时,儿子趴在床上了,二姐问:怎么了,儿子,趴在床上干嘛?儿子说:妈,我怎么飘呀?二姐高兴的说:儿子你根基真好。炼功一周,二姐说:儿子,你好了。

儿了、儿媳妇心里没底,偷偷到医院检查,医生说,赶快做手术。儿子说:阿姨,瘤子没有长大,我再看看。半个月后,儿子又偷着去检查,瘤子小了一半,医生还让他动手术。儿子说:阿姨,我爸爸不是你做的手术吗,一年就死了。儿子对她说:阿姨,我好了,不做手术了。八年过去了,二姐一家都很好。

大哥一家的奇遇

第二年中秋节,给我大哥打电话,问候节日快乐,侄儿接电话,我说:怎么是你接电话,你爸爸呢?侄儿说:三姑,别问了,我爸二十多天了,成植物人了。你叔哪?在宾馆呢。我又电话向二哥问大哥病情,二哥说,命保住了,成了植物人,俩孩子在监护室门口。我把电话打到侄儿那说:你们俩在门口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见到你爸,你们俩在他耳朵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两个孩子照我说的去做了。

三天后,大哥醒了,但成傻子了,不认识家里人。孩子叫大姑,他也叫大姑,孩子叫二姑,他也叫二姑,孩子叫三姑(是我),他叫妹妹。侄儿说:三姑,我爸就认识你,我告诉侄儿:把你爸从监护室弄出来,租一间大病房,全家人围着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这样,全家按照我说的去做了。

一周后,大哥真正清醒了,大声的哭,但嘴歪眼斜,脚手不灵。出院回到家,我又打电话问病情。二哥告诉我,大哥天天去卫生所量血压。我又打电话给大哥,我说你在求。他说:我怕了。我让嫂子买二十本练习本,让大哥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当时写不好,写了几天,大哥手好了,腿、嘴、眼全都好了,出门就跑,我嫂子在后面追,边追边喊:你慢点,别摔倒了。

一胡同邻居跑出来问:你们拉到什么神仙了?早听说死了,又活了。回来时,嘴歪、不会走路,现在好人一个。我大哥俩口子都走入大法修炼,女儿、儿媳妇也在学。大嫂二十多年糖尿病、青光眼,炼功后,恢复的很好。全家人做了三退,感谢师父救命之恩。

亲家母的奇遇和遗憾

二零一四年,单位体检,亲家母(我女儿的婆婆)查出肠癌,已经后期,共三种癌症,另两个是胃癌、肾癌。亲家公说准备后事吧,万一下不了手术台。

我把女儿从美国叫回来,女儿回来了,让我去帮忙看外孙子,我去了。到中午十二点,没人做饭,女儿、女婿在沙发上哭,说三天没吃饭了,想挂个专家号复查,也挂不上。我说你现在挂,女儿挂上了,说:妈怎么回事?我三天都挂不上,你一来就挂上了?我说是师父帮助。

亲家母第一次做肠癌手术,我送她一个真相护身符,让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周时间,出院了。医生说,你怎么好这么快?一个病室几个人同一天做的手术,你年龄最大。

半个月后,亲家母做肾癌手术,女儿、女婿去办住院手续,他们俩人走后,我叫外孙子快起床,我们帮奶奶去,我从外孙子那要了一个小本,我写上一张“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送亲家母,让她把一本写完。她写了三天,去做手术了。

头天晚上,女婿对我说,妈,明天中午别做我们俩人的饭,我妈十二点以后做手术。我说:十二点后太晚了,让她明天早上做。他说不可能。我说,我(求师父)帮帮她,让明天早上八点做。我写一张“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早上六点,他俩起床去医院,我让他俩念一遍。七点半,女婿来电话说:我妈進手术室了。我说,医生让你签字,你再给我电话。八点半,女婿来电话说,签过字了。我告诉女婿手术完来电话。我双盘腿单手立掌,叫着亲家母的大名,到我身边来念法轮大法好。

三个半小时,女婿来电话说,手术做完了,医生说,好象是良性的,怎么可能?每次检查都是恶性。化验结果是良性。我知道是师父给她转化了,恶性变良性。一周时间,亲家母又出院了。

半个月后,亲家母做胃癌手术,三次手术做完,需要化疗。第三次手术做完,医生让家人商量化疗,我和亲家母说,化疗是好细胞、坏细胞一起杀,你三次手术做完,没有多大影响,如果化疗不好,很难恢复身体。她说,我不化疗,回去吃些中药。

半年后,亲家母的病复发了,医生说只能活四个月。她特痛苦,她说晩上哭了半夜,早上将儿子媳妇叫来,安排后事,说不让孙子知道,她死后,跟孙子说奶奶去美国姑姑家了,不开追悼会。女儿给我打电话说,上午婆婆安排后事,他俩哭了一上午。我对女儿说:死马当活马医,我给你婆婆打电话,给我一次机会试一试,让她和我一起炼功。

亲家母和老伴商量,因为亲家公是高干,面对要死的老伴,没有别的选择,说让我过去,让他先了解一下法轮功。第二天七点,我坐高铁去了,一路上求师父加持弟子,我是一个没有文化但有信仰的人,面对高干,如果回答不好,不让教功怎么办?

亲家在客厅等我,他见面第一句话:想通了,不可能俩人一块走。我说,你想通,就不这么说了,你没办法,才这么说。我说,大哥你问我答,如果我回答不满意,我给你找学法更好的。他问我:自焚怎么回事?我答了,他又问我:二十五人联名退党怎么回事?我也解答了。我问他“8341”知道吗?怎么回事?他比我还清楚。我说自古以来皇帝都信神,共产党却是无神论。

我们聊的很开心。他说,你去教功吧。我说:大哥你还得帮忙。他说:我能帮什么忙?我说:你是党员?他说:我六十年党龄。我说:就因为你是党员,对着红旗宣誓,你身上有对红旗发毒誓留有的印记,不退出,对你、对她都不好。大法师父讲本人不同意不行,你的大名中间我改了一个字,我帮你退了,退党名字叫什么。他说好。

第二天早起,他去农贸市场买菜回来时,我们正吃饭,我说:大哥,快洗手吃饭。亲家母说:他每次买菜回来,要休息一个多小时,才吃饭。那天,他放下菜,就洗手吃饭。亲家母惊讶问:你怎么不休息了?我说:退党了,就不累了。她不信。我问:大哥,你说对吗?他说:他们(当官的)个个都信有神,不让我们信,我为什么不信?!当时亲家母说:我也入过团,帮我也退掉吧。

第二天教功,听师父讲法。她的天目开了。亲家母说:师父送她一个大印。这天,她大便八次,说:真痛快,我只想笑,是怎么回事?我说:你另外空间的神体看到师父高兴。两年半了,亲家母一直很好,整天开心的不得了。没想到,她架不住邻居同事天天找她去教堂。三月份,她说将大法书、光盘、炼功音乐还给我,四月份住院,高烧三个月,走了。

亲家公见我说,一直想不通,怎么学的好好的,说走就走了。我说:她去信别的了,大法师父就不管她了。那谁能管呢?他说:我怎么办?他们现在天天来找我。我告诉他:你什么都不要,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要看书我给《转法轮》。他说:八十多了,就念吧。从他答应退党到现在快六年了,没住过医院,以前每年都要住两次医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附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