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法轮大法日 多伦多学员感恩大法师父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三日】(明慧记者章韵多伦多报道)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三日是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开传二十八周年纪念日、第二十一届“世界法轮大法日”,也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六十九岁的华诞。往年的法轮大法日,加拿大多伦多法轮功学员都会举行大型集会和游行进行庆祝。今年,鉴于加拿大政府为了防范疫情而限制集会,多伦多法轮功学员采用了不同的方式庆祝这个盛大节日。

五月十日,多伦多学员在网络上举行了一整天丰富多彩的庆祝活动。一早是网上的集体炼功,然后播放“师恩颂”等歌曲,祝师尊生日快乐;集体学法;接下来是针对往中国大陆打电话讲真相交流修炼体会,最后是文艺表演,有诗朗诵、独唱、各种乐器的独奏。网络庆祝活动在下午四点圆满结束。学员们感恩师尊在历史关键时刻给予机会在修炼过程中救世人。

'图1:二零二零年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庆祝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和恭祝师父李洪志先生华诞的贺卡。'
图1:二零二零年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庆祝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和恭祝师父李洪志先生华诞的贺卡。

'图2:二零一九年五月,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在第二十届世界法轮大法日恭祝师父生日快乐!'
图2:二零一九年五月,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在第二十届世界法轮大法日恭祝师父生日快乐!

'图3:二零一八年五月,多伦多法轮功学员聚集在多伦多市政厅广场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恭祝师尊生日快乐。'
图3:二零一八年五月,多伦多法轮功学员聚集在多伦多市政厅广场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恭祝师尊生日快乐。

'图4:二零一七年五月,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在市中心的克拉伦斯公园(Clarence
图4:二零一七年五月,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在市中心的克拉伦斯公园(Clarence Park)举行庆祝活动。在游行出发前,集体拍照和录像,恭祝李洪志师父生日快乐!

法院翻译员:珍惜珍贵的救人机缘

'图5:在法院工作的法轮功学员刘宝慧恭祝师尊生日快乐!'
图5:在法院工作的法轮功学员刘宝慧恭祝师尊生日快乐!

在法院工作的法轮功学员刘宝慧交流了她在疫情期间修炼和电话救人的体会。她说:“中共病毒在武汉爆发后,我感到救人的紧迫。当看到那些可贵的中国人,染上中共病毒的,栽倒在地再也起不来的凄惨画面,我忍不住失声大哭,心如刀绞。我问自己,看着这场瘟疫中人被大量淘汰,我想我马上能做的事情,就是应该赶快往中国大陆给他们打真相电话,明白真相,他们就能得救。”

由于她工作所在的法院属于基本设施服务部门,那段时间她需要照常上班。“每天都有同事以‘自我隔离’为由开始请假。看着每天来上班的同事越来越少,我也曾动过一念:我是不是可以象同事那样,也用这个理由请假。如果我能呆在家里,那不就能马上实现我想每天往中国大陆打真相电话的愿望吗?想归想,在这个非常时期,真要我象其他人那样找理由去向主管请假,作为修炼人,我内心感觉不踏实。但不知怎的,这个念头还是抑制不住,时不时地冒出来。”她说。

“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事情,让我感受到师尊启悟我走正修炼路。那天,我照常去法院上班,是去处理一个担保的案子。在庭上处理好这个案子后,除了法官, 控辩双方律师还有担保人,都在庭上等文件。这个时候,这个担保人(华人)开始跟我低声说话,就在我们讲话的这段时间里,我帮助他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他记住了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最后他说他本来打算买机票回国的,今天遇到我,经我这么一说,他决定不回国了。讲完真相,我抬头一看,坐在庭上的法官对着我微笑点头,再看看律师,她也对我微笑点头。我明显感到是师尊在鼓励我,因为从法庭一出来, 律师就开车带着担保人匆匆离开了。如果按以前的方式,我走出法庭再跟对方讲真相的话,这次这个来自大陆的华人留学生很可能会错失机缘。这样我彻底打消了要象同事那样请假,然后在家里打电话的念头。”她说。

她继续说:“我是大法弟子,在瘟疫流行,常人同事出于害怕不来上班,单位需要人的时候,即使是为了救人,我绝不能用这个看起来冠冕堂皇的理由随波逐流。既然单位这时需要人,那我应该安心地照常上班。我相信,我有救人的愿望没有错,但我要遵守修炼人的基本原则,修炼人要走正师尊给安排的修炼救人的路, 而且师尊安排的一定是最好的。”

“法上想明白了,心就定下来踏踏实实地好好上班。因为修正了自己,很快,好象也就两三天的时间,主管通知我可以不要来法院了,可以在家里通过电话会议的方式处理分派给我的法庭案件。”宝慧说。

她最后说:“在当下瘟疫流行,乱象丛生的时候,大法弟子要好好守住修炼的根本,时时处处对照‘真善忍’来修正自己的言行,这样才能透过瘟疫的乱象,看清本质,走正走好这珍贵的修炼和救人的路。主管通知我可以在家里上班之后,我知道这是师尊安排给我的往(中国)国内打真相电话的救人机缘,我也非常珍惜这个珍贵的救人机缘。”

地产经纪:我也拿起了电话

'图6:做地产经纪的法轮功学员查俊青(右二)一家恭祝师父生日快乐!'
图6:做地产经纪的法轮功学员查俊青(右二)一家恭祝师父生日快乐!

做地产经纪的法轮功学员查俊青最近因为疫情不能出去工作了,她说:“大家都待在家里出不去了。看着妈妈天天打电话给大陆讲真相,她基本上天天在跟我说‘今天退了几个’,或者‘今天一个也没退’,或者说‘今天一家人都退了,还要跟我学炼功’,我听了很羡慕,很希望自己也能打。”

俊青说:“但是我的怕心把自己障碍了这么多年。说起来很奇怪,我也不知道怕什么,因为我平时可以跟别人面对面讲真相的,不知道为什么怕打电话。后来同修说这种怕是一种不好的物质,就是要障碍住我的,应该突破的。后来我想,我要纯净我的心,心里只有要救了电话那一头的众生的念头,其它的什么念头都不要,也不要执着于结果,就是坚持去做,我即使没劝退他,也一定能清除这个人周围的不好的东西,也会为他将来得救打一点基础。”

“那天我刚上平台,同修就说要发给我几个号码,我硬着头皮说好,鼓起勇气拨打了第一个电话号码。拨通的那一霎那,我突然就不害怕了,我就只想救了这个人,我就按照稿子念了下去,当我说了一个誓言故事,说到‘我帮你退党保平安,以后你平安幸福了,我就替你高兴了,好吗?’他说‘好,谢谢!’我很意外,知道师父鼓励我了,一高兴就一直把所有的真相都讲完了,也送了九字真言,跟他说再见,挂了电话,才发现忘了问他是党员还是团员,光高兴了。然后再打回去问。”俊青说。

“最近打哈尔滨的电话,挂机的比较多,我也打得不顺利,我问同修,同修说你的修炼要提高了,我就明白了,打电话也就象我们的修炼过程一样,有时候很顺利,有时候又会停滞不前,但是重要的是要坚持,每天如果能进步哪怕一点点,那积累起来也是很惊人的。”她说。

从在媒体做广告销售到在家打电话

'图7:法轮功学员享利(Henry)郭感恩师父慈悲救度!'
图7:法轮功学员享利(Henry)郭感恩师父慈悲救度!

修炼法轮功十六年,在媒体做广告销售的享利(Henry)郭说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每个大法弟子心里都有着对师父的无限感恩。因为不能出去见客户了,在家他就拿起电话给中国大陆民众打电话劝三退。

他说,刚开始打电话没能把别人劝退时,他为自己救不了人而感到惭愧,最近一场大的病业关促使他回顾了自己的修炼过程,意识到自身的党文化因素太重,“修炼中我并没有真正的按照真善忍宇宙的法理约束自己,而是放任着党文化的假恶斗行事,很多事情的处理,都是贯穿着党文化的思维,自己还不自知,结果基本都是事情没有好的结果,而且自己还抱怨别人不配合等等。向外推责任,从来没有认真向内找过,即使向内找,也是就事论事,没有一次能真正的从自己的内心深处找到原因,可以说也不会向内找,所谓的向内找都是有条件的。结果招来前段时间过了一场严重的病业关。”

“这次的打电话过程给了我一个提高自己的好机会,因为电话那边的人很多都骂我,我还要不停的打,不停的劝。我觉得自己的坏的物质在往外脱掉。慈悲心出来后,退的人就越来越多。打电话的过程中,我下决心坚决做到不和人争辩,用最大的慈悲心劝善。有时会碰到骂人的人,可是,无论对方怎么骂人,我都能心平气和的告诉他我是为他好,有时通话二十多分钟,我不管怎么讲,对方都骂我,可是我也不和他生气,只是给他讲道理,到最后,我还祝愿他有一天能明白真相,因为我知道,我必须把善留给对方,为下一次同修给他打电话,他能得救做好铺垫。我知道我做的很不够,我会一如既往的打下去,多救人,尽力做到无悔。”

“我非常感谢师父一直给我机会修炼和救人。”享利说。

打电话救人的过程也是自身修炼的过程

'图8:多伦多一学法小组大法弟子恭祝师父生日快乐!(中:法轮功学员甘娜)'
图8:多伦多一学法小组大法弟子恭祝师父生日快乐!(中:法轮功学员甘娜)

法轮功学员甘娜交流说:“打电话救人的过程也是自身修炼的过程。有时一个晚上或一个上午几个小时的拨打,接听率不高时,连着几通电话无人接听,心里就有些着急,心想:自己有什么执着?挡着众生不来接听电话?求师父加持,弟子的执着我都不要,那不是真我。众生快接电话吧,这是送福、保命的电话,别错过了呀!”

她说:“接听电话的众生也是千奇百态:有要钱的,骂人的,要报警的;也有党国不分的,被质问是不是中国人?或干脆不出声的,不一而足。有时感觉救人真是不易!在这个过程中安逸心,名利心,争斗心,面子心,妒嫉心,种种人心也会不时的冒出来。”“意识到要救人就要先修好自己,要保证学好法。”

她说:“年初疫情爆发后,感觉到救人的紧迫,每天两点一线,时间还是不够用,盼望能有多一些的时间可以往(中国)国内拨打真相电话,大疫前多救人。3月19日我供职的公司终于调整了安排,我被安排在下午上班。每天上午的黄金时间段正是大陆的晚间,是每天接力给(中国)国内拨打电话的最后一班,真是个好消息!”

她说,“平台上是一个非常好的修炼环境,世界各地的同修齐聚在这里,真有万箭齐发的感觉。每班拨打完电话后,同修们还有一个简短的交流时间,多是心性上的交流或在拨打电话中的一些感受,切磋。感受到这里纯洁,‘比学比修’[1],抓紧救人的祥和之场,在此时借此机会希望有条件的同修都来参与。”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网址转载: