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叔子得救了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一日】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清晨,丈夫接到电话,说他小弟弟去世了。小叔子在上海某医院工作(后勤),利用休假去市郊游玩,因突发心脏病走的。我们除了难过,更多的是遗憾。

小叔子为人正派,豪爽且仗义,无论是在单位、朋友圈及我们家庭中,口碑都不错。公公在世时,每逢节假日,他都要来我们住的城市看望公公,住在我家。每每提到邪党,他都说是世上最不要脸、最无耻的政党。但谈到中国人的素质时,他又说现在中国人普遍道德下滑的厉害,也只有靠邪党这种专制的手段才能治服。他很自信,别人很难说服他。

小叔子对大法的认识正面,觉的这群炼功人并没有对任何人造成伤害,对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认为非常荒唐。我曾几次给他神韵光盘(早年)、真相小册子、及《九评》等资料让他带回上海,他都一一照办。

有一次,他买菜时得了一张五元钱的真相币,象宝贝一样收藏着,并带给我看。我随即给了他二十元、十元、五元三张崭新的真相币,他高兴极了,连说:“这个好,有纪念意义,我要好好收藏。”

他对我们大法修炼人有很正面的评价。虽然这样,劝他退出他入过的少先队时,他总是不以为然,总觉的早就不是了,况且自己也已六十出头,那应该不算什么。也怪我在救人上没有紧迫感,觉的机会还有,下次再说……

在学法小组和同修提及此事,同修建议我帮小叔子退队,我很矛盾,不知该不该做。因小叔子生前并没有要求退队,我若这样做,是否是亲情过重。我给师尊上供果时,和师尊说了此事,并请师尊点化我,如我能帮他退队,请师尊让他到我的梦中来,如不来梦中,说明不能帮他退,结果他一直没来。

过了三天,在北京的女儿打来电话,告诉我她梦到小叔叔了。女儿从小就很少做梦,她说,梦中清清楚楚的知道小叔叔已经去世,怎么又神气活现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她问小叔叔:“你不是已经去世了吗?”小叔叔说:“嗨,重新盖棺定论了,我获得重生了。”

得知了女儿的这个梦,我托同修在大纪元上给小叔子用真名退了队。又过了几天,小叔子喜笑颜开的出现在我的梦中。虽然他没有说话,但那个透过生命最深处的高兴深深的印在我的心中。我知道,小叔子是真的重生了。

写到此,我已是满脸泪痕。叩谢师尊,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