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大法 正念显神威

更新: 2020年05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一日】我今年七十多岁了,住在河北省西部的山区。一九九九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这二十一年里,我没有间断过讲真相,从不会讲到会讲。过程中,发现自己的怕心越来越少。

刚开始讲真相,别人一说我“反动”,我就不敢讲了,心跳的直压气,到后来能够堂堂正正、平和慈悲、耐心的讲真相。如果遇到对方大声叫骂,我也不动心、不生气了。我觉的对方不明白真相,是自己讲真相讲的不到位。我现在可以平静的对世人说:“你不反党,就是不爱国。”修炼中,我的正念越来越强了。

一、一路正念,劳教不成

二零一三年九月七日,早上发完六点正念,本想打开电脑上一会儿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困的不行,倒头便睡着了。

大约七点左右,有人把我喊醒了。我定神一看,一个见过的警察,说他的领导要见我,我说我不去。他们就开始绑架,我一边用身子挡护着电脑,一边命令他们说:“走!”他们一伙人就往外走,我心里想:“请师父救我!让他们迫害不成!”

出了大门,正好看见对门的邻居。我拿着钱,对她说:“帮我把钱保管起来,不然就又被他们抢了。”其中一人说:“谁抢你钱了?”我提高声音说:“公安局抢钱了,上次我们五个人的两千多元被抢走了,至今没还。”

到了公安局,他们去吃饭,把我铐上一辆汽车里,国保队长开车。我心生一念:去几辆车,就坏几辆。结果,半路另一辆车撞人不能来了,我坐的这车发出叽叽的声音,也坏了,不得不又从二百里外调车来。押车的是三个年轻人。这时我才知道,他们要送我去劳教一年半。一路上,我心平气和的给他们仨讲真相,让他们三退。我跟他们说:“今天怎么把我拉着去,还得怎么把我拉回来。”

到劳教所后,又把我拉到医院体检。经过医院走廊时,人们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双手戴着手铐,我就举着双手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是修真善忍的!”并告诉医生:“我快七十岁了,是修真善忍的。”医生默默的点点头。

结果到劳教所不收。这时都快下午四点了,一路上他们仨伸胳膊伸腿的累的不行了,而我坐了一天的车,一天没吃东西,没喝一口水,身体却轻飘飘的非常舒服。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的加持。

回到县城,他们说:“给你找个地方住一晚,明天见见俺领导(想要钱)。”我说:“不行!把我送回家,不然我就告你们。”他们二话没说,把我送回了家。

二、在公安局讲了八个小时的真相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三日,同修找我一块去讲真相,我俩骑车到人多的地方,才发了几张真相资料,就被便衣警察发现了。不一会,公安车来了,把同修往车上抓,我正好回头找同修时看到了。这时,来了一小伙子,要抢我的包,我不给,他上来把我右胳膊向后拧到极限,放开,又拧我左胳膊,把手腕以下拧出道血印来,连衣袖都扯开到肘部,把我强行押上了车。

因派出所不收,他们把我俩带到公安局地下室,進了一间墙上有海绵层的房间,我当着他们的面对同修说:“不要怕。”有人问同修退休金拿多少钱(同修是教师),我知道他们想勒索,马上告诉同修不要告诉他。

一会国保队长来了,我告诉他千万别迫害法轮功(曾经给他讲过一些真相),给他讲真相,他走了。一会儿,又来一个指导员,我又讲真相,跟他要水喝,他送来水。抓我的那个小伙子不相信我讲的,我就给他讲明慧网上因恶毒迫害大法弟子而遭恶报的故事。他还有点不信,我就指着受伤的胳膊说:“我现在就把这儿的痛传给你,传到你身上去。”不一会儿,他对另一同事说,他背痛受不了了,就走了。

从進来到晚上大约八个小时,我一直给他们讲真相。最后,国保队长派两年轻人送我回家。我拿上我和同修的包往外走,正碰上国保大队长骑电动车下班,我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说:“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了。”他点了点头。我发现包里的真相资料不见了,我问那两个警察,他俩说:“我们也想看看。”

三、在山区挂条幅

一次,一位同修提着一大卷真相条幅给我留下,说是外地同修给的。我一看这么多,心里有些不愿意。但我马上想到我这个念头不对,应该自己做的事,就要尽力做好,不能埋怨同修,我就开始认真的做起来。第二天,来了一位同修,我俩一块做,边做边想着怎么做好。师尊给了我智慧,越做越顺。后来又来了两位同修,我们各显其能,一条条精美的条幅,经过几天的努力,全都做好了。

可是我们没挂过,去哪挂呢?往哪挂好啊?既让有缘人看见,还不让不明白的人造业。我和同修带上一条,骑电动车转了好几处,才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

因第一次挂条幅,又显眼,心里有点怕,但一想也不能怕。条幅一头栓着重物需要抛到树枝上,扔了好一会儿才挂上去,很好。有了这次经验,我就开始陆陆续续的去挂条幅了。

我又跟其他同修商量,有这么多的条幅,大家一起做吧。其中有母子二人是新学员,每个星期天都积极参加。因为我们三人骑电动车可去远处,近处就留给别的同修。一天,我仨说好了安全事项,注意项目,就出发了。第一条挂歪了,就从新挂好。这时,过来俩小伙,停在路边看着我们,我正眼看了他们一下,他俩往前骑一段又停那儿了。我一看,智慧的冲他俩大声说:“喂,小伙子,过来帮帮忙。”这一喊,他俩骑车跑了。

小同修的母亲拿着装条幅的包,我和她儿子挂一条,从她那儿取一条。有一条挂了好几次没挂上,正准备再挂,远处来了一辆面包车,我小声对同修说:“蹲那儿别动,把条幅卷起放進包里。”面包车过来了,在五米远处停下来,出来个人朝我们瞅。我说:“咱们走,大大方方的从车边过去。”接着找地方再挂。遇到村民就讲真相、发《九评》,两个小姑娘退了少先队,一人收到一只真相小葫芦,还给我指了另一条往回走的路。

路过一片小树林,小同修在那儿挂了三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条幅。再往前走,上大路了。路边大沟有一片树林,小同修和母亲下去挂条幅。这时,路上过来一队大货车。前边堵车了,好机会!我拿出《九评》,一本一本的送给司机。这时天下起小雨,路通了,车走了,同修母子归来了。转了二三十里路的大圈,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平安顺利的回家了。

四、邪不压正

零几年的时候,我和退休的老伴在农村老家住。一天早上,邻村同修到我家来交流、切磋。同修走时我送她,顺便去买菜。回到家,一進门看见政保科副科长在那审老伴,另一名在做笔录,把我家当成审讯室了,我说:“谁让你们来的?不欢迎,”原来老伴正坐在床上看真相小册子,他俩不经允许就闯進来了,追问真相资料哪儿来的。

副科长说:“你明天去公安局一趟。”我说:“你有啥事,现在说吧。”他不吭声,过一会又说:“明天去公安局。”我说:“开什么玩笑!”他又不吭声,过一会又说:“明天去公安局一趟。”我又说:“开玩笑!”他发狠的说:“谁给你开玩笑!”我也坚定的说:“我也不给你开玩笑!”他啥也没弄成,走了。

过了几天,派来两办事员,我正在街上和邻居修水泥路,办事员说:“走,上你家去!”我说:“不能去!有事就在这儿说,知道的是法轮功的事,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犯了什么法呢。”大伙也说:“我们也想知道啥事。”办事员只好说:“你的五千块钱不给你了,你签字。”我说:“不签,本来你要我的钱就不应该,连收据都没有。”

又过了两天,早晨天刚亮,我心里不知怎的就一直想骑车進城,也没啥事,可是就想去。我就去了。等八、九点我回来快到家时,老远看见明真相的邻居暗示不让我回家,并指了另一方向。原来公安局和派出所的几十个人来抓我,还没走远。在师尊的护佑下,我又躲过了一劫。

五、堵车时发真相资料

我从同修处拿了几箱真相小册子,带了七十多本出去发。一上路,正巧堵车,马路上并排停着两排大货车。我推着车子,从中间走,这边发,那边发,很快就发完了,我很高兴。

一次,我去城里买东西,买完回来一看,又堵车了,我又拿着真相册子去发。发到最后,看见几个接送货司机在那儿闲谈,我过去给他们真相册子,他们告诉我说:“你快走吧,刚才公安局车来抓,没抓着,快走吧。”在师尊的看护和众生的保护下,我又躲过一劫,化险为夷。

六、感谢师父为我们操心

同修捎信来说,山里的某同修今天上午遭到县国保大队长带人到家抓捕、抄家。遭迫害的同修受到精神身体双重迫害,难受的躺床上起不来了。我得到消息后,就找了两位同修商量,晚上去看看这位同修。

快到同修家时,上一个很陡的大坡,我们仨下车步行,很费力,这时大雨点稀稀的半天下一下,我当时没悟到是师父为了我们的安全,让外边乘凉的人回家,还在心里想:别下了,我们去救人。因为下雨,街上一个人都没有,谁也不知道我们到了同修家。找了一会儿,才找到同修家,见到了同修。同修看到我们仨心里万分惊喜,眼神也慢慢亮起来。我们四人切磋交流,互相鼓励,同修稳定多了。

我仨开始返程,天是晴的,无风又无雨。可是快到家时,又下起小雨,这时我们仨会心的笑了。师尊啊,又让您操心了,没有您的保护,我们又能做什么呢?

七、传真相救人急

为了山区边远小村子里的人明真相,我和同修带上资料去了那里。那天,我们一连讲了三、四个村。天黑了,我们就买了礼品住熟人家,天亮我们又一路走,一路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有人说:“快回去吧,今天高温四十度。”可我们不觉的热,只是衣服没盖着的地方晒黑了,脱了一层皮。也不渴,也不饿。有熟人老乡还不让走,中午特意给我们做好饭。我们送给他们真相光盘,他一家人非常高兴。

后来到了我娘家村,也给村里人讲了真相。晚上,我们住在我本家婶子家。数年前,婶子家里不很富裕,她胃里长了两个瘤子,不到三个月就到医院做了两次手术,医生告诉她治不了了,让她去省医院。她知道是白扔钱。我告诉她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说:“医院都治不好,念这就能好?”我说:“你试试吧,好多人都念好了,又不花钱。”她去省城医院时,一路上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到医院一检查,瘤子没了,她高兴的一路也没晕车,就回来了。

我还没去看她,她就跑来要我给她念《转法轮》。我俩坐在小凳子上,一口气念了一讲。念完第五讲时,因我有事,需要一天就得念完六、七、八、九讲,上午两讲,下午两讲。在她家吃点饭,就上我娘家来了(因她家在路边,不安全)。后来她楼上供的那东西跑出来,我叔早九点从地里干活回来一开门,窜出个象狗不是狗的东西。从此以后,她家再没人这个得怪病、那个难受,一家平安了。

八、商场救人

约在二零零八年的一天,我去大商场给老伴买衣服,看见在四楼男装区的地上躺着一位昏迷不醒的女士,脚上一只鞋已掉(传说鞋子掉了,有生命危险)。周围围着一圈人,议论纷纷。我想救她,又担心自己被抓、被迫害。用法来衡量,我不能只想着自己。师父说:“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1]。放下自我救人!我俯下身去,对着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时就见她面目表情恶狠狠的哼了两声,很显然,是不好的东西在操控她。

我接着又念了三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那个邪恶的表情不见了,女士慢慢活过来了。周围的人都说不出话,默默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惊人的一幕。女士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就赶紧坐起,在热心人的帮扶下站起来了。我送她一个救命的护身符,告诉她经常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不会再出现今天这样的事了,她用感激的目光看着我,点点头。我去收银台交钱时,收银员说:“阿姨,你是干啥的?是医生?”我告诉她我是炼法轮功的。她说那女士发出很大、很怕人的一声惨叫,便倒在地上了。第二天再去该商场讲真相,多数人都做了三退,并接受了护身符。

九、智慧来源于大法修炼

一天,在一个长凳子上坐着两位中年妇女,我过去讲真相,一位听了很认可,做了三退。另一位却跑另外一边去坐了,还告诉那边的人法轮功如何如何,并把坐在我这里的妇女也叫过去。我微笑着走过去,她一看我又给她们讲真相,就说:“挣着共产党的退休金,还反对共产党!”我说:“共产党没种地,没开工厂,它哪来的钱?都是咱纳税人的钱,咱老百姓的钱。”她还是不听。还有一个帮腔的赶我走。我笑着说:“我这是为你好,你不让我走,我也走。”我走了。夜里醒来,就想这事怎么就讲不明白呢?突然,脑子里有办法了。

第二天,我又去给她们讲真相。我冲着她们笑容满面的说:“你们说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是对的吧?可是唐僧是个修炼人,不能杀生,不让孙悟空杀,也是对的,是吧?因为孙悟空有火眼金睛,能看到那姑娘、老太太、老头都是白骨精变的。不杀这白骨精,它就得把唐僧吃了。可唐僧他看不到,所以才把孙悟空赶走。白骨精要吃他时,他才明白。我是修炼人,知道真相,人们只有三退,才能保平安,你说我苦口婆心的是不是为你好啊?”她点点头,明白了,也不赶我走了。

在一个小区花园里,坐着很多人。我跟他们搭上话后,问他们都是哪个单位退休的,靠边一位说是老师,我说:“老师好啊,为人师表,有一定的素质。”接着聊起来了。我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他很顺利的退出了党团队。这时,那边的一个老者气恨恨的说:“哪有鬼呀?哪有神呀?你见了?”冲着我就来了。我讲了半天真相,好不容易大家才明白点儿,他这一搅,不就坏了?影响别人明白真相了,不行!我得讲:“你没见过的多着哪,我从来没见过你,你也没见过我,你能说咱县里没有个你,没有个我吗?”他就不吭声了。大家都用佩服的眼光看着我。这是大法给我的智慧和能力,没修炼的时候,我是连个完整的话都说不成的人。

我老家的房子是临街的,不知谁在墙上写了攻击师父和大法的恶语。我用刷子刷,抹浅了恶语之后,用重笔改成一条洪法的标语。并一不做、二不休,搬椅子在高处写上:“法轮大法是佛法,骂大法罪大如天,望反对者珍惜自己的生命。”一直在我家墙上有十几年了,起到了洪法镇邪的作用。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